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合格网大,真看惊了

Mtime时光网 2021-04-19 10:23



时光编辑部 | 伦敦桥

 我们从电影里来,再回电影里去。


一个大家可能没留意的现象——


国产网大,正在变得“能看”。


最近,出了个爆款网大,快速打破分账票房纪录,登上短视频平台热搜,被称之为今年最佳。


关键是,有人吹“它能吊打院线鬼片,内容创作的未来果然在互联网”


这就成功吸引到时光君的注意——


《兴安岭猎人传说》



慕名而看,以影迷的严苛来评,只能说“就这?”


但,往深里挖,只评一句简单的“就这”,不够。


看海报,网大里常见的恐怖片。


这个在我们院线,已经和“烂片”划等号的类型。


或许真能被网大盘活起来。



东北灵异传说


影片打开始,就在说“鬼故事”。


民国时期的东北农村,草郎中李长福一家,原本过着揭不开锅的穷日子。


某天半夜,一个管家模样的陌生人来敲门。


请他去给自家夫人接生,身后还有一顶轿子候着。



月黑得悚然,李长福害怕,但还是为钱,壮着胆去了。


没想到接生过程十分顺利,夫人说要多给打赏。


管家却只给他抓一袋黄豆。


回去路上,李长福气得骂骂咧咧,再打开袋子一看,黄豆变金豆


又一回头,身后送他的四个轿公,都成了纸人……



村里传说,李长福这趟,其实是给狐狸大仙接生。


但之后,悲剧骤生。


李长福一家三口莫名惨死,且死状各异,只留下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女儿。



村长觉得事情实在古怪,差人去兴安岭,寻刘二爷


这偏远小村,坐靠兴安岭。


在东北民间传说中,兴安岭的深山密林,是关外龙脉所在,里面还长有各种珍禽异兽、奇花神树。


刘二爷,正是奉命世代在此狩猎的“皇围猎人”



他来到李长福家,单从一根湿了的麦杆,判断出李家三人死状。


也很快猜出“凶手”是谁——兴安岭跑来的大马猴


其尿液里有剧毒,能让人产生幻象。


可大马猴,为何会出山,为何突然袭击人类?


刘二爷让村长给李家操办葬礼,怎么热闹怎么来,暗地里则准备好抓大马猴的陷阱和家伙。



等真抓到大马猴,开头的故事,又换成另一个版本。


原来李长福那天,是去兴安岭给守山人家接生。


守山人和猎人一样,奉前朝皇命,暗中躲在这里看守龙脉,和一处金矿。



李长福得知后,立即回去向人告密。


最后守山人宁死不说金矿所在,以至全家被杀。


而大马猴是来复仇的……


看得见的“鬼”


刘二爷放走大马猴,故事就此没完。


全片分三个单元,上面只是其中一章。


另外两个,仍是发生在兴安岭内的灵异事件。


“相约”,刘二爷在山里,遇到一伙挖参人。


说起他们先前在破庙躲雨,偶遇一名疯癫的红衣女子。



女子手上抱着个木雕的婴孩,说自己庚子年从老家逃难至此,一直在等自己的丈夫。


挖参人一听,心头一惊,庚子年可是光绪那会儿。


谈话间,刘二爷留意到,挖参人其实是盗墓的。


不想惹是生非,赶紧告辞。


当夜,诡异的事发生了,这伙人接二连三地遇害。



“因果”,消失已久的春生,突然回村。


他正是那名红衣女子痴等的丈夫。


春生告诉村民和刘二爷,自己的路上奇遇。



为迎娶心上人,春生当年出村去寻找生财门道。


路上偶遇一人搭伙,两人夜晚借住一名老妇家。


老妇热心,不仅管住,还管吃。


等到半夜,春生被奇怪的声音吵醒,发现老妇竟在啃一手指。


而身边的同伴已不见踪影。



要知道国产鬼片,向来看不到真鬼。


不是做梦,就是幻觉。


吓完人,总得找补回来。


这部聪明的地方,在于利用人物口中的“鬼故事”,名正言顺地完成惊悚效果。


有些镜头,也的确渲染出足够的氛围。



另一方面,这些“鬼故事”,又无不带来讲述人“心里有鬼”的反转。


正如第一个故事,存在真相版本。


红衣女鬼,也是在遮掩盗墓人奸杀女子,所犯的色孽;


