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苍蝇,以为人人都像他们贪婪迷恋流量

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 2021-04-17 21:01

摘要:一群四肢健全的年轻人靠自食其力的老人家蹭流量,还要脸吗?一个勤劳的老人,要养活一群年轻的懒人,一群不事生产的年轻网络乞丐,有比这个更讽刺的场面吗?骂得真好,疼在网红脸上,暖在公众心中。舆论如果不像这样把奶奶护在身后,而去点击那些网红视频,那才可怕!这些声音,不仅是保护一个90多岁的高龄老人免受打扰,更是一种捍卫社会三观的努力,保护一个勤劳的人不被懒人们消费,保护一种能激励人的正能量不被以这种荒唐的方式透支。



   吐槽青年出品


流量逻辑似乎无坚不摧的语境下,乐见这一次疯狂的流量受到了人性逻辑的狙击,忍无可忍的善良民众,保护了一个96岁的老奶奶免受流量的消费和捕猎。


不知道触动了现代人的哪根神经,这位在风风雨雨中摆摊30年的老奶奶意外走红网络,“哭哭啼啼是一天,哈哈大笑也是一天”,“在家歇着无聊,不如找一点有价值的事情做”,挑水砍柴,无非妙道,平常的生活叙述,成为被膜拜的金句。现代人似乎太迷茫了,莫名就会被某句话触动,形成瞬间的舆论燃爆。“流浪大师”随口几句话,不知道让多少人神魂颠倒,大衣哥,拉面哥,如今红到96岁的老奶奶身上。摊位成了如德波所说的网络景观,将生活迷雾化,一批批人涌来排队围观,买饼,采访,合影,提问,满足好奇心。某些如蝗虫般的网红,满脸写满狰狞的流量欲望,试图挖出什么新的金句,去作为营销号的变现资本。一个本来安享着“自己虽辛苦却热爱之日常”的奶奶,无奈地被这群疯狂的网红摆弄着,疲惫不堪。96岁啊,哪经得起这种干扰。


看得出来,公众非常心疼96岁的奶奶,对这帮网红实在忍够了,忍无可忍,舆论上演了一场对菜饼奶奶的保卫战。实际上,当金句开始流行,媒体习惯性地将奶奶的话无限拔高时,公众就已经开始反感了——能不能不一惊一乍,能不能多点关心少点说教,别把常人的朴实生活熬成自我感动的鸡汤。到网红开始像消费流浪大师那样消费奶奶时,人们终于爆发了。一群四肢健全的年轻人靠自食其力的老人家蹭流量,还要脸吗?一个勤劳的老人,要养活一群年轻的懒人,一群不事生产的年轻网络乞丐,有比这个更讽刺的场面吗?


骂得真好,疼在网红脸上,暖在公众心中。舆论如果不像这样把奶奶护在身后,而去点击那些网红视频,那才可怕!这些声音,不仅是保护一个90多岁的高龄老人免受打扰,更是一种捍卫社会三观的努力,保护一个勤劳的人不被懒人们消费,保护一种能激励人的正能量不被以这种荒唐的方式透支。乐见这一次人的逻辑战胜了流量逻辑,警方最终也出手介入,劝离了那些蹭流量的网红,赶走了那些成为骚扰的“苍蝇”。

我对流量并无偏见,那是注意力市场用指尖“投票”的一种结果,但我特别厌恶这类如寄生虫般的流量,不是靠生产好的内容赢得关注,而是不择手段的猎奇,把别人当成流量工具,消费普通人的善良、朴实或者悲剧,用别人的尴尬、悲哀、无知、不堪、努力或不知所措,来拉升自己的流量。这些网红,似乎特别喜欢消费底层普通百姓。也是,强势群体他们碰不到、不敢碰、会被怼,而底层百姓朴实,不太懂网络,信息不对称,技术有鸿沟,容易被镜头摆布。很多时候无力保护自己的隐私,是到这种情况没脾气,好“欺负”。于是,他们便常常成为网红的“猎物”,被网红肆无忌惮地围观,被镜头粗暴地拍摄,被流量无耻地消费。


