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佬演义,和,反垄断风云

万小刀 2021-04-18 11:58

点击关[万小刀]→点右上角[]→点选[设为星标]

 

182亿买个教训,对57岁的马云和想活到102岁的阿里巴巴来说,太值了!

 

在江湖上,如果混成“风清扬”,想花钱买个教训,估计很难;真要教训,往往只能接受“东方不败”的结局。

 

所以说,对一心想当“风清扬”的马云,和有过美好“初心”的阿里巴巴、蚂蚁集团,这么贵重的一个教训,应该是一个“福报”。

 

 

一、

 


马云闯入互联网江湖,是从1995年那次被美国黑社会追杀开始的。

 

31岁的马云,作为翻译,被派往美国去考察一家投资安徽阜阳高速公路的公司,发现对方根本就是一家“皮包公司”。骗局被揭开,马云遭遇软禁,把行李丢在好莱坞的他,好不容易“金蝉脱壳”,终于溜到了机场。

 

只要登上飞机,就算是逃出生天了,但马云却掉转马头,去了西雅图。因为那时的美国是张“藏宝图”,他不甘心“入宝山而空回”。果然,在那里,他看到了日后纵横江湖的武林秘籍——互联网!

 

在朋友的帮助下,马云把自己正在做的“海博翻译社”放到了网页上,这大概是互联网上第一个能搜索到的中国人的网页,第一天,就收到了不同国家的5个人的回复。马云依稀看到了未来。

 

 

那一年,31岁的“海归”张朝阳回国,杀入互联网江湖……后来成为搜狐的创始人。


28岁的软件达人王志东开发了一套操作系统RichWin,结果被微软逼到墙角,他一转身去了美国,也找到了互联网这本“武林秘籍”……后来成为新浪的创始人。


24岁的丁磊,辞去了宁波电信局的工作,也跳进了互联网江湖……后来成为网易的创始人。

 

21岁的刘强东还是人民大学的一名学生,靠着兼职做编程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腰间已经别上了“大哥大”,但老天爷见他太嚣张,将用一家餐厅把他打回原形……后来成为京东的创始人。

 

那时的互联网很小,江湖却很大,水不深,却有了几条日后将兴风作浪的鱼苗。

 

改革春风吹满地,外资和技术纷纷涌入国门。国家已经把《反垄断法》列入立法规划,但举目四顾,竟然没有多少企业够得上垄断的规模。好不容易打开市场经济大门,如果过早“反垄断”可能吓跑外资,于是,这事就在争争吵吵中给搁置起来了……

 


然而,微软已经在不动声色之间,干掉了无数同行,并且利用其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绑定Office办公软件、IE浏览器等,干趴了很多同行,如国民办公软件WPS等。

 

当我们还在为获得微软便宜的盗版系统而狂欢时,疯狂扩张的比尔·盖茨,已登上了全球首富的宝座。

 

而在微软的诞生地,IE浏览器凭借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干掉了网景公司浏览器,遭到了美国“反垄断”调查。


于是,世界互联网“反垄断”拉开帷幕。

 


二、

 


1999年初,那时还是冬天,马云眼睁睁看着张朝阳的搜狐、王志东的新浪、丁磊的网易率先抢占中国“三大门户网站”坑位,内心比长相更加捉急。

 

为几段失败的创业经历痛哭一场之后,35岁的马云登上了长城,看到了秦砖汉瓦上“到此一游”的“BBS”后,发誓要成为互联网江湖里的英雄。

 

 

回到杭州后,他和他的“18罗汉”很快就在“湖畔花园”创办了阿里巴巴,一年内就获得了8.9万名会员。

 

国内的“骗子”马云,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获得美国“高盛”和日本“软银”的投资,在蔡崇信等人的帮助下,成功驾驭了这些资本,一心想把阿里巴巴做成一家全球性的电子商务公司……

 

而新浪创始人王志东,驾驭不了资本,丧失了话语权,也为他被赶走埋下了地雷。

 

那一年,同样杀入电子商务的还有“当当网”的李国庆,“卓越网”的雷军……

 

自称“湖北第三聪明”的周鸿祎,也已经从北大方正辞职,创办了日后被称之为“最大的流氓软件”的“3721”……

 

那时候的刘强东,还是中关村的一个小商贩,生意正风生水起,并没有想到要在互联网上和别人抢蛋糕。

 

