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邀请世界领导人共聚气候峰会,有何特别?深度解析峰会背景、议题、全球气候进程与美国方案

国际金融报 2021-04-22 21:41

当地时间4月22日至23日,美国总统拜登邀请38个国家的领导人及两位欧盟领导人参加即将举行的虚拟(线上)气候领导人峰会,并向公众开放直播。


中国外交部4月21日宣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以视频方式出席领导人气候峰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期待这次峰会能为全球合作应对气候变化挑战,推动巴黎协定全面有效实施,以及为共同促进全球气候环境治理提供有益的交流和合作平台。

2021年4月22日是第52个世界地球日,每年在这重要的节日全球皆会一同响应,提倡环境保护。

白宫声明显示,在此次峰会上,美国将要宣布“雄心勃勃的”2030年排放目标。声明还称,拜登总统敦促各国领导人以首脑会议为契机,概述各国如何为增强气候雄心做出自己的贡献。


拜登政府争做气候行动“助推剂”


拜登发起的气候行动很快引起了外界和民众的关注,单从该峰会的与会者来看就足以凸显这次会议的“不寻常”。

首先,拜登邀请的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达40位,规模之大、规格之高定格了峰会的政治性和影响力。其次,从与会者来源的构成来看,不仅世界主要的排放大国被邀请,特别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也被邀请。发达国家、发展中大国、不发达国家、欧盟委员会等国际组织均出现在拜登的邀请名单中,覆盖面之广将可能为气候变化的行动进程带来不同的声音和灵感。

另一方面,拜登就任3个月便采取大规模峰会的形式动员各国加速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为领导人气候变化峰会添加了急迫性和紧张感。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白宫新闻秘书詹·普萨基(JenPsaki)日前表示,拜登总统希望在总统任职初期就召开这次峰会,以确保与国际社会和政府最高层的主要参与者进行密切协调。

拜登政府对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视态度与迅速行动基于其国内、国际环境的双层考量。

就国内层面而言,兑现竞选承诺、抨击特朗普和共和党执政、对接基建计划、推动国内就业和经济转型、提高国家竞争力是拜登气候政策的关键原因。

作为民主党人总统的拜登,在竞选之时就以民主党一贯的环境政策立场,与共和党相区隔。

近来,拜登推行其万亿基建计划,其中重要的一项投资,便是在可再生能源和环境保护领域的基础设施上面。推动气候峰会的举办是拜登“推销”其美国重建计划的重要一步。

伴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大规模投资和疫苗接种的加速,拜登政府也在同步推行其雄心勃勃的“就业计划”。美国民众普遍担心新能源政策的加码将会对疫情造成的失业率雪上加霜,拜登也担心这一点,因此借由气候峰会讨论这一问题的潜在解决方案。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4月19日演讲时警告,美国在发展可再生能源创新方面落后于中国,包括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电池和电动汽车以及可再生能源专利。如果美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步调缓慢,相关的科技进展也将受到影响,这会削弱美国未来的科技竞争力。

就国际层面而言,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一小部分国家能够单独应对气候变化及潜在风险。

《纽约时报》曾刊文称,世界需要团结一致,最大限度减少全球变暖的危害,而且得迅速行动起来,特别是考虑到新冠疫情已经让这一进程失去动力。

出于疫情原因和不同国家各自的考量,有关气候行动的国际合作已经受到阻碍。

受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影响,原定于2020年11月举行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被推迟至今年11月1日召开。据了解,此次格拉斯哥缔约方大会将三个国际公约的缔约方会议进行了合并,包括《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京都议定书》第16次缔约方会议,以及《巴黎协定》第3次缔约方会议。

相对于《巴黎协定》设定的减排目标的急迫性,许多国家和非国家实体的行动也略显缓慢。一些早前宣布气候行动目标的国家被期待继续加速这一进程,与此同时,一些国家例如印度至今还没有明确说明本国将如何参与到《巴黎协定》的国家自主贡献。

观察家还认为,拜登政府希望借此次发起气候峰会重建美国在气候危机方面的国家信誉和领导权。据《卫报》报道,拜登希望在气候危机上重新树立美国领导权的愿望将在本周的峰会上面临严峻考验。

此外,分析家还认为,笼络美国盟友也是观察拜登意图的一个视角。

为了配合拜登政府的国内政策,并推动滞缓的国际气候合作进程,美国外交机构不断声明自己对气候问题承担着多项职能。

3月3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布了其就职以来的首次演讲,阐述与拜登政府国内政策有关的八大优先事项。其中一项重要的事项便是在全球范围内支持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和绿色能源。

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国务卿4月19日在地球日峰会前出席马里兰州切萨皮克湾基金会的演讲,重申气候问题是美国外交政策优先议题,同时美国希望推动绿色能源革命。

