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幻,夹缝中“求及格”

娱乐资本论 2021-04-17 21:23
作者/Ashley

都市奇幻剧,及格“困难户”。

近年来,奇幻元素不断被应用于都市题材中,丰富剧集内容。但实际效果却并不显著,多数剧集豆瓣评分都只在及格线边缘徘徊,部分由于评分人数不足至今尚无评分。

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统计,自2018年至今播出的35部都市奇幻题材剧集中,19部剧集豆瓣评分低于6.0,剩余16位“过线选手”中评分最高的是8.8分的《棋魂》。15部评分人数过万的剧集均分6.38,这已经代表着都市奇幻的高水准。


古装奇幻领域,由于大IP相比原创剧本而言自带流量与受众,热度更高。但在都市奇幻领域,并无改编更易出佳作这一说。

14部改编自网文小说的都市奇幻剧中,仅有2021年播出的《司藤》,2018年播出的《镇魂》《同学两亿岁》《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以下简称《结爱》)分数达标且评分人数过万。

13个原创故事中,王一博主演的《我的奇怪朋友》在粉丝努力下获得7.0分;陈赫、王子文主演的《动物管理局》达到7.7分;鹿晗、吴磊主演,电竞题材的《穿越火线》拿下8.1的高分;陈意涵执导并主演的《幸福近在咫尺》达到6.5分,但评分人数与前三部相距甚远。


结合评分与热度来看,通过赋予主角特殊身份完成奇幻部分设定的剧集,相比之下更受观众欢迎。

在这些剧集的奇幻元素之中,主角拥有超能力是最常见的奇幻设定,如《没有秘密的你》《外貌至上主义》,由此变形而来的,还有一些剧集为主角加上特殊禁忌,如《单恋大作战》中“恨的诅咒”,《我不能恋爱的女朋友》中女主不能被告白。

其次是异族、外星生物之类的特殊身份,如《司藤》《结爱》;然后是涉及时间漩涡的一类,如《一千零一夜》的梦穿、《棋魂》的穿越时空及《和反派同居的日子》的穿书。此外,还有搭建全新世界观的《镇魂》《动物管理局》、将故事设定在未来世界的《你好,安怡》,由于同类型较少,也成功突围。


针对都市奇幻易翻车、难出圈的特殊属性,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对话了《动物管理局》导演兼编剧金哲勇、《司藤》编剧李旻,试图了解都市奇幻的“出圈”秘诀。

都市奇幻看人性

我相信我们的观众对于奇幻题材是有天然接受度的。”聊到奇幻题材的发展,金哲勇、李旻都谈到了《西游记》。

“咱们中国人就是看妖魔鬼怪的故事长大的,”在李旻看来,国内观众不仅能够理解奇幻故事,还有自主想象的能力:“类似于《西游记》的设定,不用解释太多大家就可以接受。像《司藤》是一个藤妖,不用去解释为什么就是一个藤妖,大家就会自动脑补一些关于藤变成妖之后的特性。”

司藤怕毛毛虫

代代流传的神话传说影响下,古装奇幻类型剧层出不穷,但世界观仍然沿袭了《西游记》等早期故事的设定,爱情故事不断在人、妖、仙三界上演。而“妖在现代”的都市奇幻故事显得更加新鲜。但以都市为背景,无法调整整个故事世界的参数,因此都市奇幻剧多通过赋予人物异能,或由主角从古代来到现代社会,探寻前世今生的秘密,铺展奇幻故事。

打破常规的想象、游戏化的艺术风格、异世界可调节的参数设定,让“奇幻+”类型拥有广阔的创作空间。而对于观众而言,奇幻剧中有奇观,能用更新颖的方式讲述人性,把沉重的议题脱敏成奇闻异事。

作为大众的奇幻启蒙,“最强IP”《西游记》拥有极其广泛的受众,奠定了国人对神话异世界的认知,也在一定程度上确立了东方奇幻的核心:探讨人性。

都市妖奇谈,也围绕着人性。

《司藤》的终极谜团是白英杀了司藤,因为面对只想当妖的司藤,一心想做人、精于算计的分身白英反而更没有人性。《动物管理局》里仇富的大鹅对应着现实中的键盘侠,在大城市和小县城之间纠结的蚯蚓,选择把自己一分为二。


谈及“人性”与“妖性”,李旻表示,妖也是有懵懂期的。司藤的成长,也和人类认识世界的过程一样:“在成长过程中,三观都或多或少会受到外部世界的冲击,这是一个先破后立的过程,对于司藤来说其实也是这样的,比如她在被同族叱骂的时候开始质疑自己到底是什么,然后识字读书,慢慢思考,最终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完整的是非善恶观。和现代人的成长轨迹某种程度上是重合的。”

“我们到底要拿奇幻做什么?这是很重要的。”金哲勇将奇幻题材归为两类,诸如《聊斋志异》的一类,是集锦式的故事,观众看奇情、诡秘;诸如《西游记》的是讲个人成长史,映射现实社会,观众跟着主角成长。在这里,奇幻只是《西游记》讲故事的形式。创作者运用奇幻元素去完成在现实世界中可能讲不好、讲不透的人性故事。

