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赌徒的人生

记忆承载3 2021-04-17 22:29

读者分享给我两个故事,一个人30岁,一个人40岁。


要说俩人有啥共同之处,大概在于都是赌徒了。


第一个人是开店的,卖了房子卖了店,半年输了200万,最后还差80万欠着高利贷。


老婆和他离婚了,父母也不认他,一个人跑去外地成了洗车工。


另一个人也是家境不错,本来小生意做着,人到中年,觉得日子过于平淡。玩着玩着,就上瘾了,也是短短几个月。输的清洁溜溜,只能从头再来。


所幸老婆没和他离婚,不过这真的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作为职业玩家,我完全能够理解这俩散户的心态。他们都曾经有过赢的经历,甚至有过已经翻本,赢回来的经历。


但还是收不住,直到输无可输。


吸引他们的是什么?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叫做不劳而获。


其实赌博只是一个空泛的名词,不是说只有玩德州,赌球才叫赌博,实际上,所有押宝行为的本质都是赌博。


我知道这里面有几种情况,大家认为是应该排除在外的。


比如,你买房,长线买股票或者投资企业、项目。


你买房的本质是你看好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发展。说白了,你是准备搭乘经济发展红利的列车。


投资企业,项目,这就更明确了。你一定是看好一个行业或者公司的团队,产品。


这些背后都是有支撑的,这个支撑就是你看好经济的长期发展。


用巴菲特的理念来解释就很清楚,他做的一切都基于他长期看好美国经济。


在这个经济活动的大背景下,实际上,他做的事情是把资金提供给别人以分享收益,他认为长期来看,经济活动会让他的资金增加。


说白了,这种行为就是买大盘,或者你可以认为是一种放贷的行为。


等于你把钱贷给了城市,贷给了公司,回头收到了红利。


但我们同时也应该清楚,这种情况下,能让你大幅度改变自己经济状况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很多人都会感慨郑渊洁在当年房价1000块钱的时候买十几套房子专门用来存放孩子们寄给他的信,结果没想到几十年后都变成了学区房。


但问题在于,当年就算1000块一平米,你也买不起十几套,因为你一个月就3,4百。


郑渊洁这一行为的背后是因为他属于高收入群体,他是作家。就像马未都收藏的起源也是因为他拍过《海马歌舞厅》,他在万元户的年代里,就有一百万了。


其实巴菲特的故事也是如此,他在三十岁之前不是后来的玩法,他早期也是短期套利者,钻了很多空子赚到了第一个一百万美金,要知道那是六十年代的一百万美金。


之后通过开保险公司,低息获取大量别人的资金,然后通过股票市场的长线投资积累了巨额的财富。


所以,他引人注目的是30岁赚到一百万美金,而不是后来的故事。


实际上,上世纪六十时代,如果他把那笔钱都拿来买中国的艺术品,那么他会比今天更有钱。


我说的这句话就是告诉你,如果拿中国的艺术品,也就是所谓的古董作为价值锚,那么实际上,他当年100万美金的购买力和今天的几百亿,是一回事。


回到我们的话题,所有的赌徒,之所以会沉迷于这个游戏,一定不是因为看重长期、缓慢的押宝经济增长的放贷模式。


他们想要的,是快速的改变自己的经济状况。


所以我们看到散户的交易是很频繁的,也就所谓的追涨杀跌。


追到一个涨停板是很吸引人的,100万就是10万块,顶一个普通白领好几个月的工资了。


也许他一年也抓不了几个,但是,抓住的那几次留给他的印象是深刻的,就是所谓的一日顶了好几个月的感觉。


虽然也许亏的比赚的还多,但大部分人对时间是不敏感的。也就是说,赢的那几次留给他的印象很深,而输的,他会选择性的遗忘。


所以,盈亏同源这件事,我说了一百遍,但听的人,多半还是听不懂。


所谓盈亏同源,是指你的操作方式不变的情况下,你赚钱、赔钱,都来自同一件事。


你可以不下单,你会回避风险,但你也失去了盈利的机会,或者说有踏空的概率。


你可以下单,你有盈利的可能,但你同时也得冒风险,这就是亏损的来源。


我知道大部分散户们迷信什么,迷信的就是所谓的通过学习增加自己的眼光。


其实眼光的本质就是预测,预测的本质就是算命,虽然大部分人不肯承认这一点。


所谓的通过学习提高眼光和你用电脑去算命没啥区别,当然,有人非要认为电脑算命比瞎子准,这个认知我也没法纠正。


如果按照交易时间的长短来划分,一共有三种模式:


