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红红红枣枣枣枣

天风期货研究所 2021-04-19 16:46

红枣是一个长期被人们所忽略冷落的品种,成交和持仓持续低迷。

 

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事情并非如此。只要有大行情,任何小品种都会在短短的时间内,迎来投机热潮。正如2019年红枣刚上市那会儿,从五月中旬的8600点,后面一路高歌到11000点;与此同时,这也是自从红枣上市至今成交量与持仓量最大的时候。

 

当然,说到这个。也有细心的投资者可能能总结出一个较为普遍性现象但又不好去解释的现象:农产品以及农副产品上市之初等待的都是一小波下跌趋势,等这一小波下跌趋势走完后,又会迎来一波反包;最后才慢慢恢复正常的行情。我们拿近些年上市的农产品、农副品来对比,2018年的苹果;2019年的红枣、粳米;2021年的生猪、花生。这个我们可以留着作为重点研究的一个专题,即对新品种新合约上市的研究。

 

 

一、苹果与红枣

 

回到主题,先说说红枣这个品种,很多人把它和苹果进行对比;虽然说这两种都是食用型水果,产区也集中在西北地区,且都在郑商所上市。但把这两者归于一类的观点依旧是有问题的,存在很大的误区。主要原因如下:一个是苹果期货是正儿八经的水果,而红枣期货是干制红枣,这两种有着天壤之别。可以这么说——一个是纯农产品,一个则是半农半工类型产品。

 

归根结底,两者不同点的本质在于商品本身。也就是两者的生长周期,消费习惯,加工情况等等。苹果的可加工度并不算高,一般来说落果后直接拿来食用消费;而红枣作为干果,加工模式较多,可加工度会比苹果高,所衍生的消费也会比苹果多,比如去年大火的奶枣。

 

我们用这两幅图来对比红枣以及苹果。


(苹果的一些性质;图片来源:网络资料整理)

本图可放大查看


(红枣的一些性质;图片来源:网络资料整理)

(本图可放大查看

两者在生长周期和所面临的天气灾害方面一致性很强,这是两者作为水果所共同拥有的特点,在萌芽期、花期和果期都容易受到天气灾害的影响,落果后入库周期和去库周期也是类似的。但两者之间,也有其自己的特质,比如消费季节属性差异,价格周期差异;这些源自于红枣属于滋补型水果,冬春季需求高,同时端午节、中秋节等传统节日期间红枣的消费需求也比较大;所以导致了红枣“春冬高,夏秋低”的价格走势。苹果则是一年一期消费类型的水果,且消费并没有十分明显的季节性属性;所以针对苹果期货,我们更多的应该是关注于它本身的一些变化,比如库存变化,产量增减;并配合时间窗口进行分析。

 

在夏秋季水果上市种类丰富的情况下,红枣与苹果的替代品较多,人们又更倾向于新鲜时令水果,所以红枣与苹果的消费需求也会减少,导致两者价格进入缓慢的下跌周期。


当然,两者作为农产品,从行情演绎层面上也是一致的。如果今年确定增产丰产,那整年的主基调就是空配品种,但是如果去库速度很快,那就要担心了;但是如果去库又慢,就参考上图中【演绎2】的路径;如果今年确定减产歉收,那整年的主基调就是多配品种,但是如果去库速度又快,就参考上图中【演绎3】的路径;如果去库速度慢,那么同样的要担心了。【演绎2】和【演绎3】都是很确定的行情,值得我们去参与。

 

同时,苹果属于“新鲜”水果。通常而言,都是一年一期的,所以我们能看到苹果库存是非常的有规律,只是每年的去库速度存在差异。然而红枣期货却不同,红枣期货属于“干制”水果。红枣从落果后到最终消费,储存时长可达两年。从这一方面来说,苹果期货才是真正的“水果期货”,而红枣期货则可以当作是“半农半工期货”。这才红枣和苹果走势和逻辑相差很大的底层原因。

 

 

二、红枣仓单

 

此前我们对仓单进行了研究,阐述了仓单的应用场景。详细参考:商品期货的仓单研究后面我们会进一步对仓单进行深度研究,其中包括各个品种仓单成本的计算方法、使用方法以及注意事项。

 

今天我们来分析一下红枣的仓单情况。

 

以下是红枣的仓单季节性数量图:

(图片来源:交易法门 www.jiaoyifamen.com/


由于红枣在每年的9/30左右必须强制注销仓单,所以每年9月底10月初是仓单低位。随后仓单数量慢慢增加,随后在次年9月份进入注销期,正好对应红枣09合约。由于红枣期货2019年上市,除去2019年不连续的仓单数据,从2020年开始分析,总体来看,2020年仓单注销前仓单数量是稳步上扬的;2021年相比于2020年而言,数量上也是有增无减。同时,从仓单连续性来看,目前仓单数量创下历史新高。

 

这也至少说明了几个点:产业目前可以通过提交仓单赚取收益;仓单压力巨大,现实情况不是很明朗;库存中性水平,可能是偏高情况;期货升水;行情维持着反套逻辑,甚至可能反套曲线斜率很大。

 

这也意味着红枣的现状不容乐观,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驱动。所以反映到盘面上就是,红枣2105约大概率维持弱势局面,反转大概率无望。但是对于相对远月的2109或者是2201合约呢,可能是多头参与者寄予希望的一个地方。这也是现实悲观和预期乐观的体现。

 

当然,我们在仓单分析的时候,如果仅仅专注于仓单数量以及数量趋势变化这个点,虽然能大致判断出当下的情况,但是对于更加细微的环节就无可适从了。所以今天我们更深一步的来对仓单进行研究,今天我们针对红枣的仓单成本进行测算。

