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打投进入倒牛奶时代

仙人JUMP 2021-05-04 20:01

这是仙人JUMP的第380篇原创


1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青你3不是出道了嘛,这个不是啥问题。


问题是我看网上冲浪的时候看到了下面的一幕,让我的血压有点控制不住。



大家可以自己网上用青你3+倒牛奶来搜,网上的图要多很多,豆瓣上尤其多,看之前记得吃点降压药。


对你身体比较好。


坦率地说,一开始我是想要骂饭圈浪费粮食的,但我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


在这次事件中,饭圈的人也是被利用的。


他们也不想去整浪费这件事儿,他们的目的是花钱打投,东西是他们自己出钱买的,要怎么用,是消费者的自由。


现在的问题,明显是TMD企业和节目组一起不当人,然后拐带着饭圈的人,最后还把他们推出去挨骂。



打投这种商业模式不是不行,他们可以设置虚拟物品,可以设置耐用品,可以甚至可以设置Q币,但设置成这种浪费粮食的东西,就离谱。


倾倒牛奶,最容易让人们联想到的是什么?那就是历史课本里面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那一幕。


所以,电光火石之间,我虽然没秃,但是我悟了。


根本没有粉圈,有的,只是被品牌方牵着鼻子走的年轻人而已。


被骂的,也不应该是粉丝群体,而是在背后牵线操作的品牌方。



曾经品牌方还在做人。


青春有你,是一个男团竞演选秀养成类真人秀节目,这定义很复杂,其实就是让一群有朝气的男孩子,通过相互撕扯选出9个偶像团体出道。


这样的节目,青春、激扬、眼泪,充分的调动起品牌方的热情。


谁不喜欢看帅气的男孩子纠缠呢,我想想都快乐。



都知道,大众面向的产品,能露脸,那就是最好的机会。


我不禁想起了当年,在大学,作为一个学生会的狗腿子,每年都有一个天大的任务,那就是迎新晚会拉赞助。


那年我找遍了各大校园里面常见品牌,都碰了壁,时间紧任务重,我,作为一个精壮的汉子,灵光乍现,居然想到了卫生巾。


于是乎,那年我们迎新晚会载入史册,硕大的背景板是一双雪白的翅膀,主持人一席红色的连衣裙站在前面,切割出了一副绚烂又让人想入非非的画面。


那时候,我年轻的大脑里面就知道,品牌方,是追求露出的。


是正经露出,不是你们想的那种露出。



所以青春有你3就是一个好机会,拉来了奶企之光,奶牛届的魁首。


太猛了,太猛了,牛顿老师超进化也就这样。


稍微一想,他们的确充斥着我们的综艺,而且男女均衡,总冠名的男团选秀有青春有你和创造营2019;


作为C位赞助商出道的女团选秀有青春有你2和创造营2020。


甚至遥想当年,2004年超级女声开创了电视选秀的商业模式,人家都是闻风而动,在第二年就拿下了超女的冠名赞助商称号。


那首酸酸甜甜就是我,唱遍大江南北,也唱出了营销课本上的经典案例。


这形成了一个品牌方和综艺节目良性循环,我投钱给老百姓创造更多的精神文明娱乐,而我的产品得到更大规模的展示,从而获得更好的品牌力和直接的销售增长。


如果故事到这里,这一切都是美好的。



可惜,现在是2021年了,曾经看超级女声的普通观众出现了异化,形成了粉圈;


而品牌方也异化了,变成了韭菜收割机。


这一切,都开始朝魔幻现实主义的道路上开足马力,刹车硬化,一骑绝尘。


看圈不是圈,看奶不是奶。



在品牌看起来,单纯的露出品牌从而引导销售已经不够了,KPI一旦提起来就降不下去,那就只有不断加速。


引导购买行为力度不够了,那就绑架粉丝群体,这演变成了现在的品牌营销逻辑。


我曾经觉得粉圈是一个和娱乐圈挂钩的群体总称,现在看来,其实更精准的说,这是品牌方在编写商业策划书里面的一个细分目标群体。


这个群体最大的特点应该是,有钱,能掏钱,愿意掏钱。


不掏钱就要被圈子排斥。


MD,怎么听起来和传销差不多?


