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竞争与差异化竞争

记忆承载3 2021-04-16 20:11

看了昨天聊96岁摆摊卖煎饼奶奶故事的读者,进一步的提了很多问题。


既然大家对这个话题这么感兴趣,那我反问个问题,昨天我聊了什么?


实际上我只聊了四个字:有效竞争。


有效竞争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你要做那些客户要的,老板要的,市场要的,不要整天干一些不打粮食的事情,还把自己给感动了,说自己怎么这么努力。


努力不是第一件事,第一件事是弄清楚到底什么是客户要的。


这个世界上90%的人的90%的时间都在做客户不要的事情,因为他们懒得问一句,您要不要?


他们甚至懒得问下自己的上司,问都不问,就开始做。


所以只要你多一句嘴,多问一句,这就叫向上管理了,这就叫有效竞争了,就这一点,足以超越90%的同事。


既然努力不是第一件事,那么它该是第二件事了对吧?


不对,第二件事仍然不是努力。而是差异化竞争。


就算你知道现在做的事情的确是上司要的,的确是客户要的,也不应该立刻去做,而是应该去想,究竟什么才是最值得我来做的。


重点是我。


想清楚我的特点是什么,想清楚什么最值得我做而且我能做,想方设法把它揽在自己手里,然后才是去做。


所谓的差异化就是你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比如在一群政客里面,你说你特来事儿,这个很难赢的,因为都很会来事儿。


在所有人的强项面前比强项,要鹤立鸡群,压倒一片,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要差异化竞争,而不是同质化竞争。


比如你是一群政客里面的技术派,所谓的技术派领导,在一群会来事儿的政客里,就你懂技术,那你很容易脱颖而出。


反过来,一样是成立的。在一群码农中间,你最会来事儿,那你同样沾了差异化的优势。


有新读者阅读了大号的文章,问我昔日在国企的时候,如何被半年之内连升三级。


我入职后大概一周左右,大领导,集团大BOSS,从美国回来,也不知是他英文不好还是翻译的错,或者硅谷某个二缺晃点他,反正他听了一个名词儿,叫做Half-frame Decode,半帧解码。


他非要说,人家老美的解码器快,强,反正洋人的啥都好,一帧图像数据可以先解一半就开始输出,一边输出,一边再解下一半。


这样快嘛,当然快了呀,延迟小,操作的体验感强,比如你玩即时类游戏,肯定爽嘛。


我听了就觉得吧,这东西,扯个蛋行,面对几千万几亿用户大规模推广,会引起很多问题。比如长距离,大规模传输,有很多问题的,他一定是没想明白。


但是大家地位不一样,我没法反驳,就只能编,我是怎么编的呢?


我只能就着他能理解的东西给他编。


我打了个比方,他肯定听说过隔行扫描与逐行扫描技术,这个我相信他知道。


于是,我就拿这个打比方,说,我们也可以呀,先解码一半,解哪一半呢?就解隔行扫描的那一半。


所谓隔行扫描,就是奇数行,1,3,5,7,9,这样去投影,接下来再投2,4,6,8。因为快嘛,人的眼睛是有视觉残留的,你当然不会知道人家不是一次性给你投影上去的。


这点基础的大学里的概念,大领导总还是懂的。


我就说,我们先解码一半,然后投一半,再解另一半,再投另一半。


他听懂了,很开心。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其实这俩概念风马牛不相及,投影和解码,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当晚我就连夜写规范,第二天一早就发给思科和华为,思科和华为的产品总监们马上召集各自的架构师们和我开会。


开诚布公,当搞定人做不到的情况下,咱们身为技术人员,就得搞定事儿。


怎么搞定呢,大体的意思就是前面一大通没用的理论证明和依据,然后做很多无用的修改,反正也不起作用。


在最后的一行小字上注明,把帧缓存给我调小一点,收工。


缓存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看到的本来就是很早以前的数据。


比如缓存3帧,你看到的是3次以前的图像,我改成1帧,那你看到的就是1次以前的图像了。


就这么点事。


测试数据也出来了,效果也出来了,规范也形成了,皆大欢喜。


当然这是不可能商用的,因为传输线路的问题,抖动或者其它什么问题都会导致数据丢失,所以缓存是必要的。否则在恶劣的环境下,会影响图像数据质量。


当然,实验室里传输条件好,你调小了自然看不出来。


这些都是常识,所以,等过两天,真的长距离试用之后,领导看到现实,他自然会明白。


你看到了,从头到尾,我没有硬顶他。


因为光顶是没用的,当他无法理解你说的事情的时候。你顶他,只会让他越发固执,他固执起来,造成的损失更多。


我的前任,上一个架构师就是个很轴的技术派。


他就是硬顶,无效,走人,最后领导固执己见,做了更大规模的尝试,花了很多钱。


这其实根本不划算,问题并没有解决,领导还轴在那里呢。


换我上,我并不是技术比前任强,他做不到的我可以,不是这样的。


我只是比前任更懂人,我用了最小的花费,让领导自己明白了需求有问题。


最终他不是被下面的人驳倒的,他是自己意识到问题,自己修正的。


这就是个方法问题,我换了一个方法,降低了损失。


而我之所以能够换一个方法,就是因为我擅长这个,我不是同事里面技术最好的,但是我是那几个技术最好的同事里面最能够和外界沟通的。


你说你光是技术好,你是技术最好的外科医生,遇到个死倔的病人就是不配合你,双方杠在那里,拖到病人病死,你技术好也没法产生价值呀。


我能让病人配合我,这就是差异化竞争。


远在这件事之前,刚毕业的时候,我就展现过自己的沟通能力。


我工作了一年就从工程师变成架构师了,就是因为善于表达。


我还在一个实习生的阶段里,我们在开会讨论iptables里的hook。


其实就是linux里的防火墙下的勾子,你可以认为就是模块与上一级的管理系统的关系吧。


CEO也在,虽然他也是做软件出身,他是当年华为的工号60,还被任总夸为软件大师。但多年不在一线,已经听不懂了。


指着会议室玻璃窗外面的那台测试设备,那里放着一台smartbit。


那是个机槽,槽里面插着很多板卡,我就指着那玩意告诉CEO,hook就是那个槽,挂在上面的函数就是里面的卡。他一听就明白了,连硬件部门经理也跟着明白了。


CMO那天也在场,他是个sales,完全不懂技术,我讲完他也懂了。


几天后,CMO就来找我,他希望我给他做助理,等毕业了过几年去做新成立的售前部门的部门经理,不要再做研发了。


他为啥来挖角呢?


在他看来,我可以把复杂的事情说清楚,可以让外行弄清楚我们在干嘛,我有很强的表达能力,沟通能力,类比能力。这对他很重要。


当然,我没答应,因为我很喜欢做研发。


不过,六年后我真就去带市场团队了,销售们都有很强的表达能力,但是很遗憾,他们不知道要表达啥。


可是做过技术做过产品的我知道,于是我又找到差异化的优势了。


如果说有效竞争是为了提高竞争的命中率,那么差异化竞争就是为了提高竞争的效率。


只有当你的命中率很高,效率也很高的时候,才更不容易陷入无效的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