日本排放核废水,资本主义的骚操作把全人类拖下水

北山浮生 2021-04-14 19:52
今年是福岛核电站事故十周年。
在这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里,日本不是深刻总结经验教训,避免类似事故再次发生,而是终于决定放弃治疗,要将核废水直接排向大海了。
日本政府4月13日早上召开相关阁僚会议,正式决定向海洋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含有对海洋环境有害的核废水。
消息一出,举世哗然!
周边国家纷纷谴责日本政府不负责任的行径。诡异的是,一向喜欢标榜人权、环保的西方媒体纷纷表示沉默,美国居然公然站出来,给日本这种反人类,反地球的行为撑腰。
首先是国务卿布林肯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对日本“所作努力”表示感谢。
感谢什么?以后大家可以享受辐射之照耀?
更正式的表态来自美国国务院官网。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的新闻声明称:
“美国知悉,日本政府评估了与目前储存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现场的处理水的管理有关的几个选项。在这种独特的具有挑战性的情况下,日本权衡了各个选项和影响,一直对自己的决定保持透明,似乎采取了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的做法。我们期待日本政府在密切注视这种做法的有效性过程中,继续保持协调沟通。”

如果说美国这话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似乎也不太对。由于太平洋洋流的方向是自西向东,除了太平洋里的鱼,美国应该是最先受到福岛核废水影响的国家。根据德国人的模拟,大概排放核废水一周之后,美国西海岸的居民就可以和这些核废水亲密接触了。


这是日美联手,打算批量制造变种人“X战警”吗?在福岛受污染区域,已经陆续发现变异的动植物,以后可以期待美国西海岸变种人真人秀的上演。
中国反而是整个太平洋沿岸受影响较小的国家。除了洋流方向之外,第一岛链也是一道天然屏障。但是全世界水体毕竟是相通的,通过洋流和大气水循环,最终污染会撒遍全世界。
正可谓“环球同此凉热”!
福岛核事故严重性被国际原子能机构被定为七级,也就是最严重的那一类,历史上7级核事故有且仅有两次,分别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和福岛核事故。跟地震一样,核事故等级是对数坐标,7级要比6级严重十倍。
人们事后总结,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后,有三个原因导致了灾难的扩大,这都和苏联政府体制有关,这三个原因分别是:苏联的官僚体系忽视问题的严重性;事故发生后没有及时通知邻国和公众;以及处理手段落后。
这场灾难发生后不到五年,苏联轰然倒塌,现在人们普遍认为两者之间存在关联。
今天的乌克兰各种行为艺术,恨不得搞死自己也要找俄罗斯的麻烦,跟这场核灾难也有莫大的关系。因为切尔诺贝利就在乌克兰境内。
戈尔巴乔夫说:
“在我国社会和政府受到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巨大冲击之后,国家的财政状况使得情况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可能成为5年之后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其重要程度甚至要超过我所开启的改革事业。切尔诺贝利灾难的确是一个历史转折点,其前后的两个时代迥然不同。”
虽说作为苏联解体的第一责任人,戈老头这么说有甩锅的嫌疑,但是切尔诺贝利确实对苏联政府的财政、公信力产生了巨大伤害,以至于当中国2020年爆发新冠疫情后,西方媒体纷纷宣布,这就是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
如果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体现了苏联官僚轻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酿成了苏联解体,那么福岛核事故简直就体现了日本政府视本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为儿戏,在民主和人权的坟头蹦迪,体现了资本主义最为堕落腐朽的一面。
既然切尔诺贝利导致苏联崩盘,福岛理应也会引发某(些)大国崩盘,否则怎么能体现出七级核事故的威力呢!
所述崩盘的大国,除了日本,还包括第一个跳出来给日本撑腰的美国。
这事怎么跟美国扯上关系的呢?这就要从福岛核废水的来龙去脉说起了。
这是一场持续半个世纪的埋雷工程。
日本福岛核电站6座反应炉中,有5座是Mark 1(中文:马克1型反应堆)沸水式反应堆该反应堆是美国GE(通用电气)公司在20世纪60年代研制,日本于20世纪70年代引进国内。
通用电气马克1型沸水反应堆

