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进伊斯兰的新浪潮:塔利班对中国的最新袭击

王陶陶 2021-04-22 12:00
摘要:塔利班此次袭击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其背后的风险,则值得关注,我们确实不宜过多介入中亚事务,但该地区的稳定则关乎中国西部的安全,因此,这就需要我们建立更强有力的地区联盟,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

王陶陶语音节目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资治通鉴

推荐节目:无可匹敌的力量,群众运动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法国大革命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述俄国革命

推荐节目:现实政治的基准

推荐节目:世界各国的长期地缘风险

推荐节目:历史成败的具体教训

《推荐节目:现代政治的技巧

推荐节目:王陶陶千聊会员

众所周知,我一直担心美军不负责任的撤出对阿富汗、中亚各国和巴基斯坦的负面影响,这可能使该地区出现一个激进的伊斯兰革命政权,进而向脆弱的周边地区输出伊斯兰革命,这种革命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种不可忽略的潜在威胁。
中亚风险系列文章链接,仅供参考:
2017年08月23日:《特朗普增兵阿富汗:我国中亚安全的短期大幸
2017年09月08日:《中国的阿富汗南亚隐患:巴基斯坦的伊斯兰革命
2018年11月24日:《中国在南亚的另类隐患:巴基斯坦的伊斯兰革命
2021年04月21日:《英美败退后的阿富汗:新的圣战革命的策源地
就在前几天,我刚刚在《英美败退后的阿富汗:新的圣战革命的策源地》一文中重申了这种担忧,因此,对于今天的恐怖袭击,我并不感到意外。当塔利班这种伊斯兰激进力量一旦成功排除英美对其的压力,那么他们必然会将魔爪伸向其他的异教徒力量。毕竟,对于任何激进势力来说,圣战是他们维系团结的本能,和平才是他们不能承受的负担。
在这里,我必须要为大家讲述一个很重要的常识。
那就是,伊斯兰激进力量在盛衰,离不开他们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有效控制,只有他们成功控制了某个地区或国家,他们才能够劫持这个地区的资源和人力,并籍此庇护其他圣战精英核心力量,从而向全世界输出伊斯兰圣战。
基地组织的崛起,离不开塔利班击溃苏联残余势力和北方军阀后对阿富汗的掌控,基地组织正是借助了塔利班的庇护和支持,才有足够资源向世界输出伊斯兰激进革命。在此之前,穆斯林兄弟会这样规模更庞大的伊斯兰激进组织,由于无法控制任何一个国家,结果除了遭到血腥镇压外,没有任何输出革命的成果,也难以缔造强大恐怖的伊斯兰激进革命浪潮,更无法对外形成威胁。
同样,伊斯兰国对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占领,让伊斯兰激进浪潮席卷欧亚,包括东突在内的大批激进分子在这里找到了庇护,接受了训练,得到了资助,进而对全世界构成了威胁。
事实上,需要承认的是,正是因为英美军队在阿富汗打碎了塔利班的国家,美、俄、伊朗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打败了伊斯兰国,才从根本上肃清了伊斯兰激进革命的巢穴,使得大批伊斯兰激进分子丧失了滋生的根本,最终在近几年带来了难得的伊斯兰恐怖主义低潮。
因此,一个可见的威胁就是,一旦英美从阿富汗撤军,那么随着塔利班重新恢复对阿富汗的控制,那么阿富汗必然会再次沦为伊斯兰激进主义向四周输出革命的巢穴。
这里面存在两个值得注意的巨大风险:
第一个,乃是阿富汗周边国家的脆弱性,而且是相比于2001年美军进入阿富汗前更加脆弱。
阿富汗南方的巴基斯坦多年来被伊斯兰激进主义所挟持,乃是世界上最激进的国家之一,其中相当多的人对塔利班激进圣战主义抱有同情,这是非常值得忧虑的。
阿富汗北方的突厥伊斯兰国家,其经济严重依赖俄罗斯,随着俄罗斯经济在西方打击下每况愈下,他们的生活也非常困苦,社会矛盾尖锐。例如,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最重要的地区大国,该国国内的乌兹别克伊斯兰运动,曾经乃是堪比于塔利班的恐怖组织,该组织恰恰是被英美军队摧毁的,随着英美的撤退,该组织会不会东山再起?这是非常值得担忧的,这些国家的稳定性对于我们西域安全非常重要。
而任何输出革命的最大受害者,必然是最脆弱的周边国家。
第二点,英美媒体及其控制下的伊斯兰媒体对伊斯兰世界影响巨大,英美在阿富汗必然会留下大量武器和受训的穆斯林军人,这将给阿富汗带来更大的不稳定。
英美的英语媒体本身就对伊斯兰世界具有很大影响,伊斯兰国家的精英大多都会阅读西方媒体,而在多哈的半岛电视台,乃是伊斯兰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媒体,其背后却是英美资本操控,多年来不仅鼓吹英美的自由主义和伊斯兰激进思潮,更频繁针对中国的西域政策进行污蔑,对伊斯兰世界有巨大的舆论蛊惑力。
英美必然极力蛊惑伊斯兰世界与中国的冲突,这会不会对阿富汗的事态造成影响?这些都是值得担忧的。
说起来,塔利班此次袭击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其背后的风险,则值得关注,我们国家确实不宜过多介入中亚事务,但该地区的稳定则关乎中国西部的安全,因此,这就需要我们与俄罗斯、巴基斯坦、中亚等友邦建立更强有力的地区联盟,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
欢迎大家加微信,方便交流。
点击二维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