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手淫”简史 | 假期涨点姿势

绳师48号 2021-05-04 19:58

在手淫者的幻想里,可以和世界上最不洁的对象突破道德荒原,可以用最肮脏下流的手段填平欲望的沟壑。

而这一切,都没有成本。



孤独的性


19、20世纪之交时,俄国著名女性运动者安娜斯塔莎·维布斯卡娅回忆起自己的高中经历,她当时就读于一所寄宿制学校中,老师要求学生们在睡觉时把手放在被子外面,并且每两个小时就会有一次值班巡查,以防止可能的手淫行为。青春期的她只能偷偷依靠摩擦大腿来缓解性的亢奋。


安娜斯塔莎·维布斯卡娅


差不多同一时期,英国坦布里奇学校的校长维赛斯摩·诺克斯在自己的工作日记中写道,“学校的教师们在进行反手淫的教育中,无论怎样恐吓都不为过,最好想尽一切办法去渲染手淫的严重后果。”


法国著名思想家卢梭,也在他的著作《忏悔录》中写到,“只要有一次,他用这种行为(指手淫)带来危险的愉悦去满足自己的性快感,他就会迷失自我。”


纵观人类的现代史,手淫多被认为是低俗的可耻的,而且它早已超出一个医学问题的范畴,成为了一个严肃的道德问题。


手淫,是一种孤独的、不受社会道德制约的特殊性行为。在手淫者的幻想里,可以和世界上最不洁的对象突破道德荒原,可以用最肮脏下流的手段填平欲望的沟壑,而这一切,都不需要任何成本,自由且不受监管地,每个人都可以进入自己幻想出的奢华世界。


对于手淫这种无成本性行为的抵制程度,通常与社会的文明程度呈反比。文明程度越高的社会,对于手淫的态度越包容,相反,文明程度越低的社会,越将它视为一种罪恶。


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手淫这样一种与别人无关的自体性行为,会在人类历史的某个阶段,上升到意识形态层面无比恐惧,甚至集体抵制的程度呢?


最近五一假期,抽空拜读了托马斯·拉科尔的著作《孤独的性:手淫文化史》,里面详细论述了人类这个物种自诞生以来,不同文明阶段对于“手淫”这件事的看待视角和处理态度,完全颠覆了我对“手淫”先前的想象和理解,而此书中的不小篇幅就是在探讨,“手淫这一自体生理行为,为何会在道德上变得不洁?”

《孤独的性:手淫文化史》


希腊神话中的玩笑


先说结论,正因为手淫是一种“自体的性行为”,它“私密”,无法被“监管”,且“彻底免费”、“人人平等”,这种孤独的性行为与群居动物的社会性是背道而驰的,因此依靠“社会性”维系的人类群体才会猛烈地攻击它,让它成为社会视角下的“不齿”和“低俗”。


还没太理解?没关系,接下来我们详细地来论述。


托马斯·拉科尔指出,早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手淫其实是一件人们司空见惯、甚至没有人会去特意研究的事情。


在古希腊的一些彩绘作品上,直接绘有一些半人半神的形象用手摩擦生殖器的场景,甚至这个神还有名字,叫做“Terpekelos”,译为“阴茎的愉悦”;


Terpekelos


而在古罗马医学时期,曾有过两次涉及到“手淫”的讨论,讨论的主题是男性如何处理“过剩的精液”,讨论的结果令人咋舌,古罗马著名的医学家盖伦认为:“应当通过手淫尽快且安全地处理掉,而且不光是男性,女性也应当手淫,因为在手淫之后,女性的欲望得到释放,会变得更为贞洁。”


可以看出,虽然远古时期的人们“贞洁观”很保守,但在看待“手淫”这件事时,其态度竟然和现代发达文明下的视角差不多,除了将其看成一种生理行为,几乎不带有任何道德的视角。


甚至在古希腊神话中也有类似的桥段,古希腊神话中的生育之神普利亚普斯(Priapus)约森林女神丽塔格斯游玩,但丽塔格斯迟迟没有赴约,普利亚普斯后来埋怨道:“我躺在那里,身体紧绷,极度亢奋,那时,是我的左手,而不是你,给我提供了救援。还是让我的左手成为我的情人吧!”


