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商业洞见 | 任正非:敢战方有前途,善战才能胜利;徐直军:华为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

砺石商业评论 2021-04-17 22:12

砺石导言


《一周商业洞见》是『砺石商业评论』每周日推出的固定商业栏目,汇聚一周国内外最优秀企业家与管理专家的商业洞见。


世红 | 文
砺石商业评论 | 来源


01 | 徐直军:华为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



《南华早报》:目前看到很多企业布局智能汽车领域,在这种情况下,华为不造车,这个策略会坚持不改变吗?汽车行业本身的回本周期相对长,华为的这一策略是为了缩短变现的压力和芯片短缺的压力,才做的这个决定吗?能否分享更多智慧汽车领域的发展计划及背后的原因?


徐直军:这个问题我多次被问到。我在北京汽车展和上海汽车展上,在跟汽车界媒体朋友们的沟通过程中,已经详细解释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我也很理解大家的心声,大家觉得华为就应该造车。华为有品牌和技术能力,应该造车,为什么不跟大家一样造车呢,小米等企业都在造车。但是我告诉大家,华为做这个决策是经过了多年的讨论以后慎重决策的。华为从2012年开始进行车相关的研究,当时我们在2012实验室下面成立了一个车联网实验室。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汽车的概念,还没有自动驾驶的概念,只有电动汽车的概念。我们最早是想研究电动汽车所需要的技术。


但随着研究不断地向前走,汽车行业不断地发生变化,从原来简单的电动汽车,要变成一个自动驾驶的车。从2012年到现在,整个面向未来的汽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技术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人工智能技术起来以后。原来只要做“三电”系统,后来发现我们要做个“驾驶员”,其实自动驾驶系统就是做一个驾驶员,来替代人开车。后来我们研究发现,华为具备的所有技术和能力,在车上应用的面越来越多、越来越广。我们认为,ICT的能力对于未来自动驾驶、电动汽车所需要的各种技术和部件越来越有价值。


从2012年到现在,我也跟中国所有汽车品牌的董事长、总裁,以及德国、日本的汽车企业高层都进行了沟通,发现产业界更需要华为的,不是华为这个品牌,而是华为的ICT能力,来帮助它们造面向未来的车。所以2018年,我们管理团队在三亚开会,做了一个决策:明确华为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这个决策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改变。


当然,我们作为一个ICT行业的企业,跟汽车业打交道,也希望开创一些新的商业模式。所以我们会选择一些伙伴进行深度合作,然后我们用“华为inside”的方式支持车企打造其子品牌,赋能一些车企,真正把面向未来的车做出来。我们现在选了三个伙伴,支持它们打造各自的子品牌。有一个大家可能已经知道,就是我们支持北汽新能源打造的ARCFOX品牌,很快会推出一系列的车面向市场。ARCFOX品牌的系列车会把华为所有的(ICT)能力和北汽的(整车)能力充分结合起来,给消费者不同的体验。我们跟重庆的长安和广汽也有类似的合作。这种合作我们会有所选择,不会太多。


我们为“华为inside”模式设计了一个品牌Logo叫“HI”,代表Huawei Inside。未来看到HI这个LOGO,就证明是华为跟这个伙伴一起打造的车。但不是所有华为提供部件的车都能够标上HI的LOGO,只有用了我们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车,才可以标上HI的LOGO。(来源:2021年华为分析师大会徐直军答分析师&媒体问)


02 | 荣耀CEO赵明:这个月会是我们“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36氪:现在芯片短缺,友商也会囤积更多的货,你们怎么去竞争?


赵明:所有都是基于未来市场的判断。从商业角度来讲,你来我往,这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我们肯定会快速崛起的,压这么多货不就成库存了?你说在这个市场上20多年,(这个市场)没有饿死的,只有撑死的,你说谁风险大?其实就是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36氪:荣耀V40量怎么样?


