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专家:如果不延迟退休,到2050年养老金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腾讯财经 2021-04-22 19:14


郑秉文介绍,如果不延退,养老金首次出现赤字的年份是2028年,此后用基金余额来填补赤字,基金余额减少到0的时间将是2035年。如果实施延迟退休,这两个时点都会延后。第一个时点从2028年推迟到了2034年,第二个时点从2035年推迟到了2042年。

   



“我估计‘十四五’期间延迟退休肯定要实施的,只不过明年还是后年还不好说。


4月21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间隙,我们与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进行了对话,关于延迟退休推出的窗口期,他给出了这样的解答。


郑秉文谈到,即将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和2020年人口出生率,对判断未来人口结构变化有很大作用,对应的养老金改革、延迟退休改革等,都得在“十四五”中完成。


早前有机构发布《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曾谈到,到2035年养老保险基金将耗尽累计结余,一度引发热议。而这样的说法是否客观?郑秉文给出了他的测算数据,并进一步展示了延迟退休对缓解这一现状的效果。


他介绍,如果不延退,养老金首次出现赤字的年份是2028年,此后用基金余额来填补赤字,基金余额减少到0的时间将是2035年。


如果实施延迟退休,这两个时点都会延后。第一个时点从2028年推迟到了2034年,第二个时点从2035年推迟到了2042年。


他进一步举例,“如果不延退的话,2050年那一年支出养老金是35万亿,一个天文数字,占GDP大约是9%。”


同时,按照当前制度下,到2050年我国退休人口是2.78亿,如果实施延退,这个数字就减少到2.1亿。“一下减少了七八千万人领养老金,对养老金支出的减少,是非常好的。”


现行的法定退休年龄为男60周岁、女工人50周岁、女干部55周岁。而郑秉文主张,未来所有群体退休年龄一致,诸如重体力劳动工人是多少、高空作业是多少等等,应该个别制定政策,不需要在退休制度上体现的那么细。


至于延迟退休是否会造成“交社保的时间长、领的时间短”?郑秉文引入了“养老金财富总值”的概念,即一个国家人均领取养老金占社会平均工资的倍数。


在这个数字上,卢森堡居全球首位,而中国排在第二,在16到17之间。换句话说,中国的退休年龄在全球范围内太低,领取养老金相当于社会平均工资的倍数太高了。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


延迟退休肯定会在 “十四五”期间实施


腾讯财经:

我国的人口老龄化的现状是怎样的?要如何抓住“十四五”窗口期解决老龄化问题?

郑秉文:

“十四五”期间人口发展的几个拐点出现比较快,一个是在总人口当中,60岁以上的群体占总人口突破了3亿。再一个,由人口变化导致的制度赡养率也会变化非常大,因为人口结构几乎可以完全反映到治理结构上来。

在“十四五”期间,养老保险的覆盖已经非常高了,将接近96%-97%,这个覆盖面也就是发达国家的水平。

人口的老龄化情况反映在制度里,导致财务可持续性越来越差。这是又一个变化。

“七普”的数据和去年的出生率,对我们判断未来人口结构变化有很大作用。基于人口结构的变化,养老金制度的改革,延迟退休,延迟退休的改革里,包括最低退休年限的提高,都得在“十四五”当中完成。

所以,我估计“十四五”期间延迟退休肯定要实施的,只不过明年还是后年不好说。

全国退休年龄应该一致,不应该再有差别


腾讯财经: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里面提到,要小步调整、弹性实施,分类推进跟统筹兼顾去逐步完成。分别指的是什么?接下来可能的步骤会是什么?

郑秉文:

“小步调整”的含义是指每年上调的月数不能太大,每年上调的月数太大,就变成激进式的了。激进式的改革提高退休年龄,在欧洲曾出现很大副作用。

“分类推进”,我理解是三个群体,按照目前政策,女工50岁,现在女干55岁,男工和男干60岁。我认为今后不能再分了。

我认为,全国的退休年龄应该一致,不应该再有差别。比如重体力劳动工人是多少、高空作业是多少,应该个别制定政策,不应该在退休制度上体现的那么细。

如果不延迟退休,养老金占GDP比重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腾讯财经:

我国现在调整生育率、延迟退休,是不是全都是指向人口老龄化?您觉得这些措施是不是真的能缓解人口老龄化,带来一些好的效果?

郑秉文:

所有这些措施都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毫无疑问的,它的副产品恐怕要涉及到个人的一些福利。像对于高学历的人群来讲,如果这个不延退的话,进入劳动力市场时间比别的群体晚七八年,而对那些低学历的,恐怕就要差一些。这些都是副产品。

这种延退的办法应对人口老龄化,这个意义是非常积极的。首先养老金对养老金的支出这是最直接的。

如果不延退的话,根据我们的测算,养老金出现赤字的年份是2028年。随后,用基金余额来填补赤字,基金余额将逐年减少,减少到0的时候是2035年。

如果实施延迟退休,这两个时点都会延后。第一个时点从2028年推迟到了2034年,第二个时点从2035年推迟到了2042年。

相反,现在这个制度下不延退,到2050年我们退休人口是2.78亿,今天是1.1亿。如果延退就减少到2.1亿了,一下减少了七八千万人领养老金。所以对养老金支出的减少,这个是非常好的。

再举个例子,如果不延退的话,2050年那一年支出养老金是35万亿,一个天文数字,占GDP大约是9%。

“十四五”期间我国养老金覆盖情况基本达到发达国家水平


腾讯财经:

政府报告提到基本养老金的参保率要提高到95%,目前来看,这个完成难度会很大吗?

