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工位,这群年轻人做到了

浪潮工作室 2021-04-22 12:15


又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


多少年轻人打算出门踏春赏花,却被一次又一次的加班通知拦在了半路上。


每一天,打工人奔波在两点一线,囿于一方小小工位,做着机械单调的工作,将“搬砖人”功用发挥到极致。


深夜,偶尔还会闪过一瞬曾有的豪情壮志,但很快就会被睡意冲散。天亮后,又重复起正确而无聊的生活。


走在既定人生轨道上的年轻人,获得稳定、舒适的同时,也失去了更多自由和探索的可能性。最终,也错过春天。


但总有一些人,能抓住自己人生的春天,活得像首诗。



把工位挪到动物园、

丛林和冰川的人



花蚀坐在北京开往哈尔滨的D25列车上,最高时速250km。


他把过去循规蹈矩的日常和窗外转瞬变幻的风景一起,狠狠甩在了身后。远方,东北繁茂森林里的东北虎、远东豹和丹顶鹤正在等着他。


那是2018年的盛夏,辞职后的花蚀打算从北至南,将“逛遍中国大城市动物园”的想法付诸实践。接下来四个月,他跑了41个城市,逛遍56个动物园,港澳台西藏新疆一个不落。


《逛动物园是件正经事》作者花蚀


“一些事情之前可能只是书本的知识,然后变成了一个实地考察过、体验过的经历。”花蚀在这次动物园之旅中收获不少,“比方说看到熊冬眠,这种在以前就没怎么亲眼看过,也是比较新奇的一种体验。”


花蚀穿梭在动物园这个“微缩自然界”里,边逛边写,一不小心还写成了一本《逛动物园是件正经事》,拿了不少奖。因为他的记录和书写,不少动物园得到整治,不合理的动物表演被叫停。


当然,曝光只是出行的副产品。对花蚀来说,他的最终目的是“想让各位知道如何去逛动物园。想看到更多人关注动物园,喜欢上神奇的自然”。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小朋友和袋鼠在公园里互动


在云南的原始山林深处,也有另一群人每天都和野生动物们朝夕相处着。


“云山保护”是国内唯一专注于长臂猿保护的公益组织。天行长臂猿,这个目前唯一由中国学者命名的类人猿物种,是他们的主要保护物种。


那儿的工作人员不仅知道不同季节长臂猿的活动范围在哪儿,还对长臂猿爱吃什么、“走”哪条路了如指掌。


自然天地就是云山保护的工作场地,大家一起辨认植物、监听猿鸣,为红外相机布设出谋划策。云山保护也时常走访人家,做社区的宣传教育工作。伴着清远猿声、群山回响,那是独属于他们的原始浪漫时刻。


云山保护的工作人员 / 摄影师:祝常悦,云山保护提供


对于青年科学探险家温旭来说,他要寻找的浪漫在世界尽头。


2019年11月的南极,没有黑夜。太阳照在白茫茫大地上,一切都亮得刺眼。


温旭独自一人徒步58天,最终成功抵达1500km外的南极点,不仅创造了单人无助力无补给抵达南极点最长距离的世界纪录,还从南极带回了一系列具有重要科研意义的冰雪样品。


青年科学探险家温旭在南极


放弃中科院直博名额、全身心投入科学探险事业,温旭选择了一条与常人不同的路。科学探险过程虽然充满未知与危险,但在他看来,自然拥有一种震撼力量:“在南极的时候,是一种天人合一的感觉。”


从珠峰,到格陵兰岛,再到南极,这次南极之行是他发起的<2℃计划的最后一部分。


从南极回来之后,温旭的科学探险仍在继续。“我们正在筹划五月底开着直升机到云南采集植物种子,” 温旭兴奋地说,“今年夏天也会带着一些青年人到野外,针对生物多样性保护做一系列科学考察活动。”



把爱好当作事业,

是个非常难得的事



把“逛娃胜地”动物园逛出名堂来,花蚀靠的是打小的积累。


花蚀对动物们有着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与好感。他从小就看了许多关于动物的书籍,平日最爱的事情就是逛动物园。高中参加生物奥赛,“分省决赛的卷子5分钟做完、5分钟检查,10分钟就交卷了”,最后还能拿省第一。高考后,他如愿进入武汉的地质大学学习生物学专业。


