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撤军阿富汗,背后暗藏杀机

政事堂2019 2021-04-15 21:36

今天,美国总统拜登正式宣布,将在今年5月1日前开始从阿富汗撤军,并在9月11日前将所有美军士兵撤离。


这意味着美国历史耗时最长,消耗了1万亿美元的战争,将在“9·11”恐袭20周年画上句号。


虽然主流舆论都在嘲讽美军在阿富汗的军事失败,甚至以易立竞吐槽式的口吻去教育美国应该怎么做。


但实际上,美国的主动撤军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就用最近几天反复借用的水浒传典故,道理不复杂。


当大宋朝廷经历多年苦战,被梁山的土匪武装武力逼和之后,方腊和田虎是应该嘲笑大宋,还是应该打起警惕呢?


大宋不是没有力量剿灭梁山,而是因为剿灭梁山的成本过高,但收益微乎其微,而且,其地理上的特点也会继续滋生恐怖分子,从经济角度打下去不合算而已。


尤其是,彼时大宋外有大辽西夏,内有方腊田虎,哪一个的威胁都比梁山要大,从利益角度选择和平甚至诏安,才是大宋朝廷的最优解。


至于说什么美国被国内压力推动什么的的纯属借口,真需要打仗的话,美国放几个塔利班虐待妇女儿童的视频,分分钟就能够拥有足够开战的支持率。


撤军的背后,还是力量的此消彼长。


就像大宋朝廷下决心跟水泊梁山和谈类似,背后是主和派的宿太尉压倒了主战派的高太尉。同样,美国下决心撤军的背后,他们顶着阻力跟塔利班和谈的背后,是美国对阿富汗的主战派压到了主和派。


而推动平衡的关键点,就是美国总统的换届。


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都在为这四年的任期铺路,需要对内有所动作和调整,阿富汗就是一个契机。


而这种调整也必然带来连锁反应。


对阿富汗(梁山)和谈诏安策略,背后是新崛起的宿太尉与高太尉蔡相等堂上诸公之间的博弈,趁着美国总统的更迭,创造对传统秩序洗牌契机。



因此,对于我们来说,看似是美国灰溜溜的从阿富汗撤离了,但实际上,我们很快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就像美国2015年跟伊朗确定了核协议后,立即就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东亚,在日本的带头围剿之下,从缅甸民运到泰国政变,到从从南海仲裁到萨德入韩。


在各国纷纷向美国纳投名状的局势之下,我们在亚洲几乎四面楚歌。


未来四年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美国的战略力量从中亚和西亚撤离,东亚必然会成为美国战略力量投射的重心,虽然短期内中美关系持续升温,但长远来看更像是一种温水煮青蛙。


而且,除了要担心美国转移战略力量之外,我们也需要担心拖住美国20年之久的塔利班选择接受“诏安”。


对于塔利班来说,在和谈过程中一次次的袭击以及对政府军的围剿,跟梁山宋江集团的策略也是类似的,目的都是以打促谈,为了和谈时从谈判桌上拿到更多的利益。


而既然是利益的谈判,那么必然也是一种生意,对于塔利班的高层来说,未来不排除愿意接受美国“诏安”,就像宋江那样,拿着军饷替宋廷东征西讨,缴纳投名状。


毕竟,拜登政府已经如约将俄罗斯列为了头号对手,阿富汗这张牌曾经拖垮了苏联的牌也不介意再花钱打一次。


而且,拜登内部的少壮派,更是愿意通过洗牌搞出一些新的可以掌控的武装。



所以,前路看似轻松,但实际上都是暗藏杀机,我们都需要趁着美国目前对华鸽牌占据上风的时候,提前布局。


譬如在阿富汗的问题上,我们的做法会跟在伊朗很相似,都是要抢占美国“诏安”之前,抢先占据“股份”,拥有更高的话语权。



虽然拜登政府的温水煮青蛙策略很有效,但是其中也有着巨大的弊端。


无论是伊朗还是阿富汗,他们的中下层必然有大量的“铁牛”不愿意接受诏安,会搞出来一系列“砍黄旗”的事端。



而那个时候,作为早期入股的股东,相比进退两年的美国,我们将在中亚和西亚的事务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