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腕总统上任第二天战死疆场,背后发生了什么?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2021-04-22 12:39


“御驾亲征”却“战死疆场”!

4月20日

罕见情节真实上演

乍得总统代比在“反恐前线”阵亡

终年68岁


这是一出生命攸关的悲剧

更是一场事关国家的灾难

这位铁腕总统30年执政生涯

自此结束


更令人唏嘘的是

就在一天前

乍得总统选举计票结果刚刚公布

代比以79.32%的得票率胜出

获得连任


4月11日,代比投下乍得总统选举选票


代比还没来得及庆祝胜利

他推迟了胜选演讲

“披挂上阵”赶往前线

没想到

却被不长眼的子弹击中


“总统代比刚刚在

捍卫国家主权的战场上

留下了生命中最后一次呼吸”

乍得军方发言人

20日在发表电视声明时说到


1天后

乍得总统办公室发文称

代比37岁的儿子将接替父亲

担任乍得共和国总统

还将担任该国武装部队总司令


今天的乍得

正站在十字路口上


乍得,“非洲死亡之心”


乍得的知名度并不高

平日在国际媒体上几乎隐形

偶尔上了新闻版面

关键词大多与“贫困”“动荡”挂钩


这里地处非洲心脏

面积逾128万平方公里

是世界上第21大的国家

人口近1500万

略高于我们的天津


乍得是一个地道的穷国

你能想象吗

直到现在

乍得人民都不能正常地用上电


这里全年炎热干燥

恶劣的天气仿佛没有休止

再加上水资源匮乏

土地贫瘠

食物短缺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许多人处于饥饿状态



死亡率为每1000人16.69

人均预期寿命不足50岁

因此

乍得有个颇为恐怖的别称

“非洲死亡之心”


乍得妇女与儿童在难民营等待援助


雪上加霜的是

乍得地处马格里布阿拉伯人地区

撒哈拉以南黑人地区

非洲英语区和非洲法语区

伊斯兰教势力以及基督教势力

几大十字路口的交集处

部族构成复杂

宗教冲突频繁

政治斗争激烈

动辄便陷入战乱中


冲突背后有历史根源——

乍得是前法国殖民地

被打上了鲜明的殖民烙印

北部、东部边界

都是拿把直尺画出来的

以乍得与邻国利比亚的边界为例

这一宽约100公里

面积为11.4万平方公里的地带

系1899年英、法划分势力范围时

用一把尺子划出的边界

以这根线为界

南边的当属法国“势力范围”


乍得行政区划图


这种“粗暴”划出的边界

毫不顾及当地本来的

民族、文化及地理形态走向

为独立后乍得与邻国间的争端

以及国内走马灯似的血腥斗争

埋下了祸根


一代枭雄,“马革裹尸还”


在代比亲临前线前

他刚刚结束另一场“战斗”

开启自己的第六个总统任期

在此之前

他已执掌乍得30年

算得上统治时间最长的国家领导人之一


1979年2月

27岁的代比从法国学习军事后回国

发现自己的祖国

已沦为弹雨纷飞的战场

遂投身军旅


1987年

利比亚总统卡扎菲派遣

总参谋长哈夫塔尔入侵乍得

占据了时任乍得总统哈布雷的故乡

北方重镇法亚拉若


候赛因·哈布雷


彼时,哈布雷亲临前线督战

代比指挥人数居绝对劣势

装备简陋的乍得军队迎战

意外的是

不但击退了敌军

还一度攻入敌境

并生擒哈夫塔尔


这就是世界军事史上著名的

“丰田战争”

代比也因此一战成名


但好景不长

哈布雷逐渐猜忌“功高震主”的代比

解除了代比陆军总司令的职务

还派他“留洋深造”

后又将他“升任”总统顾问虚职


怏怏不乐的代比

先后卷入几起未遂政变中

一度流亡国外

出走苏丹

建立反政府的“爱国拯救运动”

1990年12月2日

在法国和利比亚卡扎菲的支持下

代比政变成功

不费一兵一卒

攻入乍得首都恩贾梅纳

推翻人心尽失的哈布雷政权

并于1991年2月28日

正式出任乍得总统


乍得的日子极为艰难

一直身处水深火热

但是代比上台后

这里发生了新变化

在某种程度上

代比甚至可以说是乍得独立以来

最具有能力和手腕的领导人


代比在乍得首都恩贾梅纳的总统府


他上台后

对内竭力调和部族矛盾

对外则依靠法国

主张地区稳定

反对“无节制的外来干预”


