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我们,与永远年轻的虚拟偶像

北方公园NorthPark 2021-04-28 21:00

作者:+o、王小笨


 
从小吃惯了的蒙牛随变冰淇淋,没想到有人为它写了首歌,确切地说不是具体的人,而是一个虚拟偶像团体 RiCH BOOM。这个爱奇艺打造的国内首支潮流娱乐向虚拟5人组刚刚被官宣为蒙牛的代言人,ta 们跟说唱歌手 Bridge 一起制作了这首朗朗上口的新歌《随变》。
 
《随变》MV截图

这不是虚拟偶像的初次亮相。不必过多介绍,我们已经来到了虚拟偶像的世界,至少在提到这个名词的时候,已经不用专门解释它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了。从2011年开始,初音未来的演唱会就已经开遍了世界各地,这位16岁的虚拟女性歌手在国际上的知名度不逊色于任何一位大牌音乐人。
 
在我们能看到的地方,虚拟偶像正在展示其魅力,并且以 ta 们所拥有的比真人偶像更多面的样貌和形态,吸引着诸多目光。
 
2020年在《天赐的声音》这档音乐节目舞台上,15岁的 Vocaloid 中文歌手洛天依身穿白色旗袍弹着钢琴出现,与她合唱的张韶涵一身黑色旗袍,两人伴着《芒种》在舞台上遥相呼应。歌曲来到后半段,舞台变成了一片充满动漫风的花海,间奏过后花海消失,洛天依换了一身造型与仍然穿着黑色旗袍的张韶涵一起完成了这个舞台。
 
如果不是洛天依的存在,歌手站在花海里演唱的设计很可能无法实现,那一段跳脱《芒种》原本曲风的间奏设计,也不知要如何配合怎样一段舞台表演,但是因为虚拟偶像的加入,变幻的舞台、表演和间奏,一切都合理了,她甚至可以瞬间换装,把自己调整到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里。把单一的舞台变成一个微型乐园,这带给音乐节目观众的,绝对是一次新奇的体验。

《天赐的声音》张韶涵 x 洛天依

观感上的美让人产生期待,再加上虚拟偶像的灵活度,其存在本身就带有的无限可能性,让 ta 们可以出现在任意场景里。拿初始形象更贴合说唱、潮流文化的 RiCH BOOM 来说,早期的亮相里,ta 们有最常规的表演秀,在《爱情公寓5》第13集的片尾曲《闯》里,K-ONE 和 PAPA 开着车,5个人在流光溢彩的隧道和充满赛博朋克风格的街头穿梭,完成了一支集结当下潮流元素的酷炫 MV;可是来到《青春有你》和《乐队的夏天》,ta 们又开始跳男团舞,或者手握吉他和鼓棒搭出一个乐队的完整配置。

RiCH BOOM x 《男孩别哭》舞台


男团和乐队、说唱跟摇滚,放到真人偶像身上,是一种颇受争议的跨界,需要接受诸多考验,然而在 RiCH BOOM 这里,没人觉得出戏,那首《男孩别哭》,主唱 K-ONE 张嘴的那一刻就把人带进了跟海龟乐队完全不同的世界,直到 PAPA 开始往里加入说唱,你也不会觉得有丝毫违和。舞台上,音乐就是这样流动的。
 
在真人偶像那里需要费劲周折的设计,虚拟偶像却可以轻松做到,像魔法一样,ta 们多变却又始终是围绕着本体形象在行动,在 YouTube 上 RiCH BOOM 的频道里,PAPA 还兼任主持人跟多位潮牌主理人、音乐人对谈,整个交谈个性又逗趣。
 
完全可以这样说,只要观众需要虚拟偶像出现在哪儿,ta们就可以出现在哪儿,音乐、访谈、潮流......任何形式、任何行业,ta 们全能、优异,最重要的是,不会老去、且初衷不改。
 
洛天依永远15岁,RiCH BOOM 永远不会解散,假如我们想要追求一种永恒,某种程度上,虚拟偶像可以做到,而且绝不褪色。ta 们的形象、风格、人设都经过精心规划,美貌不会变,才华和梦想也不会消失,虚拟偶像由粉丝的爱和向往构成,假如你愿意的话,还可以为构建 ta 们出一份力。
 
坚定、牢固、还能获得回应,没有比这更靠谱温柔的偶像了,当看到偶像还会使用自己为 ta 写的歌或设计的元素,一种自己价值得到证明的感觉也会油然而生。
 


年轻人涌向的方向就是未来的方向,这个时代,虚拟偶像的知名度早已远远溢出宅文化圈层,辐射到更广的群体了。
 
几乎所有媒体在谈到虚拟偶像的时候,都会引用爱奇艺在去年发布的《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全国有 3.9 亿人正在关注虚拟偶像和去往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但在表层数据之外,报告中提到的“虚拟偶像发展进入繁荣期,商业生态正在组建”的判断或许更值得分析。
 