福岛核废水问题的根源,就来自GE出品的沸水式反应堆,以及背后一连串匪夷所思的骚操作。
核电站工作原理本质上仍然是蒸汽发电,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花式烧开水,用高温蒸汽推动发电机运转”。但是由于涉及到反应堆持续可控运行以及防辐射,需要各种安全措施,具体可以分为气冷堆型核电站、轻水堆型核电站、重水堆型核电站、快中子增殖型核电站。
其中轻水堆型核电站就是用普通水(H2O)作为作中子慢化剂和冷却剂。此种反应堆的体积小,造价低,技术也较容易掌握,也最容易创造商业价值,当今世界上85%以上的核电站均采用此种堆型。
显而易见,商业公司投入资金研发核电站技术,最为青睐的就是轻水堆型,因为性价比高啊!
半个多世纪前,美国西屋电气和通用电气这一对电力行业的老冤家,围绕着谁能设计出性价比更高的轻水堆型,展开了一场技术竞赛。
这两家老牌电力公司的百年宿怨,可以一直追溯到爱迪生与特斯拉的交直流大战
最初人们认为,既作慢化剂又作冷却剂的水,若在反应堆运行过程中沸腾,产生的气泡可能会影响中子的行为,难以预测反应堆的临界,并导致运行不稳定,甚至过热。
为了避免高温的水在反应堆中沸腾,美国西屋公司设计轻水反应堆时,不得不采用两个回路,其中一回路的水流经反应堆,将堆内的热量带往蒸气发生器,与通过蒸气发生器的二回路中的水交换热能,使二回路中的水加热为高压蒸气,推动汽轮机运转,带动发电机发电。这就是所谓的“压水堆”。
自然地,为了满足耐受高温高压的要求,压水堆方案对关键材料和重要设备带来了不小挑战,压力容器、蒸汽发生器、给水泵、燃料元件包壳等的研制,在当时就遇到很大的困难,西屋电气的压水堆迟迟不能商业化。

压水堆工作原理

有一个叫做塞缪尔·安特梅耶二世(Samuel Untermyer II)核科学家却提出了一个相当出格的观点:反应堆设计可以省略一个回路,不用保持高压运行状态,水在反应堆中加热、沸腾,变成高温蒸汽,直接推动汽轮发电机组工作。这种反应堆,机械设计将大大简化,管道和泵的数量大大减少,而且干脆去掉了压水堆中造价昂贵的蒸汽发生器和稳压器,将来更适合商业用途。这就是“沸水堆”。
沸水堆工作原理
安特梅耶二世认为,沸水堆存在负反馈机制,能够自适应调整反应速率,因此不需要稳定器,也不需要压力控制,裸奔就好。
具体来说,水在反应堆中加热沸腾产生气泡后,作为慢化剂的水的数量(浓度)减少,中子的慢化效应降低,反应性将减小,功率也随之降低;进而导致裂变速度变缓,水的温度继而降低,过一会儿水也就不再沸腾了。水不沸腾,不产生气泡了,中子的慢化效应又增加了,反应性也将增加,水温继而升高,水再次沸腾。如此循环往复。
经过一番实验验证后,证实了安特梅耶二世的理论是可行的。通用电气(GE)公司看到了沸水堆的潜在商机,大力推动沸水堆的商业化。1956年6月,作为示范性质的加利福尼亚州的瓦列西托斯(Vallecitos)沸水堆电厂开建,一年后即建成发电,一直运行到1963年,成为原子能委员会颁发动力反应堆许可证的第一座核电厂。
相比于压水堆,由于系统简单,以及更少的管道和焊缝等原因,理论上沸水堆发生管道破裂的几率要低得多,发生严重事故导致堆芯熔化的几率也要低得多。GE凭借沸水堆的价格优势,在国际和国内核电市场竞争中斩获颇丰,其中就包括日本福岛核电站。根据GE的公开数据,美国现有23座Mark 1沸水式反应炉,全球其他地区则有32座沸水式反应炉一直在运行。
沸水堆造价低的优势毋庸置疑,但是付出的代价就是安全性存在隐患,而且这个隐患相当致命。否则全世界早就是沸水堆一统天下了。
前面说到沸水堆理论上还是挺安全的,但前提是保持正常运行,怕的就是碰到紧急情况需要停堆
沸水堆控制棒从堆芯底部引入,在停堆过程中一旦丧失动力,就会停在中间某处,最终可能导致临界事故发生。沸水堆遇紧急情况停堆,冷却动力丧失时,燃料温度增加,冷却水逐渐气化,回路压力增加,必须进行释压处理,则会导致带有放射性的气体进入大气。同时,还需要起用备用电源进行主动地注水冷却,防止堆芯温度过高烧穿容器。
GE的马克1型反应炉还存在一个严重缺陷,燃料棒外壳为锆合金,高温情况下会与水发生反应生成大量氢气,还会引发强烈爆炸。
西屋电气的压水堆从原理上避免了上述问题,当然造价也高不少。
当年爱迪生就是为了商业利益,投机取巧,进行不正当竞争的惯犯,爱迪生一手创立的GE,也把这个毛病一直保留下来。
等西屋电气的压水堆设计出来,GE再放弃沸水堆路线,重走压水堆路线的话,就意味着永远在核电领域落败。为了商业利益,GE高层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
他们清楚地知道沸水堆的上述隐患,因此要求工程师在设计核电站时,设计了多组备用电源作为冗余备份。除了从电网取电,还设计了备用柴油发电机、备用电池。但是这些措施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补丁而已,隐患仍然存在。
这就如同波音在面对空中客车在中型客机的激烈竞争时,仓促推出凑合改良的737-800MAX,波音高层明明知道引擎与机身设计不匹配,导致飞机容易出现仰角过度的严重隐患。他们不去解决这个根本问题,反而在飞控软件商打补丁,妄图掩盖这个问题。结果酿成一连串严重空难。
波音737-800MAX空难