 

马化腾也想不到,那时让他头疼不已的QICQ,日后会成就他纵横互联网的“屠龙刀”,一心想卖掉它,可惜没人肯接手……

 

那一年,27岁的陈天桥也辞去公职,创建了“盛大”网络公司,将凭借代理游戏《传奇》,成就自己的财富传奇。

 

31岁的李彦宏在回国考察一番后,打算把刚刚孕育的“百度”生在中华大地,于是,带着“超链分析”专利回国了。

 

2000年,新浪率先在纳斯达克上市,紧接着搜狐、网易也搭上了华尔街资本的快班车,国内互联网迅速沸腾起来……

 

然而,就在大佬们忙着“鲤鱼跳龙门”之际,互联网江湖的泡沫猝不及防地破灭了,被“搁浅”的大佬们自顾不暇,面对漫长的寒冬,只能相濡以沫。

 

马云放弃了全球扩张的计划,全面退回中国,专注于为中小企业提供B2B贸易服务。

 

2000年9月10日,马云在他36岁生日时,组了平生最引以为豪的一个局。

 

他请来“江湖盟主”金庸大侠,召集8848的王峻涛、新浪的王志东、搜狐的张朝阳、网易的丁磊等互联网大佬,举办了一场互联网界的“西湖论剑”,被媒体当作互联网江湖的盛事宣传。


名不见经传的马云,做了次东,就和这些互联网大佬们平起平坐,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阿里巴巴也凭借免费模式和“3年不盈利”的服务,终于获得了大量的用户群,局也越布越大。

 

同一时期,李彦宏发动“闪电计划”,百度逆风飞翔,迅速成为中文第一搜索引擎,并成功跻身全球第二大独立搜索引擎,成了巨头。

 

远在美国的微软也度过了“反垄断”调查的劫难,却在欧洲被“反垄断”搞得焦头烂额。

 


三、

 


2002年,盛大网络凭借《传奇》等游戏,迅速垄断国内游戏市场,营业额一举达到6.8亿元,纯利润达到1亿元,成为一匹闪电一般的“黑马”。

 

随后,互联网迎来了春天,搜狐、网易纷纷杀入短信业务和网络游戏,迅速从盛大的手中,争抢网络游戏的蛋糕。后来,连“巨人”史玉柱也杀入了游戏的征途……

 

有利益,就有争斗。互联网江湖的刀光剑影终于上演。

 

不甘落后的新浪,在段永基的推动下,准备和“盛大”联姻。然而,新浪在内争外斗中,失去了这场“强强联合”的机遇,与赚钱的游戏产业失之交臂。只能眼睁睁看着搜狐、网易等小弟的背影,感叹基因不好……

 

2003年,没能杀入游戏和门户的马云,也在激烈的竞争中,迎来了一场硬仗。

 

那一年,世界电子商务巨头ebay投资3000万美元,拿下了国内C2C电子商务巨头“易趣网”33%的股份,垄断之势难以阻挡。

 

那时,娘胎里的《反垄断法》,对这些并购行为鞭长莫及,国内企业面对外来的垄断者,只能苦苦求生。

 

生死攸关之际,马云为了给ebay一个突然袭击,秘密拉起一支队伍,重回福地“湖畔花园”,偷偷创立了“淘宝网”。


 

尽管遭遇“非典”突袭,公司500多名员工全部居家隔离,但这没有阻挡淘宝的横空出世。它再次以免费模式和3年不盈利目标,赢得了无数微小企业和用户,杀了ebay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正当马云准备再接再厉,投资1亿元在网上进行大量推广时,却发现各大门户网站都已被ebay捷足先登,通过协议,将淘宝广告拒之门外!

