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般的摄像头:披着“人皮”,还会冲你眨眼……|一周科技

果壳 2021-04-17 19:00

欢迎收看一周科技。本周你将看到:①目前最白的超白涂料;②长得像人眼的摄像头;③来自宇宙的灰尘;④一种昆虫名叫“新冠病毒”;⑤长着对生拇指的翼龙。


 超级白 


最白的涂料有多白?这个记录又刷新了:研究者最新开发的超级白涂料能反射高达98.1%的阳光[1]。作为对比,市面上常规的白色涂料只能反射80%-90%的阳光。


红外热成像展示超白涂料的降温效果 | Purdue University/Joseph Peoples


这种超级白涂料使用了不同尺寸的硫酸钡颗粒来达到高反射率。在抵抗烈日的同时,它还可以向外界辐射红外线来释放热量,将局部温度降至环境温度以下。此前,同一研究团队也制造过利用碳酸钙颗粒反射光线的超白涂料,它的光线反射率为95.5%,比新版本略逊一筹。


这样的超白涂料能够帮助室内保持凉爽,同时减少空调带来的能源消耗与碳排放。


 人眼摄像头 


能转眼珠,眨眼睛,还会盯着你看,这简直是从噩梦里爬出来的摄像头……


你瞅啥?| Marc Teyssier


这个“人眼摄像头”叫“EYECAM”,由德国萨尔大学人机交互实验室的几位研究者设计[2]。它覆盖着柔软的仿真皮肤,能像真人那样运动眼球,还能眨眼或者抬眉毛。EYECAM可以观察并识别视野内的人类,甚至还能用表情体现开心或失望。


作者Marc Teyssier与“人眼摄像头”EYECAM | Marc Teyssier


制作这个诡异的摄像头,其实是想要提醒人们留意身边的各种感应设备,并思考应该如何设计和看待它们——比如说,如何应对摄像头带来的隐私泄露风险。


这是一个开源项目,作者在GitHub上公布了制造“人眼摄像头”所需的CAD文件与控制软件[3]。如果对它感兴趣,任何人都可以自己做上一个(还是不了吧……)。


↓戳这里看视频↓


 宇宙微尘 


每一年,都有大约5200吨来自太空的“尘埃”降落在地球上[4]。


这些“宇宙微尘”是来自彗星与小行星的碎片。一部分颗粒在进入地球大气层的过程中就完全气化,而另一些则幸存下来,落到地球上变成了“微陨石”(micrometeorites)。这些细小的陨石颗粒通常只有几十至几百微米大。


在南极积雪中收集到的微陨石颗粒(电子显微镜图像) | J. Rojas et al.


最近,一项研究估算了每年降落在地球上的微陨石总量。在近20年间,研究者在南极大陆的冰穹C采集积雪,将其融化并过滤,找出其中的微陨石颗粒进行观察。在这里,地球来源的灰尘浓度非常低,降雪量少而稳定,因此很适合进行微陨石研究。


研究者在南极大陆采集积雪寻找微陨石 | J. DUPRAT, C. ENGRAND, CNRS PHOTOTHÈQUE


研究者推测,这些“宇宙微尘”主要来自木星族彗星,也有少部分来自小行星。


 以病毒为名 


明明是虫子,却叫“冠状病毒”?在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一个昆虫新物种被命名成了“coronavirus”[5]。


被命名为“冠状病毒”的昆虫新物种Potamophylax coronavirus,这是一只成年雄性个体 | Halil Ibrahimi et al.


这个新物种的学名叫Potamophylax coronavirus,种加词直接原封不动地写上了冠状病毒的英文。这种昆虫属于沼石蛾科(Limnephilidae),人们在位于科索沃的Bjeshkët e Nemuna国家公园中发现了它。


那么,这种虫子和冠状病毒到底有什么关系?其实,也并没有太多联系。这种昆虫的标本是几年前采集的,而对它的详细研究则是在新冠疫情期间,仅此而已……


 对握拇指 


就像人类那样,一种翼龙也长着可以对握的拇指


长着对生拇指的翼龙Kunpengopterus antipollicatus(复原图) | CHUANG ZHAO


在本周发表于《当代生物学》的一篇论文中,研究者报告了一种新的翼龙,它长着可抓握的对生拇指[6]。这种翼龙名叫Kunpengopterus antipollicatus,化石发现于中国辽宁,生活在距今约1.6亿年前。通过显微CT扫描,研究者分析了翼龙前肢的形态与肌肉结构。研究者认为,这种翼龙可以用前肢进行抓握,这种特征能帮助它们适应树上生活。


这是目前已知最早的对生拇指化石证据,也是这种特征首次在翼龙当中发现


参考文献

[1]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1-04/pu-twp041221.php

[2] https://marcteyssier.com/projects/eyecam/

[3] https://marcteys.github.io/eyecam/

[4]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12821X21000534

[5] https://bdj.pensoft.net/article/64486/

[6] https://www.cell.com/current-biology/fulltext/S0960-9822(21)00369-9


作者:窗敲雨

编辑:Luna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