GE和波音,美国工业皇冠上的双子明珠,几十年来就是这么视人命如儿戏,瞎糊弄事的。
它们之所以这么做,一切根源在于,根本解决问题需要多花很多钱,商业上划不来。
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劣根性在作祟。
包括人命,环境,所有一切都被转换成一定数量的金钱进行衡量,在冷冰冰的数字的理性权衡之下,最后就得到了一个残酷的结果。
包括这次新冠疫情,美国、英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所以抗疫拉垮,就是因为在理性的经济权衡下,人命不如经济数字更重要,最终既没保证经济,又没保住人命。
一场本来可以轻易控制住的疫情,结果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总崩盘的导火索。参见《疫情是面照妖镜:国家到底是元老院的还是人民的?
资本主义世界,也不是人人都是良心被狗吃了。
曾担任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工程师的布瑞·丹鲍(David Bridenbaugh)爆料称:自己就是因为担心反应炉安全设计问题,而在1976年离开GE。
丹鲍回忆称:“当时我不认为各家电力公司有重视这个问题。我觉得,在完成分析前,有一部分核电厂应该关闭,但GE和各家电力公司都不想这么做,我只好离开”。
GE虽然始终在极力掩盖,但是纸包不住火。
20世纪80年代,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核反应堆法规办公室主任哈罗德·丹顿(Harold Denton)曾公开断言:一旦发生事故造成燃料棒过热与熔毁后,马克1型反应堆爆炸的几率高达90%。
面对国内强大的监管压力,GE在八十年代对美国国内的马克1型沸水堆进行安全性升级。别的问题解决不了,至少把燃料棒外壳换了吧,这玩意一旦出状况就是炸弹啊!
但是,正如通用汽车召回针对不同国家区别对待一样,GE并没有对国外的马克1型反应堆进行升级。特别是JJ都被美国攥着的日本,敢给美国粑粑脸色看?
福岛核电站的所有者东京电力公司(“东电”),并不是不知道沸水堆隐患的存在,但仍然得过且过。
理由很简单,还不是因为钱。
在算计利益这个问题上,资本家都是一个德行。
虽说在捞钱和枉顾安全方面,东电和GE是一丘之貉。但是跟东电这个烂货一比,GE简直如同纯洁少女。
东京电力公司日本最大的电力供应商,也是全球最大的民营核电商。在核能占全国电力供应份额超过1/3的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的核电厂供应了全国一半的核能发电量。
根据《财富》杂志数据,东电也是日本收入最高的电力公司。东电的财务报表显示,2009年该公司营业收入达到了2844亿日元。
这么高的利润水平是怎么办到的呢?其实也没什么神奇的,就是需要花的维护成本统统省下来。但核电站不是自行车,自行车坏了换一辆就是了,核电站一出事可是会出大事。
东电内部也有跟上文那位GE工程师一样的有良心的工程师,他们偷偷向政府进行举报。
