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生,有人觉得你们误国

酷玩实验室 2021-04-16 22:08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coollabs


世界上有两种矛盾似乎永远不可调和:男权和女权,文科生和理科生。



今天,可能是许多文科生生命中最愤怒的一天。


央行可能也没想到,自己一篇平平常常的工作论文会惹恼所有文科生。


准确地说,是论文中的一句话:

东南亚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


这短短的一句话,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翻译一下,就是“文科生误国”?


央行的研究人员就这水平?带着好奇,我去看了一下原论文,看完全文的我相信这只是作者的无心之失。因为这本是一篇探讨中国人口转型的文章,作者也提了很多中肯的意见,比如鼓励生育、重视储蓄和投资、推进养老改革等等。


但奈何,这句话实在是没头没尾、无根无据,关键是踩在了广大文科生的痛点上,于是果断被送上了微博热搜。




社会在发展,科技在进步,文科生和理科生的矛盾也历久弥新。


矛盾有多深?看看知乎上的帖子就知道了。


单是文科生和理科生互相看不起的帖子就开了无数个,当然,主要是问理科生为什么看不起文科生。


一个问题都不够大家回答,而且这个问题还开了必火。



到最后甚至发展到了,文科生和理科生各自组成一个国家,哪个国家会发展得更好?



彼此的矛盾之深、怨念之大,可见一斑。


也由此可见,要回答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了。


不过,大部分时候,文科生似乎永远落于下风。


因为,理科生只要说一句:“你数学学不会,物理学不好,化学看不懂,只会死记硬背才学的文科吧?”


再补上一句:你满腹才华,能搞出东风快递,能科技强国吗?



文科生就哑口无言了。


知乎上文科生最有力的一句回怼也只是:你们班有几个女生?



不过,文科生真的不如理科生重要吗?东南亚真的是因为文科生太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吗?文科生真的不能强国吗?中国的文科生真的太多吗?




01



这40年来,在我们国家,理科生地位之高,是有目共睹的。称之为国家战略高度,也并不为过。

 

故事要从1977年谈起。

 

这一年8月,邓小平召开了一个关于恢复高考的专家讨论会。

 

1977年8月4日至8日,邓小平(前排右八)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


席间,坐着的是电化学家查全性、数学家吴文俊、光学科学家王大珩等来自全国各专业的数十位顶级科学家、教育工作者。

 

会议开始后,邓小平鼓励大家积极踊跃发言。

 

然而,10年文革刚刚过去,大多数人都默不作声。

 

即使开口说话,也只表示支持恢复文革时期的“推荐制”录取。尽管大家都知道,当时那种制度招进来的大学生质量过于参差不齐。

 

但是,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关于如何改革,一直没人说话。

 


最终,查全性忍不住站了起来。他的笔记本上,早已密密麻麻写了一堆意见。

 

他一上来就激动地表示:“当前新生的质量没有保证,部分原因是因为中小学的教育质量不高,而主要矛盾还是招生制度。”然后,就是长篇痛斥当时的教育制度。

 

没想到,坐在沙发上抽闷烟的邓小平突然来了精神,“查教授,你说,你继续说下去。”

 

查全性越说越激动,一口气总结了推荐式招生的四大弊端


一是埋没了对国家真正有用的人才;

二是卡住了工农兵子弟求学的机会;

三是助长了送礼走后门的不正之风;

四是严重影响了中小学学生和教师的积极性。


“你们大家都注意听听他的意见,这个建议很重要哩!”邓小平一边听,一边赞许,一边往自己的笔记本上记录。

 

看到邓小平这样的态度,大家开始七嘴八舌补充起来,探讨越来越激烈。

 

打铁要趁热。

 

“还来得及吗?”邓小平转身问当时的教育部长刘西尧,得到后者肯定答复之后,邓小平一锤定音:

 

“既然大家要求,那就改过来,今年就恢复高考!

