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小人,你也是。

魔宙 2021-04-17 20:29

大家伙,我是桃十三。

上周六《不存在的卷宗》完结了第一季,很多读者后台留言,对故事里的小人很感兴趣,今天就来聊几句。

我研究小人,还要追溯到大半年前。

有一天,我看见草头神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皱着眉头,不胜痛苦的样子,嘴里还在呐呐自语。于是凑过去问她:“你有什么毛病?”

草头神告诉我,她脑子里有个小人,时不时要跳出来讲话,有时候还会吵起来,十分痛苦。

我说不可能,我的脑子里从来没有小人。

草头神冷笑一声,“你不是号称读遍志怪传奇嘛?居然连蒲松龄的《耳中人》都没看过!”

我一听,有点心虚,就不吱声了,《耳中人》我的确没读过。

回去偷偷一翻《聊斋志异》,果然有这一篇,说的是有个书生练气功,走火入魔,耳朵里有人跟他说话,最后从耳朵里跳出来一个两寸小人,长得面目狰狞,直接把书生吓疯了。

《聊斋志异》

据说蒲松龄自己也练习一些坐禅、导引术,不知道有没有关系,算不算走火入魔。

接着翻看《聊斋志异》,发现里面写了一堆小人,除了耳中人,还有瞳人语、小人、八大王、小猎犬,等等。

后来,我再接再厉,又翻了许多本志怪笔记小说,找到了许多小人的传说。

总的来说,这些小人给人一种神秘、晦暗的感觉,甚至是恐惧,比大人还瘆人。

比如《阅微草堂笔记》里,作者的堂弟家,有几间屋子夜里总听见敲门声,十分莫名其妙,后来门旁边的一堵土墙塌了,墙里露出一个木头小人,小人抬手做着敲门的姿势,身上画着符咒。

《阅微草堂笔记》

《志怪》里,有人坐车去参加婚宴,半路上看见一个长五六寸的小人,光着屁股坐在墙头上,快速地磨着一把小刀,一边磨还一边喃喃自语。

小人跳进车里,不说话,反复端详小刀,还把刀舔来舔去。到了地方,跳下车找个地方继续磨刀。

后来新娘来了,小人突然冲进屋子里,把新娘刺死了。刺死新娘后,小人就跑出门舞刀,还把血抹在树叶上,树叶就燃烧起来。

小人为祸的故事,还不止这一个。

《子不语》里,有人与好友一起借宿在关帝庙里,两人住同一个房间,好友得了疟疾,卧病在床。

这天中午,一个白脸青衣的小孩进了屋子,探着头偷看好友,这人以为小孩是庙里的人,也没多问,不一会儿,好友的疟疾发作了。

小孩一走,好友的疟疾就止住了。有一天,正午睡,突然听见好友狂叫,惊醒一看,好友口吐白沫,那个小孩正站在床前,手舞足蹈,一边笑一边摇头晃脑,样子十分得意。

这人知道小孩是疟鬼,扑过去抓,触手冰冷。小孩嗖地一声跑到院子里不见了,朋友的病从此好了,而此人手上像被烟熏黑了一样,好些天才消褪。

仅仅举几个例子,古代典籍中的小人,或为仙佛、或为精怪、或为异人。

古龙在武侠小说里说,江湖上三种人最可怕,就是老人、女人、小孩。这里的小孩,大概指的就是上面列举的妖童吧。

当然,也有一些明亮童趣的小人故事,我最心爱的,当属《聊斋志异》里“小猎犬”一篇,值得大讲特讲。

故事说的是山西有个秀才,为了躲麻烦,就搬进寺庙里去住,本想图个清静,没想到屋子里全是臭虫、蚊子、跳蚤,把他全身咬了个遍,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有一天吃完饭,秀才躺在床上,忽然看见一个小武士,身高两寸左右,头上插着羽毛,骑着蚂蚱大小的马,胳膊上架着苍蝇大小的鹰,从外面跑进来,在屋子中间盘旋、奔驰。

