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巨头中概股私有化落定:309亿,超豪华PE天团出手

投中网 2021-04-22 10:31


从买方团背景来看,泰邦生物可谓是云集了一众豪华股东。


文丨马慕杰

来源丨投中网


经历了漫长拉锯战的泰邦生物私有化一案终于落下帷幕。

 

2021年4月20日,中国综合性血液制品和生物医药企业泰邦生物集团(简称“泰邦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CBPO Holdings Limited(母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CBPO Group Limited(合并子公司)签订了最终协议和合并计划。根据该协议,合并交易完成后,泰邦生物将继续作为存续实体,并成为CBPO Holdings Limited的全资子公司。

 

这意味着,由大钲资本牵头的买方团私有化泰邦生物交易已正式完成。公司股票即日起停止交易,并启动从纳斯达克主办退市程序。

 

根据此前泰邦生物与买方团签署的私有化收购协议,买方团将以每股120美元的价格,收购买方团成员之外的其他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公司总估值约为47.6亿美元(约合309亿元)。

 

泰邦生物成立于2002年,核心业务包括血浆采集、血液制品和生物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09年,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国内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的血制品公司。

 


买方团阵容豪华,大钲、中信、高瓴、淡马锡等出手


 

泰邦生物与大钲资本牵头的买方团达成收购协议是在半年前,即2020年11月19日。

 

根据当时公司发布的公告,此次达成的120美元的每股合并对价,较2019年9月17日纳斯达克收盘价,即公司收到私有化方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溢价16.8%,对比前30个交易日平均收盘价的溢价为21.1%。

 

从买方团背景来看,泰邦生物可谓是云集了一众豪华股东。除牵头的大钲资本外,参与方还包括中信资本、高瓴、淡马锡等,另有管理层成员以及其各自的关联实体。

 

截至2020年11月19日私有化收购协议达成时,买方联合体(包括PWM)成员和滚动管理成员实益持有泰邦生物约68.84%的股份。其中,大钲资本是泰邦生物的最大外部机构股东,持有公司发行在外股份的27.5%。

 

关于出手泰邦生物的原因,大钲资本董事长黎辉曾经在采访中提到,“企业内部挖潜管理提升的空间还有很多,虽然行业可能不再像过去那样的野蛮生长了,这里面还有很多可以优化成本、提升效率的机会。”

 

事实上,以大钲资本牵头的买方并不是第一家向泰邦生物提出私有化邀约的投资者。而且,泰邦生物私有化一案早已发起多年,期间还经历了各路资本的争夺,也曾作为资本市场的焦点出现在媒体的聚光下。

 

早在2018年6月,彼时,中信资本通过旗下CCRE HOLDINGS LIMITED向泰邦生物发出私有化要约,每股价格为110美元,总估值约为36.5亿美元。

 

紧接着,两个月后即2018年8月,包括鼎晖投资、德福资本、中银集团、高小英(前泰邦生物董事长兼CEO)等在内的投资者以118美元/股的作价也向泰邦生物提出了私有化方案,较中信资本的每股要约价格溢价约7.27%。

 

但随后,泰邦生物拒绝了高小英等组成的财团的青睐,而前者中信资本主动撤回了要约。不过显然,中信资本并未真正放弃入局泰邦生物,只是选择了另一条路径。

 


毛利率达65%,产品覆盖中国大陆全地区医疗市场


 

泰邦生物私有化之所以能招来多家知名机构的竞相追捧,与其行业密切相关。

 

作为血液制品行业领导者,泰邦生物拥有亚洲规模最大、国际技术领先的血液制品生产基地以及涵盖白蛋白、免疫球蛋白和凝血因子三大类、20多个品规的血液制品的产品线。

 

众说周知,血液制品是宝贵的人源性生物药品,适应症广泛,在临床上具有特殊作用以及不可替代性。而且,中国血液制品行业准入壁垒较高,泰邦生物早已进入市场第一梯队。

 

根据联讯证券研究院数据,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以天坛生物、华兰生物、泰邦生物和上海莱士为主的寡头垄断格局,四大龙头采浆量占全行业比重超过60%。

 

此外,泰邦生物旗下的非血制品业务板块拥有人工硬脑膜、人工硬脊膜、人工神经鞘管、肌腱膜等多条产品生产线,以及德国Zeppelin品牌的神经外科领域全线产品等,产品覆盖中国大陆所有省市自治区医疗市场。据悉,泰邦生物的产品已直销至600多家医院和疾控中心。

 

根据泰邦生物最新发布的财报,公司全年营收为5.24亿美元,同比增长4.09%;毛利为3.55亿美元,毛利率达65.7%。

 

对于公司业绩增长的原因,泰邦生物管理层在财报会上表示,“尽管受到全球新冠疫情影响,泰邦生物的收入和利润都有健康的增长。公司业绩增长,部分得益于集团近期的组织架构调整和精简措施,有效地降低了运营成本。”

 


中概股私有化背后:等待价值重估


 

用一句来概括当前中概股密集私有化的个中缘由,有人归结为良禽择木而栖。

 

换句话说,估值不及预期或许是中概股私有化浪潮背后的一个大命题。就拿泰邦生物来说,截止美东时间4月20日收盘,其总市值为46.54亿美元,约合302亿元人民币。横向对比同赛道企业,华兰生物在A股的市值约为800亿元,天坛生物的市值约为450亿元,上海莱士市值约为520亿元。

 

同样是第一梯队的血制品公司,市值差别一看便知。

 

有分析人士直言,泰邦生物的私有化计划可能与中概医药股在国外资本市场待遇遇冷,长期保持在低估值的区域有关。私有化回归后,中概股医药股可能会在中国资本市场实现估值的提升。

 

药明康德即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药明康德曾是一家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2007年,药明康德在纽交所上市,成为最早一批在美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

 

2015年,药明康德以33亿美元的价格完成私有化。三年后,即2018年,药明康德成功登陆A股,首日即涨停,上市之后创下15个涨停板;紧接着,药明康德又登陆港股,成为跨越两地资本市场的A+H股上市药企。

 

截止2021年4月21日收盘,药明康德总市值为6830亿元。这意味着,私有化6年,药明康德的市值上涨了超30倍。

 

对于当时私有化回归的原因,药明康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革曾表示,“在2015年3月,我们在季度财报中准备了一页内容,上面列举了我们将持续发展的重点平台板块,以及将开始投资的新兴机会。季度财报后,我们的股票非但没有上涨,反而下跌了20%。我对这个结果感到非常失望。”

 

如今,可以说,药明康德的长期内在价值得到了市场相对合理的评估。而按照药明康德的路子,于泰邦生物的长期发展而言,当前公司已完成的私有化也仅仅只是第一步。



第15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将于5月12日-14日在上海举行,了解更多信息,

请点击阅读原文或投中网公众号对话框回复“年会”。




转载、合作、加入粉丝群请联系小助理
(微信号:
ChinaVentureWe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