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卖虚拟礼物、经营账号交易,直播”军火商“面临监管?

娱乐资本论 2021-04-14 23:03
作者/麋鹿


在直播行业,除了平台、公会、主播等主角,还存在着一类淘金者——“军火商”,他们交易账号、礼物,规模大的人可以做到月入百万。

一位公会负责人表示,他认识的一位出身农村的90军火商,经过几年的积累,已经购买了保时捷,一年的交易规模在几亿左右。

“他比较鼎盛的时期,单月曾经给我提供了100万的礼物流水。”该负责人回忆道。

然而随着新修订的《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于2月22日起正式施行,规定明确禁止非法交易买卖公众账号,账号交易的前途也有些未卜。

一些直播、短视频账号网站由于未落实整改要求,也由此遭到关停整改。

主营直播平台账号交易的网站“66闲号网”如今登上去,仍然能看到大量待售账号,但已无法交易,一行醒目的文字在网站中央:“为配合国家政策,现暂停交易,调整整改,整改完毕再另行通知。”

整改中的66闲号网

66闲号网主营直播账号交易,网站上罗列了大量斗鱼、虎牙、陌陌等账号,明码标价,价格从几百到数万元不等,有等级、是否实名认证以及直播间,66闲号网作为中介平台赚取差价。

这些待售账号的价格有些低到惊人,比如一个斗鱼99级超级皇帝号仅标价15000元,但是在斗鱼上仅开通超级皇帝就需要18万元,每月续费仍然需要12万元,而99级意味着这个账号的消费至少在百万级以上。

斗鱼“超级皇帝”开通条件

这样一个昂贵的账号,在66闲号网上,只需要15000元能买到;价格为66666元的“神豪9级陌陌财富女号”,据陌陌公会人员估算,累计消费大概在400万元左右才能达到该等级。

即便网站被封禁,66闲号的贴吧交易依然非常频繁,在贴吧里,收购及出售斗鱼、陌陌、映客、花椒、火山、抖音号的需求依然很多。

66闲号贴吧

但账号的价格也并不统一,比如28级陌陌账号标价9800,陌陌公会人员表示价格有点离谱,因为他本人曾送出过数个25级账号。

只不过,上述业内人士大多未从66闲号网上购买账号,他们对账号的需求,更多是通过直播业内近两年一个新兴的职业来完成——“军火商”,而66闲号网,更像是一个平台版的军火商。


在不同的平台这些“军火商”有不同的名字,“军火”则是指礼物,这个看起来利润微薄的行业,已经逐渐成为了直播行业中不可缺的一环,也是继平台、主播、公会之后的第四个直播行业掘金者。

在虚荣心和利益追求下诞生的军火商

“军火商其实是一群薅平台羊毛的人,他们能拿到的返点基本在2%左右,最多不超过5%”,一位公会运营负责人说道。

其他几位接受采访的公会负责人证实了这一说法,军火商的利润普遍在1~2%左右,但是做到大体量的人,年入上千万也大有人在。

“军火商”在不同的平台上有不同的名字,在斗鱼上他们一般被叫做军火商,在陌陌上,一般被叫做“背包客”,因为他们卖的东西,主要就是直播用户背包中通过抽奖得来的免费礼物,他们如同房产中介一样,会在直播间中物色买家和卖家,并在交易中收取手续费。

军火商朋友圈

在这个交易过程中,军火商没有任何成本付出,是一种“空手套白狼”的中介模式,而唯一被薅羊毛的是平台,因为免费礼物的最终去向是直播间,而最后平台仍然要按流水分成给主播和公会。

免费礼物是指用户在直播间,通过抽奖或轮盘的形式,抽到的高价值礼物,比如你用100元的礼物抽奖,可以抽出价值1000到2000元价值的礼物,有很强的运气成分。

而军火商会物色这种有很多免费礼物的账号,再卖给需求的买家,买家一般是公会和个人。

公会购买“军火”,基本都是因公需要,一方面需要一些高价值的账号给手下的星探,让他们到别的平台去挖主播,因为白号(无等级无消费记录的号)根本不会引起主播的注意,那么用几万块购买一个有数百万消费记录的高等级账号就很划算。

另一方面,公会与军火商更多的合作,则是免费礼物,因为每个月平台都会发布这个月的比赛、排名、打榜与流水分成,而公会不一定每月都有足够的土豪和用户来冲流水,那么从军火商手中购买免费礼物来冲流水就成为另一种途径,流水越高,公会获得的分成比例以及奖励就越多。

“他们(军火商)会以4折的价格来和卖家谈好,然后以4.2折的价格卖给我,我们给他们转账,他们直接把礼物打到我们主播手中就行。”一位公会负责人表示。

军火商朋友圈

即使只赚0.2的差价,但因为没有成本,而且规模庞大,很多军火商甚至能实现月入百万。

军火商的鼎盛时期2018-2019年左右,那时候平台依然在抢用户,中奖概率高,整个军火商行业也在快速扩展。

但这也并不是一个没有门槛的行业,因为军火商全是私下交易,所以必须得是买卖双方都比较信的过的人,而且卖方通常是“大哥”等土豪人群,所以还得是认识很多大哥的人。

免费礼物需要靠抽奖抽出来,但抽奖纯粹看运气,所以通常是土豪用户的背包中拥有更多免费礼物,他们是军火商的供货源头;除此之外还有一小部分对抽奖上瘾的人,他们本身对直播兴趣不大,但礼物无法变现,所以会将账号卖掉变现。