 


马云只能通过“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和中小型及个人网站合作进行大规模推广,也形成了较好宣传效果;同时,苦下功夫做产品,提高淘宝口碑和用户体验,赢得了第一批会员;和搜狐、MSN结成同盟,终于冲破垄断,迎来曙光。

 

随着阿里巴巴8200万美元的第四轮融资到来,马云粮草充足,也就有了和ebay长期作战的底气。

 

那一年,“非典”突袭,让本来跟张近东、黄光裕在同一赛道的刘强东,亏损严重,不得不再次捡起计算机技术,带领“京东”闯进了电子商务的江湖,注定日后将与马云狭路相逢。

 


四、

 


2004年,国外互联网公司潮水一样涌入中国,吞并升级了,战争也升级了。

 

雅虎以1.2亿美元收购了周鸿祎的3721,还把他收编为雅虎中国总裁,试图横扫中国的门户和搜索市场……

 

 

而亚马逊也对李国庆的当当网垂涎欲滴,开出了1亿美元的价格试图收购,但李国庆夫妇的坚持,让他们的并购计划泡汤了。

 

于是,亚马逊将目光转向“卓越网”。那时,雷军苦心经营的卓越网好不容易赢利了,但随着规模的快速增长,仓库、物流等后续投资巨大,已经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详见“万小刀工作室”往期《雷军造车,会是下一个贾跃亭,还是马斯克》)。

 

于是,雷军“见好就卖”,以7500万美元成交,让金山、联想等股东眉开眼笑。好在当时并没有“反垄断”审查,否则,股东们就笑不出来了。

 

也是那一年,ebay在全资收购“易趣网”后,完成了两者的接轨,试图干掉刚兴起的淘宝网。只可惜,ebay“挥刀自宫”,更改支付体系后,水土不服,状况频出,出现了运费比商品还贵的现象,把大量用户纷纷推向淘宝。

 

随后,支付宝在经过试水后,正式上线,马云那句“阿里巴巴的使命就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在互联网上逐渐变成现实,买卖双方的信任建立起来。

 

第三方支付,为电子商务的发展插上了飞翔的翅膀。支付宝进一步用免手续费等优势,抢下了paypal的市场,向霸主宝座稳步迈进。

 

或许,马云应该感谢宽松的互联网环境,为阿里巴巴的野蛮生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那一年,马云模仿江湖上的“丐帮大会”,又组了个局,在杭州召开了“第一次网商大会”,沃尔玛、联想、三菱重工等国际巨头都纷纷参加,盛况空前。

 

雅虎的杨致远也感叹不已:没想到在中国,互联网能成为交易的工具!杨致远为马云站台,马云自然也毫不犹豫准备为他献身……

 

那一年年底,刘强东关闭所有线下门店,全面转向电子商务,一路打怪升级……

 

那一年,QQ用户超过3亿人,马化腾带领腾讯成功登录港交所,成为即时通讯领域的王者。

 

QQ游戏最高同时在线也突破100万,腾讯网作为门户网站,也超越新浪、搜狐、网易,成为“四大门户网站”之首,一个超级商业帝国已初具雏形。

 

那一年,中国网民数量达到1亿人,随着互联网江湖越来越大,大鱼吃小鱼的故事上演了。

 


五、

 


2005年,春节刚过,惦记着新浪的陈天桥就张开了“血盆大口”,试图凭借手中19.5%的股票,入主新浪。

 

然而,新浪CFO曹国伟的一颗“毒丸计划”,让陈天桥只能眼看“煮熟的鸭子飞了”,但好在新浪股票不断上涨,几个月后,他就赚到了9000多万美元,全身而退(详见“万小刀工作室”往期《新浪5任CEO的“商战江湖”》)。

 

这桩声势浩大的并购,虽然双赢了,但也给不少互联网大佬上了一堂生动的资本运作课。

 

2005年8月5日,李彦宏和徐勇在纳斯达克敲钟,百度上市,市值逼近40亿美元,这让两人当场泪流满面,百度员工打出的“百度人民很行”也被调侃为“百度人民银行”。

 

 

那时,百度占领了国内搜索市场的46.5%,是行业老大,而雅虎则从老二跌落到老三的位置,市场占有率不到16%。

 

尽管如此,野心勃发的马云对搜索市场的蛋糕还是垂涎不已,和杨致远一拍手,就完成了一番骚操作,搞出了互联网上最大的新闻。

 

雅虎以10亿美元现金和雅虎中国的所有一切,置换了阿里巴巴40%的经济收益和35%的投票权,成为当时互联网上最大的一次并购行动。

 

时至今日,我们也搞不清楚,究竟是阿里收购了雅虎中国,还是雅虎收购了阿里。但这次收购,让周鸿祎离开了雅虎中国,当起了天使投资人,孵化了“迅雷”“酷狗”等。

 

交换蛋糕的杨致远,轻轻松松品尝到了阿里巴巴甜美的果实。


 

 