2000年7月和11月,原日本通产省资源能源厅收到了来自东京电力内部的两起举报。内容是自1987年至1995年,东京电力对其拥有的核电厂进行维修和检查的过程中,曾发现了一些反应堆管道有裂痕和其他结构损坏的情况,但该公司未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向核安全管理当局报告,也未进行及时检修。举报还提出,在核安全管理当局规定的一些检查项目中,该公司也存在“隐瞒事实及提交虚假报告”的问题。
日本通产省对举报十分重视,成立了高级别的调查委员会,进行了为期两年多的政府调查。
调查初期,东电仍试图掩盖事实真相,希望糊弄过去。
2002年初,作为东电的供应商GE也被迫协助调查。GE本来就知道马克1型反应堆有隐患,全靠对设备进行良好维护避免隐患变成事故。GE一看东电这么多骚操作,胆子也忒肥了!连设备维护都在放飞自我,别到时候真出了事,被这个猪队友拖累死,于是提供了不止两起伪造事件的调查材料。
在铁证面前,东电在当年8月终于承认,该公司与编造虚假检查报告事件有关的事实,总数高达29起。
日本核与工业安全厅(NISA)经过调查确认,29起事件中16件是可能有问题的。调查结果公布之后,日本举国哗然,董事长、社长、副社长和两名顾问等5名东电公司管理人员相继辞职,以承担对丑闻的责任。东电也关闭了所有17座反应堆以备彻底检查。其中福岛第一核电站一号机组由于未按要求进行安全壳密封试验,而被要求强制关闭一年。
董事长和CEO都被迫辞职,又被迫停机造成巨大损失,这个教训不可谓不惨重。你以为东电受到这么大教训,该改邪归正了吧?
燃鹅并没有。
2006年,刚刚上任的经济产业大臣的甘利明新官上任三把火,要求日本所有的核电公司彻查和披露过去曾发生的事故情况和误操作行为。甘利明说:“这是把过去积攒的所有的脓都挤出来的过程,目的是打造全世界最安全、最可靠的日本核工业。”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东电被迫承认,从1977年至2007年间,该公司总计在199次核电站定期检查中存在篡改数据,隐瞒安全隐患行为。此外,东京电力公司还隐瞒了多次核电站事故。在1978年,也就是福岛第一核电站刚建设不久,三号机组就曾发生严重事故。
这次排查相当于把东电翻了个底朝天,但是排查之后,东电依然我行我素,丝毫没比以前进步多少。
原因在于,电力是个天然垄断的行业。在缺乏竞争压力的情况下,东电没有任何动力提升自身,加强安全维护。只要维持不出事的底线,尽可能实现利润最大化,才是一家私营公司的使命。
与此类似,美国私营电力公司很少维护升级设备,老化设备常常短路引发火灾。美国加州这些年频发森林大火,就与电力公司的骚操作有关。
比上述操作更骚的是,就在福岛核事故之前不久,东电公司对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的分析报告认为,该机组已经服役40年,达到了设计寿命,出现了一系列老化的迹象。
但最后东电依然决定,第一核电站继续延寿,为公司创造利润再干二十年。
本来设计就有缺陷,维护又不上心,再加上超期服役,把能作得死差不多都作完了,也是没谁了。
俗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四十多年一直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的东电,终于在2011年的福岛地震中,底裤被扒光光。
地震切断了外网供电,海啸又把备用的柴油发电机一波带走,于是沸水堆处于无冷却的完全裸奔状态,GE和东电这么多年联手埋下的雷,终于要爆炸了。

