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灭

招财大牛猫 2021-04-17 22:59

晚上朋友约了我去新荣记吃饭,刚准备上桌,接到妹妹电话,说父亲快不行了,快去医院。


我向朋友们告了声罪,出门就叫了辆车。等到了医院的时候,我是第一个,走到父亲的床位那里,看到监测仪器上的所有数字都已经归零,心跳已经是一条横线。医生过来说是17:35走的,我拿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我是17:51到的。


默默的看了一会,我走出病房,在走廊的凳子上坐着。大概十几分钟后姑姑和妹妹也到了,妹妹进去后就一直哭,她是从小被父亲带大的,感情比我深的多,所以即便是被拖累的最惨,但也是这个时候最伤心的。


姑姑和我都是看开的些,毕竟医生之前多次主动谈话,都确认已无希望,我们能做的都做了,该来的总之是躲不过。


接下来就是料理后事,先是打电话给寿衣店,安排人来医院,擦拭遗体,穿好衣服,用被子卷起来。然后从殡仪馆叫了一辆车,把遗体运到火葬场。


我们本来想今晚就火化,被告知晚上不烧,只能先放冷库存着。工作人员领着我们进“库房”,拉出一个冷格,一起用力把遗体抬进去,然后再签字办手续。


全程就一个小哥陪着我们,我好奇问了一句,晚上就你一人值班吗?他若无其事的回答,对啊,一个人不够吗?


我看了看周围的一排排的格子,努了努嘴。


出来的路上我和妹妹说,父亲这个时候走了也是好的,万一我回北京了,姑姑回杭州了,到时候全靠你一个小姑娘孤零零处理后事,那才是真的凄凉。现在人走了,咱们也只能翻篇,我叮嘱她先别找工作,全力复习备考,争取能中个公务员或者事业编,至于培训费和生活费不用她操心。


在皎洁的月光下,我们三人拿出一袋纸钱给烧了,姑姑一边烧一边说这些钱你拿去花,我在边上忍不住叹了一句,别又都打给主播。边上一直在专心致志流泪的妹妹忍不住噗了一下。


……


到家后母亲来找我商量,说临海这边的人都有个民俗,说死去的人最好是操办一下法事,这样会给后人带来好运。问我要不要请个道士来搞一下,全套下来一万多就都包了。


我很果断的回绝,我不需要这类服务。


母亲还嘟嘟囔囔的说花点钱买个心安,我就很认真的说我从小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不信风水命理这些。我们国家领导人过世了以后也都是走常规流程火化下葬,我们这些布衣百姓还有什么好折腾的。


就让人安安静静的走吧。


本来今晚打算给读者们写写我的家乡,腹稿都打好了,临时出了这么个事,下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