而马云收购雅虎中国后,打出了“弃门户,改搜索”的昏招,一番折腾后,愣是把这块蛋糕捂馊了。然而,他一定没想到,微软已经黄雀在后。

 

那一年,丁磊出任网易CEO,在国内互联网富豪中,依然蝉联榜首。

 

巨头垄断已经逐渐成为市场之害,国内汽车市场、家用电器等领域已成垄断的重灾区,“反垄断”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

 

2006年8月,《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出台,要求对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或对中国市场竞争有影响的境外并购,须经主管部门批准,并接受反垄断审查。

 

而正是这一则规定,即将挽救马云。

 

2007年,马云带着阿里巴巴在港交所挂牌上市,阿里股票也一路疯涨,成为港股“新股王”,上市当天市值就达到了260亿美元,相当于新浪、搜狐、网易、盛大、携程市值的总和,成为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马云也成了“中国互联网之王”,最成功的“网红”。


 

 

然而,2008年2月1日,太平洋对岸的一则消息,让马云坐立不安。

 

微软拟以446亿美元收购雅虎,一旦并购成功,微软将凭借雅虎持有阿里巴巴40%的收益权和35%的投票权,对马云构成巨大威胁。

 

在中美“反垄断”等方面的法规介入下,微软和雅虎的联姻也在漫长的谈判中,陷入僵局。

 


那年8月1日,《反垄断法》正式实施,马云终于松了一口气。

 

因为《反垄断法》尚未实施时,就已经造成巨大反响,不少媒体认为微软和英特尔会成为中国“反垄断”中,第一个挨刀的。最终,该收购不了了之,马云的危机自动解除,他应该是最早享受到“反垄断法”保护的幸运儿。

 

 

然而,《反垄断法》实施第一天,“中国产品质量电子监管网”就被送上法庭,成为国内“反垄断第一案”,矛头直指行政垄断。

 

中国网通北京分公司对客户实施差别待遇,也因反垄断被送上法庭……

 

 

自此,国内“反垄断”的拳头不断挥舞,终有一天也会挥到马云头上。

 


六、



新浪成了国内互联网“反垄断”中,第一批挨拳头的企业。

 

2008年,曹国伟出任新浪CEO,很快放出大招,称将增发4700万普通股,用于购买分众传媒旗下的分众楼宇电视、框架广告以及卖场广告等业务相关的资产,交易达13亿美金,创下了当时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并购纪录。

 


然而,这项合并案,因涉及“反垄断”调查,被商务部否决。

 

曹国伟应该感谢这次“反垄断”否决,否则他难逃偷袭。

 

那时,复星国际的郭广昌,趁机增持分众传媒22.96%的股权,想借此持有10.49%的新浪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入主新浪。

 

被吓出一身冷汗的曹国伟,坚定了把管理权牢牢握在手中的决心,走上了新浪私有化的漫长征程。

 

那时,马云在阿里巴巴十周年庆典晚会上,宣布成立“阿里云计算”,取到了日后纵横江湖的一张王牌。

 

同时,支付宝通过代缴水电费等公共事业缴费服务,迅速赢得了市场,形成网上支付的垄断格局。

 

因此,那一年,马云霸气侧漏地表示:“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

 

 

2009年,马云为了进一步提高阿里巴巴的业绩,生生创造了他平生引以为傲的一个节日——“双11”。

 

因为11月气候变化快,消费者的需求旺盛,而又没有什么重大节日,所以“光棍节”这一天特别适合搞事情。

 

于是,“双11”的品牌促销活动在“淘宝商城(后更名天猫)”上打响,竟然反响异常激烈,创造了5200万元的销售额,不少商家出现了断货现象。

 

尝到甜头的马云,再接再厉,将“双11”送上更高的高度,也完成了自己的商业神话,开始玩弄“游戏规则”。

 

 

那一年,他也迈出了突破规则的第一步:将支付宝70%的股权转移到自己和团队全额控股的中资企业中。

 

因《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对第三方支付投资方有着明确规定,马云借这个“拥抱监管”的举动,为支付宝赢得“第三方支付牌照”铺平了道路。

 

然而,马云没想到,自己的这波悄无声息的骚操作,也造成了日后的举世之谤。

 

