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为什么好色?

政事堂2019 2021-04-14 21:34

水浒传里面的男主角宋江,在读者以及众好汉的眼中,往往是一个好色之人。


由于大家都有这个认知,连宋江的心腹李逵听了宋江强抢民女之后,都不去核实,直接砍了杏黄大旗,还想杀了宋江。


原话是这么说的,“你原来是酒色之徒。杀了阎婆惜,便是小样,去东京养李师师,便是大样。”


当然,我们研究政治不能站在铁牛的角度去思考。


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很多时候是要给自己编织一个保护色的,而对于宋江来说,“好色”也是一个很好的保护色。



譬如对自家的妾室阎婆惜,书中写的是“原来宋江是个好汉,只爱学使枪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翻译成现代白话文就是,一个中年大叔对他的小女朋友说,“最近生意太忙,实在抽不出来时间陪你”。


岁月不饶人,很多中年男人都能理解当年沸沸扬扬的“两分钟”。


作为一个野心勃勃的大佬,宋江可以贪色一时兴起收了阎婆惜,但是长远来看必然要尽可能的榨取她的价值。


因此,宋江才会主动带同僚张文远见自己重金打造的情妇阎婆惜,并对两人之后的奸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同僚的小辫子就攥到了自己的手里。


同理,宋江作为政治人物,也绝不会让自己的小辫子轻易攥在别人的手里,譬如阎婆惜发现了晁盖的信并以此要写宋江时,宋江并没有选择与阎婆惜做交易,而是直接杀了她。


毕竟,“激情杀人”干掉偷情的妾室,不至于断送宋江的政治生命与人望,可一旦被发现与夺了生辰纲的晁盖勾结,那么几十年来累积的仕途努力就全毁了。


盯着好色的头衔是否合适,对比前几年常常互打嘴炮的两位大佬,大家就会理解了。


至于李逵口中阎婆惜之外的李师师,也同样是宋江的保护色。


就像安倍晋三不可能去琢磨特朗普的女人,菅义伟不会想着拜登的女人,一心奔着诏安的宋江怎么敢对宋徽宗的女人真的有想法。


宋江需要打着见李师师的旗号,去密谋诏安事宜,免得在谈判的过程中引发梁山内造反派的不满和捣乱,也需要觊觎皇帝女人的噱头,团结梁山内部的造反派。


所以,宋江也需要通过李逵这个大嘴巴,把自己调戏皇帝女人的事儿,搞的梁山尽人皆知。


而除了阎婆惜和李师师之外,宋江还对一个女人很有意思,那就三打祝家庄时的一丈青扈三娘。


宋江在三打祝家庄的时候,捉了扈三娘后,唤二十个老成的小喽啰,着四个头目,骑四匹快马,把一丈青拴了双手,也骑一匹马,“连夜与我送上梁山泊去,交与我父亲宋太公收管,便来回话。待我回山寨,自有发落。”


一句交于“宋太公”,让无论是读者还是梁山上下,都认为宋江是垂涎扈三娘的美色,准备将其收入房中,甚至李逵直接扯破宋江的小心思,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出来,气得宋江差点砍了李逵。


但实际上,作为政治人物,对于女色宋江的兴趣其实并不大。


宋江的目的是由宋太公将扈三娘收为义女,这样自己作为义兄,扈家庄就可以成为自己的助力,再利用扈三娘的老公祝彪,就可以收复祝家庄力量以及超一流的武将栾廷玉。


当时,梁山内部有着晁盖与宋江新旧两股力量,作为二把手的宋江急于扩张实力,对晁盖取而代之,因此对吸纳两庄的武装力量以及能捉拿秦明的栾廷玉有着巨大的渴望。(唯一能打得过林冲的人)


而莽夫铁牛和顾大嫂直接剁了祝家扈家的一家老小,自然也就断了宋江收服两庄的想法,于是,扈三娘的价值,也就从庞大的嫁妆变成了美色,宋江便只能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将其嫁给了亲信的矮脚虎王英。


只是整个梁山上下,甚至绝大部分的读者,都认为好色的宋江是也因为李逵杀了准老丈人和准大舅哥,不好意思再娶扈三娘。


而宋江本人也非常乐意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因为他要掩盖自己暗中扶持和扩张势力的真实目的。


毕竟,宋江此时还是老二,一旦被老大晁盖发现,自己的目的是暗中扶持势力,准备取而代之,必然会遭遇全面打压。


而宋江也很好的利用了好色掩盖了自己的野心,避免了提前的暴露,等到晁盖发现的时候,宋江在梁山已经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


所以,回到现实,在亚洲,我们要跟日本大谈核废水排放,在全球,我们要跟美国大谈气候变化与环境保护。


有了这些旗帜作为遮掩,才能瞒的了对面的晁盖,压得住国内的铁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