 

如下图:


(本图可放大查看


红枣仓单成本的计算需要结合产业上的一些信息。今年红枣通货的收购价格维持在2.75/斤附近,本次测算就选用了“2.75/斤±0.5”的价格位置,在2.25—3.25之间;根据产业客户的反馈,今年红枣的商品质量较高,商品率能可达到85%以上(除去阿克苏地区)。仓储费、入库费用、交割手续费参考交易所交割资料,资金成本以年化6%测算。

 

以上为新疆地区仓单成本的测算,如果要测算内地的仓单成本。需要再考虑的点有内地加工费,红枣的内地加工费维持在800—1200的水平;同时还有运费,运费在500—800的位置,最后还有就是商品率的问题,内地的红枣商品率普遍比新疆的商品率更高。其次测算方法其实也是一样的。

 

通过测算红枣期货的仓单成本,再通过与盘面的对比,我们就能找到大概的盘面支撑位置以及产业的心理价位。现在通货收购价为2.25/斤,我们计算得出仓单成本为10026.97元,也就是大致在10000元附近,而5个月期限,正好是对应在2109合约上;如果在仓单成本中除去资金成本这一内容,仓单成本会在9794.62元附近。通过盘面信息我们也能发现,2109合约的价格在10000左右的时候有着明显的支撑,且每次接近10000价格的时候,放量也是明显的;同时,当价格偏差度很高的时候,又是直接下跌的行情;总体而言,价格盘面价格就在仓单位置上震荡运动。

 

这一方面给了现货商赚取收益的机会,这就是现实;另一方面也给了投机者想象空间,这就是预期。所以我们在交易的时候,也是可以沿着仓单成本线附近操作的,这也是一个不错的价值投资的机会。




三、红枣供应与需求

 

我们常说供应端的故事很有意思,此前我们也叙述了供应端矛盾的故事,详情查阅:论期现关系与供应端矛盾


红枣是否有供应端矛盾?实际上是有的,但是暂未崭露头角。

 

我们都清楚新疆地区实行的是“半指导”类型的农业政策。这一方面体现在种植品种的指导,在什么地方应该种植什么;另一方面体现在农业补贴层面,部分农产品种植是有补贴和托市的。新疆地区的几大农产品:棉花、番茄、红枣、瓜果、油料、甜菜等等。其中棉花、番茄等有着明显的指导性质,既有托市,也有种植政策引导。

 

就拿棉花来说,2021年补贴对象范围进行了补充,要求是试点区域范围内的经农业农村部门审核已录入自治区棉花目标价格信息平台,自愿参加试点且交售籽棉符合条件的实际棉花种植者。2017年和2019年的通知中都有明确补贴金额标准,分别是符合条件的籽棉,所属籽棉交售者获得0.2、0.3/公斤的质量补贴。2021年通知中补贴标准不再规定具体数额,而是修改为29”A级和29”B2级质量补贴标准分别按照自治区2021年度棉花目标价格补贴标准的30%15%进行核算。除此之外,2021年还对质量补贴的兑付进行了规范要求。

 

但相对于红枣而言,补贴力度就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政策力度上的倾斜不可避免地缩减了一部分产业的容量,其中就有红枣。

 

地方政府引导不适宜种植枣树地区的农户改种了其他的农作物,使得红枣的供应呈现持续下降的情况,这在一种长期的趋势,难以逆转。枣树是木本植物,即使新的红枣树采用“酸枣苗嫁接”的方式进行种植,等到枣树能够生长出质量较好的红枣也需要5年左右的时间;如果是套种,基本上就是弃耕了。所以从长期来看,红枣的边际供应是走低的,且这种趋势短期内无法逆转。所以这也是一个不错的价值投资的机会。

 

这就导致了——即使红枣价格大幅上涨,红枣的供应在几年之内也难以恢复。这点我们也能从各合约间的价差以及2101交割后2201新合约大升水上市这两个点得出结论。


至于原因,归类下来有这么几点:一是气候问题,阿克苏地区目前已经不太合适种植红枣,雨水偏多,气候相比于以前湿润,该地区也是全疆红枣品质最差、价格最低的地区,平均通货价在1.75/斤左右;二是加工费问题,加工费并不低,相对于其他品种,失去了竞争优势。

 

同时,红枣的需求端又是一个值得去调研的问题。此前我们提到过,红枣属于滋补型水果,冬春季需求高,同时端午节、中秋节等传统节日期间红枣的消费需求也比较大;所以导致了红枣“春冬高,夏秋低”的价格走势。这是红枣作为消费类型水果季节性消费属性。然而,我们说需求端的问题,不仅仅局限于此。

 

每年的需求端情况也很不同,整个2021年的红枣,大趋势也是一样的“冬春需求高”,节假日需求凸起的局面。但也受着红枣品质提升的影响,今年的红枣的商品率较往年偏高,质量好。所以这也是今年的收购价格会偏高的原因。但是这又导致了另一个问题,价格的偏高使得出货速度下降,也就是去库速度变慢。但就目前来看,红枣的整体库存并不高,现货商都稳步不急。

 

从供应端和需求端来分析,红枣目前所演绎的路径,大概率就是这样的:

 

红枣价格处于四大驱动的博弈之中。供应、需求、商品率(质量)、库存。其中四大驱动又有着明显的相互关系,减产导致预期库存偏低;高质量导致去库慢;库存的现状又对价格和消费有着一定的影响。

 

所以价格就在这四者之间来回博弈。


寻求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