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剧,爆了,速看

陀螺电影 2021-05-04 17:24


回复后台关键字“无罪之最”


五一档烂片云集,线上却炸出一部年度好剧,关心剧集的朋友们可能已经听说了这部剧——《无罪之最》。

豆瓣目前评分9.1.


《无罪之最》是奥里奥尔·保罗执导的西班牙悬疑迷你剧。此剧改编自哈兰·科本的同名小说,将发生在美国新泽西州的故事搬到了巴塞罗那。

近年来,哈兰·科本的作品被陆续改编,此前已经与法国、英国和波兰的制作团队分别合作过,这次选择与奥里奥尔·保罗合作就更加“合拍”了,因为其口碑前作《看不见的客人》就是此类型作品的成功范例。

《看不见的客人》海报

作为第一位拿全爱伦·坡奖、安东尼奖及夏姆斯奖的惊悚小说大师,哈兰·科本真的太成功了,他产量高销量好,作品在海外比在美国还要畅销,未来的工作除了写小说就是把过往作品逐一影视化。

而他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靠的就是反转叙事以及对故事性的信仰,他喜欢创作惊悚小说也是因为该类型总能逼迫作家写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看不见的客人》也有8.8高分


多数观众对《无罪之最》的演员阵容还是比较陌生的,但他们都是演技实力派。

马里奥·卡萨斯代表作正是《看不见的客人》,胡安娜·阿科斯塔曾出演《完美陌生人》,饰演艾琳修女的苏西·桑切斯则与阿莫多瓦合作过《痛苦与荣耀》《吾栖之肤》和《胡丽叶塔》,班底非常靠谱。


《无罪之最》真的做到了“集集高潮”,每一集都以相似的方式解锁新角色,

这些人有自己的动机和崭新的叙事角度,“过去”与“现在”交替曝光,用剧中的台词来说就是“没有人可以逃避过去”。


《无罪之最》的故事有两个变量,

一个是叙事角度的选择,这一变量负责将故事碎片拼合,于是更清晰的补充信息可以推翻结论。

而另一个变量则是中心人物的流转。每一次矛头指向新的目标,都会形成一次小高潮。


接下来我们来稍微讲讲
关于剧情的内容
但不影响大家观看
也没有重要悬念的剧透


第一次是马特,因为他涉嫌两次谋杀。

第二次是艾玛,因为她死得蹊跷,有修女和妓女两重身份。


第三次是坎迪斯·拉索,因为她的死亡有造假嫌疑。

第四次是马蒂娜·迪亚兹,因为宝拉的线索在她手中。

第五次是杰米·韦拉,因为他掌握关于马特的真相。


第一集,从被彻底改变了命运的马特开始。

他卷入了一场斗殴,意外杀死了丹尼·韦拉,被判四年刑期。

面对丹尼悲痛欲绝的父母,马特表现得非常无辜,边忏悔边强调自己无罪,他越是这样,丹尼的父亲杰米越是痛恨他。

马特是否真的无辜?这就不给大家剧透了。不过他在监狱里还涉嫌杀死曼努尔·罗梅罗,此人绝对是个狠角色。


出狱之后,马特做了律师,努力重建生活,在狱中将近十年的时间里,父母因车祸去世,哥哥伊斯梅尔突发性脑溢血死亡,但幸运的是,他娶到了自己深爱的妻子奥利维亚·科斯塔,现在妻子怀孕了,他们正打算搬家。

然而妻子奥利维亚突然决定去柏林出差,并取走了他们所有的积蓄,此后马特不断收到奇怪的信息,自己也陷入危机。


《无罪之最》线索颇为复杂,其实很难在不剧透的前提下分析他们的功能和动机,但这些人物彼此勾连,总有规律可循。


首先是恶魔担当,夜店老板阿尼瓦尔和“编号27”,他们是“原罪”。

编号27,泰奥·阿圭勒,55岁,有幸福家庭,被岳父举荐进入特案科,官运亨通。

阿尼瓦尔囚禁少女卖淫的地下产业链就是他着手的第一个大案子,但这个案子让泰奥坠入深渊,因为他成了这里的顾客。

随后是“诱局者”——被马特“意外杀死”的丹尼的父亲杰米·韦拉,剧中经其手入局做棋子的人,大都死于非命。


除了在狱中被马特杀死的曼努尔·罗梅罗,还有一对执行任务的二人组合,据说他们在找一盘录像带,但真假未知。

这对二人组合中,罗德里多·盖拉多是一名退休警察,后被发现死在车上,而且是被自己的枪打死的。

组合里的第二个人是伊拜·塞泽,在阿卡拉梅科监狱坐了三年牢,因为表弟是市政委员之一,也做过市政委员的官方保镖,后被枪杀。


以上,就是剧中较为重要的男性角色。

但更加精彩到位的其实是女性角色。


首先是两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破局者”,一明一暗,有能力又有求知欲。

私人侦探佐伊·弗莱门特,做过黑客,此前马特的哥哥曾帮她挡掉了牢狱之灾。报恩是她帮助马特的最初原因,但后来更像是自愿卷入漩涡,她对真相的痴迷直接推动马特进行深入探寻。

女警探洛雷娜·奥尔蒂斯,儿时亲眼看见父亲饮弹自杀,这成了她一生挥之不去的痛苦记忆。父亲死后,她被妈妈送进圣卡塔琳娜寄宿学校,后来为了追随父亲,她通过个人努力成为了年轻且优秀的警探,堕过胎,不愿组建家庭。