那涌向奶奶饼摊的人群,有着各色人等,喜欢奶奶的,好奇的,寻找鸡汤慰藉的,吃个饼追个热度的,等着流量变现的。理解那些善良的普通人,但反感蹭流量的网红,这形成了一种把别人当成工具的、自私的流量霸凌。奶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一群莫名其妙、不好好工作的人围观,人人手中都拿着一个手机,那里面有她不懂的技术和不懂的世界。不经她的同意,拍着她的生活,问着各种有卖点、取悦镜头外观众的问题,把她的影像上传到网络,对她的话进行着各种各取所需的阐释,她却无力阻挡,只能被围观和消费。这跟传递正能量没什么关系,而是媒介景观和网红霸权对一个普通人生活的粗暴干扰,以悖离他者意愿的方式将常人生活“生产”为可消费、可变现的网络景观。

想起一个有现代性隐喻的寓言。年轻人到海边,看到一个老人在渔船上睡觉,身边沙滩上有一堆鱼,他一到船上就把老人吵醒了。年轻人问,这么好的天气怎么还睡觉,怎么不去捕鱼?老人说,已经够吃了。年轻人问,你这一网就可以打这么多,那你要两网、三网、四网、五网,能打多少呢?老人说,我打那么多网干什么?我已经够吃了。年轻人说,打多了可以晒,晒完可以卖,卖完可以改善你的鱼网鱼船。老人说,我还可以干什么?年轻人说,再多你可以组织一个船队,甚至远洋船队到深海捕鱼。老人说,那我还干什么?年轻人又说,你可以指挥着你的船队,在摇椅上晒太阳,睡觉。老人说,你要是不来,我现在就已经在这儿睡觉了!


意思是,请你走开!这个寓言本想说传统与现代的两种迥异的生活态度,我从中看到的是老人对那种“现代性优越感”的厌恶。不知道奶奶有没有这种厌恶:你们要是不来,我卖饼多自在啊?看她疲惫、佝偻的身影在围观人群和直播镜头之下,显得格外渺小,这就是网红镜头的霸权。如今流行的随手拍,在结构上隐含着一种霸权,网红的随手,手机拍摄的角度,常常指向这些底层普通人。不经他人同意,不跟他人讲这种拍摄和上传带来的影响,不顾别人的感受,只关心自己的流量,以消费为中心。


他们不知道,不是每个“正能量”都需要流量加持,有些正能量,需要不被打扰的清静,需要人们到生活中自己去体味,安静地靠近,安静地温暖,正能量很多时候都是在寂静中光明,在热闹中消失。还好,这种贪婪的流量逻辑受到了人性逻辑的狙击,这些人,真以为每个人都像他们那样贪婪地迷恋流量,都像他们内心那么丑陋。如奶奶所言:只要钱来得正道,没有不容易的事。来得不正道,再容易也不容易。——流量,不也是如此吗?





曹林评论写作直播课系列


在近20年的评论写作中,我积累了一些写作经验,在几大名校10年来的评论教学中,我把这些经验梳理和萃取出来,形成一些方法论层面的技巧,适合高考议论文、考研评论、申论写作、新闻评论的写作提升和批判性思维的训练。欢迎进入千聊“评论员曹林的直播间”选择自己需要的课程。

《时评写作十六讲》是我评论从业近20年、评论教学近十年的一次全面和深入的梳理,每一讲都涉及评论写作的理论讲解与思维训练,对实践进行了萃取和提炼,总结出学习者可以把握的“抓手论”“身材论”“钩子论”“包袱呼应论”“网状案例论”“逻辑单链论”等实操技巧。本书得到了诸多北大学生、高中生家长、评论课教师、高中语文老师、新闻学院院长和资深评论员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