 


就这样,原定于1978年恢复的高考,提前了一年。8月做出决定,10月通知全国,冬天就开考了。

 

来自全国各地,各个年龄段的570万学子,进入考场,开启了改变自己和国家命运的新路。

 

当时,上层虽然已经做出改革决策,全国的旧风气依然严重。

 

在作文占到70%分数的语文试卷中,虽然各个地方作文命题千差万别,但作文内容却大同小异,重合度最高的话题就是——“紧跟华主席,永唱东方红”。(1976年9月毛泽东去世,华国锋接班)

 

矫枉,必须过正。



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上,邓小平提出那句知名的口号“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并开始实施科教兴国战略。

 

理科,得到空前重视,甚至超过了意识形态。

 

除此外,另外一个重大信号就是,取消“文科院士”。

 

第一代院士(非全部)


我国建立国家最高科学院制度以来,“文科院士”曾一度占据院士总人数的1/3。1980年内地重新制定院士评选制度,最直观的变化就是,人文社会学科不再设置院士。

 

反映到与天下学子相关的微观层面,就是文科和理科哪一个更受重视,学什么更有前途。

 

正如那句耳熟能详的口号,“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用脚投的票,最真实。改开以来,投档理科的学生,长期保持在文科的3倍以上。

 

民间甚至流传一种说法,“聪明的人学理科,笨的人才学文科。

 

文理之间的矛盾,并没有就此结束。

 

1995年11月,国务院批准了一项教育计划——211工程。

 

这样工程,集中中央、地方各方面的力量,建设100所左右高等院校以及一批重点学科。

 

目的是:为了面向21世纪,迎接世界新技术革命的挑战。

 

新技术革命,更需要文科还是理科?

 

3年后,即1998年5月,国务院批准的另一项决策——985工程,让这一问题的答案更加明确。

 

如果说211是在学校中挑选重点学校,985则是一次升级,在重点学校中培养重点学科。

 

同期,国务院在高等教育系统实施了一项国家工程——“985工程优势学科创新平台”。

 


这一国家工程,与各985院校所在省、市共同搭建,各院校常规立项的子平台包罗万象,涵盖国防、信息、材料、交通等等。

 


然而,人文、政法等“文科平台”却显得势单力薄。


985院校名单诞生之后,文科和理科的重视度,再次得到彰显。

 

“重理轻文”发展了这么多年,我们得到了什么?

 

再看这个著名的微笑曲线——

 

 

 

我们暂且放下对“代工”的偏见,毕竟,难挣的钱也是钱。并且,做大了也是大钱。

 

那么,我们为什么能够成为世界最大的工厂?

 

反观我们的邻居,继承英国工业遗产的印度,工业化起点比我们早,国民人口也与我们相当,为什么连这份“辛苦钱”都挣不到?

 

因为,直到今天,印度文盲率仍高达29%,半文盲率高达50%。长期以来,这个国家80%的人口,不能满足工业化需要。

 

建国初期,我国文盲率高达80%,1990年代就下降到10%以下,如今更是不到1%。

 


同期,我国高等教育人口数量快速猛增。1999年,中国普通高等学校每年毕业人数在100万左右。到了2009年,这一数字已经突破500万。

 

文理科毕业生比例常年保持在1:4—1:3的水平。

 

因为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理科生”,重塑了这个国家的历史。

 

1978年我国工业GDP只占到全球的1.7%,排名第11,只勉强超过印度。

 

然而,2010年,我们就把占比提高到19.8%,跃居世界第一,自此稳居第一。

 

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我国工业产值增加了53倍。我们从一穷二白的工业弱国,变成了世界第一制造大国。拥有了全球最完善、规模最庞大的工业产业链。

 

这枚功勋章,的确离不开一代代理科生的奉献。

 

尤其是近年,我们不仅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强。越来越多的技术领域,已经威胁到美国的地位。

 

自特朗普时代,确定了一个评价“国际一流”技术的标准:列入实体清单。

 

拜登上台前,美国在实体清单中列了300多个名字。拜登上台之后,已经新增了7个。

 

而这些实体优势技术涵盖航天、无人机、纳米科技、船舶、通讯等高精端领域。

 


而在列入清单的13家高校中,有10家是985院校。


这又是理科生的“胜利”。

 

不仅如此,十四五的规划中,再次给“理科生”提出期待:

 

掀起攻克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基础软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的大浪潮。其中重点攻关的科研领域包括以下七大项:

 

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电路、脑科学与类脑研究、基因与生物技术、临床医学与健康、深空深地深海和极地探测。

 

为了做好科研,国家在资金方面毫不吝啬: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7%以上。

 


这一套组合拳下去,我们科技的增长速度将远超美国列实体清单的速度。我们将稳步从工业大国,做成工业强国。

 

理科生,还将迎来更大的机遇和荣耀。

 

那么,文科真的无用吗?为什么说,东南亚陷入中产陷阱是因为文科生太多?