生育之神普利亚普斯


在那时,“手淫”一词只是稍微背负了一种“自嘲”或者“玩笑”的意味,还没有任何道德伦理上的负担。


万恶之首


要想追溯“手淫”第一次背上罪恶的骂名,就不能不提到大名鼎鼎的《圣经》,在《圣经》的第一章《创世纪》中,明确地批判了男性浪费精液的行为。


圣经·创世纪


在《圣经》的记载中,一个名为俄南的人“让自己的种子洒在了地上”,上帝得知后怒不可遏,于是将他处死。


《圣经》中没有明确提及俄南是怎么样将精液“洒”到地上的,但后世的口口相传基本都认定他是手淫了,因此在基督教的教育视角中常用这个典故来告诫小男孩不要手淫,“因为俄南将精液射到了地上,最终被上帝处死。如果你将精液弄到地上,你也会被上帝处死。”


不管怎样,俄南成了人类历史记载中,第一个因为手淫获罪的人,所以在那个“手淫”单词还没有被发明的年代,“俄南之罪”便是手淫的代名词。


俄南


关于《圣经》里为什么要批判浪费精液的行为,托马斯·拉科尔认为,因为当时世界人口严重不足,所以一切“不以生育为目的”的性行为,都是统治者们想要抨击的,比如在《创世纪》第一章28节中,上帝便说,“要生养众多,遍布大地,对不必要的精液的浪费是不洁的根源。”


甚至古希伯来法还据此规定,一个女子在其丈夫死后,必须转嫁给亡夫的兄弟,如果亡夫的兄弟不愿意,便是不履行传递香火的责任,要被判处死刑。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圣经》没有点名禁止手淫,但在这样一种“不以生育为目的的性行为都是耍流氓”的观点加持下,手淫似乎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


但到了此时,手淫其实还不是一个尖锐的问题,因为“不以生育为目的的性行为”有很多,比如同性恋之间的行为,妓女提供的享乐服务等等,手淫在这些问题面前只能算是毛毛雨啦。


因此直到公元7世纪时,大部分的性罪行指控还都集中在同性恋,人兽交,通奸等这样的范畴中,手淫只算是个边缘话题。


但渐渐地,当权者发现不太行了,因为其他几类“不以生育为目的的性行为”都是社会性的,都好管控,比如妓女,你得联系人吧,你得有交易吧,查起来还是比较好查的,但是“手淫”不同,自己的床上,小角落里就能发生,也没有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知道,而且无论你多么贫穷,你幻想的对象甚至都可以是皇帝和教皇,这是一种公然违抗统治者意志,却又查无可查的行为!


托马斯·拉科尔认为,“手淫的罪恶并不在于它是怎么样的性行为,而在于它的自由,平等,快乐,每个人突然发现一条途径,可以拥有像罗马皇帝的特权那样无成本地满足自己的欲望;它对于社会统治形成了巨大的威胁,即:人民可以公然抗命但无法被惩罚。”


就这样,手淫这个“自己跟自己做买卖,绝不会影响社会秩序的行为”突然成了“社会秩序的最大破坏者。”


公元11世纪,在罗马教皇的统治下,为了保证婚姻的神圣不可侵犯,杜绝一切不以生育为目的的性行为,手淫终于被赋予了崭新而具体的含义。


当时的大主教彼得·达米安(Peter·Damian)写了一本55页的《俄摩拉之书》,由此开始,手淫不再是先前那个默默无闻的小角色了,一跃成为了所有恶行中最邪恶的一种。


他写到,“这一罪恶从未被倾听!它令人义愤难平,应该用所有的眼泪来哀悼!它是最违反自然行为的恶行,好比对处女进行强暴,但比那更为败坏和龌龊。”


彼得·达米安和他的著作《俄摩拉之书》


达米安的著作在教会中掀起了一场“扫除所有过失,保卫性生活纯净性的广泛运动”。例如,如果被发现手淫,甚至阴茎在大腿间摩擦的性行为,都需要受罚90天,被罚在此期间只能以面包和淡水为食。


对于教会来说,它一直想要维护的是自己的统治地位,手段则是维护社会道德而非鼓励个人享乐,因此在抨击反自然的性行为时不遗余力。但即便如此,手淫也从未真正走到聚光灯下,因为手淫真的是太私密的行为了,实在抓不住,你喊得再响亮,大家也只是丢个耳朵,根本不怎么买账。教会本身也就是走走过场。