尤其在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娱乐消费市场原本的互动性被打破和重塑,虚拟偶像展现出了更强的生命力和更多可能性。拍摄时尚杂志、入驻淘宝和B站、直播带货......就连造星能手韩国 SM 公司在去年底推出新女团 aespa 时,都要为四位成员分别量身打造一个虚拟形象,RiCH BOOM 这样的虚拟偶像团体更是以厂牌这种新兴的模式拥抱年轻人。
 
aespa 成员与其虚拟形象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虚拟偶像的本质是以虚拟的形象实现粉丝幻想的投射,因此能较大程度地迎合市场,以定制化的形象相对稳定地满足粉丝和商业利益的需求。
 
从这点来看,即便没有疫情的原因,虚拟偶像的爆发也具有必然性。虚拟偶像从诞生之初就和年轻人的审美高度契合,ta 们要么是有着完美无瑕的外貌形象,要么就是有鲜明独特的个性特征。
 
比如主打国风、专攻时尚领域的虚拟偶像翎Ling,丸子头、柳叶眉、丹凤眼,让人过目难忘的形象,是时尚圈喜欢的调调;还有主打潮流、娱乐的 RiCH BOOM,所涉领域就更多了,鼓手 RAINBOW 有着黄金比例般的超模身材,是厂牌中的时尚担当,主唱 K-ONE 是唱跳俱佳的全能型明星,是厂牌中的阳光 Idol,曾经在《中国新说唱》中亮相的胖虎是一个外表威猛凶悍但内心温暖善良的 Rapper.....厂牌中的每个人都足够个性,粉丝完全可以各取所需。
RAINBOW 与 胖虎 街拍图

而这些“人设”和特质也不是预先定死,再强行灌输给年轻人的,而是在一次次亮相和互动中慢慢渗透给年轻人的,同时根据粉丝的反馈不断进行调整。洛天依在初始设计时,官方设定只有:形象贴合中国元素、15岁、呆、幼女声线,是在后期粉丝们的共同创造下,才有了“公主殿下、吃货”这样更趣味的性格设定。
 
事实上年轻人正是这个过程的背后驱动力之一,从此偶像消费不再是一个单向的输出接收,而是一个有来有往的双向互动模式。
 
再加上虚拟偶像早就不像过去一样局限于二次元领域,而是实现了对年轻人细分领域审美倾向的全面覆盖。ta们可以搞说唱、跳街舞、组乐队、唱国风,这都是在年轻人或者 Z 世代中有着巨大影响力的细分领域,内容生产之外,虚拟偶像的形象也可以直接用于后端商业开发,涉足潮玩、潮牌、手办这样的领域。
 
Produce C 潮玩设计

站在当下,我们已经不能把虚拟偶像简单看作是传统偶像的一个补充或变形了,ta 们正在跟受众、年轻一代一起探索新的娱乐消费内容。



彩色双丸子头,一件蓝白相间的露腰夹克外套,当然还有几乎完美无瑕的面容,这就是虚拟偶像 CodeMiko 的典型形象,对了,还要搭配上她独特尖厉的声音。
 
从 2020 年 4 月开始,CodeMiko 在海外游戏直播平台 Twitch 上逐渐走红,如今已经积累了超过 66 万粉丝。CodeMiko 的走红背后伴随着一个有点传奇的故事,它是由一位韩国女程序员独自创造的,形象就来自于她本人,制作的设备和软件甚至都还是她贷款买来的。
 
除了形象设定,女程序员还为 CodeMiko 创作了人物小传:她是一个想要加入 3A 大作,但是没有机会的失败游戏 NPC 角色,于是只能在各个游戏之中穿梭。可为什么要说那是她的典型形象?因为 CodeMiko 随时都可以改变,衣服上露出支持者的名字是基本操作,修女、知性的大学生乃至小丑装、鲨鱼服,只要你提出要求,没有 CodeMiko 不能变身的形象,它甚至经常在直播中变成各种扭曲的形象。
 
CodeMiko 直播

CodeMiko 就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她的形象和身处的场景是完全虚拟的,但她的声音和语言反应又是非常真实的,这就是赛博格世界的特性,虚拟和真实的边界从没有像今天一样混乱和模糊。当虚拟偶像已经全方位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我们便不能再把它单纯看作是一种对于线上虚拟内容的消费。
 
上海师范大学摄影专业教授林路在分析虚拟偶像的时候,引用了福柯的理论,“我们的看与被看其实涉及到一个权力的关系。尽管观看是我们的主观选择,但是怎么看和看什么其实又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社会文化等因素决定的。”
 