那一年,百度也因涉嫌利用搜索引擎的垄断地位,实施竞价排名,恶意屏蔽某医药公司网站,遭到了“反垄断”诉讼,但风波远不及日后的“魏则西”事件大。



那一年,“盛大”也因要求笔名为“不吃西红柿”的签约作者寇彬,删除曾在“书生读吧网”的连载网络小说,遭遇“书生读吧网”的“反垄断”诉讼……

 


那一年,国内280家经销商揭竿而起,共同声讨诺基亚,要求对其展开“反垄断”调查。

 

那一年,因为欧盟对英特尔开出了14.5亿美元“反垄断”巨额罚款,直接导致了英特尔出现一个季度亏损近4亿美元的局面。



垄断吃人的本性,逐渐显现。“反垄断”的喊声,逐渐由口水升级为刀剑。


 

《反垄断法》实施一年时,跨国公司参与案件达到69%,“反垄断”重点一目了然,这也给国内互联网公司的野蛮生长提供了契机。

 


七、

 


2010年,正当马云悄然完成支付宝全部股权转移时,一场互联网大战突然爆发。

 

“红衣大炮”周鸿祎点燃了国内互联网领域的战火。360杀毒软件免费,让昔日杀毒软件市场霸主“金山”丧失大片江山……

 

离开金山的雷军怎么也没有想到,曾为自己亲手做家乡菜的湖北老乡周鸿祎,竟然突然之间就掀翻了他给金山留下的“蛋糕”!在求伯君的再三邀请下,雷军重回金山,带领金山与360展开持久战……


 

 

360凭借免费杀毒的“顺势而为”,迅速赢得了市场,但面对腾讯的“QQ医生”的强势崛起,周鸿祎感到压力山大。

 

于是,一场精彩绝伦的“3Q”大战拉开帷幕,百度、金山等纷纷加入战斗。360直接抛出“扣扣保镖”对付QQ,被腾讯当作“外挂”行为处理,在运行360杀毒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

 

大战导致的“二选一”让用户头疼不已,最终,双方在有关部门的强势介入下,才停止了撕逼。这也开了互联网“二选一”的先河。

 

但是,双方的斗争仍在继续,360以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开展不正当竞争为由,将腾讯告上法庭,索赔1.5亿元,特别引人注目。

 

 

这成为国内互联网“反垄断”第一大案。然而,最终,法院认定腾讯旗下的QQ并不具备市场支配地位,驳回奇虎360的上诉。周鸿祎貌似赢了口水战,但输掉了所有官司……

 

这场战争,让腾讯和金山、百度、傲游、可牛等公司结成了联盟,也让新浪微博异常火爆。

 

“3Q大战”战场尚未清扫,一场“微博大战”也迅速上演。

 

搜狐、网易、腾讯纷纷推出“微博”,试图在“微博”江湖分一杯羹。

 

奈何“新浪微博”凭借着其先发优势、明星大V的加持、网络媒体的基因,以及“微博热搜榜”等产品设计,占据上风。连凭借QQ拥有绝对用户数量优势的腾讯微博,在疯狂砸钱后,也未能打趴它。

 

微信崛起,让马化腾又得一把“倚天剑”,于是,逐渐转移战略,一心一意做通讯平台的霸主,逐渐放弃了微博业务。

 

马云与曹国伟握手,阿里巴巴以5.8亿美元入股新浪微博,加快了这场微博市场争夺战的落幕。

 

从此,“新浪微博”一家独大,后直接改名“微博”在美上市,独吞蛋糕之意十分明显。

 

2010年,《互联网垄断调查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互联网市场已经形成初步垄断格局,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这三家公司的市值合计已达774亿美元(这还不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支付宝、口碑网等未上市的子公司),在中国所有上市互联网公司市值总和中占比70%。



腾讯在即时通讯领域一家独占76.56%的份额,百度在搜索引擎领域已突破80%的市场份额,阿里巴巴在B2B电子商务领域拥有54.39%的市场份额,旗下淘宝网、支付宝各自占据相关领域94.7%和71%的高份额,已形成明显的垄断。

 

BAT的雄起,也让互联网的春秋战国时代争斗进入后半场,霸主之争导致的选边站队愈演愈烈。

 


八、

 


2011年初,马云被骂惨了。

 

雅虎发布声明,称支付宝重组时并未获得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和股东批准,并且对相关操作不知情。而阿里巴巴却称此事早就在董事会讨论过。双方各执一词,引发了极大关注。

 

