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卖云南米线年入14亿,19亿港元卖身“丸龟制面”母公司后,谭仔三哥赴港上市谋求扩张

猫财经 2021-04-20 11:11


服装有快消品牌餐饮也有,近日香港快速休闲食品品牌谭仔国际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旗下谭仔、三哥两大品牌年营收超过14亿。根据欧睿数据显示,按2019年的收入计算,谭仔国际在亚洲面食特色餐厅领域以58.5%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



“丸龟制面”母公司控股,

卖米线年营收超14亿


谭仔国际旗下主要运营着“谭仔云南米线”和“谭仔三哥米线”两大连锁餐厅品牌。早在1996年时谭仔品牌就已成立,2008年时又设立三哥品牌,二者分别由谭氏兄弟二人经营,之后于2018年,19亿港元卖身日本乌冬品牌“丸龟制面”母公司Toridoll。


从招股书来看,粟田先生及其夫人通过T&T日本和SMBC银行合计持有Toridoll48.69%股权,同时Toridoll全资子公司东利多香港为谭仔国际控股股东,最终东利多香港、Toridoll日本、粟田先生及夫人以及T&T日本被视为谭仔国际控股股东。



简单来说,谭仔和三哥品牌的餐品都源自改良过的云南过桥米线,拥有二十余种食材配料,包括各种肉类、肉丸、蔬菜、菌菇及豆制品等,此外还有6种汤底可供选择,独创的将辣度分为10级。这种改良过的米线确实曾在香港掀起一阵热潮,麻辣汤底、胡辣汤底以及土匪鸡翅等菜品成为招牌。


2019财年(2018年4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期间)、2020财年以及2021财年前三季度(2020年4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谭仔国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56亿港元、16.91亿港元和12.98亿港元,以发稿日汇率折算人民币约为13.04亿、14.17亿和10.88亿。


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98亿港元、1.91亿港元和2.32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66亿、1.6亿和1.94亿。


截至招股书日,谭仔国际共有148家餐厅,其中包括覆盖港九新界18区的72家谭仔餐厅和72家三哥餐厅,2020年以来将门店拓展至深圳的1家谭仔餐厅和新加坡的3家三哥餐厅。


事实上,从宏观数据来看,香港高级餐厅收益增长最快,谭仔和三哥品牌所处的快速休闲餐厅增速放缓,而内地和新加坡市场恰好相反,而这可能也是谭仔国际向外扩张的原因之一。


据招股书显示,谭仔国际计划分别在2022财年至2024财年期间新增开设45家、55家和63家店铺,截至2024年3月31日前分别在香港、内地、新加坡、日本和澳洲开设约44家、55家、24家、25家和15家餐厅。



三哥后来居上,

中央厨房控制成本毛利提升


近年来在被Toridoll收购后,谭仔国际也开始了中央厨房的建设,除了新开店的新加坡和深圳目前还采用第三方采购代加工的模式外,香港地区均由中央厨房进行集中采购和生产,最终将半成品分配至各家门店。


由此产生规模效应后,2019财年、2020财年以及2021财年前三季度,谭仔国际毛利率分别为71.7%、73.2%和73.1%。不过对于连锁餐厅经营来说,显然门店租赁、人工费用等占据更大的比重,因此谭仔国际经营利润率分别为21.1%、20.6%和19.3%,而最终公司净利率分别约为12.7%、11.3%和17.8%。


能运用中央厨房进行生产的原因之一也是谭仔和三哥品牌本质上都是米线品牌的经营,二者绝大部分菜品和原料都是相同的,仅在此基础上分别拥有独有的特色汤底或小食。从客单价来看,三哥普遍要低于谭仔的客单价,2020财年谭仔和三哥客单价分别为61.6港元、55.5港元,从这个角度来说,三哥的性价比要更高一些。


而近年来,比谭仔晚设立十余年的三哥品牌却有种“后来者居上”的姿态,一方面二者年内贡献收入差距越来越小,2020财年谭仔、三哥分别产生收益8.57亿港元、8.34亿港元,2021财年前三季度二者分别为6.5亿港元和6.48亿港元。


此外,从2020财年可比餐厅收益率来看,谭仔同比下降2.4%,而三哥品牌同比上升6%,即使在同样遭受疫情影响时,三哥品牌收益降幅也比谭仔低约5.3%。



另一方面,三哥的品牌利润率要高于谭仔,2020财年谭仔、三哥的经营利润率分别为18.8%和22.4%,2021财年前三季度二者均有所下滑,但三哥品牌下滑幅度较小依然维持在21.8%左右,而谭仔则降至16.8%。



据谭仔国际表示,除了2020年的新冠疫情,2019年香港若干地区爆发的社会运动也导致客流量减少,而三哥品牌门店相对谭仔品牌来说距离社会运动核心区域较远,受到影响相对较少。因此谭仔餐厅日均收入减少,只能通过提高菜单价格抵消部分损失。



疫情之下收益增长转向外卖,

向外扩张内地开店成本最低


总体来看,无论是遭遇社会运动还是新冠疫情,谭仔国际的营业收入基本平稳,同比降幅不大,甚至最终净利润来说,还有所增长。


从细分数据来看,由于疫情对外出的限制,谭仔国际旗下门店堂食收益明显减少,转而由外卖及送餐需求弥补,2021年前三季度数据来看,堂食与外卖收益分别为6.8亿港元和6.18亿港元,分别同比增长-31.01%和94.1%。



当然也由此带来的耗材及包装成本几乎翻倍,2021财年前三季度耗材及包装支出约为3463.5万港元,营收占比由上年同期的1.4%增加至2.7%。最终在政府补助及疫情相关租金减免等非经常性损益的加持下,净利润不降反增,同比增加32.57%。


谭仔国际预期外卖收益将成为新常态,在疫情结束线下门店恢复日常之后,品牌收益可能由于外卖形式成为常态而增加。不过在市场需求没有较大变化的情况下,堂食和外卖更像是一种“此消彼长”的互补态势,整体收益在香港市场将持续稳定。


也因此,谭仔国际以谋求向香港之外的国家和地区进行扩张,相比之下三哥的收益平衡期和投资回报期都更加短,目前在新加坡投资经营的三家门店还未能成功盈利,2021财年前三季度经营利润率低至-80%以下。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香港地区每年蔬菜、肉类等产品90%以上都靠内地进行供应,相比之下子在内地开店的成本要更低一些。据谭仔国际估算在内地开设新餐厅平均初始成本、租金成本分别只要290万港元和40万港元,在所有计划开店地区中成本最低。



此外,2019财年、2020财年以及2021财年,谭仔国际分别派息7500港元、1.7亿港元和1.2亿港元,累计约折合人民币3.06亿,上市后谭仔国际还将如何将米线文化向全球推广,猫妹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