她们都是这个案件的不相干者,其中有数次机会从中脱身,不过在受到各方压制之后,反倒越挫越勇。

她们的线索后来聚焦在三个女人身上。

她们就是渴望“新名字”的撒旦护卫:艾玛·杜兰、坎迪斯·拉索和基米·黛尔。


阿尼瓦尔在波哥大招募了放荡不羁的艾玛·杜兰,她也爱上了这位脱衣舞俱乐部爱帕拉索之星的大老板。艾玛最开始做脱衣舞娘和妓女,后来诱导未成年少女入行。

但随着阿尼瓦尔野心的攀升,艾玛开始如履薄冰,不过她没有离开,因为身处这样的位置,她能够成为坎迪斯·拉索和基米·黛尔的保护伞。


坎迪斯·拉索从小在孤儿院长大,靠着一张表亲寄来的明信片偷渡到西班牙寻亲,结果像流浪狗一样睡了两年大街,后来被阿尼瓦尔买回夜店,卖身还债。

她的到来让基米·黛尔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基米曾梦想做舞者,但她人生已然毁在了这家夜店。

她一直照顾着坎迪斯,两人之间关系复杂,像情人也像母女。在爱帕拉索之星,坎迪斯·拉索和基米·黛尔的双人脱衣舞表演一直是揽客法宝。


随后阿尼瓦尔开始为大人物“匿名供货”,并拍下性爱录像带敲诈他们。提供性服务的都是未成年少女,这些大人物的共同点是“有名望、已婚、有钱”,每个人都有编号,禽兽行为完全不受约束,享受绝对权力。


无辜的同事拉万达为拯救一个逃跑的小姑娘被泰奥·阿圭勒虐待致死,随即被阿尼瓦尔抛尸,陷入恐慌的三人决定联合起来反抗阿尼瓦尔。


但计划没有完全成功,后来各奔东西的三人都靠新名字生活。

而这三个人的新身份,又与之前提到的剧情呼应。她们是三把截然不同的烈火,也是互相制衡又互相保护的矛盾体。


剧中的第三类女性是“救赎者”,也就是丹尼的母亲索尼娅和艾琳修女。

儿子去世之后,索尼娅不仅没有对马特心生恨意,还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这种被命运联结的特殊关系一直在帮助马特远离黑暗地带。

而艾琳修女曾帮助艾玛和坎迪斯弄了假的出生证明,是让她们重生的人,相较之下基米也尝试过重生,但是她没那么幸运被艾琳修女拯救。


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的中心角色大都曾有过对所处权力系统的反抗。


监狱里的等级制度是弱肉强食,针对蹲监狱的马特;第二句是上级给女警探洛雷娜的警示;第三句是阿尼瓦尔对被自己奴役的女性的威胁。

不只是这部《无罪之最》,哈兰·科本几乎有意将自己所有的故事背景放在那些看似平静安全的地方,这些人有房有车有家庭,美满之下其实是脆弱的情感基础。


此外,剧中撑起故事的人物不仅有叙事功能性,还有模糊人性带来的魅力,哈兰·科本认为一个优秀的犯罪题材小说家应该具备操控读者感知的能力。

换句话说,就是将显而易见的东西装饰得不寻常,又能将不寻常的部分解释得合理,这是两种不同的能力,两种极为重要的能力。


哈兰·科本对此有过精彩的比喻,他把刻画人物比作一个正在聚焦的相机。“聚焦”行为既属于作者,也属于读者。第一个镜头可能有点模糊,当你看到一个黑发的高个子,可能会说这是辛迪·克劳馥。

随后画面变得更清楚一点,你发现鼻子有点不对劲,便说这可能是雪儿,最后当一切彻底清晰,你发现这个人其实是霍华德·斯特恩,而这时读者想的是“自己理应从一开始就知道那是霍华德·斯特恩”,而不是感到被欺骗。


在他的作品中,很少出现真正的反派,他不写无缘无故杀人的连环杀手,也不写政治阴谋。

在《无罪之最》的确能感受到这点,每当情节发展到令观众脊背发凉的地步,猜测操纵之人定然有通天本领,最后发现入局者本都是普通人,但他们身上被开掘的“恶”却并不普通。


哈兰·科本始终相信观众会享受被“反转”击中,这种做法在《无罪之最》被用到了最后一分钟。而且是埋了一个雷,没有宣告“人性彻底安全”。

不过单就这部剧来说,最后两集虽然将剧情推入“反转巅峰”,却还是稍显仓促。

马特父母和哥哥的死是否蹊跷?作伪证让马特吃牢饭的胡戈·纳瓦罗为何对马特如此痛恨?高级官员为何对录像带的事情如此紧张和上心?还有艾琳修女的“晦暗历史”好像并未被挖掘出来……


这些饶有趣味的边边角角在收尾时被净化掉了,所以就算紧扣了第一集的反转,也是口感微柴,汁水流失,没有带来心理上的余震。

哈兰·科本曾将善与恶的区别比作是棒球比赛的中界线,这条线非常薄,由脆弱之物构成,这意味着人性的摇摆可能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艰难。

《无罪之最》其实写的是那些会犯错,并被错误召唤回来的人们,欺骗、背叛和失去……这都是属于普通人的恐惧。




/THE END





说谎,才能传达真实的心意


医疗剧,就该这么拍


再过100年,照样是神作


凌晨十二点过后,日本人都在看......


韩国编剧说,网飞只管给钱,从来不提意见


《釜山行》导演,不容小看


像安妮·霍尔一样穿衣服


王家卫,请回答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