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视暴雪电竞重启本土化

游戏观察 2021-04-16 21:52
中国电竞市场需要动视暴雪,动视暴雪也需要中国电竞市场

作者 | 丁鹏
全文3923字,阅读约需18分钟

中国电竞市场需要动视暴雪,动视暴雪也需要中国电竞市场。


十年之后,动视暴雪将电竞再一次本土化。

4月15日,哔哩哔哩电竞与动视暴雪电竞就《守望先锋联赛》达成战略合作,哔哩哔哩电竞将作为该赛事中国大陆地区深度战略合作伙伴,负责联赛2021赛季中国大陆地区赛事内容的整体制作与转播,以及联盟商业权益的深入开发,同时协助赛事在该地区的推广。



除此之外,哔哩哔哩电竞也正式获得合作期限内《守望先锋联赛》中国大陆地区独家直播点播媒体版权及分销权。

这意味着动视暴雪电竞将极大一部分权利下放到本土公司,这是此前高度集权的动视暴雪电竞在战略上的一次重大转变。

这个背后,是动视暴雪电竞一次重新的自我审视。

Kespa和《星际争霸》的互相成就

在目前的全球电竞版图中,腾讯、V社、动视暴雪构成了最强的三股力量,但与前两者相比,动视暴雪当下在电竞产业的影响力显然是有所逊色的。

如果与二十年前动视暴雪电竞的牌面相比,显得更为突兀。二十年前,那是一个属于动视暴雪电竞的辉煌年代,暴雪旗下的《星际争霸》《魔兽争霸》和V社的《CS》几乎就是电竞的代名词。

其中,《星际争霸》对于韩国电竞的意义,《魔兽争霸》对于中国电竞的意义都格外重要,某种意义上讲,全球最重要的两大电竞市场的发展都有赖于暴雪的产品。

而参考这两大产品在中韩的发展,都离不开本土化这个名词,这一点尤以《星际争霸》在韩国的发展最为突出。

1998年,暴雪在全球发布《星际争霸》这款跨时代的游戏,在韩国当时特殊的社会大背景下迅速成为了韩国年轻人的最爱。

当时恰逢韩国遭遇金融危机的重创,韩国政府意识到国家经济产业结构当中太过依赖出口,自身经济发展受世界换机环境变化的影响过大,于是韩国政府适时的开始调整产业结构,电影、电视、IT、游戏动漫等产业得到了政府的扶持。

到了1999年,以《星际争霸》的火爆为基础,以韩国政府的鼓励为背景,一个名叫Kespa的组织在韩国诞生,一个串联电竞赛事各个环节的组织,有点类似NBA联盟,统筹一切。

到了2000年,全球第一家专业的游戏电视台OnGameNet在韩国诞生。2001年,由于看到OnGameNet在举办和播出《星际争霸》比赛时收获了超高的收视率,韩国三大电视主流媒体之一的MBC开设MBC Game频道。



至此,韩国以《星际争霸》为主的电竞赛事上形成了Kespa+OGN+MBC的模式,2004年,《星际争霸》职业联赛总决赛,近10万名粉丝前往位于釜山的广安里海滩,在线下观看了这一比赛,这个数字在可查的数据中至今依旧是一个没有被打破的记录。

在《星际争霸》赛事席卷韩国的过程中,最主要的功臣显然就是Kespa这个组织所起到的推动和串联的作用,同时也得益于暴雪当时无条件的放权。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星际争霸》赛事无论是从商业化、影响力、赛事的职业性、可持续性等方面,都代表了当时电竞赛事的最高峰,其中还诞生了如Boxer这样可以入选韩国年度人物的职业选手,即便今天来看,也少有电竞赛事能够超越。

动视暴雪亲自下场 《守望先锋联赛》迎来里程碑

然而,到了2010年,随着《星际争霸2》的发布,或许是意识到了电竞可以发展为相对独立于游戏的新产业,动视暴雪开始企图自己主导赛事,将Kespa的权利进行回收。

也就是那个时候,动视暴雪在内部已经成立了相关的电竞部门,当时动视暴雪的想法是将暴雪旗下《星际争霸》《魔兽争霸》乃至包括《魔兽世界》《暗黑破坏神3》等拳头产品中的电竞化元素进行放大,同时加上动视旗下的《使命召唤》等,搭建一个多元化的赛事。

但受制于种种原因,动视暴雪这一想法并未能够很好的实现,摈弃本土化的《星际争霸2》在《星际争霸》的大本营韩国也遇到了不小的问题。

这一切没有动摇暴雪将电竞赛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想法,此后随着《炉石传说》《风暴英雄》这两款强竞技性的产品先后在2014、2015年发布,为动视暴雪电竞版图战略野心又带来了新的曙光。



在2015年,随着这两款产品在开局展现出不错的成绩,动视暴雪在内部正式成立了一个负责电竞的部门,前ESPN和NFL网络的CEO Steve Bornstein担纲该部门的总裁。

另外,动视暴雪还以46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成立于2002年的电竞赛事承办机构MLG。据了解,MLG主要提供在线广播视频服务,并举办电子游戏竞赛,其中《使命召唤》赛事就是由MLG打造。

Steve Bornstein当时表示,从发展来看,我相信电子竞技会成为传统体育竞技的最大对手,并且在广告、门票销售、专利许可、赞助支持和周边销售方面,这个产业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电竞部门的成立可以说是动视暴雪电竞战略实施扩张的开始,将散落在各地的电竞赛事组织承办权彻底收回。

《守望先锋》的诞生将这个部门的话语权推上了顶峰,这款在2016年年中发布的产品,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营收超过了10亿美元,注册玩家3000万,是动视暴雪第8款营收过10亿美元的产品。