奇幻服务于主类型

强类型一定程度上会削弱观众的认可度。离现实越远,观众接受度越低,这是创作规律。”金哲勇告诉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故事与观众的距离与观众对故事的接受度成正比。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幻想高度、脑洞程度,打开奇幻题材的上限,立足现实的真实落点,决定了奇幻题材的品质。

从《结爱》《镇魂》到《动物管理局》《司藤》,受到观众认可的都市奇幻剧都有多元素混搭。爱情、推理、喜剧、职场、兄弟情……打破类型边界,不同元素的注入,让剧集更有现实感和吸引力。


在确立了《动物管理局》的基本设定后,主创首先做的就是找“抓手”。“创作上一定需要抓手。”金哲勇所说的“抓手”,也可以理解人物情感依托、故事主题。

《动物管理局》讲的是另一个族群,但“抓手”是行业剧,行业剧忌“悬浮”。因此职场刻画方面,动物管理局内部就是一个浓缩的人情社会:刑事组探长黑豹精、小跟班变色龙精、爱八卦的户籍中心主任松鼠精、技术部沉默寡言的蝙蝠精。细节上,管理局以破旧的“动物保健月刊杂志社”为掩护,警车上还挂着循环播放洗脑神曲的大喇叭,都能够缩短距离感。“我们都会把动物管理局当作真实存在的机构,去想它应该在哪、周围的环境如何。”


《司藤》的“抓手”是大女主剧。“首先她是一个非常强悍的大女主,开场就是满级。”李旻回忆项目起步的2018年,正是《延禧攻略》《扶摇》《如懿传》《北京女子图鉴》等大女主剧热播,观众对于真正的大女主呼声正高的时候。

基于大女主剧这个方向,编剧为司藤加上了可爱、人性化的一面。弱化奇幻背景的同时,加重了男女主的感情线,用嗑CP留住不太能接受奇幻设定的观众,这才有了后来观众热议的“BG之光”、“GB之光”。“书里面他们的感情线很淡,从头到尾都非常淡。我看书的时候就不会关注这个点,但我们落到剧上,增强了一些感情戏份,你会看到他们前前后后有好几次互相表白。”

奇幻元素包裹下,剧集本质还是爱情偶像剧、现实主义行业剧。奇幻,只是让故事更曲折、更好看的一种手段,服务于主类型。

“校正”国产奇幻

虽然奇幻元素能给平庸的故事增色,但国产奇幻也面临着重重问题。文本和视觉方面的设定是重中之重,文本之外还需校正和生产。

首先是过审。改编时对司藤这个绝对大女主的处理,出于“方方面面的考虑”。“在剧本阶段接受了各方面的意见去修改调整,最终的目的就是怎么让剧集符合更多观众群体的观剧需求。”


都市奇幻的校正,通常从立项之初就开始了。

原著中妖的设定显然不能直接沿用,备案的时候就已经多次修改。“前期准备的时候就要想怎么去过审,不要太挑战一些东西。”创新并不意味着猎奇、惊悚,保证符合价值观,才能让剧集顺利与观众见面。

《司藤》把妖改成了外星生物,在前几集中通过白金的口述铺陈新世界观,向泛奇幻靠近。“在民国或者放在更早的时候,可能就不需要这样的设定。但是咱们现在不太能有妖这个设定。”

事实上,依托科学技术所创造出科幻新世界,也属于带有奇幻色彩的虚构类叙事文本,归于泛奇幻题材。李旻透露,从奇幻向科幻过渡,是如今都市奇幻过审的小妙招。

同样,《动物管理局》也避谈“妖魔鬼怪”,用崭新世界观里的专业名词“转化者”代替“妖”,加上剧集整体正向、温暖的风格,顺利过审。


解决审核问题之后,前期文本的逻辑、后期剧集的特效也都是对创作者专业度的考验。

导致国产奇幻从观众偏爱跌入偏见的最大的问题是“自问自答”。由于创作周期较短,或改编小说IP的原著限制,许多奇幻剧前后设定不统一,无法自圆其说。其次是特效,直到如今,饱受诟病的“5毛钱特效”仍在折磨观众。

“懂工艺流程的人,不会让离谱的事发生。”在金哲勇看来,目前国内的特效团队水平完全过关,是制作上的分离和不专业造成了不可逆的后果。

司藤苏醒时的特效

“观众是能看到你在哪里使了力的。”无论是《司藤》的实景、CP、女主的服化道,还是《动物管理局》的奇趣、都市寓言,或者抛开题材,《隐秘的角落》的“阴乐”,观众总能发现剧集的“用心”和“良心”。所以校正都市奇幻、校正国产剧的关键,也大致相同,都在于主创要相信观众,并且尊重观众。

留言讨论

你近期最喜欢的奇幻剧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