手淫致病论


直到文艺复兴之后。


按照历史书上的教诲,文艺复兴是一次思想和生产力的解放,之后对待性和“手淫”的态度应当更包容才对,但事实恰恰相反,“手淫”的妖魔化正是在这一历史时期刮出了声浪最强的大风暴。如果说之前对“手淫”的妖魔化还只是局限于教会教徒这个群体的话,这一次,所有的青少年也都被囊括了进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


托马斯·拉科尔认为,一方面,经过文艺复兴的洗礼,旧的教会统治模式已经崩溃,急需一种情绪发泄手段,而抨击“手淫”这种“唯我主义”和“自我反常”刚好可以反证“教会模式”的邪恶。


例如伏尔泰、康德都曾借“手淫”来抨击“旧社会”,他们说,“手淫之所以那么恶俗,就是因为修道院和唱诗班愚蠢地压抑人们欲望,使其产生了变态反应的结果。”


可以发现,这些进步的文化先贤们对待“手淫”的态度并没有改变,教会批判,他们也批判,他们只是将它当成攻击的武器,不断地射向自己的目标。


另一方面,教会崩溃后,神学衰落,许多神学家转行成了医学家,开始从医学角度抨击“手淫”这件事。


比如当时产生了一种“医学热力学”理论,认为“即使与妓女性交也比手淫一次健康10倍”,因为双方交欢过程中“一方有所得,一方有所失”,能量保持守恒,所以人不会觉得特别累,但手淫打破了这个大自然恩赐的循环,所以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然后1712年,一颗重磅炸弹爆炸,那本影响至今仍连绵不绝的书出版了,它的名字就叫做《手淫》。


《手淫》,塞缪尔·奥古斯特·蒂索(Samuel-Auguste Tissot)著


在这本书之前,手淫没有统一的名字,要么叫“俄南之罪”,要么叫“自渎”,要么叫“自体性行为”;在这本书之后,“手淫”这个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一话题也从道德边缘地带,一下子变得举世瞩目。


这本书从看似科学和医学的角度列举了“手淫”带来的种种恶果,简称“手淫致病论”,对人民来说,这可比神学家鼓吹的“上帝让你多生孩子”有用多了,一下子引爆了全世界人民的焦虑,其中许多观点一直绵延至今任被人提及。


比如,“一滴精液相当于40滴血液。”


比如,“手淫会导致不孕不育,脱发。”


比如,“两位修女因为经常手淫,所以导致生殖器官又大又黑,比变异了还恐怖。”


这些论调是不是都见过?没错,记一下知识点,它们的源头来自1712年的《手淫》。


这本书是一本奇书,为什么说它“奇”呢?因为这本书是免费送的。


这本书之所以火遍全球,和它的营销策略脱不了干系,但虽然免费,这本书的最后一页却是两个药方,名为“强力大补药”和“多子多春粉”,是用来治疗“手淫”用的。


“制造焦虑,然后引导你花钱解决焦虑”——深得现代互联网企业营销的精髓。


这本书后面附上的整个药方的售价是12先令。


1先令≈一头牛的市值


这本书有多火爆呢?1716年,这本书出版后的第四年,据说该书的作者塞缪尔·奥古斯特·蒂索凭借卖药方赚的钱,在英国一口气买下了210家咖啡馆


大到欧洲王室,小到街头劳工,无论男女老少,都在不断的焦虑中消费着这样的药方。


而医学被视为是道德的指引,在医学角度让大家都相信手淫会导致疾病后,文化层面的探讨也接踵而至。


比如古典哲学家康德就顺势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一个人可以通过婚姻与另一人签订协议,满足彼此的性享乐,但一个人可以同自己签订这样的协议吗?或者说,一个人是否应该有责任不让自己成为一个被利用的物体?尤其是,不被自己利用的物体?”