在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前,花蚀曾在互联网大厂有过短暂的工作经历,但“呆一个月就跑了,当螺丝钉太难受了”。


跳槽去大厂前,他还是某科普网站的一员,从事了七年野生动物科普工作。他回忆起第一次野外采访经历,山谷里悠扬的长臂猿歌声令他痴迷至今。或许正因为动物们这“该死的魅力”,花蚀离开大厂,选择重新出发。


2016年,广州某野生动物园,全球唯一的大熊猫三胞胎目前已步入新的成长阶段,脱离了人工奶的喂养


现在的花蚀,不仅是科普作家、生态摄影师,也是武汉动物园的“网民园长”和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的首席传播顾问。“我们生物专业有一半的人改行了”,但花蚀还是希望能在动物科普的路上走下去。


困难阻碍不是没有。不过,“能用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养活自己,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事情啊。”


花蚀的未来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继续做科普呗,继续把有些别人不知道的,然后我们知道我们能看到的东西,传递给别人。”


温旭和探险结缘,要从一场攀登珠峰的直播说起。


“原来真的有一帮人在做这事儿”,2003年,央视的登珠峰直播鼓舞了温旭。15岁的他就用自己的积蓄报名接受了中国登山协会的登山培训,参加玉珠峰的攀登活动。


2018年5月16日,温旭登顶珠峰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温旭和中科院建立了联系,从此走上“科考与探险”的新道路。


国内,探险者与科考队员似乎是割裂存在的两种群体。喜欢探险的人不少,但能与科考相结合的却少之又少。温旭兼负两种身份,用他的话说,就是“成功赋予了自己的爱好一个科学意义”。


身为探险者,危险难以避免,温旭甚至曾与死神擦肩而过。2017年5月的一次科考行动中,温旭在海拔5500米的冰川上踩破冰层掉进一个未知冰湖,当时身上还背着20多公斤仪器和装备。他凭借着落水本能的自救应急反应,最终得以死里逃生。


5月就易碎的冰层引起了温旭的深深担忧,这才有了后来的<2℃计划。他希望通过人类首次穿越地球三极的科学探险,让更多人看到冰川变化,关注到全球气候变化。


珠峰上的冰川融化现象


身份虽发生了转变,但温旭炙热的目光从未离开过探索自然。


云山保护的小伙伴们对长臂猿同样是“一见倾心、爱得深沉”。


“第一次在野外见到长臂猿的时候,我们有同事是哭过的。”机构负责人邓高寒回忆了他们第一次见到长臂猿的情景,“在那种非常茂密的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下,听到长臂猿夫妻俩非常和谐的鸣唱声,会为当时的这种瞬间动容。”


云山保护工作人员在野外工作/摄影师:高山,云山保护提供


虽然邓高寒学的是国际新闻,但她一直特别喜欢自然,大学时也加入过学校的环保社团,做过河流污染调查、自然教育的支教项目。


“做记者和编辑之后,觉得工作对于我的这种意义感不是很大了,所以我当时就挺想加入NGO,看自己能不能做些什么。因为我知道NGO其实一直特别缺人、缺资源。”意识到可以选择自己更认可的领域后,邓高寒毅然加入了云山保护。


在云山保护里,像她这样半路转行的不少。要是让云山保护的工作人员聊起自己的专业,大概能囊括小半本高考志愿填报指南。


其实,自然保护从来都不是一门学科,而是一种基于专业技能和热情的行动。毕竟,热爱会带你出发,也会陪你抵达想去的远方。



科普,要让更多人看到



一直从事科普工作的花蚀曾因这个文艺笔名被人误以为是个姑娘。读者打开视频账号,听到人声,才惊奇发出感叹:“竟然是个大老爷们!”