连华尔街也对马云“巧取豪夺”“破坏规则”品头论足,这对VIE中概股上市产生了一定的冲击,马云甚至被骂成“小偷”。

 

互联网大佬史玉柱也发微博“恭喜支付宝回归中国,建议马云做个爱国流氓”,不料却因此得罪了马云,被拒接电话。

 

 

刘强东也抨击马云不按规则出牌,不讲武德。

 

但不管怎么说,赢得利益的马云,赢了全局。雅虎从阿里巴巴出局,也就成了定局。

 

随着“双11”购物狂欢不断加码,马云足以睥睨天下,笑傲江湖。物流制约了阿里巴巴的发展,于是,马云大手一挥,就联合银泰、复星、顺丰、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组建“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中国智能骨干网”物流体系迅速席卷物流领域。马云利用“阿里云”等优势,顺势控制了菜鸟物流的大数据系统,并在日后的并购中,紧紧将“三通一达”拴在自己的战车上,与顺丰切割市场……

 

阿里还顺势入股美团,在阿里巴巴的版图上再次撒下一张大网……

 


那一年,在“反垄断”的叫喊声中,电信、联通等公司开始把提速降费提上日程,进一步促进了中国互联网的繁荣。

 

 

九、

 


2013年,支付宝推出了“余额宝”,推动“利率市场化”,和银行正面直刚,节节胜利,马云和赵薇见过王林大师后,咧嘴大笑,嘴巴越来越大……


 

眼见拿着“屠龙刀”和“倚天剑”的马化腾凭借即时通讯驰骋天下,马云也把自己的嘴巴伸进了这口锅里,推出了“来往”聊天软件,还打出免流量计划,甚至亲自出马叫阵,声称要把企鹅赶回南极……

 

可惜,“来往”遭遇了腾讯的“封杀”,在“两马相争”中,灰溜溜败走。马云转头就入股新浪微博,挺进社交平台……


这一回,马云应该体会到了,新生势力在垄断面前的脆弱和无力。

 

 

那一年,刘强东爱情事业双丰收,把奶茶妹妹揽入怀抱,京东也成为了为数不多的能和淘宝叫板的电商平台。

 

2014年,我国网民数量达到6.5亿,成为网络大国。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行,马云和世界互联网巨头库克等人站到了一起,发言中,他最初的“客户至上”已经变成了“客户要赢、合作伙伴要赢、自己要赢”。

 

一心想赢的马云,对客户的初心逐渐被稀释,在“赢”的路上,布下了更大的局,而马化腾的局也不小。

 

就在支付宝高歌猛进之时,腾讯也杀入了移动支付领域,凭借其巨大的用户量,迅速攻城略地,生生抢下一块蛋糕。

 

“为服务小微而生”的“蚂蚁金服”诞生了。不得不说,它为商业发展作出了不少贡献,但在激烈的竞争中,马云也带它走上了一条“蚂蚁变大象”的疯狂扩张路,逐渐漠视规则、践踏监管,终于走上了“东方不败”的邪路。

 

 

那一年,中国对汽车等行业垄断开刀,30天内开出了18亿元的“反垄断”清单,力度之大,举世震惊,但互联网行业依然无动于衷。

 

2015年“双11”期间,京东实名举报阿里旗下天猫平台,要求商家进行站队二选一,“猫狗大战”愈演愈烈,神仙打架,商家们备受伤害。

 

 

那一年,王兴见阿里巴巴重塑“口碑网”,顿感不妙,便与大众点评合并,与其对抗。随后,腾讯以10亿美元入股美团,阿里巴巴逐渐退出。

 

但这次是“以退为进”的“退”,不久,他们加大了“口碑网”的投入,在本地生活战场继续扩张,日后,还收购了“饿了么”……


 

那一年,高通公司乖乖认罚,上缴60.88亿元“反垄断”罚金,创下了中国反垄断罚金历史纪录。

 


十、

 


2016年,支付宝再次突破规则,被吐槽没下限。

 

一心想挤进社交平台的阿里巴巴,又在支付宝圈子里,上线新功能,推出了十分香艳的“校园日记”和“白领日记”,还制定了“只有女大学生才可发布动态,其他用户可点赞和打赏,而只有女大学生和芝麻信用分大于等于750分的用户才可评论”的规则。

 