赵明:量当然不是那么大了,我们现在还存在供应困难,我对渠道客户说到年中恢复,现在的荣耀供应还比较困难。但我看到的跟你说的恰恰相反,每个渠道的客户都希望我给他更多的V40和V40轻奢版,今年这两个产品卖得比去年同档位的产品还好,但是没有货。


36氪:当你们没有货的时候,对手有货的话,很容易把渠道争取过去。


赵明:这才不用担心,因为最终还是看你的产品,还有你给渠道带来的价值。为什么今天那么多线下渠道拼命给荣耀建高端的体验店和全场景的店,其实大家看到荣耀只等渠道里的水到来,大家都在等水到来的那一天,这个时候已经看到了希望。而且通过线下我们给它的产品,V40和V40轻奢版大家已经看到了,使用同样的处理器和芯片,我们的产品体验就是比对手好。


大家问不用麒麟芯片是不是未来就有危机了?过去几个月不少人和友商都在拿这个话题说事,我们看到的其实恰恰相反,使用同样的芯片,技术上能力的比拼变得反而更加清晰和明显。原来用麒麟或者是其他的芯片是你说你的好,我说我的好,现在用同样的芯片,比如MTK天玑1000+芯片,我的产品玩游戏的性能就是比别人快很多,这个就是技术水平的差距。


我们也把产品拿给合作伙伴看了,他们去评测,不管是荣耀V40的外观设计还是轻奢版的设计,你在市场上经营了这么多年,拿在手里就可以判断谁好。所以,(虽然)大家在互联网上说这说那,但是在我们的战略意图上来讲,荣耀正在方方面面进行年中高端全面崛起的准备。


36氪:供应量大概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正常或者是加大量?


赵明:我认为从年中开始就逐步没有问题了,这个月会是我们“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我们去年9月17日之前积累的存量货消耗得越来越少,新的供货正在开始爬坡,还没有真正地起来,这两个情况一交叉,现在就是我们(出货量)比较少的时候了。(来源:36氪对赵明的采访)


03 | 任正非:敢战方有前途,善战才能胜利



CNBG未来十年会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打一场混战,除了坚定不移的战略方向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也非常重要。要保持战略耐心与定力,面对困难,要心有惊雷,面不改色。我们要有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你们誓师大会的背景图是一架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浑身弹痕累累的伊尔2轰炸机,仍然在天上,螺旋桨还在飞转,最终安全返航。它比较形象地比喻了你们现在的处境。我担心西方一些国家现在在一些小事上,开始选边站,会不会退回到冷战时期的阵营对立,还充满了不确定性。网络安全只是技术演进潮流中的一个局部问题,千万不要成了冷战的工具,5G毕竟它不是原子弹,对人类没有破坏作用,只会更加促进社会的进步,促进物质生产与精神生活的丰富。5G仅是一种技术工具,是通讯技术自然的发展演进与技术迭代的产物,它本身没有意识形态,也没有多大的社会效能,外界夸大了它的作用。网络安全问题是可以通过建立统一标准来解决的,类似GDPR,基于标准国际立法来监督所有企业必须遵守,不必担心过度。若果,社会不改变这种思维,你们的前进会困难重重。


但困难从来都是更大胜利的前奏、挑战更是坚强队伍的磨刀石,我们也要从作战队列中选拔英雄与骨干,我们在极端困难情况下,要英勇奋斗,我们不能像一只病猫,等待着,幻想特赦。敢战方有前途、善战才能胜利;不能为保销售而牺牲质量、研发质量、生产质量、交付服务质量、商务财务质量……。实在做不上去的国家允许合理收缩。我们不是上市公司,不用拼一张财务报表。我们的队伍既要英勇奋斗,又要灵活机动,战争是产生名将的土壤,我们要不拘一格选人才,未来的领袖将在这场战争中诞生。(来源:任正非在CNBG誓师大会上的讲话)


04 | 稻盛和夫:抓住本质,复杂问题简单化

 


我们往往有一种倾向,就是将事情考虑得过于复杂。但是,事物的本质其实极为单纯。

 