果然万物基于传销。



钱,就是核心,至于是否能沉淀成为品牌的忠实用户,是否能把“运动式”获取的流量转化为口碑,在这份商业策划书里面应该是没有的。


毕竟,如果你让我一个节目播出期间喝几十箱乳酸菌饮料,今后再闻到这个味道,我的胃都是会发出来自人类原始本能的抗议的。


所以品牌方现在运营的奶,已经不是奶了,而是异化成为了一个脱离食物本质的刷票工具。



这其实不是第一次出现倒奶的神奇一幕了,在去年4月,也就是青春有你2进行的时候,就有热情的粉丝,为了让自家偶像夺冠,晒出了自己买了几十箱牛奶,挨个打开,拧开瓶盖,把牛奶倒进下水道里面的视频。


而在5月30日总决赛现场门口,应援摊位旁边,粉丝也在疯狂的转动手腕,让包装盒堆成了一座座小山。


哎我不放图了,对血压不好。



不需要进行道德谴责,当这些粉丝把这种应援行为广而告之的时候,他们不觉得自己在浪费粮食,当品牌方在网上推出专门的青春有你助力版,粉丝们潜意识里面都知道,这奶已经脱离了奶牛的束缚,不再是大奶牛和乳酸菌的产物,而是品牌方定义的粉圈专属的刷分功能卡。


在这种异化之下,其实整个冠名的底层逻辑都发生了变化。


如果说曾经的品牌方来冠名综艺,是为了广而告之,让更多消费者选择购买产品。


现在的模式,单从结果上来看是一样的,品牌方的销量也还是上来了。


可惜,区别在于,以前是为了受众有需求的时候能选择自家品牌,而现在是万丈高楼腾空起,手动的制造出一个脱离了产品的需求。


奶只是一个载体,你换成猪蹄子也行。


哎算了,猪蹄子比牛奶更浪费, 别用猪蹄了。



这时候限制品牌方的,完全就是想象力的边界。


比如,下届青春有你的冠名我抢下来,到时候出道的标准依然是看上去很民主的观众投票,不过标的物换成牛老师的腿毛,那牛老师的腿也能异化成为饭圈定制联合收割机上的刀片,奕奕放光。


这时候细品,如果不是国家对集资诈骗打压的厉害,那品牌方甚至都可以来个无实物表演,直接大喊着打钱;


可惜品牌方在这个“粉丝—偶像”生态圈里面是自己强插一脚,自己就是那个本该被消灭的赚差价的中间商,所以必然要一个标的物来承载价格。


奶,就被选中了而已,和传销案件里面的高溢价正基磁疗鞋垫、癌症治疗的药酒、毁天灭地麦芽精,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



更妙的是,这种操作,钱自己捞着,骂名粉圈背着。


利润是品牌方自己拿了,骂名全让粉圈背了。

当品牌方手工打造的饮品指数和偶像是否能够最终出道进行绑定的时候,这潘多拉魔盒就是品牌方自己亲手砸碎的。


你说他们不知道粉圈会为了自家偶像做极端的事情么?他们是知道的,甚至,他们是鼓励的。


而这种极端,其实就是在银幕大逃杀的竞赛规则下品牌方自己逼迫出来的。


而规则制定者高高在上,站在干岸上数钱,污水都溅到了偶像和粉丝身上。



站在粉丝的角度,为喜欢的偶像花钱,也不想害人,这真的无伤大雅。


所以我们会买他们演唱会的门票,我们会看他们主演的电影,我们会关注他们代言的品牌。


这是爱。


而爱的力量,混迹江湖的都知道,其实是没有恨和恐惧来的强大的。


所以我们看,现在的偶像,都是处在一个压力环境当中,选秀出道就是把偶像放进罗马斗兽场里面,虽然把刀剑换成了才艺,但是血腥残酷程度一点都不让当年。



而哪怕是直接出道的偶像明星,也常常会被人为的进行绑定,把两个类型相似的偶像放在一起比拼,让两边粉丝主动掐架,从而实现品牌方的销售目的。


咱们常见的有打榜,加上这次青春有你3刷的“牛奶指数”,这些榜单、这些排名的构建者,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源,被裹挟的偶像和粉丝,只是带着规则的锁链跳舞而已。


更进一步讲,美国经济学家特沃斯基和卡尼曼做过研究,人类对损失的厌恶感,大大地超过对收益的愉悦感。


这种损失厌恶的力量很大,害怕失去的负效用甚至达到了收益的正效用的2.5倍。


而品牌方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种心理,我们怕失去偶像露面的机会,品牌方就明确的把规则摆出来,你不花钱,就让你再也见不到你的偶像。


这哪是选票?这是绑票!



这就是手动打造了一个绑匪情景剧,不花钱就撕票,让偶像在娱乐圈败北。


所以,粉圈有些极端行为,是品牌方通过规则和对人心的揣摩,刻意设置的。


这样看来,粉圈被品牌方精准定义出来就只有两个标签,又可以收割钱,又可以进行背锅。


这个群体的数量不需要大,只需要5%,不,只需要1%就行,而品牌方对他们薅的够狠就行,到时候恶名自有他们来背负。


当提线木偶做出诡异之举的时候,木偶有问题,但真正有问题的是背后提线的人。



那么问题来了,要多大的牌面才能打压这种风气?


