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之光

扯氮集 2021-05-04 17:16


你知道如日中天吗?


对,这就是在说中年人。


红日高悬,骄阳似火。


你知道殚精竭虑吗?


对,这就是在说中年人。


有精可殚,有虑可竭。


缴最多的税,


扣最多的金,


花最多的钱,


时代发动机,社会压舱石,文明孺子牛。


击掌!为我的中年



再一次听到“你有男/女朋友了没?”的询问,中年人已不会再暴跳如雷。


中年人学会明白,这句来自一年见不了几次的长辈的看似关切,大体略等于“吃了没”的破冰问候。


但也不能完全释然,毕竟人已过三十。


不过,阴阳怪气的回怼不再是选项,一个得体的笑容加上一句场面话,足以应付。人到中年,已然明白,敷衍是金,客气是金,体面是金。


但来自父母的关切,并非看似关切,也不可能是破冰问候。


看着日渐衰老的父母,ta当然能理解他们的好意。


虽然经常跟着年轻人自嘲“牡丹”,但依然没有放弃渴望。


一大清早醒来,睡眼惺忪前,升腾起三个大字:随缘吧。


笑笑,继续我没心没肺的生活吧,万般皆有可能,而我,依然有我的可能。


喝彩!为我的中年



多少中年人,职场奋力厮杀一日,归家前静静车中坐,或点一根烟吞云吐雾,或夜观天象发呆放空。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那不过平米的车舱,才是ta真正的后台。


ta深深明白,上得楼去,开得门来,那就是ta的港湾,但也是ta的另一个战场。


父爱如山,母爱似海。伴侣之爱,经营就是包容与妥协。


ta已不是当年,不会负气离家出走。


ta已不是当年,也不会奔进小房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


自己选择的路,爬着也要走完。


加油!为我的中年



中年易发病,生理规律,谁都不能抗拒。


中年人开始关心健康,他们终于明白,熬夜灌酒长期端坐,不是一个人的合格的生活方式。


保温杯并不可耻,那红红几点枸杞,也没有什么可汗颜的。社交场合谈论保养,更没有什么可遮掩的。


健康是福,健康是一,年轻时左耳进右耳出的朴素常理,化为当下最深刻的人生体悟。


父母已垂垂老矣,更要他们开始关心健康,关心医疗。


奔波于医院之间,游走于医护之中,中年人的微信,慢慢增加了张医生、李医生。


上老下小,皆是责任。自己平安,亦是责任。


ta渐渐明白,这可能也是一种为别人而活,但世间,谁能逃脱别人?谁又不是谁的别人?


ta从此不再迷信那些大而无当的慷慨激昂,那些不切实际的浅薄呻吟。


小心、谨慎、一看二望三通过,这很难讲是一种多坏的品质,中年人的背包,不轻。


前行!为我的中年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可以速成,阅历却难以速成。


每一个中年人,都有成为哲学家的潜质。


因为每一份中年,都面临既要又要非要,这是他们的必答题。所以他们需要知道,自己能什么不能什么,不能者找哪个能者将之能。


他们开始理解到底什么叫保守,开始理解到底什么叫命运,开始理解到底什么叫人性,开始理解到底什么叫致命自负。


他们循规蹈矩,但未必不容创新,因为世界起于爆炸,成于规则。脱离创新,一切原地踏步,脱离规则,不再有一切。


他们渴望体面,但未必不能披头散发不服就干。血静静地流动,必要时,同样可以沸腾。


古往今来,多少大事,不终成于中年之手?


东方的子曰过,“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至诚不息,须臾不断,无过无不及。


西方的子曰过,“精神美德处于两个极端中的合适位置。”


这是最中年的回答。


伟哉!为我的中年



生理上,中年是人生中最为漫长的时期。


以此文,于今日,向所有而立不惑知天命耳顺者,致敬。


喧闹、仓惶、挣扎、真实,但总不灭希望。


万岁!你我中年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