灾难发生后,日本又搞了一连串迷之操作。
每每让我以为这就是下限了,但是事实告诉我还是太天真。
为避免东电破产,日本政府虽然对东电采取了实质上的国有化,却没有在核事故处理上负起应有的国家职责,而是任由信用破产的东电继续将福岛核电站变成一个“信息黑洞”。
在选举制度下,甩锅是惯常操作,大不了鞠躬完事。谁也不想为这么大的事情背责任,鞠躬下跪花样百出,但是日本从上到下疯狂甩锅。
承担责任?那是不可能的。

本来福岛也可以效仿切尔诺贝利,做个石棺把反应堆封住,避免污染物扩散。这个方案效果好是好,但是费钱啊。东电高层犹豫了。最开始可能还想把发电机组抢救回来,那可都是大把的钱啊!
虽说有切尔诺贝利的前车之鉴,核事故拖不得,但是东电还是照拖不误。在拖延过程中,先是氢气爆炸,最终核燃料烧穿反应炉,一发不可收拾。事故拖到这步田地,只能选择直接灌入海水冷却。
这倒是能暂时解决反应堆冷却的问题,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与反应堆亲密接触产生了大量核废水,怎么处理?
日本政府还在这里混淆一个概念,说世界其他核电站都排废水啊,我们为啥单单盯着我们?但是正常运行的冷却用水,与跟核燃料亲密接触过的核废水,简直就是“营养丰富”的毒鸡汤啊,两者能一样么?
处理废水的一个办法是,在地上挖个大坑,用混凝土把废水固定住。但是也被否了,因为工程太大,费钱。
日本政府最终用的对策是,把水装到桶里堆地上。辐射同位素都是有半周期的,只要放足够长的时间,衰减差不多了也无害了。但问题是,废水是以每天140吨速度增长,到4月份已经装了125万吨。才过了十年,距离日本准备的所有大桶的总容积137万吨,没剩多少了。
途中密密麻麻的白色圆点就是废水桶

既然放不下了,日本就只好乱丢垃圾,把水倒海里,让全世界都来分享一下毒鸡汤的酸爽。
难道说福岛周围的地面都已经被废水桶堆满了吗?
其实并没有。由于辐射的缘故,福岛周围居民几乎都迁走了,周围有的是荒地这些地也花不了几个钱,继续堆个一百年也不成问题。
说白了,就是日本政府不想再继续为处理福岛核事故买单。东电为了能把这事糊弄过去,选择了“最小代价”的方法。
当然,这个代价是金钱方面的。
也许从一开始,用桶装废水就是一个权宜之计。
2020年本来是要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总不能这边开着奥运会,那边排着核废水吧?说什么也得拖到2020年奥运会之后。
2012年在申奥会场,奥组委官员提出对福岛核电站污染的担心,很少用英语和外国人交谈的时任首相安倍晋三,破天荒地说了一句英语:
“Let me assure you,the situation is under control.”(“我向你们保证,情况尽在掌握之中。”)


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曾多次在演说中说:“核电站就是一个没有设计厕所的高层建筑。”日本政府早就知道,这就是个没完没了的麻烦,与其被一直拖着,不如及时止损。
估计当时就计划好了,等奥运会开完了,该咋排咋排。
结果没想到,新冠疫情爆发了。日本死撑着拖了一年。现在这种情况下,东京奥运会开不开也就那么回事了,铁定是血亏,外国游客什么的更不可能了。于是日本干脆破罐子破摔,赶紧排水止损。
与此同步展开的是全民洗脑。《东京新闻》4月13日报道,日本复兴厅将福岛核废水中难以过滤的放射性核素氚“吉祥物化”,目标是“为氚创造亲近感”,并宣传核废水的安全性。
复兴厅官员解释道,将氚“吉祥物化”表现的理由是“造亲近感,希望(给氚)创造不是‘善’也不是‘恶’,而是中间的感觉。”
宣传材料中,氚以绿色小人的吉祥物形象出现,遍布人体内、自来水管道和生物界。复兴厅避重就轻地只介绍氚元素的性质,而不提核废水一旦排放会造成的其他污染。
传单称,氚在雨水、海水、饮用水和人体中大量存在,还强调“无须担心氚对于健康的影响”。配图为一男子饮水后,氚随着人体一并排出。宣传单还用小字宣告,虽然放射线会损伤细胞,但细胞有修复机能,所以不用紧张。


既然无法防止污染,就说污染无害。
这波操作也是有前科的。早在福岛事故后不久,日本本土检测辐射量总是超标。于是日本政府大幅提高了检测阈值,这样不就超标了。这跟美国人控制不住民间毒品泛滥的趋势,干脆让大麻合法化,操作都是一样风骚。
这跟默念 “神功护体,刀枪不入”有何区别?
要知道,氚只是所有辐射元素中影响最轻微的,还有问题更严重的同位素碘、铯、锶、碳14,影响将达数千年之久。
只要把大家都拉下水,就相当于我自己没遭灾。这脑回路真是清奇。
当年苏联只是发生事故后没有即时通知邻国,因为觉得这事不重要。在搞明白事故的严重性后,还是很有大国担当,独自承担了处理事故的巨大代价。反观日本,处理事故从头算计到尾,最后居然干脆撂挑子不干了,连跟周边国家商量一下的动作都没有,完全单方面地决定倾倒核污水,严重违背了国际法的最基本的原则。
如果说当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反映了苏联的体制问题,福岛核事故把每个问题都变本加厉地重演了一遍。更把资本主义的贪婪无耻堕落暴露无遗。
看来在我们有生之年,又要目睹大国解体了。
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