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靖江一企业“民告官”胜诉,镇政府仍强拆码头

南方周末 2021-04-22 23:28

 2021年325日,已经被拆除的川心港码头。 (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图)

全文共1997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 2021年2月7日,法院作出“撤销行政强制执行决定”的判决,3月1日,镇政府依旧强制拆除了码头的剩余部分。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

南方周末实习生 李高昕

责任编辑|钱昊平


看到判决书中“撤销行政强制执行决定”的字眼时,杨恒生一度认为,自己的码头能保住。

69岁的杨恒生,是江苏靖江市恒生混凝土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生制造”)董事长。靖江位于苏北,长江流经城市南端,京沪高速穿城而过,靠混凝土起家的杨恒生,知道航道运输的重要性,2009年,他投资建设了自备专用码头。
 
2020年624日,靖江市交通运输局以“审批手续不全”为由,责令杨恒生限期拆除码头。杨恒生向靖江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未果,911日,新桥镇人民政府进场实施强拆,拆了一部分。3天之后,杨恒生向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靖江由泰州代管)。
 
2021年27日,法院作出“撤销行政强制执行决定”的判决,31日,新桥镇政府依旧强制拆除了杨恒生的码头的剩余部分。
 
行政诉讼法实施以来,“立案难、审理难、执行难”就一直被关注,不仅仅是原告和被告之间的较量,也有司法与行政之间的博弈。
 
1

市政府行政复议结果未出

镇政府已实施强拆

 
2009年,杨恒生通过与靖江市港航港口公司(以下简称“港航公司”)合作,在东兴镇上五圩港建造了为混凝土生产配套的自备专用码头。
 
2013年818日,港航公司停止营业,并与靖江市港口管理局、水利局和新桥镇人民政府签署码头置换协议。根据协议内容,新码头选址在川心港。恒生制造与港航公司继续签署合作协议,通过向后者缴纳每年20万管理费用的方式,委托港航公司进行对接工作,关于码头的投资和实际运作,则由恒生制造负责。
 
混凝土生产极度依赖砂石原料,一直以来,杨恒生的大部分原料,都是通过航运,从重庆、湖北等地运到靖江,“航运成本比陆运便宜很多。”为了经营好川心港码头,杨恒生先后投资6500万用于码头建设,他甚至花了1260万买下码头附近的一个生态园,“担心影响生态园正常营业,老板去投诉,干脆自己买下来。”
 
觉得一直与港航公司合作也不是办法,杨恒生自己成立了靖江市恒兴港口装卸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兴装卸),相继办理了项目备案、环评、洪评、安全等相关手续,试图慢慢与港航公司剥离,但最重要的港口经营许可证却迟迟申请不下来。据恒兴装卸工作人员祁习祥称,“相关部门让我们2020616日,也就是港航公司的许可证到期后再说。”
 
一直到靖江市交通局找上门来,杨恒生才发现,当初申请的港口经营许可证,早在2019年12月就被“申请注销”了。
 
在一段杨恒生提供的视频材料中,港航公司负责人在被询问为何悄悄注销港口经营许可证时,这名负责人说,交通局找上他,“说我已经上黑名单了,因为港航公司实际上不是我在经营。”该名负责人表示,在注销港口经营许可证的过程中,他并不知晓恒兴装卸没有许可证。这次注销,让川心港彻底成为一个非法码头。
 
2020年624日,新桥镇政府作出责令改正通知书,要求恒兴装卸提供相关行政许可,否则将拆除违法建设。202076日,恒兴装卸向靖江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两个月之后,市政府以“案情复杂”为由,作出行政复议延期审理通知书,通知行政复议延期一个月,即202010月应给出行政复议结果。
 
但在2020年97日,也就是市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延期通知的当天,新桥镇政府作出行政强制决定。
 
目前行政复议决定仍未作出。南方周末记者为此联系到靖江市政府,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2

“法院只管判决”

 
2020年911日,新桥镇人民政府进场实施强拆。3天之后,杨恒生向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
 
2021年27日,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以“行政强制决定程序和适用法律错误”,作出撤销新桥镇政府行政强制执行决定的判决。
 
但仅仅过了一个月,政府相关人员依旧强拆了川心港码头的剩余部分。事后,杨恒生找到法院,想要一个说法。“他们说,法院只管判决。”回忆经过,杨恒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南方周末记者试图联系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采访,对方告知“需请示领导”。
 
长期关注行政诉讼的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令认为,法院撤销的是决定,而比较强势的政府往往仍然会作出实际的强制行为,“不妨针对政府强制拆除的行为,再提起一个诉讼”。
 
有了判决为何不执行?南方周末记者留意到,在行政判决书中,新桥镇党委政法委员刘洪是参与诉讼负责人。4月12日,南方周末记者联系到新桥镇政府,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港口的事)不是我们牵头的,牵头的是靖江市交通局,我们只是配合。”随后,南方周末记者尝试与交通局取得联系,但一直未果。
 
2021年325日,南方周末记者到达川心港码头时,现场已是一片平地,黄沙随风漂浮,四周野草渐丰,戴遮阳帽的工人们试图把散落的钢筋堆积在一起。长江上,轮船络绎不绝。

其他人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