在康德看来,手淫比自杀更严重,因为它违背了理性原则:自杀只是对个人生存规律的违背,而手淫是对更高层意义上的种族生存规律的嘲弄。


1786年,康德甚至自己出钱办了一次有奖征文,题目就是“如何保证青少年不受手淫恶习的侵扰?”奖金60银币——相当于一个德国劳工一整年的收入。


康德


于是乎,全世界掀起了一轮反手淫运动的浪潮,也就出现了开头俄国寄宿制学校中,学生睡觉时被要求把手放在被子外面的一幕。


更搞笑的是,一家德国的制衣厂女工表示,女工在操作缝纫机时大腿会互相摩擦,是一种被工厂强迫的“手淫”行为,让她们承担了许多得上手淫疾病的风险,这家工厂差点被告到破产,最后不得不重新设计缝纫机。


这一时期,是“手淫史”上非常矛盾的一个时期,一方面《手淫》背后的小药方卖的很好,说明手淫是一种社会中非常普遍的性行为,但所有人又都认为手淫是“变态”且“致病”的,人类社会对待“手淫”的看法变成了一种“又想要,又害怕”的扭曲心理。


60年代后的认识


其实在《手淫》这本书出版后不久,就有人发现这本书的作者蒂索并不是什么医生,只是一个向三流大学买了医学博士学位证的商人。


在1910年左右,医学界也差不多搞清楚了“手淫”其实并不会带来什么疾病,顶多只会带来焦虑感,而这些焦虑感,恰恰又来自手淫者对于“会得病”的臆想。


但大众并不买单,大家就是更愿意相信“手淫致病论”,包括到今天,依旧还是有许多人认为“一滴精十滴血”,“人是应该禁欲的”等等。


如果要去探索人们在思想上面的转变之路,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弗洛伊德。虽然他的许多心理学理论已经过时,但不可否认,他在为“手淫”正名的途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他的著作《梦的解析》中,他首次提出,“手淫是一种重要的行为,是人类的一种基本嗜好,在性心理初级阶段是一种完全正常的行为,但必须在迈向成熟的过程中将其摒弃。”


弗洛伊德


虽然弗洛伊德没有全盘接受手淫,认为成熟之后的人还是不应该手淫,但他是所有具有影响力的先贤里,第一个公开承认“手淫的部分合理性”的人。在当时的环境里,相当于公开和主流舆论唱了反调。


而且这种反调他基本上唱了一辈子。


手淫这种当时被医学和道德都判了死刑的行为,在弗洛伊德的几乎每一本书里,都成了一个人要健康成长的必经阶段之一。


弗洛伊德的诠释直接推动了后续性别斗争的发展。到了20世纪上半期,基本上大众已经认可成年之后的手淫行为也是正向的,具有积极意义的。


从佛洛依德手中接过接力棒的是女权主义。依旧是作为一种斗争的工具,它被女权主义者青睐,继而又被LGBT群体吸纳,将“手淫”这种自体性行为看成是一种体现自由、自主意志,以及反抗现实规训的行为,它慢慢变得不再受人非议,引起恐慌,而是被宣扬成有益于健康,且解放自我的行为。


写在最后


可以看到,在过去几千年来,无数先贤都对“手淫”这件事争论地喋喋不休,其中不乏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医学家。每个时代,几乎都有每个时代自己认为对的观点。从古罗马时期的淡然,到教会时期的严苛,从文艺复兴后的恐慌,到现代观念的解放。


反转,反转,再反转。


以至于谁敢说我们现在对待手淫的态度,就是更正确的呢?


但托马斯·拉科尔认为,不管身处哪个时代,唯有那份孤独会保持不变。


手淫,是一种孤独的性。闭上眼,所有的幻想独属于你一人,横亘于天地间,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在任何的时代,再没有其他哪种性行为会是这样。


- 完 -


参考资料:

[1]托马斯·拉科尔, 杨俊峰 …. 孤独的性[M].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7.


再涨点姿势

BDSM百科 | 皮皮怪Brat | 叫爸爸 | 虐后安抚 | BDSM与进化论 | 女权之战 | DS系科普 | 异装癖 | 避免意外 | 字母圈的劣币定理 | 调教室之死 | 抑郁症 | 王铁柱 | 玩绳20年 | 6年绳模 | 跨龄恋 | 荡妇羞辱 | 做我的奴隶 | 黑话 | 我的主人天下第一 |


最轻松的知识

最幽默的故事


转载、合作、投放广告

请联系微信:kefuof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