花蚀已经在快手上发布了不少视频。和文字和照片相比,“花老师带你逛动物园”、“花老师的野外日记”等系列视频更能让关注的粉丝们身临其境。


花蚀在野外拍摄植物


打开他的视频,你可能会第一次知道孔雀开屏竟然还伴随着“卡拉卡拉”的声音,羊驼也有着直男无法抵抗的“撒娇技能”。


有一次,花蚀在视频里试吃高山岩壁上的“水果”大黄,观众反馈特别好。在他看来,这是因为那一则视频“容易产生共鸣,而不是说什么新奇”科普,从来都不是高高在上,朴实真诚的的作品往往更能打动人心。


“南极”、“冰川”、“天寒地冻”。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些词汇是抽象且空洞的,除非亲眼看见视频。当南极的乳白色天空与地面融为一体,温旭身上的红色羽绒服成了唯一剩下的色彩。


“现在完全靠毅力支撑着”,在他的作品《真实的南极探险》中,刚结束一阶段徒步的温旭已长出短硬胡茬,脸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白色雪痕。大风呼啸,他的双眼无法全部睁开。


通过短视频,我们才清晰地感知到,温旭这次“独步南极”挑战究竟意味着什么。


温旭在暴风雪中搭建营地


今年大年初六,温旭在快手进行了直播,用镜头带着大家去到北极:“我们直播里边有一些北极熊,在玩一个漂浮的东西,想办法把它摁下去,在水面上上下下,非常可爱。”


“还有一个印象特别深刻的是直播里的极光,特别多观众看着极光一起去许愿。非常有互动性、非常美、非常有意思,也很温馨。”


那一晚,3500万人一起看到了温旭眼里的“极地浪漫”。


浪漫之外,温旭的科普也有着实打实的影响力。“特别多的高校社团组织,一起加入来做这些事情。他们也会自发地做一些类似讲座的活动。”这些都让温旭觉得自身的工作价值得到体现。


云山保护也在快手上忙着介绍天行长臂猿,为它们的“终身大事”发愁。


天行长臂猿们是一夫一妻制,只要相伴一日便终生不渝。它们擅长用歌声寻求配偶,默契的二重唱象征着它们对彼此和生活领地的守护。但是,由于生活在破碎如孤岛的栖息地里,它们和不少年轻人一样面临着“找对象难”的问题。


天行长臂猿/摄影师:赵超,云山保护提供


“在国内,并没有很好的用人为干预来促进长臂猿繁衍的案例。同时也是因为天行之前没有人做过,所以我们所有的步骤都得特别小心谨慎才行。”


不过,邓高寒也分享了一个好消息:“四月初,我们发现了一个新组成的长臂猿家庭,这是让我们非常兴奋激动的一个事情。”


云山保护用短视频的方式分享了不少长臂猿小知识,希望更多人能关注这群不足150只的“小家伙们”,让它们的猿声得到回响,不再孤单。


我们都害怕孤独,渴望回响。幸运的是,花蚀、温旭和云山保护并不孤单。在快手上,还有54万名知识内容创作者们和他们相伴。


“博物君”无穷小亮(张辰亮)专门在快手上鉴定那些长相惊奇、名字古怪的动物。已过花甲之年的戴博士(戴伟)则穿梭在化学药品、器材之间,把化学实验玩出了名堂。


4月21日,世界地球日前夕,温旭、云山保护等博主和丁真一起,作为优秀创作者代表一起参加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快手的大力支持下举办的“捍卫自然:Time #ForNature 青年影像计划中国区思享会”。他们想把自己眼里的世界展示给更多人看。


今天,快手2021快手光合创作者大会也在广州拉开序幕。这一年度盛会聚集了像戴博士一样的优秀创作者们,他们耕耘着自己的一方天地,也通过镜头,让普通人从琐碎日常中解放出来。


春意正浓,阳光正好。快手光合创作者大会,拥抱每一个独特的你。


毕竟,世界那么大,足够容下每一个“与众不同”。



网易文创浪潮工作室出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信编辑 | 苏点点

图片编辑 | 陈袜袜

内容编辑 | 陈   楷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浪潮工作室长期招聘作者,稿费千字300到800


公众号后台回复“招聘”即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