这里说的权力的关系就是福柯说的视觉会产生权力,视觉机器有其背后的社会、文化资本,保证观看者目光的权威性、强制性,造成观看者和被观看者之间权力的不平衡性。在观看的过程中,我们并不会看到有形的权力主体,却能够感觉到其背后存在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一种隐性的、柔性的权力正在支配着我们的观看过程。
 
但在当下的时代,虚拟偶像“颠覆了我们在潜意识中仍然认为‘有图有真相’的认知模式”,即在某种程度上,过往传统的观看与被观看的心理关系和权力关系正在被重塑
 
CodeMiko 身上一个显著特性就是身为虚拟主播,她可以与观众保持每天至少五小时的密切互动,由于这种互动是实时的,CodeMiko 可以展现出女程序员非常真实的性格,以至于偶尔讲点脏话和成人段子也是不在话下。过去绊爱(Kazuna AI)这样的虚拟偶像还因为在直播中说一些幼稚的话而被我们戏称为“人工智障”,我们更像是在逗一个纯粹的人工智能,那么到了 CodeMiko 身上,这种对于一个虚拟偶像的真实情感投射被无限放大。
 

某一天,CodeMiko 突发奇想提供了一个选项,观众可以让 CodeMiko“死去”,就在那一天,她的直播间收入增长了 3 倍,但每一个观众都清楚,CodeMiko 不会真的“死去”,我们却可以在心理上获得一种失而复得的体验。和 CodeMiko 的交流互动就像一场惊喜不断的冒险,美国媒体 The Verge 对此有一个精妙的比喻,“这就像在凌晨时分在聚会上与某人交谈时,世界稍微倾斜了一下,但是是以一种正确的方式。”
 
CodeMiko 之所以能够在 2020 年彻底走红,新冠疫情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因为物理上的隔绝,原本年轻人习以为常的亲密感和临场感被完全消解,即便在后疫情时代这种模式正在迅速恢复,但依然有着诸多的限制,而且既定的心理状态一旦改变,其恢复必然是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甚至很可能再也不能恢复到过去的状态。
 
真人偶像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做到像 CodeMiko 以及其他虚拟偶像一样的行为,但每天长时间的陪伴依旧是不现实的,受限于外界的种种要求往往也很难展示性格中最真实的一面,那些绚丽的、超出预期的效果更是无从谈起。在疫情期间和后疫情时代,虚拟偶像的确彻底释放出了绝佳的使用场景和真实体验。
 
不分时段、不限地域、不挑场合的互动性,和能够不断根据年轻人的需求进行调整的参与感,正是虚拟偶像身上最宝贵也最独特的特质。我们都是年轻人,原子化、时常袭来的孤独感、对互动和情感关系的渴望都是我们每个人切切实实可以感受得到的,过去我们可以在粉真人偶像的过程中,实现这种满足,但在传统的模式被改变甚至颠覆之后,我们终于从虚拟偶像身上重新获得了我们想要的亲密感,并且很可能是比过去更好的那种。
 
于是我们可以说一句,虚拟偶像提供给年轻人的,正是一种不断演进、不断增值的“新亲密”
 
在一个成熟的商业社会,这种情绪价值往往也可以成功转化为商业价值。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商业品牌正在加速与虚拟偶像进行联动,挖掘他们身上的商业潜力。就在本周,RiCH BOOM 出任蒙牛随变冰淇淋代言人后推出的单曲《随变》正式发行了 MV,在这支1分04秒的 MV 中,既有缤纷炫目的赛博城市场景,也有厂牌成员 RAINBOW 和 PAPA 的唱跳表现,同时其他几位厂牌成员也以全息的形态在城市中无处不在。
 
《随变》MV截图

《随变》MV 的导演也对这支 MV 的创作理念做了阐释,他们用 Z 世代人群喜爱的视觉元素奠定近未来的科幻基调,“有实力、敢随变”的宣言处处彰显着积极的自信和跳动的活力,透过这支 MV 他们也希望能够鼓励年轻人勇于面对创新和尝试。
 
这已经不是 RiCH BOOM 第一次在商业层面与品牌展开合作,毕竟品牌早已敏锐捕捉到虚拟偶像身上所蕴含的年轻和可能性,同时这一次的合作真正实现了“广告内容化”,将通过甲乙双方齐心协力的“深度内容共创”,将蒙牛随变产品融入 RiCH BOOM 的热血团魂,为消费者带来“潮、酷”的视听体验,从而助力品牌主张的个性化表达。
 
如果说过去我们还要通过分析和数据来勾勒虚拟偶像未来的图景,那么现在一幅宏大的,甚至超越过去想象的虚拟偶像蓝图已经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