长线的本质是借钱。把钱借给了企业(买股),城市(买房),实际上你为经济活动作出了贡献,收取红利是应当的,这就是钱的利息,这个行为也是对经济有贡献的;


中短线的本质实际上是赌命,所有赌眼光的本质都是赌命,命好的人会赚取命不好的人的一部分钱,然后有另外的一部分被缴纳给了收取佣金,手续费的平台。这个行为实际上对经济也是有利的,因为本质上,你们等于是在变相的纳税。


超短线的本质就是贼。你实际上从来没有把钱借出去,你把钱刚出示,别人还没拿到手,又被你抽回去了。它始终攥在你手里,就像牛的鼻子前悬挂着一根草,牛看得到,却吃不到。


这三种模式都有人赚,但是各有各的要求。


做长线,很需要本钱的,时间也是一种本钱。郑渊洁可以买十几套房用来存小孩子们的来信,本质上不是有眼光,而是有钱。


他真的很有钱,收入非常高,即便不买这些,也会买艺术品,或者其他。


做中短线的,很需要信息面,很需要见识,而做超短线的,很需要天赋。天底下的贼,绝大部分都是被打死的,做贼不被打死,往往都是天选之人。


所以实际上,无论什么方式,胜出者都是极少数,这是一定的。


你只要想清楚一件事,有钱人是少数还是多数?


当然是少数,一定是少数。如果有钱人是多数,那钱就没有任何价值。


那如果有钱人是少数,凭什么是你有钱?一定是你具备了什么少数的资源,比如前面聊的三种实力,都是稀缺的资源。


比如中短线,你想一想,假如真的有办法预测,或者说眼光是可以确定的,那它属于谁?一定属于出价最高的人。


这个道理非常容易理解,你说你努力学习,我可以招聘一百个哈佛的去学习,你说你非常努力,我可以招聘二百个耶鲁的去努力。


没可能你可以掌握,而资本不可以。


因为不管你怎么努力,怎么学习,足够的资本都可以找二百个比你更努力的来取代你。


所以,假如大资本无法做到预测未来,无法做到把握每个波段,那你就不可能做到。


如果你觉得你做到了,没啥奇怪,你运气好而已。


运气,没法购买,无法确定,所以大资本也就没兴趣了。


对于超短线,同样的道理。一旦它是确定性的盈利机会,一定有资本不停的去购买它。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散户,也可以从这种抢劫模式里分得一杯羹,无它,因为你是个天才,你原本就值这个价。你只是把上帝白送给你的天赋,换了钱而已。


能理解这意思么?


你能抢来一百块,说明人家本来就肯花一百块雇佣你去抢或者雇佣你防止别人来抢。


你抢来的,本来就属于你,这就是一个天才本来的价值,仅此而已。你本不需要去抢,你可以去给人家大公司做风控系统,一样会给你带来和你能抢来差不多的高薪或者股份。


这就像一个神偷,其实他不出手更赚钱,他可以去做安防系统,一样会得到股份,得到高薪,未必比他出手偷钱少。因为神偷和锁王,在资本市场看来,是等价的。


这就是我们说的,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价格,这个价格取决于你自身拥有的资源。


你得到的一切,都是你原本就应该得到的,仅此而已。


文首那俩人,30岁和40岁的赌徒,如果在赌博前遇到我,我会问他俩同一个问题。


你们想要什么,我已经知道了,可是你们有什么,自己知道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