 



02

 


回到东南亚,谁该背“中等收入陷阱”的锅,是太多的文科生么

 

先不着急找背锅侠,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打开世界地图,可以看到东南亚一共有11个国家:缅甸、泰国、柬埔寨、老挝、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文莱、印度尼西亚、东帝汶。

 


总面积约457万平方千米,四舍五入相当于半个中国,把如此分散和庞大的一片区域当作一个整体来看待是十分不恰当的。

 

但事实上,东南亚只有新加坡是唯一的发达国家,除了他,说整个东南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也不为过。

 

因为东南亚曾经比我们阔多了,当我们还未加入WTO,全球化还在摸索阶段时,“亚洲四小虎”就已蜚声海外。

 


上世纪90年代,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被称为四小虎,有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继新加坡、韩国之后的亚洲发达国家。

 

现在的我们难以想象,那时候的印尼要自研大飞机;泰国买了航母;菲律宾一度成为仅次于日本的亚洲第二富国,马来西亚曾创下GDP连续10年保持8%以上的高速增长奇迹。

 

图:泰国航母R-911号


然而这一切,在1997年戛然而止。

 

一场亚洲金融风暴把这“四只小老虎”打回了原形,成为了“亚洲四小猫”

 


在索罗斯等美国金融巨鳄的操盘下,靠外资和外贸发展起来的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泰国经济受到了毁灭性打击,大量产能过剩的低端代工厂纷纷破产。

 

即便是想同韩国一样,换取美国财阀出手度过危机,也没有三星等半导体尖端产业作为筹码。

 

金融危机过后,东南亚的四个翘楚一蹶不振,至今都没有翻身。马来西亚、泰国GDP减少了7%,印尼则下跌了13%,各国经济倒退了10~20年不等。

 


几十年发展起来的制造业,付诸东流。

 

如今,泰国的航母成为了旅游创收工具,印尼的大飞机仍然是计划。

 

造成的结果是,本来就处于微笑曲线底部的制造业,变得更拉垮,理工科毕业生大量失业,没有了去处

 

而与此同时,我们却在这场危机中安然无恙,并通过产业结构调整,接纳了从四小虎们流出的产业和资本,并在加入WTO之后一飞冲天。

 


等他们从金融危机下缓过来后,却发现时代变了,饭碗都被中国人抢走了。

 

比如,印度尼西亚,截止到2016年,制造业对GDP的贡献度进一步降为25.5%

 


只能发展服务业,比如旅游、文化、餐饮等适合文科生,且投入教育资源少的第三产业。

 

比如菲律宾,毕业生中理工科专业的只有30%

 

图源:正解局


制造业一旦错过了,就真的回不来了,强大如美国的特朗普也不行。

 

学文毕业后有工作,有饭吃;学理毕业后没工作,没饭吃。这种情况下,是选文还是选理,东南亚的老百姓心里门儿清。

 

要文科生背“中等收入陷阱”的锅,他们真不“配”?

 


所以,东南亚并不是文科生太多,而是缺乏支撑理科生就业的制造业,是一种产业被“阉割”下的无奈选择

 

按理说,东南亚“中等收入陷阱”的锅,美国是第一锅,为了应对金融危机,靠全世界回血;中国是第二锅,直接釜底抽薪,把他们承接的制造业弄我们这边来了。




03



所以,“文理之争”只是表象,说白了还是经济问题。

 

央行那篇论文为何会突然把“锅”甩给文科生?

 

信息要结合起来看。去年年底,国家工信部领导曾经公开表示过担忧:

 

当前中国制造业比重正处于下降状态,且降幅跟其他国家相比明显过快。

 

实际上,从下面的图也能清楚地看到。

 

 

写论文那4位经济学博士犯了个想当然的错误,把增速放缓直接和理科生变少划了个等号。

 

但从近几年一本高校招生专业数量文理分布表中,很容易就能看出:中国高等教育中理科生依然占绝对优势。

 

 

“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不能赖到文科生身上。这个简单的道理,独立经济学家马光远分析得很明白:

 

“中等收入陷阱”其实是个伪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当经济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周期以后,面对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现实,面对产业结构急需升级的需要,面对增长引擎的转换,面对改革进入深水区的事实,如何在制度方面做出正确的回应,这才是真问题。

 

而这些问题,不是理工科层面的问题,而是社会科学工作者需要研究的问题。


与东南亚那些小国相比,中国文科生做的还不够,或者说是因为长期重理轻文,我们自食了苦果。

 

公共选择学派的著名领军人物布坎南曾经说:“我们的时代面临的不是经济方面的挑战,而是制度和政治方面的挑战。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走出国门,我们被全世界舆论围攻,毫无招架之力。

 

像女权、动保、环保、LGBT等白左思潮,以及颓废的亚文化在城市里落地生根,导致社会的割裂越来越深。

 

 

 面对“人民富豪”们各种张牙舞爪,往无产阶级身上泼脏水,我们只能愤怒,或者调侃,写段子,玩梗,却始终拿不出一套真正的理论,对他们杀人诛心。

 

从“打工人”到“干饭人”,再到“小丑竟是我自己”,从劳资矛盾到感情问题,我们除了自嘲之外,似乎就没有办法了。

 

 

其实,这本该是由中国文科生去占领的高地!