围绕着《守望先锋》,动视暴雪电竞部门也迅速的搭建了一系列的赛事,比如最早期的泛亚太超级锦标赛,以及现在标志性的《守望先锋联赛》。

全球化联赛的推出,将电子竞技行业的发展推向了又一个高度,其初始12支战队,单单席位就获得了2.4亿美元的收入,另外惠普、英特尔、T-Mobile、丰田和可口可乐等著名厂商都在第一个赛季赞助了该联赛获得的赞助总额超过2亿美元,而Twitch在2018年也以9000万美元的天价买下该赛事2年除中国区的独家版权。

一切都似乎证明了这条路似乎是可行的,动视暴雪可以去打造一个超级电竞联赛,去发展独立的商业价值,同时联动游戏。



然而,近两年来,随着疫情这个黑天鹅的因素以及其他的种种原因,《守望先锋联赛》也逐渐遇到了一些不可回避的问题。

联手哔哩哔哩电竞 动视暴雪重回本土化

如何解决《守望先锋联赛》所遇到的问题?动视暴雪给出的答案是与哔哩哔哩电竞合作重新捡起“本土化”的钥匙。

两个显著的事实,一个是全球电竞产业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增长,市场分析公司Newzoo对2020年电竞市场的预测,其估测2020年全球电竞市场能够创造9.503亿美元的营收。

另外一个正如前文所说,无论是对比《英雄联盟》,还是《DOTA2》,动视暴雪在电竞这个产业上的全球化影响力有待提升,其中又尤其以中国市场为最。

《守望先锋联赛》在海外的确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与这两款产品相抗衡,但在目前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中国,《守望先锋联赛》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本地化发展存在较大的运作空间。

实际上,《守望先锋》在中国的用户并不少,国外市场研究公司Niko Partners发布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年中,《守望先锋》在中国的销量已经超过1000万套。考虑到这是一款付费制的游戏,《守望先锋》在中国有着非常不错的用户群体。



另外,在《守望先锋联赛》的20支战队中,就有4支品牌鲜明的中国战队。

无论是潜在的赛事用户,还是4支战队以城市为中心所辐射的用户去看,《守望先锋联赛》在中国的影响力显然还有待提升。

如何改变这样的情况?动视暴雪电竞选择与哔哩哔哩电竞合作,去改善《守望先锋联赛》在这个全球第一大电竞市场遭遇的问题,这是一个重要的实行本土化发展的标志。

KeSpa能够将《星际争霸》推向顶级赛事的重要原因是这个具有一定政府背景的组织将转播机构、企业赞助、玩家等链条进行了完全的打通,从而诞生了一套从练习生制度(青训),选秀,比赛转播,选手包装,教练体系,战队管理,赛事推广,赞助商等全方位的电竞赛事。

在这个链条当中,企业方有韩国的通信公司KT、韩国航空公司Jinair、三星、LG等等,而在韩国政府宣布担任国家议员职务的人不能再在社会团体中担任职务之前,KeSpa的会长是韩国的议员全秉宪。

选择哔哩哔哩电竞进行本土化,实际上也是看到了哔哩哔哩电竞身上的这种全方位的属性,一方面双方已经有了非常好的合作基础。抛开OWL战队不谈,哔哩哔哩电竞早已与守望先锋赛事展开了不同维度的合作。

在哔哩哔哩电竞与上海市政府合作的电竞赛事IP——电竞上海大师赛中,《守望先锋》一直是核心的赛事项目。去年哔哩哔哩电竞拿下OWL中文本地化制作权,以及先后获得《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守望先锋公开争霸赛》中国大陆地区的承办权。

另外哔哩哔哩电竞本身在赛事制作与转播、相关的解说艺人上拥有沉淀,最重要的是背靠B站这年轻人高度聚集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已经为《守望先锋联赛》打出了相对稳定的基本盘。

根据小葫芦发布的《2020游戏直播行业数据报告》显示,在所有直播平台当中,B站拥有最多的《守望先锋》主播,数量为67850,甚至超越了虎牙+斗鱼+企鹅电竞+快手的总和。

同时在赛事的商业化上,哔哩哔哩电竞在近一年里,先后与平安银行、享道出行、上汽MG名爵等各领域头部品牌达成了战略合作,显示了其在商业化上的能力。

综合来看,动视暴雪电竞想要发力本地化,选择哔哩哔哩电竞并不不意外,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哔哩哔哩电竞一定能让《守望先锋联赛》在中国区取得巨大的成功。

但可以肯定的是,和哔哩哔哩电竞的合作是动视暴雪在电竞上一个重大的思路转变,不再谋求彻底的集权,而是适当的放权,也就是本土化,在中国这个市场上,哔哩哔哩电竞一定比动视暴雪更加了解,哔哩哔哩电竞取得成功的可能性也一定比动视暴雪亲自下场要高。

仅从联盟商业权益的开发去看,在过去这几年,《守望先锋联赛》出现了众多顶级品牌的身影,如可口可乐、丰田、惠普、英特尔、T-Mobile、百威等等,但一直以来并没有出现中国的品牌赞助商,这显然是商业开发上的缺失,哔哩哔哩电竞能否帮助动视暴雪电竞补足,这就是为什么动视暴雪电竞要本土化的重要因素。

从前十年无为而治,在本土厂商以及机构的推动下达到顶峰,到十年后的集权而治也曾一度达到顶峰,动视暴雪在电竞这条路上走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

然而现在的事实是,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上,动视暴雪作为一个在中国玩家心目中有着特殊地位的厂商已经缺位太久,实行本土化后,动视暴雪能否重新归位值得期待,在《守望先锋2》可能上市的前提下,这个期待就显得更加重要。

中国电竞市场需要动视暴雪,动视暴雪也需要中国电竞市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