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清华女生舞蹈,可以批评,请别羞辱 | 唐琳

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 2021-04-28 22:51

摘要:媒体批评家们,可以批评,但请别羞辱。以批评为业的人,请保持基本的善意,你发泄的是抽象的不满,伤害的却是具体的人。这些批评中夹杂着太多的社会情绪,表达这些情绪的人有没有想过,抽象的一粒愤怒之灰,落到具体的人身上,可能就是一座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山。清华的美誉不会因为学生的舞蹈而蒙羞,舞者本身也不应因清华而受到过度的攻击。



   唐琳(北京大学学生)


“清华校庆舞蹈”在近日引发了诸多争锋。各路媒体、自媒体纷纷下场,从舞蹈溯源到审美教育,好是热闹。然而,在扰攘的声音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清华女孩们承受了不应有的嘲讽和谩骂。她们的正面照片被媒体和网友配以刻薄的评论大肆转发,她们委屈的声音却淹没于众声喧哗的舆论场中无人问津。


媒体批评家们,可以批评,但请别羞辱。以批评为业的人,请保持基本的善意,你发泄的是抽象的不满,伤害的却是具体的人。这些批评中夹杂着太多的社会情绪,表达这些情绪的人有没有想过,抽象的一粒愤怒之灰,落到具体的人身上,可能就是一座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山。

“美”之一字,本就难调众口。针对此事件的评论众多,但鲜少有请到专业的舞者进行点评,更多的还是基于批评者自己的朴素审美。平心而论,审美是不是一件主观性极强的事?在大众风向标的指挥下,对于“审美”的评判是可以被舆论引导的。网络舆论场的存在多少打破了沉默的螺旋,然而人们仍会先入为主地站队到已有的意见阵营中。如今人人皆可发声,发表意见的成本更低,但评论的宣传煽动威力从未减弱。批评家、大V们有天然的集群影响力,一时批评过了嘴瘾固然爽快,但对于跳舞女孩们颇有指向意味的词汇,是否应该注意到其对网络极化言论的引导作用?


既然知道自己在网络上拥有影响力,为什么不能够更加注意用词的分寸感,考虑到自己言论可能带来的后果?女孩遭受无妄的“荡妇羞辱”,难道不与这性暗示意味极强的评论有关?批评作品固然有各家说辞,然而跳这支舞蹈的女孩有错吗?她们自信地展现身体和青春活力,凭什么要因为衣着而被批评为“不够性感”或是“色情表演”?“夜总会”、“头牌”,难以想象这样的攻击是面向正值妙龄的清华女孩。


鲁迅先生曾经批评过,“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立刻想到私生子。”那么看到爵士和短裙,就用上“蹦迪”、“卖艺”、“洗浴中心”这样的词,到底暴露了谁的低俗?

网络作为公共论坛,当然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和批评的意见。而这件事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它被置于“清华校庆”的讨论场域之中。主流的批评观点在于,这支舞没有经过专业的编排,整体风格也偏离了网友们对于清华校庆的庄严想象。


然而,需要厘清的一点是,此次舞蹈并非清华官方庆典的对外展示作品,而只是学生内部自娱性质的“游园会”表演。对于学生自发组织只为活跃气氛的舞蹈,是不是不应该采用那套“正典”的规制来进行审判呢?而就算是正典,突破了清华在高校圈中“又红又专”印象的自由爵士舞蹈,难道不值得我们的一点鼓励吗?如果用放大镜把每一帧的错误都放大,这是不是一种过分的“名校凝视”?网传的视频之所以能发酵扩散,也许本就因为迎合了网友的名校刻板印象——清华理工风气,自然审美不足。网传的无灯光无切换无运镜直拍加高糊画质舞蹈,在如今的1080P短视频时代面前,被评判前就已处于劣势,更休论其内容。


正如某网友所言,“清华尬舞被群嘲,只是因为是清华而已”。清华的美誉不会因为学生的舞蹈而蒙羞,舞者本身也不应因清华而受到过度的攻击。


作为中国顶尖学府,清华一向承受来自社会的高期待,自然也更容易站在风口浪尖。但女孩们的自由舞动,无需上升到校级的品格,更不应该让舆论风气滑向舆论网暴,伤害了具体的个人。






曹林评论写作直播课系列


在近20年的评论写作中,我积累了一些写作经验,在几大名校10年来的评论教学中,我把这些经验梳理和萃取出来,形成一些方法论层面的技巧,适合高考议论文、考研评论、申论写作、新闻评论的写作提升和批判性思维的训练。欢迎进入千聊“评论员曹林的直播间”选择自己需要的课程。


《时评写作十六讲》是我评论从业近20年、评论教学近十年的一次全面和深入的梳理,每一讲都涉及评论写作的理论讲解与思维训练,对实践进行了萃取和提炼,总结出学习者可以把握的“抓手论”“身材论”“钩子论”“包袱呼应论”“网状案例论”“逻辑单链论”等实操技巧。本书得到了诸多北大学生、高中生家长、评论课教师、高中语文老师、新闻学院院长和资深评论员的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