郑秉文:

这个不会很难。养老金的覆盖面,所有的国家困难都是灵活就业群体,我们国家灵活就业的比重比较大,有2亿人左右,尤其我们的网络经济、平台经济、分享经济太发达,导致不参保的人比较多。这2亿人中2/3已经覆盖了,1/3左右的灵活就业人员没有覆盖进来,也就是几千万人。

我个人觉得当养老金制度覆盖率达到了96%、97%,基本上达到了发达国家水平。极少数的个别情况可以慢慢做工作,可以为这部分群体留下一个空间。

也就是说,在“十四五”期间,覆盖率从95%起步,基本上完成了应保尽保的发达国家水平。


未来社保交的久、领的短?中国目前退休年龄太低了


腾讯财经:

关于社会保险可持续性的问题,网上也有一些人在担心,我延迟退休了,交的社保的时间很长了,但是好像领的时间短,个人的利益怎么去保障?

郑秉文:

在国外有一种测量办法,叫做养老金财富总值。是指一个国家平均每个人领取养老金的社会平均工资的倍数。英国只有4.1倍,就是说英国的养老金退休年龄很晚了。退休的晚意味着领取养老金就少了相当于社会平均工资的倍数就小。

这个数最大的是卢森堡18,其次是中国,中国是16到17之间,中国排第二。也就是说中国的退休年龄太低了,领取养老金的,相当于社会平均工资的倍数太高了。从需求侧来讲,老百姓当然是愿意了,从供给侧来讲,这个数值越大,说明这个制度的隐性债务就越重。隐性债务越重,子孙后代的压力就越大。

养老金制度不仅仅是一个民生制度,它也是一个科学制度,要有科学的态度。所以要站得更高一点来看养老金待遇与个人缴费的关系。

甭指望养老保险第一支柱攒钱,绝大多数国家都是现收现付


腾讯财经:

目前国家也在推行个人养老金制度。这个制度可能会对后续的养老有什么影响?您之前也提到说要向资产型养老金过渡,能再详细解释一下吗?

郑秉文:

引入个人养老金就是第三支柱,养老金大而化之,分成国家举办的、企业举办的、个人举办的,这三者是分别成为第一、第二、第三支柱。这三者有个共同的特点,都有税收优惠支持。没有税收优惠支持的用于养老的资金不算养老金。你买寿险保单了,那不算养老金。那是个人的资金安排,没有什么税收优惠资金。

这三个支柱基本上被全球都接纳了,形成了共识。但事实上全球还是分成两类国家,一类国家只有国家养老金,另一类国家除了支柱,还有二、三支柱,甚至还有四支柱,它支柱很多。在多支柱的模式下,好处多多。第一个,增加养老金的收入来源了,所以增加了退休收入。第二个,退休收入多元化的,以前本来就一个来源,现在三个来源,人心很稳,人心很稳的情况下,社会就稳定了。第三个,如果有了养老金,第二、第三支柱养老金完全市场化投资,就形成了这种股本资金可以长期投资,形成了创投资金。创投资金多了,国家的企业创新,它的技术创新就有了长期资金流入。

事实上,如果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建立了,就变成资产型国家了。因为第一支柱没有资产,第一支柱对绝大部分国家来说,目前能看到的所有好的国家,第一支柱绝大部分都是现收现付的。现收现付是有钱的,年轻一代工作交的钱支付给退休一代了,是空的,留着很少的一点流动性。所以甭指望第一支柱攒钱,第一支柱是没有钱的。凡是有钱的资产型养老金制度的国家,第二、第三支柱一定很发达。

腾讯财经:

资产型养老金制度,会不会存在风险的问题?

郑秉文:

风险是周期性的,就像美国的制度,是周期性的,几年一个循环。所谓的循环就是周期。所谓周期是有回来的时候,有高潮,有低潮。养老金在这个里边确实是随着周期走的。如果你这一波赶上低潮时候退休,你就倒霉了。所以风险是有的,在于设立一个很好的制度。你要想没有风险的制度,那就现收现付。

美国资金就特别多,第三支柱10万亿,相当于GDP的45%左右;第二支柱相当于GDP100%,合在一起,相当于GDP的150%,35万亿的养老金。加上第一支柱2.9万亿,35万亿的养老金,GDP才21万亿。35万亿里边只有3万亿是买国债的,剩下32万亿完全市场化投资。所以它的资本市场稳定,养老金多,养老金回报也好,资本也稳定,形成了良性循环。

建立资产型的制度要有预见性。从现在预见10年、15年、20年以后中国啥样,从现在就开始建立这个制度,这些是可以预见的。预测以后建立设计养老金制度,养老金制度一旦设计了很难掉头。所以你要提前设计,这就是学者的作用。所以我主张应该建立资产型的制度。

35岁是个坎?这个现象是相对的


腾讯财经:

关于延迟退休,对于年轻人跟一些大龄劳动者还面临着就业问题,比如在互联网领域,有时候35岁是个坎,40岁以后可能单位就不要了。延迟退休的同时,可能还面临着失业率上升的问题,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郑秉文:

我觉得35这坎确实存在,这个坎的存在是针对现行退休年龄制度下产生的。35岁现象是相对的,当你延迟退休年龄以后,它就要相应的后移。
不管退休年龄设在60、65、67,市场规律导致有些行业确实有年龄门槛,这个门槛是市场决定的,不应该用行政手段去强行怎么样,这些是市场的作用。我们要尊重市场,敬畏市场。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