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环境保护的大旗

政事堂2019 2021-04-17 22:42

(本文1683字,阅读约需7分钟)


在缴纳投名状的事情上,宋江与林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宋江借此将朋友做得多多的,林冲却是把朋友做得少少的。

 

初上梁山,宋江常常主动请缨带兵出战,以增添山寨的兵马粮草的名义,下山劫掠征讨。在明面上,他尊崇晁天王为头领,暗中却广结英雄好汉,与新招募的头目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最终,宋江成功地取代了晁盖的地位,成为替天行道的梁山泊主。

 

林冲虽曾身为八十万禁军教头,身怀绝技、武艺高强,却被一个不及第的酸秀才王伦拿捏得死死的。为了完成王伦所提出的三日内上交一个首级的迂腐条件,不惜与过往的好汉杨志火拼,结下梁子。等晁盖一行人来到梁山,林冲又被吴用所利用,火拼王伦,为新来的首领们垫脚铺路。

 

有些人天生就有成为秩序主导者的潜力,有些人却至多只能成为优秀的马仔

 

两者在智谋上有着天壤之别,前者能够以大义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意图,后者只能靠小利的方式换取上级的欢心。

 

博弈的复杂性集中显现在宋江的身上。对于晁盖、大宋朝廷这样的传统秩序主导者而言,他是一个遵从者和颠覆者。对于梁山及天下好汉而言,他又是一个同辈者和领导者。

 

他所要争取的,既是平稳地打开秩序的大门,赢得传统秩序主导者的信任,成为其中的一员;又要团结最广大的天下豪杰,建立威信,蓄积足以向上打破秩序并获得席位的筹码。

 

实现这种两面的目标,他需要同时做到:

 

  1. 深明大义,从的角度懂得顺应秩序主导者的旗帜,使得自身具有值得利用价值,在秩序主导者中分化出朋友和伙伴,消解掉自身崛起带来的威胁和挑战;


  2. 深孚众望,从的角度满足众人的多样需求,团结一切在秩序中处于被动地位的人,获得众人的支持和信任。


* * *


近日,为了迎合美国,日本不惜伤害东亚各国甚至自己国家人民的感情,大张旗鼓地向太平洋排泄核废水。

 

如此极端的做法,仅当主子给它的恩赐要远多于由此造成名誉损失,才是足够划算的。

 

虽然美国对于这样的奴才,必然是会重重地赏赐。以此带来最大的宣传和模仿效应,并借助更多像日本这样的东亚“带路党”,为今后的重建亚太秩序铺路。

 

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日本的做法是一场豪赌。

 

相比来说,伊朗和阿富汗则选择了更为独立自主的路数。他们认定美国终究要将重心转移到东亚,因此趁着美国即将撤离之时,最大化自身的筹码,以便在“招安”到美国的秩序时获得更好的交换条件。

 

但是终究也不能玩得过火,毕竟他们要的是招安,而不是毁灭。

 

对于世界有着深远影响的中美关系,则在美国重返亚太的背景下,显得颇为微妙。

 

一方面,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一个既定的事实,美国已经再也无法忽视这个东方大国对美国所编织的全球秩序的挑战和影响。

 

另一方面,中国是一个和平崛起的大国,并在世界的共同发展下主动担负起越来越多的人类责任。这就使得美国除非否定自己所声称的稳定和平与繁荣发展的目标,否则就不得不与中国建立积极的合作。

 

尤其当中国已经对绿色低碳做出了庄严的承诺,并为此付诸实践,这就使得本想以低碳作为阻碍发展中国家继续发展的美国,成为了中国的同道与伙伴。

 

如此一来,会有更多的美国政府官员倾向于与中国合作,而不是对抗。中国便在环保大义之下,团结了在美国政府之中,以及美国盟友之中的朋友。



然而,美国对东亚各国的“招安”,毕竟为中国带来了挑战。

 

以日本为首,如果东盟及东亚有更多国家跳出来向美国缴纳投名状,那么中国的地缘政治必将面临很大的压力。

 

可是,既然日本以损人利己的方式,以不顾东亚民众感情的方式向美国示好。

 

那么我们正好可以抓住这个工贼,狠狠地向亚洲民众宣传日本的罪恶,团结各国的“铁牛”唾弃这种投名状行为,以制止更多亚洲国家加入到向美国缴纳投名状的序列之中


 

并且,借助这一轮唾骂,让我们的环保旗帜(作为拉拢美国朋友的旗帜)得到国内及全世界铁牛们的支持和拥护

 

环境保护的低碳理念,因而从发达国家压制发展中国家发展的手段,变为了所有人口中的政治正确,成为了我们高举的替天行道的大旗

 

这样一来,我们就成功地利用同一面旗,实现了双重的好处(并且,多年来深耕的低碳经济产业,也将迎来顺风发展,实现“涨价去库存”)

 

这就是为什么政事堂说:


在亚洲,我们要跟日本大谈核废水排放,在全球,我们要跟美国大谈气候变化与环境保护。  


有了这些旗帜作为遮掩,才能瞒的了对面的晁盖,压得住国内的铁牛。

顾子明,公众号:政事堂2019宋江为什么好色?


我们需要举起环境保护的大旗,结交美国的朋友;同时又借着日本排核废水的事件,团结亚洲及世界的铁牛。

 

所以,环保的大旗,我们要举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