 

但忽视以文科为代表的软实力建设,让我们国家吃了大亏。

 

中国上一次对全世界输出思想文化,还停留在毛公在世所主导的革命语境。

 

 

那时候,全世界左派知识分子都向往着中国,中国是他们心中的圣地。萨特和波伏娃来到中国,呆了整整45天,甚至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国庆大典。

 

等到了八十年代,国门打开,人文领域的薄弱问题体现出来了。

 

新旧交替的时代,革命话语被猝然放弃,自己的体系又没建立起来,学生们越来越迷茫,潘晓那封著名的来信,说人生的路怎么越走越窄,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在同一时间轴上,中国尚好,苏联的结局就比较悲伤了。

 

曾经耀眼的强国早就埋进了历史,今天的人评价起苏联末期的时候,可以说他腐败沉沦,可以说他穷困潦倒,可以说他耀武扬威,但没人能会说他科技不行。

 

放弃了阶级斗争和革命输出的苏联,旧势力的内部侵蚀,知识分子们被收买,整个国家的软实力崩塌,导致走上修正主义道路,最后完完整整葬送。

 

 

八十年代以后,中国仿照美国进行教育体制改革,从教材审定、教学大纲到课程体系,全面学习美国。

 

西学的冲击从未像当时那么大,面有饥色的中国人民被莺歌燕舞的资本主义生活方式撞了个满怀,知识分子也很快为西方学说所折服。

 

以至于河殇之流一度占据了官方意识形态,很多年后,河殇派的徒子徒孙们还在互联网进行他们最后的冲击,用一些子虚乌有和蹩脚低级的段子,把人心搞得惶惶不安。

 

乃至今天,左右之争仍是如此激烈,如果不是网民普遍开了眼界,西方国家又频频暴露马脚,你很难想象舆论形势会是怎样。

 

当下,中国想要进一步崛起正面临着更严峻挑战,看看我们的四周吧。

 

2003年1月21日,美国就设立起了一个“全球传播办公室”。


 

在伊拉克战争中,这个办公室煽动了一场媒体之战,统一协调白宫、政府各部门和军方的口径,把一场侵略战争硬生生定义为“解放战争”,而且保证政府和军方系统能对“全球24小时的新闻播送”所提出的质疑和批评给予最及时的回应。

 

比邻也日本同样如此,日本开设了多个专门研究机构,其中有个叫三井物产的公司,信息收集能力被认为在美国中央情报局之上,它设有专门研究中国的部门。

 

三井物产在中国设有17个点,遍布全国,东至青岛西至成都,北到呼和浩特南到香港。

 

他们关注中国的“一带一路”、中美贸易、新能源汽车政策动向……

 

 

甚至连印度,都有自己专门造谣攻击中国的舆论机构。

 

 

很多人觉得,只要经济、科技进步,别人就会心悦诚服。

 

但有时候,敌人可能是周癫,“我打不过他,但我就是不服不行吗?

 

半截身子入关的苏联,就因为软实力不够,长期处在舆论下风,连带着连硬实力的形象都受损了,搞得现在都有很多人觉得苏联人常年吃不饱穿不暖。

 



尾声

 


中国现在已经解决了挨打和挨饿的问题,下一步就应该是解决挨骂的问题了。


我们不但不该抑制文科发展,相反,要更加重视以文科为代表的软实力建设。

 

是时候放下“文理之争”了。

 

是时候该由文科生去构建起一套属于中国的社会科学理论了。

 

现在“美丽的风景线”正隔三差五在“灯塔国”涌现,全世界都浑浑噩噩,陷入迷茫,正是进行文化输出的好机会。

 

中国需要那些能去华为当工程师的理科生,当然也需要那些行文如刀、笔墨诛心进行舆论战的文科生。

 

所以,所有学文的同学不要怕,“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



参考资料:
龙平平 张曙,《邓小平与恢复高考》,发布于“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学好“数理化”是21世纪最大的毒鸡汤》,发布于“乌鸦校尉”
郭金兴 胡映,《拉美、东南亚和东亚经济体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比较研究》,发布于中国知网






文科生,你得支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