虽然这很快吸引了一大波流量,但其低俗和打擦边球的举动,遭到了全网谴责。马云的社交平台梦再次折戟,只能低头道歉。

 

当然,蚂蚁森林在西北大漠治沙植树等善举,还是赢得了人们的赞誉的。


 

此后,互联网的江湖,对BAT选边站队成为常态。马云也在和奥巴马吃饭,同各国政要往来时,走出了乌镇的饭局……

 

2017年,京东直接以阿里滥用市场地位,让商家“二选一”,严重损害了正常的竞争秩序为由,把它告上了法庭。


然而,阿里巴巴并没有停下扩张的步伐,马云也把最初“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初心抛到脑后,奉行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潜规则。

 

膨胀的马云,自大到无敌,在拳打洪金宝,脚踢李连杰,打败吴京、邹市明等功夫高手后,还和王菲同台飙歌,与杰克逊斗舞,在万众瞩目中,挥一挥衣袖,安稳地“退休”了。一个互联网江湖“风清扬”的故事似乎稳了,然而,该来的还是来了。

 

 

2018年,欧盟对谷歌的“反垄断”罚金创下了43亿欧元的纪录。我国《反垄断法》实施10年,罚款高达110亿元。

 

但互联网大佬们的欲望依然没有节制,45岁的刘强东为明州的那一夜,付出了惨重代价;阿里的“二选一”依然我行我素……

 

2019年的“618”活动中,格兰仕在“猫狗大战”中,遭遇“二选一”的尴尬,因与京东等平台合作,其在天猫平台上的流量遭遇断崖式降低,销量大受影响。

 

 

格兰仕揭露了“天猫”的“恶行”后,引发了舆论的极大关注,面对网上气势汹汹的反垄断声音,天猫依然无动于衷,在那年的“双11”前夕,甚至直接下架了格兰仕的全部产品。京东顺势再次起诉“天猫”……

 

在“二选一”的吵吵嚷嚷中,有关部门终于发起了“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严厉打击网络市场突出问题,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还召集京东、阿里、拼多多等20多家平台企业召开座谈会,明确表示将对“二选一”行为依法开展反垄断调查,营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


 

此后,《禁止垄断协议暂行规定》《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暂行规定》和《制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暂行规定》三部反垄断法配套规章出台,让“反垄断”长了牙齿,不断完善,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牢。

 

那一年,美国、欧盟也对垄断性科技巨头继续开刀,微软、谷歌、苹果、亚马逊都在其“反垄断”名单中……

 


2020年10月,就在蚂蚁金服即将上市之际,富可敌国的马云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竟然再次大放厥词,对金融监管冷嘲热讽。

 


终于,金融监管和“反垄断”动真格了。约谈来了,蚂蚁金服整改来了,上市也被叫停……

 

同时,阿里巴巴收购银泰、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丰巢网络收购中邮智递,这3起未依法申报“反垄断”审查的收购,也获得了150万元的罚款。但这对巨头们来说,只能算是挠痒痒。

 

 

然而,大佬们依然不会收敛,纷纷杀入”社区团购”,对人民日报“别只惦记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的喊话,似乎也不太在意。

 

垄断本身无罪,但借垄断地位扰乱正常的经济秩序,那就罪莫大焉。做大做强,本身无罪;但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甚至打乱规则,那就危险了。

 

如今我国网民已达10亿。互联网大了,江湖却越来越小了,巨无霸的横行,让这个江湖的生态遭到挑战,鱼虾绝迹后,必定是灭顶之灾。


 

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寡头们“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惨痛教训,令人警醒。

 

所以,182亿元的罚单,来得正是时候!

 

罚单虽大,但有关部门的用心良苦,还是一览无余,毕竟罚金仅占2019年其销售额的4%。这“高举轻放”的一巴掌,虽然有些疼,但总算是把规矩给立起来了。互联网江湖的竞争,也该更加文明有序了!

 

如果之前走偏了的阿里和蚂蚁集团能重拾创业初心,矫正方向,扛起强者责任,带头依法经营,公平竞争,为全社会的进步而创新,那么,这个重金买下的教训,就值了,活过102年的梦或许能实现!


写文不易,点个或“在看”呗,谢谢。


作者:万小刀,首发公众号:万小刀工作室。笑谈商海沉浮,纵观大佬得失,看创业故事,品大佬人生,扫码关注,阅读更多精彩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