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首页大改版,超级应用如何兼顾用户体验和功能呈现?

晚点早知道 2021-04-15 22:19



应用的改版,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公司发展的需要。



文丨向思琦 管艺雯

编辑丨管艺雯

 


美团应用的新版本首页已经向部分用户开启内测,其对界面和交互设计的调整,是继2019 年 7 月把配色改成“美团黄”以来,改动力度最大的一次。


 

(内测版本和现版本首页)

 

目前的内测版本中, 2019 年改版后引入顶部的 4 个固定功能格在这一版本中被抛弃,“扫一扫”、付款码被上移至右上角,与搜索并排,取代原版本中“+”下的重复功能;包括外卖、美食、酒店/民宿、休闲/玩乐、电影/演出在内的五个基本服务 icon(图标)保留并整体上移。

 

改动最大的板块是“金刚区”(上图红色方框),即首页 3 页共 44 个 icon 的部分,囊括了美团能提供的诸多功能。该区域在内测版本中被分成了送货上门、旅游出行、游戏福利、生活服务四大模块,用饱和度较高的色块填充区隔。

 

“送货上门”对应美团除去外卖的其他到家业务,包括美团优选,以及商超、买药、跑腿的同城配送服务;“旅游出行”对应美团到店业务中的酒旅业务,打车、公交、单车、火车票/机票等交通业务;“游戏福利”则是美团的支付、金融业务,包括手机充值、借钱等;生活服务”则包括美团其他类型的到店业务。

 

要说明的是,一位美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美团所有首页版本都有A、B测试,上述内测版本不一定是最终的样子。

 

2018年,美团应用的首页还只有 15 个 icon ,到了 2021 年,这个数字已经膨胀到了 44 个,一个应用已经快容纳不下美团“不设边界”的野心了。

 

一位曾经参与美团应用首页设计的产品经理告诉《晚点早知道》,这 44 个服务图标的分布排序在过去由美团平台的应用团队负责,他们将平台流量分发给各业务线,但存在的问题是,图标的排序常常因为各业务部门的不同诉求改来改去。

 

此次内测版本则把这些图标按照其所属业务部门进行了分类,划分了平台和各业务部门的权力。上述人士猜测,平台接下来或许只负责四大模块的优化,而模块内部各服务的位置排序则由业务部门决定。

 

前述美团人士表示,调整体现了“金刚区”已经从掌握流量分发的地位变成平台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如今美团每个事业群都有各自的重点业务,掌握一定程度的流量分发权利,业务灵活性也可以更高,更有利于公司整体协同前进。

 

与此同时,就用户使用体验而言,设计上的调整也有必要性、随着美团覆盖的业务越来越多,把业务“打包”、分类更有利于用户快速定位。否则按照先前依次排开的逻辑,用户要划三页屏幕才能找齐所有的服务。

 

这就像人们用手机时候把同类型、不同公司的应用放在一个文件内。


 


应用的改版,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公司发展的需要

 


上一次美团应用进行重大改版是在 2019 年 7 月,当时为了用户增长,提升日活跃用户数(DAU),2018 年接管用户平台的时任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主要做了两件事:统一品牌、工具化。

 

统一品牌上,用户感知最明显的就是品牌颜色的变化,从线上的美团应用到线下的共享单车、充电宝、外卖骑手服装等,全面刷黄;此外, 2019 一年里,摩拜单车改名为美团单车,榛果民宿也改名为美团民宿。

 

美团应用在2019年的改版中,学习支付宝和微信,增加了工具功能,比如个税计算器、垃圾分类、天气查询等,增加了用户打开应用的理由,还关闭了微信的单车扫码入口,美团应用成为共享单车的唯一入口。

 

而那次应用改版最大的变化,是引入了顶栏 4 个固定功能格,这一页面布局支付宝在2016年已经开始使用,功能格也几乎一模一样,都是扫一扫、付款码、出行和卡券。 

 

 

(支付宝和美团应用首页对比)

 

(美团应用首页变化)

 



超级应用的两个核心问题:呈现哪些功能,以及如何呈现这些功能


 

美团已有美团外卖、美团优选、团好货等独立应用。但它为什么还要做强、做大主应用,把所有的服务挤在同一个应用首页的一小块区域?

 

我们的理解是一个聚合诸多高频功能的平台,能够形成用户规模效应,流量可以带动平台上其他低频业务的发展。这意味着更低的获客成本、更高的用户留存率——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不会被这一点吸引。

 

拥有庞大流量的阿里、腾讯都有这样的平台——支付宝、淘宝和微信。但不像美团,可以将几乎所有业务集成在一个应用里。支付宝的饿了么、微信的微店,都没能因为平台的流量成为第一。

 

王慧文把这背后的逻辑称为“分类经营”,他把互联网公司分成了A类和B1、B2类,A类是供给和履约在线上的生意,B1、B2则是在线下,其中B1是以SKU(单品)为中心的供给,B2则是以Location(位置)为中心的服务。

 

这样的业务分类,涉及到哪些产品能集成到一个应用,哪些不能。阿里擅长的是B1类的生意,但饿了么却属于B2。同样地,微信属于A类,但微店却属于B1。

  


 

对美团来说,业务分为餐饮外卖、酒旅到店、出行等新业务几大块,这些业务都属于基于地理位置、履约在线下的B2类,因此美团可以将几乎所有业务都集成在一个应用上。

 

而如何呈现这些功能,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应用的设计者对用户体验的思考。

 

一位美团的前中层认为,四大模块有利于在具体场景下用户的使用,但界面布局并不美观,“大色块的分区很容易让用户视觉疲劳。”在现在的内测版本,美团应用首页仍然展示了 20 个服务。

 

他认为美团应该学习微信,“微信无所不能,但又足够简单”。在微信的支付页面,各类服务被分成了金融理财、生活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四大版块,微信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2亿,但在加入大量的服务功能后,大部分用户的使用体验相对来说并未变得过于繁杂。

 

微信创始人张小龙认为产品功能的臃肿和体验不存在绝对冲突。“这是一个技巧,你有没有能力把非常复杂的功能最后变成了一个简单的产品来给用户使用。”所谓的技巧就在于学会分类,化繁为简——首先有一个大框架,把次要功能藏在二级页面,保持“主干清晰,枝干简洁”。

 

他说,“分类,是产品经理在确定产品主要功能构架之后,唯一应该为用户做的事情。” 




- F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