吃人老妇,则是春生在遮掩自己为利杀人,所起的贪念。



不仅如此,真相还夹一层。


盗墓人和春生出现的真实目的,同样是冲着兴安岭内的金矿。


反转接着反转。


如果前两个故事看完,还觉得过于单薄。


第三个故事,直接把前面情节都串在一起,把本片分数拉向及格水准。


没错,从制作和内容上来看,本片仅仅是做到及格。


成本受限,特效略显五毛,剧情逻辑也没法做到不见硬伤。



之所以能被人拿来一吹。


以国产恐怖类型来看,它的确做到不糊弄,故事有头有尾的完整,叙事不忘环环相扣的野心。


以国产网大标准来看,它少见地没卖弄情色、暴力等低俗的官能刺激,甚至主题上还有表达。


那只复仇的大马猴,其实为守山人所救,从小养到大的“灵儿”。


它反而比片中那群为利益残杀的人类,更知情重义。



主演老戏骨尚铁龙,出演过《一代宗师》。


编剧崔走召,之前是一名网络作家,写过不少东北灵异题材的小说。


网大拍这种没大IP能蹭的原创故事,其实是一次冒险。


不过创作能拿出诚意,票房就是观众掏钱投票的反馈。


它现在的票房,换算成院线票房,已经破亿。


的确能跟中小成本的院线片,比上一比。


国产网大B级片的未来?


国外的Netflix,凭一己之力占据“网络电影”天花板。


我们的网大,要想追上,目标似乎大而不当。


毕竟还得看大部分院线片的进度。


如果要对标,它更像好莱坞早期的B级片。


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美国电影公司为吸引观众,推出"双片制"。


只肖花一张票的钱,就能欣赏一部制作精良的A级大片。


再加一部尽管粗糙,却无比刺激的B级片。



B级片通常成本低廉,没啥大明星。


题材以讨观众的喜好为主,往往是恐怖、动作、软情色。


再加上“奇幻”,不就是我们今天的网大主流。


尽管B级片登不上影史殿堂的台面,仍积累不少爱好者。


一些奇观画面,和非凡脑洞,只能在其中看到。


“烂片王”艾德·伍德的《外太空计划9》


作为一种创作形式的补充,它也有其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网大同理。


高严的电影审查制度下,制肘颇多的大片规模外。


它是否能替代某些类型,探索另一种“小而精”的可能?


比如今天说的这部《兴安岭猎人传说》。


院线发烂发臭的恐怖类型,在网大圈成了“香饽饽”。


它又能想到拍"东北民间故事",对东北黑话和民俗也略有展现,如果真能做成系列,扩大世界观,也挺有意思。


盗墓人说黑话这段,刻意“炫”功课


这种放在院线,既过不了审,也拉不来投资。


既便最后上映,照样难引起观众注意。


众多网大在类型的夹缝中,寻找另一种讲故事的切口。


2018年的网大爆款《大蛇》,触手已经伸向打造“国产怪兽”。



时光君再一扒网大正在筹备的新片类型,科幻将成为接下来的发力点。


其他呢,五花八门,敢拍敢试。


网大的拍摄便利,让不少地方政府筹备自己的献礼片


据统计,去年受疫情影响,国内共上新1089部电影,其中院线发行305部。


网络发行784部,占比高达72%。


尽管院线票房成绩拿下全球第一。


受重锤的各大传统影视公司,包括华谊、华策等行业大佬,其实都开始投拍网大,趋势已然形成。


报道统计来自@综艺报


话说这么多,当然不只是想替网大站街。


时光君并不认为,国产网大的现阶段,是和院线争抢观众。


想达到Netflix对好莱坞地位的“威胁”,实在言过尚早。


它的发展,只有6年时间。


前文我们所探讨的内容,质量还停留在“能看”而不是“好看”,创作是否有诚意之上。



作为观众,当然希望它向好发展。


好莱坞至今还在拍摄B级片,时常有佳作涌现。


而网大真正的未来,或许该看向国产网剧。


网剧用十几年,做到异军突起的精品化,去年《隐秘的角落》直接拉起悬疑剧的类型大潮。


如今网播剧和电视剧的分野,早已模糊。


不过电影还是不同,它自始至终是雕刻时光的一门手艺。


内容创作的未来,不该分互联网还是院线。


而在于到底能用多少精力和耐心,去雕刻、去打磨。


这才决定它能停留多久,值得被观看多久。


-END-



往期精选回顾

回忆杀!《指环王》主演20年后对比

知道吗,柯南已经不是当年的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