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文章捅了马蜂窝,选文还是选理?

政事堂2019 2021-04-16 22:28
理学院的学生看不起工学院的,工学院的学生看不起文学院的,文学院的学生里外文系的看不起中文系的,中文系的看不起哲学系的,哲学系的看不起社会学系的,社会学系的看不起教育学系的,教育学系的学生没有学生可看不起,只好看不起系里的先生。
钱钟书《围城》

教育的鄙视链,可谓源远流长,钱钟书在小说《围城》当中,就掀开了民国时期各学科之间的“高低贵贱”。



而日前,央行的一篇工作论文,更是把捅了“教育的鄙视链”的马蜂窝。


央行认为,“要重视理工科教育,东南亚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这段话让无数文科生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今天周末,跟大家聊一下,央行说的对不对,以及是否应该听央行的。


而这事儿,还是要从钱钟书说起。


1947年,就在《围城》出版的那一年,上海爆发了一场学生的抗议,交通大学上海分部的三千名学生由于不满国民政府,准备坐火车进南京抗议。


那个时候,交大虽不以赛艇闻名,但依旧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学校,学生们的抗议吓得南京政府赶紧清空了上海站的火车,并截断了部分铁轨,希望借此能让交大的同学们知难而退。


可不曾想,交大机械系的学生们愣是利用零散的火车头与闷罐车车厢,自己组出来一列火车,土木系的学生把拆掉的钢轨重新铺设,自己搭起了铁路。


三千名交大的学生们根据知识的力量,加煤加水发动火车开向南京,最终成功迫使南京政府妥协。



此举震惊了全国,以至于十多年后,上海机电研究所为中国刷出第一枚大火箭“T-7M”,毛主席得知工程师毕业于交大,脱口而出:“是不是那个学生自己开火车到南京请愿的交通大学?”


这背后,是在钱钟书《围城》中的北洋和民国时代,当国家和民族面临生存危机,能够“师夷长技以制夷”的理工科学生们,就会成为整个社会最急需的人才。


因此,他们才能够站在鄙视链的顶端。


而再来看我们的新中国,在每次要进行跨越式发展的时候,也都需要大量的理工科人才。


就像我们站起来时代全国仿照苏联遍地的理工类学校,富起来时代之初高呼的“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我们在强起来的时代,必然也需要能够造出来新时代火车和导弹的理工类人才。


而落后的东南亚各国在突破中等发达国家陷阱的过程中,不去累积突破所需要的理科生,反而是仿照欧美发达国家,搞出来了大量负责稳定的文科生,必然就会抓不住逆袭的机会,掉进稳定的陷阱当中。


因此,文科生不要去怪央行,人家说的是大实话。


只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并不能因为央行说的对,就闭着眼睛去执行。


随着中国的高速发展,我们内部也已经形成了激烈的内部分化,以长三角为代表的东部发达地区,已经超越了很多发达国家,可是,我们中西部的广大地区仍然处于发展中国家的水平。


两者的巨大差异,也意味着各自策略的不一致。


因此,央行的话,对于试图逆袭和打破固化陷阱的年轻人来说,是有效的,要坚决跟着国家的号召去学理工科。


但是,对于发达地区,父辈已经给予了巨大的积累的年轻人来说,对于选理工科的道路则要慎重。


因为央行说的方法,就是告诉那些早已被你甩在后面的年轻人,用什么赛道去超越不换赛道的你。



同理,在未来金融科技的浪潮中,选科技还是金融,也要根据自己的屁股,来决定自己的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