布林肯还称,如果美国不能在解决气候危机方面领导世界,那么我们在这个世界将没有什么能被剩下的东西了。


首脑峰会议题主涉六个方面


此次领导人气候峰会的部分议题着眼于当前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一些重要领域,并准备就主要经济体、不发达国家、非国家行为体和生物多样性进行讨论。但是,议程设置本身就反映出不同行为体在国际会议中的“权力”,因此,美国在自己发起的气候峰会中自然也努力放入一些与本国政策关联度较大的议题。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整理,首脑峰会的主要议题将涉及六个重要方面,包括巴黎气候公约排放目标、对脆弱国家的支持与帮助、气候行动与就业机会、技术变革与新经济、非国家行为体的参与和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

白宫声明中对每个主题进行了如下简要阐述:

1、在这个关键的十年中,世界主要经济体为减少排放做出积极的努力,以达成1.5℃的变暖限制。

2、动员公共和私营部门的资金来推动净零排放的过渡,并帮助脆弱国家应对气候影响。

3、气候行动的经济利益,尤其是创造就业机会,以及确保所有社区和工人从向新的清洁能源经济转变中受益。

4、推动变革型技术的发展,这些技术可以帮助减少排放并适应气候变化,同时还将创造巨大的新经济机会,并建设未来的产业。

5、介绍一些致力于绿色恢复和将升温限制在1.5℃以内,并与各国政府紧密合作以提高雄心和抵御力的次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

6、讨论加强保护生命和生计不受气候变化影响的能力,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全球安全挑战及其对战备状态的影响,并探讨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在实现2050年净零排放目标中的作用。

尽管拜登政府发布了上述议题,但没有其他国家的响应与合作,其试图主导气候峰会议程的尝试难以一厢情愿。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强调,国际上的事应该由大家共同商量着办,世界前途命运应该由各国共同掌握,不能把一个或几个国家制定的规则强加于人,也不能由个别国家的单边主义给整个世界“带节奏”。

此前,中国本着“商量着办”的原则与美国就气候合作达成了部分共识。根据4月18日发布的《中美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声明》,中美双方回顾了两国气候变化的领导力与合作,均为巴黎协定做出历史性贡献。在中美的联合声明中,双方承诺为在巴黎协定框架下21世纪20年代采取提高力度的强化行动做出努力,并认同在格拉斯哥大会前提高全球气候雄心。另外,双方还就支持发展中国际能源结构转型和2020年后生物多样性框架的重要性达成了共识。

在4月6日的中法德领导人视频峰会中,三国领导人也一直认为要坚持多边主义,共同构建公平合理、合作共赢的全球气候治理体系,推动领导人气候峰会取得积极、平衡、务实成果。

在本次气候峰会的议程中,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将被拜登邀请进行主题发言。

除了领导人讲话和议会本身的议题讨论,白宫称,还将重新召开由美国主导的主要经济体能源和气候论坛。该论坛召集了17个国家,这些国家约占全球排放量和全球GDP的80%。

布林肯还宣称,他将于下个月在冰岛举行的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以及七国集团会议上重申美国对实现气候目标的承诺。


气候峰会及成果仍存诸多风险


虽然拜登发起领导人气候峰会得到了各国政府的积极响应,但是气候峰会所面临的潜在风险也不容小觑。

第一,美国作为气候峰会的发起国,各方都注视着其一举一动。在会议来临之际,拜登首要面临的问题将是如何尽力弥补特朗普任内应对气候变化的“美国缺席“,以及作为发起国却迟迟未宣布行动承诺的美国,将如何提出一个大国该有的净零排放目标?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并且从未宣布有关碳中和的行动承诺,甚至还批评环境治理对美国经济与财政的伤害。这些行为极大地伤害了美国在全球气候治理领域的信誉和领导力,不仅令广大发展中国家大跌眼镜,也使得美国的盟友动摇了对美国环境政策的信心。

而拜登所面临的不仅是特朗普的环境赤字,还有作为碳排放大国和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如何在自己发起的峰会中作出表率,推动各国提高净零排放的目标雄心。《卫报》称,拜登峰会的核心将是美国新的减排目标。

据悉,美国的目标很可能是以2005年的水平为基准,到2030年排放至少减少50%。

第二,美国如何统筹与团结各国,真正将气候合作落到实处也是一大难题。若美国忽略其他国家的声音而强行推行单边主义的观点与行动,这将破坏各国最有可能的合作领域。

在《华盛顿邮报》看来,拜登想打造美国重返世界舞台的形象,在气候变化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但其他国家不一定会买账,此次气候峰会甚至可能给美国带来政治和外交风险。

记者 袁源 实习生 井立琛

编辑 程慧

责任编辑 孙霄

—— / 好文推荐 / ——

       

       

点亮“在看”,你最好看!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