其中也有风险,比如一位公会老板认识的军火商曾经就收取了费用,也给主播打赏了礼物,但并没有将买家的钱交给卖家,而是卷款跑路,卖家只能自认倒霉,所以该老板只会选择与平台关系密切或是规模较大的军火商做生意。

军火商朋友圈

除了公会以外,还有相当庞大买家是个人买家,据一位陌陌公会老板反映,个人买家在军火商的购买群体中占了更多数,而他们的购买理由与打赏理由无异,都是因为虚荣心。

“主播很现实,如果你是一个白板账号进来刷2万块,她都不一定会想认识你;但如果你是个皇帝或者神豪账号进来,哪怕只刷了2000块,她也会想认识你,因为她会认定的你的人群,是未来可能会给她持续投入的人。”该老板解释道。

这类购买者多数是一些小土豪,或是手里有闲钱的普通人,希望以低成本投入引起主播的注意,在交友属性比较强烈的陌陌、映客上居多。

而且由于军火商的存在,直播平台的流水、营收也更为可观,尽管这种行为在一定程度上薅平台的羊毛,但平台并不会真正制止,多数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账号交易将迎来监管?

66闲号网成立于2015年,并曾在2016年拿到过数百万天使轮融资,并一直运营至今。

根据66闲号网公示,每笔交易将收取卖家交易金额的10%。


整体业务而言,66闲号网类似于平台化的军火商,只不过更多集中于账号交易,而不提供礼物交易服务。


账号交易在互联网历史中很长久,从最早的QQ靓号、YY马甲、短位频道都曾经成为一种可交易的资产,衡量价值的高低则是账号的“阶级”,随着直播和短视频的用户规模日渐庞大,像66闲号网一样主营账号交易的网站还有海爪网、鱼爪网。

海爪网主营抖音账号交易,号称2019年时单月业绩已突破1000万;鱼爪网经营范围更广,包含商标转让、网店转让、工商代里、营销推广等一系列服务,还曾于2019年投资2亿元给网店转让平台易店无忧。

那么随着账号新规的落实,主营账号交易的业务会受到影响吗?

北京清律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郑厚哲律师表示:新规所指的公众账号,主要是指能够向公众发布信息的账号,有的还带有留言、跟帖、评论等互动环节。新规既针对服务平台也针对内容生产运营者,其中内容生产运营者也需要实名管理,让信息的真实性、安全性合法合规,所以要禁止不合规的的交易行为。
 
而对于个人账号转让使用权,虽然不在新规调整范围,但私下转让也会面临法律风险。一旦出现纠纷,买卖交易很难受法律保护。平台对于账号转让也多持否定态度,比如抖音用户协议直接规定禁止转让,一旦发现,平台有权封禁变更使用者的账号。

军火商犯法吗?

新修订的《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已于2月22日起正式施行,规定明确禁止非法交易买卖公众账号。

而“军火商”这一职业,不管在交易方式还是在平台利益上,都处于一定的灰色地带,尤其它的主要交易形式是账号交易。

但根据部分行业人士的推测,国家真正管控的原因还在于控制“免费礼物抽奖”的力度上,因为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了变现的渠道,可能会将其变为赌博的入口。

在直播行业的草莽时代,轮盘、奖品等诱导用户消费的行为曾盛行一时,但很快被严令禁止;后来平台为了鼓励用户消费,推出了礼物系统的抽奖轮盘,用户可以用小礼物投入抽出大礼物,由于礼物不能变现,所以最多只是增加了用户体验。

某平台礼物列表

但是一旦抽奖账号有了可以变现的渠道,那么就很有可能被赌徒所趁虚而入,而在这一领域上,军火商正处于一种灰色地带。

据业内人士称,礼物抽奖如今在大平台上管控的相对严格,但是在很多中小平台上,抽奖的力度会开放的很高,用户也更为狂热。

那么账号交易、军火商+抽奖,是否已经踩到了红线?《娱乐资本论》咨询了专业的法律人士。

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超律师表示,在账号交易合法性上,根据新规“第十一条 公众账号信息服务平台应当依法依约禁止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违规转让公众账号。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向其他用户转让公众账号使用权的,应当向平台提出申请。平台应当依据前款规定对受让方用户进行认证核验,并公示主体变更信息。平台发现生产运营者未经审核擅自转让公众账号的,应当及时暂停或者终止提供服务。”中的内容表明:

仅仅只是规范账号的转让,并没有禁止。所以,许律师认为账号交易,只要按照平台的规则,并不存在非法的问题。所谓的中间商,实质上同时扮演了买家和卖家的角色,只要流程上符合平台要求,并认为不会受到影响。

而抽奖+军火商的模式,本身礼物打赏出去,打赏的人并没有直接获益。不仅如此,打赏的平台也是正规的直播平台。

所以,许律师认为免费礼物打赏和赌博相距甚远,目前来看,还没有踩到赌博的红线。所谓的账号交易和打赏,都是在直播平台完成的,如果符合直播平台的规则,暂时得不出违法的结论。

郑厚哲律师也表示账号转让本身不能作为推断是否构成赌博的标准。如果抽奖本身并不涉及赌博,转让行为也不会导致其构成赌博。而转让、售卖账号更多可能是违反平台约定,或是薅平台羊毛影响市场秩序等,承担不正当竞争责任,但二者都相距赌博甚远。

抽奖的机制或许迎合了一部分赌徒心理,而军火商或许是平台消化“礼物”或“积分”的一种方式,与真正的赌博行为还相距甚远。

直播行业是一座金矿,它养活了数家上市公司,还有更多的平台、主播以及“军火商”这种游走在阴影中的职业,但也从诞生伊始就是一把考验人性的标尺。

留言讨论

你怎么看虚拟账号交易的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