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岩松谈海口云洞图书馆:每个人都需要“出口”

artnet资讯 2021-04-16 12:33



 


 

马 岩松有过一次感性的海边记忆:那是在路易斯·康的代表作——萨克生物研究所。面朝大海,坐在广场前的他感受到“空间和人的心灵有了暂时的停顿”。那一刻,他不禁流了泪。马岩松不曾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有机会在海边设计一座建筑,而且还是一间面向公众开放的图书馆。



海口云洞图书馆
摄影:CreatAR Images


  

全新落成开幕的海口云洞图书馆由海口旅游文化投资控股集团投资建造,是精品民生工程 “海口·海边的驿站”项目之一。据规划,该项目将在总计32公里的海岸线上建设16个地标驿站,来自国内外的十余位建筑师、艺术家和各个领域的业界专家将共同参与,打造一片沿岸的地标建筑与公共艺术。诸多驿站中,海口云洞图书馆是首个建成、对外开放的公共空间。



海口云洞图书馆

摄影:奥观建筑视觉

 


项目地处海口湾畔的世纪公园,占地面积 4397 平方米,建筑面积 1380 平方米。整座建筑的外形结构呈波浪般的曲面,建筑里外大小不一的孔洞不仅将天光注入空间内部,还像虫洞一般模糊空间和时间秩序。“这里的大洞、小洞,每个洞都是一个空间的新的层次,好像这个空间可以一直连续,没有界限,可以变得很深、很深。”提及设计理念,马岩松表示。他希望读者来到这里,可以把那些“日常看得见的东西”先抛开,只是感受它、发现它。“是一种混沌的、延续的、自由的,但方向感不那么强的感受。”他补充道。



海口云洞图书馆
摄影:存在建筑


 

从正门进入室内后,一切似乎一览无余:贯通首层与二层的阶梯,是向上的通道,也是闲暇的阅读场域;两旁嵌入墙体的书架摆放着文、史、哲、艺等不同门类的相关书籍;步入二层后,环状的走道里有不同区域的开放阅读室,无论是一侧的绿意蓬勃的公园内景,或是远处绵延的无尽海景都尽收眼底。

 

然而,如马岩松所说,海口云洞图书馆的内部是一场发现之旅,上述描述并非其唯一“动线”。你可能会错过通体橘色的儿童图书馆,只因它空间狭小,又不易一眼发现;你也可能会发现每个孔洞的光照强度和投光面积都不一样;你还能移开数米宽的落地窗,建筑、在地土壤与自然的玄机就在这里——海风进来了,而书与你走了出去。



海口云洞图书馆
摄影:CreatAR Images


 

这是马岩松与MAD建筑事务所(下称MAD)设计的一座一体成型的混凝土建筑。室内外混凝土整体浇筑一次成型,避免有意表现结构、构造,从而消解材料本身固有的文化意义。“混凝土长时间都被认为是力量的,是炸都炸不毁的、像堡垒一样强大的感觉。但我们觉得应该是更柔的感觉,跟海、跟孔洞的空间有所联系。”马岩松表示,这次尝试颇有“反材料”的态度。



海口云洞图书馆
摄影:CreatAR Images


 

从早期的“胡同泡泡32号”、“梦露大厦”、到日后扬名的哈尔滨大剧院和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马岩松与MAD的每个项目都在媒体与舆论的曝光之下。他说,建筑不只是空间的美学,它也延展了时间的脉搏。
 

artnet新闻
×
马岩松


海口云洞图书馆
摄影:CreatAR Images


 

Q:建筑主体上有很多洞穴,天光洒下来让人联想起詹姆斯·特瑞尔的“天窗”,你是怎么考虑它与外界的连接的?

 

A:我们这“洞”挺多的,到处都可以是“出口”。我是想用这个建筑打破内外的界限。大家觉得建筑得挡风遮雨,是一个“内”与“外”的概念。但我觉得在这里可以模糊这种边界,无论从气候上,还是从公共连接上——可能很多人会路过这儿,TA看到里面,而里面的人也看到外面——这种人和外界的关系,我也想模糊。这些洞口和弯曲的空间,都在表达这种感受。我们有一个儿童阅览室,那里的空间做得特别小、特别复杂、甚至有些暗,这种感受就更强烈。我们想要有这种“出口”,每个人都可以寻找出口。



海口云洞图书馆
摄影:存在建筑


 

Q:在你以往的项目履历里,这个建筑体量不大,你怎么定义它?从方案到落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最大挑战就是在一个公共的项目谈“个人”。大家好像对建筑是不是艺术这件事不是特别能认可。艺术家可以发挥自我,音乐家也可以,哲学家更可以,就唯独建筑师,好像不应该特别任性。但你看历史中那些大家觉得是“文化遗产”的好的建筑,它们带给你的感动,肯定创作者的情感、情绪都是很真实在表达。

 

我觉得真正的问题可能不是大家在质疑某个建筑师在一个项目中是不是表达了自己,而是大家没有渠道表达自己。如果大家都能觉得自己可以自由发挥,可以有不同声音的时候,这些不同的声音和个性都特别宝贵。别人的感受和自己的感受都是特别重要的,这时候才能欣赏别人,不然不管是好的坏的大家都可以去骂,建筑这个事更是。比如你说丑陋建筑,当然很多是品位问题,但有很多也误伤了创造性的东西,当你否认了建筑是艺术,是大家心灵出口的时候,你就被迫去谈论建筑的其他方面——技术,材料,甚至社会属性,我觉得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建筑被人使用,当然有社会属性,有功能的、技术的层面,但它可以有更多。



海口云洞图书馆
摄影:存在建筑


 

Q:有人说它像一个巨型雕塑,你也参与过一些艺术项目,那你怎么看待建筑和雕塑的关系或共性?

 

A:建筑和雕塑——其实我是对有空间感染力的东西有兴趣。比如我对着一张画,除非它有一种空间感,要不然我很难感受到这个;或者说,必须要有一个艺术史的背景来告诉我一个故事,我对这种挺感兴趣。我觉得雕塑不仅是作品本身,也可能成为一个空间,而建筑肯定是一个空间,它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个大艺术。比方说,一些古典建筑是一门比现代建筑更综合的艺术,它的空间、它墙面的绘画、装饰、布局,都值得你一直去品读。总之,一个好建筑,你能把多少情感放里边都可以。



海口云洞图书馆
摄影:CreatAR Images


 

Q:你曾参与“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参与艺术项目对你的建筑生涯有哪些影响或改变?

 

A:我主要是还是做建筑,我希望建筑空间有精神性。我是以建筑师的身份参与那一年的艺术节,我们做的光之隧道,探讨的也是内与外的关系。那条隧道可以解释前面提到的“建筑是艺术”的问题。那里风景很美,有水稻田,有山水,但当人走进来,它成为所谓的“人文空间”,说想象力也好,有氛围也好,因为人的介入,它让自然赋予了不同的意义,这个意义就是人心里的映射。

 

客观的、科学的、物理的“自然”,是由地球决定的,比如地貌、气候等等,但建筑师谈自然的时候,其实是谈我们的感受,而它肯定是人可以参与进来的。我觉得现在很多城市建筑特别缺这个。大家会说,建筑师谈什么自然,你在谈“人造”,其实不是这样。我们谈建筑,说的也是怎么认识世界以及怎么看待自己和世界的关系,这是城市中最主要的“环境”。



文丨彭菲



 

大家还在读👇

别再光聊Beeple了!看看全球10大最贵NFT艺术品出自谁手


《Artnet艺术市场情报》2021春季版发布,疫情后市场前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