京瓷员工之间、各部门之间往往为工作上的事发生争执,“你说得不对”“不,事情该是这样”。彼此虽然都态度认真,直言不讳,但不免唇枪舌战,争论不休。比如,有关新产品的价格、交货期等等,制造部门说是A,销售部门反驳说是B。

 

当时我还是社长。每当他们各执己见、相持不下时,就会说:“那么就去社长那儿。”把问题摆到我面前,让我裁决。

 

我先仔细听取双方的说辞,然后得出“是什么”“该怎么办”的结论。大家心服口服,“原来如此”“您说得对”。于是各自轻松满意而归,好像刚才唾沫横飞的争吵没有发生过一样。

 

并不是因为我地位高可以一锤定音,而是超越纠缠不清的利害关系,冷静地分析问题,结果发现争论的原因其实极为单纯,我如实地指出这种原因并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

 

比如部门间的纷争看起来复杂,但纠缠成团的线头一旦理出,原因却是疏忽了必要的联络,仅仅是少说了一句感谢的话等等,几乎都出于芝麻绿豆——多半是利己——的理由。把问题说清,回到“作为人,何谓正确”这个本质上来,问题就迎刃而解。我的判断成为“大冈裁决”,被认为公正而有人情味。

 

要做出公正的、准确的判断,关键是有一双纯净的不带偏见的眼睛,不被细枝末节所蒙蔽,直奔问题的根源。用这样的目光观察问题,不仅是企业内部的矛盾,大到国际问题,小到家庭纠纷,当事人出于各自的利害,成见、偏见一再叠加,把问题搞得复杂化。

 

因此,越是看似错综复杂的问题,越是要赶快回归原点,依据单纯的原理原则做出决断。那些棘手的、貌似无法解决的难题,只要正面面对,以真诚的目光,根据单纯明快的原理,从是非、善恶的角度判断就能解决。

 

我们应该具备把事情简单化、直接抓住事物本质的“高层次的眼光”。正如著名数学家广中平佑先生所言:“看似复杂的现象,其实不过是简单事物的投影而已。”(来源:《干法》《活法》)


05 | 江南春:品牌才是持续免费的流量



提问:在这方面,企业比较容易陷入哪些误区?

 

江南春:我认为至少有两种“陷阱”: 


第一个是,以为刷屏可以持续复制。大家好像觉得互联网极度发达了,只要做一个极致爆品,酒香不怕巷子深,有口碑就能一传十、十传百,就可以把广告都去掉了。这是一种幻觉。 


现在流量红利结束了,信息量大到像进入了银河系。请问做一个极致性价比的东西后,在银河系能否被看见。如果被看见,竞品是不是马上可以模仿,从而劫持流量? 


但是品牌就不一样了。品牌就是去打造出差异化价值,并把它固化成一种不假思索的选择。 


还有一个误区是,许多人宣称流量是一切生意的本质。大家觉得投流量广告,别管投多少钱,最后可以看到点击的结果,立刻能带来销量;但品牌广告不行,不是一两周或者一个月就能见效的。所以大家把大多数钱都转到流量广告去了。 


为什么我说这个逻辑是不对的呢?实际上,流量广告只是解决了买和低价买的问题。但是,今天他可以因为低价尝鲜买了你的品牌,明天也就会因为别人给了更低价转身去尝试别人。


拉流量、搞促销都是短期见效的,解决不了长期的生意发展,而品牌广告解决的是要不要爱它、为什么要爱它。 所以真正到最后来看,品牌才是持续免费的流量,而流量只是品牌赢得人心的结果。

 

那又该怎么引爆品牌呢?就像凯度中国区首席执行官暨BrandZ™全球总裁王幸所说:对于广告主和品牌而言,通过“双微一抖一分众”引爆品牌,将成为未来传播的最有效范式。 


她认为,虚拟世界主要靠“双微一抖”,现实世界主要靠分众。因为你总要回家、上下班、去商场电影院,在这些消费者必经之路和核心生活场景中,让品牌反复触达消费者。这是引爆一个品牌的有效方法。(来源:正和岛《商业风向标》主理人徐悦邦与江南春的对话)


06 |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创业第一步把产品卖出去



沈南鹏:其实我跟曾总还曾经有过一段共同的创业,有一个共同投资人的历史,大家可能不知道,其实曾总的第一段创业不是CATL,是把前面的C去掉,那个时候凯雷投了ATL,也投了携程,一个是非常没有技术的公司,另外一个是非常有技术的公司。你对那段创业的感悟是什么?