执政30年来

代比虽始终未能重振经济

有1300万人每天生活费不足2美元

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参与排名的

189个国家中排名第187

但在维护国家和社会稳定方面

称得上颇有建树

他在位期间

曾经战乱纷纭的乍得

除北部、西部边界地区

偶有极端势力骚扰外

大抵维持了太平局面


正在这种局面下

他已连任总统5次之多

并即将开启第6个总统任期


2019年12月11日,代比在埃及阿斯旺参加论坛活动时


但其实

自哈布雷下台后

想要推翻代比政权的力量

一直没消停过


一段时间以来

反政府武装组织

“乍得变革和协和阵线”

一直活跃在利比亚南部

紧邻乍得的边境地区

据报道

该组织的目标是攻入乍得首都

推翻代比统治


今年4月11日

武装分子袭击了

利比亚与乍得边境上的一处哨所

向南推进数百公里

越过沙漠

攻入乍得领土


4月17日

乍得军队在该国西部的加奈姆省

打死了300多名武装分子

还俘获了150多名武装分子

26部车辆



19日

乍得政府发言人表示

首都民众无须恐慌

“当前形势稳定”


4月19日,乍得总统府附近的军方坦克


同日

武装组织也发表声明称

他们进行了“解放”加奈姆省的

武装行动

虽然遭受了损失

但已于18日和19日恢复“前进”


也是在这一天

代比“御驾亲征”前往前线

却不幸在战场上受伤

不治身亡


20日

反政府武装组织发表声明

称已圆满完成既定使命

宣布“战术撤退”


至此

一代枭雄的传奇一生

落下帷幕


未来怎么办?


“两天前

美国驻乍得大使馆传出消息说

他们正在撤离人员

因为反政府武装正向首都挺进

但坦率地讲

他们认为‘代比会打败他们’

因为在此之前

代比已经挫败了

几乎每一次未遂政变”

巴黎美国研究生院教授

道格拉斯•耶茨透露说


然而

几乎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只过了不到1天

代比的第六个总统任期戛然而止


20日

乍得军方宣布解散

刚刚诞生1天的政府和议会

成立“过渡军事委员会”

代比之子

现年37岁的乍得陆军少将伊特诺

被任命为临时国家元首

为期18个月


4月20日,伊特诺宣布父亲去世的消息


21日

据乍得政府新公布的宪章显示

伊特诺将“担任共和国总统的职务”

并负责指挥该国武装部队

在未来18个月

伊特诺将任命14名将军管理国家

直至下一次选举


伊特诺已近不惑之年

和法国关系密切

并长期担任军职

他在现阶段被视为

“维持乍得过渡期稳定的理想人物”

但也有人担心

强人骤逝

地区局势风雨飘摇

虽有新总统走马上任

但毕竟根基未稳

被强势压制的内忧外患不免冒头


马里过渡总统巴·恩多表示

代比的牺牲不仅是乍得的巨大损失

也是萨赫勒地区乃至非洲的损失


萨赫勒地区是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

一个区域

近年来该地区饱受

贫困、武装冲突和自然灾害困扰

2014年

萨赫勒五国集团成立


一支萨赫勒五国集团联合部队的分队


成员国包括布基纳法索

乍得、马里、毛里塔尼亚和尼日尔

乍得是该地区打击恐怖主义的重要力量


今年2月

萨赫勒五国集团新一任轮值主席代比宣布

乍得将向布基纳法索、马里、尼日尔

三国交界地带

派遣1200名士兵进行反恐

而代比的去世

留下巨大的权力真空

很可能给恐怖组织带来可乘之机

无疑是该地区反恐的重大损失


2020年6月30日,毛里塔尼亚,代比出席萨赫勒五国集团峰会


我国外交部就此表示

代比总统生前重视发展对华关系

为推动中乍友好合作作出积极贡献

中方对他不幸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向乍得人民以及代比总统的亲属

表示诚挚慰问


近年来

中国与乍得双边经贸合作成果显著

两国贸易规模持续扩大

新冠疫情暴发后

中乍两国守望相助

携手抗疫

两国友谊历经疫情考验

愈加坚实厚重


乍得友好人士视频祝贺中国国庆节


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

法国失去了一位勇敢的好朋友

我们表示痛惜


美国白宫对代比之死表示诚挚的哀悼

强烈谴责乍得最近的暴力活动

支持乍得依据宪法和平过渡权力


联合国秘书长发表声明表示

代比总统是联合国重要伙伴

特别是在萨赫勒地区打击恐怖主义

极端暴力主义、有组织犯罪方面

为区域稳定做出重大贡献

声明表示

在这一困难时刻

联合国支持乍得人民努力建设一个

和平和繁荣的未来


没有人能预知失去了代比

该地区错综复杂的冲突会走向何处

更多人则担心乍得成为下一个利比亚——

陷入无休止的割据、冲突和分裂之中


各方纷纷表态悼念

围绕“代比之死”的讨论越发激烈

但除此之外

更为现实的问题正浮出水面:

未来怎么办?


可以确定的是

血雨腥风少不了

惟愿乍得

早日浴火重生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
长按下载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