秀才正看得出神,又进来一个小人,穿着打扮跟前一个差不多,腰里别着小弓、小箭,手里牵着蚂蚁大小的猎犬。

不一会儿,又来了几百个这样的小武士,有的骑马,有的步行,架着几百头小鹰,牵着几百只小犬。

看见蚊子、苍蝇飞起,就放出小鹰腾空出击,全部扑杀。小猎犬则登上床榻,爬上墙壁,搜咬那些跳蚤、臭虫,即使藏在缝隙里面,只要嗅一嗅,没有找不到的,没多久,就抓得干干净净。

秀才假装睡着,任凭身上小鹰降落、小犬窜来窜去。

后面来了一个黄衣人、带着王冠,好像小武士们的王,坐着小马车登上了旁边的一张床,把马车系在席子的篾条上。

小武士们纷纷聚集过来,献上抓来的苍蝇、蚊子、跳蚤、臭虫,好像还说了些什么话,只是声音太细小,听不清楚。

没多久,王登上小车,卫士们匆匆上马,万马奔腾,就像在地上撒了一大把豆子,一阵烟尘腾起,小人就不见了。

秀才看得清清楚楚,吓得说不出话来。蹑手蹑脚走到门边往外看,什么也没看见。回到屋子里,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有。

突然,看见墙砖上还剩下了一只小犬,秀才赶紧抓住,小犬十分驯服,也不咬人。

秀才抓到了小犬,放在装砚台的盒子里养着,仔仔细细地观赏,小犬身上毛绒绒的,毛非常非常细,脖子上还戴着一个小环。

秀才拿一粒饭来喂,小犬嗅了一嗅,转头就走。跳上床榻,在衣服的缝隙里抓到一只跳蚤,吃掉以后,回来卧下睡觉。

第二天,秀才担心小犬已经跑掉,赶紧跑去看,依旧乖乖地卧在那里。

从这以后,秀才睡觉的时候,小犬就上蹿下跳,抓虫子,蚊子苍蝇都不敢来了。秀才把小犬当成宝贝一样,十分喜爱。

一天,秀才白天正睡觉,小犬悄悄跑到他身边卧着,秀才醒来一翻身,压在腰底下。秀才觉得有东西,想到可能是小犬,赶紧起来一看,压得扁扁的,已经死了,像一张剪纸。

虽然小犬不在了,但是蚊虫再也不敢出来咬人了。

看完这个故事,我不禁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常常一个人躲在偏僻的地方玩耍,拣选石头瓦块,木棍草叶,假装是小人,将它们排兵布阵、骑马打仗,以嘴巴配音,用手操作,一玩就是大半天,一点儿也不累,如果小木狗死了,我也会难过。

以成年人的眼光看小人,无疑是晦暗、神秘的,但以孩子的眼光来看,小武士很潇洒,小犬很可爱,蒲松龄简直是最伟大的作家。

除了神出鬼没的小人,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大人化身为小人。

《传奇》里,聂隐娘化身为小虫子,潜入敌人的肠子里偷听。

《张生煮海》里,孙行者直接变小,一个筋斗钻进大虫的肚子里。

甚至外国的童话也有这个故事的范式。

英国童话说侏儒“大拇指汤姆”被巨人吃掉,纵身一跳,没被牙齿咬中,跳进肚子里,于是在里面跳高翻筋斗,几乎把巨人的内脏穿孔。

巨人痛得很,以为有魔鬼在肚子里打网球呢,对着大海就呕吐,又把汤姆吐出来了。

类似的还有孙悟空在铁扇公主的肚子里“耍子”。

微小的人物总是能以小博大,打败巨大凶恶的敌人,往往以这类故事作比喻。说明大人也有种种不得意,也想变成小人,取得胜利。

大与小,只是相对的,就像《格列佛游记》里一样,在小人国,你就是大人,在大人国,你就是小人。

这样说来,大小其实只是一种幻觉。

人的一生,就是个想变大,无尽头的单行道。但世界的妙处,却往往在小人身上。

你说奇怪不奇怪。

世界从未如此神秘
▬▬▬▬▬ ● ▬▬▬▬▬
We Promise
We Are Original

文中图片视频部分来自网络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