曾毓群:我觉得无知者无畏吧,第一次创业其实是最好玩的,第二次其实不好玩。原来我在一个外资厂打工,打工打了10年,现在看到那个产品是非常烦的,那个产品我们叫hard disk drive,硬盘。为什么烦?就是整天看的就是那个东西,因为那时候我们讲摩尔定律说芯片每年升级60%,我们那个时候的recording density(硬盘上的记录密度)每年增长100%,比芯片还要快。什么意思?在6、70年代硬盘刚刚出来的时候,那时候IBM做硬盘,我记得10年时间大概翻了100万倍,是这么一个数量级。但是当时看到很烦,因为我这个人也有点喜新厌旧。每次都做这个产品好多年,心里很累,回到家里已经是审美疲惫了,所以在做重大决定,到底换哪一个产品。


沈南鹏:非常英明的决定,但是你后来做电池的时候就搬到了宁德,似乎工程师团队也不太好招募吧?


曾毓群:不是这样的,刚刚创立ATL是在广东。原来不敢做电池,没学过,你刚才讲的电化学根本就没接触过,我们做船舶工程,但好处就是说我们对安全管理工程理解还是有一点的。


我们讲事物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被掌握的,对吧?这是哲学。我们就把这个运动规律抓出来,首先建立测试,你不测试就不会进步,所以我们在外资公司这10年学了不少东西,学了很多测试的方法,所以去做电子还算是懂得怎么去试错。


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呢?不会卖,做出来的时候电池鼓气的,不知道到哪里去卖。大家以前用的都是那种方壳形的电池。


沈南鹏:需要做市场教育。


曾毓群:怎么卖出去电池是很辛苦的。所以我觉得刚才创业的团队很多,最艰苦的第一步是卖给谁?要怎么忽悠他买你的电池,觉得你的电池比他认可的电池更好,更便宜,一开始就只能是这样子。(来源:沈南鹏与曾毓群的对话)


07 | 徐井宏:创业的本质是创造价值



袁小珊:疫情影响下,现在的投资人和创业者是否会变得更保守?


徐井宏:倒不见得用“保守”这个词。其实回顾这些年,中国的创业环境经历了几轮变化。在2000年我做清华科技园、成立启迪的时候,在中国几乎没有什么风险投资基金,甚至不是没有,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到2014年,我们才看到真正的面向创新创业的服务业蓬勃发展起来了。


但是在2015年、2016年,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泼冷水,是因为那个时候很多人就说我要创业我要创业,似乎一时间没有做狭义的创业,好像都不是社会主流了。有好多孩子来找我说“徐老师,我想创业”,我说“你创业干嘛”,他说“您告诉我干嘛”,我说“你自己都不知道干嘛,你创什么业”。


那个时候我就一直在告诫年轻人,我说你要做一个有智慧的创业者,创业的本质是创造价值,然后创业是把你最擅长的事变成市场价值,等等等等,创业不要赶时髦,创业不是噱头。所以狭义的创业,其实我到今天认为,最终只属于少数人。


然后到了2018年,其实2018年开始大家就用另一个词了,叫做创业的冬天来了、投资的冬天来了。然后那时候我又反这个论调。我说,一个好的项目从来不缺投资,那些真正好的项目,还是各个投资人都去抢。然后好的基金也从来不缺项目。所以我们说冬天来了,我说不是的,是因为那些不专业的基金本来可能就该死掉了。然后那些不能够创造出真正市场价值的所谓的创业,也应该停止了。如此而已。(来源:《财新时间》对徐井宏的采访)


品牌传播 | 企业专访 | 投稿合作
请添加微信18514460011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更多全球商业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