品牌方自从发现粉圈强大的动员能力和购买能力可以直接引导到疯狂购买异化的商品之后,这就像是上瘾了一样,再也停不下这种虽然血腥但是见效的歪门邪道收割模式了,而且用量一次比一次大,切割一次比一次猛。


咱们都知道,在影视综艺行业,广电总局是非常有排面的。2020年2月21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广电总局网络司的指导下发布了《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


这里面明确的禁止了在综艺节目里面设置花钱买投票的环节,尤其是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的行为为选手投票助力。


结果细则颁布以后,如石沉大海,了无音讯。


又虚假,又真实。



也不能说品牌方完全不给广电总局面子,至少,买的奶换了一个名字,不叫投票了,而叫做撑腰,哎呀我腰都骚断了。


这种把管理部门当猴耍的行为,底气,就来自于这立竿见影的经济效益。


有几个小细节可以看出这隐藏在水下的利益有多大。


熟悉粉圈的肯定都知道一个集资App叫做桃叭,每次偶像们被推进笼子里进行限时PK的时候,桃叭的服务器都会向大学选课系统一样经受重创。


现在上面集资经费过千万的就有四家,大略一看总额已经接近2亿,而这些很大一部分都是用来买二维码的,其实就是牛奶赞助商印在箱子里的投票出道的票数。



而还有一个细节就是,随着赛事紧张,很多这些粉丝专用打榜奶都会售罄,我刚看了一眼网上官方商城都已经出现了脱销,所以还出现了奶黄牛,直接卖“奶票”,奶票的价格甚至可以和奶饮料比肩。


建议别叫黄牛了,叫奶牛。



其实花钱应援和数据工人,是一个大家见怪不怪的场景了,为什么这么佛系的我这次会这么愤怒呢?


因为我是个土鳖,因为浪费的都是食物啊。


你可以花钱享受,但是浪费可耻。


7块钱一瓶的乳酸饮料,你说贵?其实也还好,毕竟咱们国力强了。


你说便宜?其实也不便宜,毕竟咱们刚刚取得脱贫攻坚战的胜利。


在品牌方的眼中,只要卖出去就行,不关心食品的走向是进下水道还是喂猪。


而我,曾经听过父母讲过那个真的要用“奶票”的年代,也知道粮食安全是国家复兴道路上的一个核心战略,我做尽调的时候是见识过粮仓和种粮食的。


我不期待品牌方一天就能改变自家只想恰饭的动机,也不期待综艺节目能一天就回归正轨开始“以才取士”而不是变成氪金游戏,我知道不现实。


大家都是出来卖身的,要求卖艺确实过分了。



但是品牌方稍微做个人,就知道其实有很多又可以拉动销量又不会大规模浪费粮食的做法。


比如把二维码放在包装内侧,撕下标签才能扫,或者在瓶盖下面加一层塑料膜,这样至少扫码不会影响到食品质量,给这些食品留了一个进入二手市场的可能性,至少,让食品回归到喂饱肚子的本质上。


但是品牌方怕,怕这些“打榜专用奶”低价重回市场冲击自家其他产品的销售,所以不这样做。


那换个思路,能不能推出小盒装的,别再一箱10瓶,换成一箱3瓶,增加一瓶的投票权重,不会一次给粉丝味觉系统和消化系统造成那么大的负担,还能提高重复购买。


但是品牌方不干,节约是粉丝的任务,品牌方只是想把东西销售出去,甚至放坏了也无所谓,反正钱已经到位,10瓶里面浪费7瓶只喝掉三瓶,对品牌方来说经济效益更好。


所以我能想出的,可能就是让粉丝和山区小学互动了,反正都是花钱,还不如做成爱心,到时候山区小学有了免费的食品,孩子们的免费午餐能提高一个档次,为国家实施的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添砖加瓦。


再把盖子返给粉丝群体来进行打榜,还能给自家偶像弄一个爱公益的名头。



可惜,哪怕是这种思路,也依然是对粉丝行为提要求,品牌方依然保持自己打造笼中斗的模式,依然保持大体量销售,依然坚持异化奶制品。


粉丝在前面挨骂,真正有问题的人,永远是躲在幕后开心的笑着。


古有美利坚经济危机倒奶,今有饭圈粉丝打榜下水道,这一幕已经成为魔幻现实主义的注脚,让我们感受到了品牌方带着恶臭的精明。


咱们国家就在五天前,刚刚通过了《反食品浪费法》,品牌方不给广电总局的面子,至少法条,能看懂吧。



品牌方既然是规则制定者,稍微修改一下规则,让食品不再浪费,让粉圈不再背锅,真有这么难么?


也难,也不难。


但做改变需要有人背锅,这就难了。


真实的就像这个世界一样虚假。


哎卧槽,气死我了。





仙人JUMP

点击关注下方账号!

你将感受到一个放飞自我的灵魂

且每篇文章都有惊喜

-----------------------

感谢你的阅读,下面是1个抽奖链接按钮,5月12日晚上19点开奖,一共1888元,666个红包,感谢大家的支持。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阅读、在看和转发,点我参与抽奖!点我参与抽奖!


【我爱这个魔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