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露骨话题,被她们聊到让人面红耳热

时尚COSMO 2021-05-04 20:14

说了,才有被讨论和被看到的可能。


根据公安部公布的数据,2020年出生并已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


隐藏在这个数字背后的,是妈妈们1003.5万的生育过程。

生育意味着什么?是一个家庭有关未来的希望,是一次新生命到来的喜悦,是一个全新身份的解锁?


是,却并非完整的答案。

在云云社会新闻中,生育呈现出截然相反的一面:榆林产妇多次要求剖宫产被拒绝,跳楼自杀;济南产妇因产后抑郁,坠楼身亡……生命的诞生和消逝,在一瞬间交叉,让人唏嘘。

这些当然是极个别案例,真正引起讨论的是隐藏在生育过程中的隐患。失去生育方式选择权的榆林产妇,被部分网友歧视“动不动就产后抑郁”的济南妈妈……生育之伤,对于每位女性而言都存在着需要亲历的风险。


既然没有人可以成为置身事外的旁观者,有人选择直面它,用发声引起关注,用关注引发讨论,用讨论避免下一场悲剧的发生。




她们不得不说



五一之前,一部名为《奇妙的蛋生》的纪录片悄然上线。蛋,英文Egg,同样有着卵子的意思,而这个巧妙的名字直接点题整部纪录片关注“女性生育”的主题。


作为总策划和制片人的杨媛草,名字虽然陌生,她操盘的综艺各个堪称爆款——《中国好声音》、《中国达人秀》、《舞林争霸》等等。


这部纪录片的灵感,源于她在39岁晋升成为大龄妈妈的人生经历。至于去做的决心,因为一种大家耳熟能详的偏见——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就是下不了蛋的鸡。


女性=生育工具?!如此错误的观点根深蒂固于很多人的潜意识里。他们或许不说,在行动上却是坚定的拥护者和实践者。


如此观念,与“男主外,女主内”这个沿袭千年的传统社会分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时至今日,“男性外出打工,女性留守照顾家人”的家庭形态依旧随处可见。正因如此,照顾老人以及生育抚养孩子自然而然地成为女性最为重要的责任。


因为先天性卵巢发育不全,欣欣和丈夫正在等待卵子捐赠。正是这个不得已的选择,映射出传统生育观点对于女性的不友好。采访中,欣欣和丈夫定下一年的等待期限,如果没有如期迎来成功受孕的好消息,他们只好选择离婚。


这份压力,来自家庭。作为家中独子,欣欣的公公婆婆对于延续香火毫不妥协。相比之下,他们对于接受卵子捐赠却持有相当开放的态度,因为这并不会妨碍儿子延续血缘的结果。


对于儿媳,他们是满意的,唯一的不满就是无法生育。因此,接受卵子捐赠在他们看来是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


至于欣欣的丈夫,同样选择接受,因为他无法无视在没有孩子的情况下,来自家人以及外界的压力。




她们决心要说


作为观众,我们惊讶于如此功利甚至充满偏见的价值观,但这绝非个例。很多女性都成为如此价值观的PUA受害者,在她们的认知中,没有孩子的自己是不完整的个体。


在外界的长期灌输下,这些女性甚至开始产生“没有孩子就没法抬头做人”的自我谴责,在否定自我价值的同时,扛下了无法生育带来的全部压力和影响。于是,生育孩子成为自我救赎的唯一方法。


抱有这种生育观的女性也会成为其传播者,形成一种同性间的鄙视链——成为妈妈的女性比无法甚至还没成为妈妈的女性拥有更多优越感。于是,这种有毒的价值观形成闭环传播,无死角地PUA着更多女性。


也有女性渴望改变,科技和医疗技术的进步,让遭受生育歧视的女性可以像欣欣一样,希望用接受卵子捐赠的方式扭转人生。只是,这样的改变远比想象中的难上很多。

为了防止卵子的非法买卖,中国并没有卵子库,像欣欣这种因身体原因无法生育的女性,只能接受卵子捐赠。可惜,女性对于自愿捐卵的态度相当谨慎,纪录片中的受访医院在过去两年只迎来了三位自愿捐赠者。


四处求医咨询的欣欣得到同样消息,她的等待时间可能要长达三至五年之久。然而,这远远超出她和丈夫定下的“一年期限”。


看似的“困境”实则是对女性最大程度的保护,和捐精不同,卵子捐赠对于女性身体造成的影响更长久也更大。无论于法理或是生理层面,生育困境对于女性而言有着更多挑战,而这是道德审判无法解决的难题。




她们真的敢说



和欣欣全然相反的,是无精症患者小五。在和妻子的沟通之下,他们决定采用供精的方法迎来宝宝。


和捐赠卵子不同,个人自愿冻精在国内是合法的。男士们对于捐精的态度开放很多,有人希望自己可以帮到那些渴望宝宝的夫妻,也有人觉得可以借由捐精周期的限制让自己自律。


即使一份精子可以帮助5位女性,精子库中的存量依旧供小于求。归其原因,除了捐赠标准对于精子的超高要求外,需求不断增多的现实同样是重要原因。


采访中,杨媛草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面对镜头,女性更愿意倾诉,而男性羞于表达。


面对镜头,小五坦言接受捐精迎来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事实他并不介意,因为比起和妻子拥有宝宝,这些伦理上的阻碍可以忽略不计。


面对生育困境,很多人会下意识地将责任推卸给女性一方,却常常忽略男性因素对于生育的影响。然而,这是夫妻双方协作,缺一不可。


这也正是纪录片将镜头对准男性的原因,在展现女性生育困境的同时,赋予男性一个发声的机会。因为面对生育之难,压力不是女性的专属,同样也是属于男性的困扰。


归根结底,面对生育问题,性别不该成为划定责任的标准,在期待被平等对待的同时,我们同样应该抱有一颗尊重科学的敬畏之心,用理性以及合理的态度去解决。


至于生育偏见,它当然不会消失。面对这道看似无解的命题,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首先,要掌握对于生育的选择权,无论是生育方式还是生育时机。这份选择权实则是对自我健康和身体的尊重,当你拥有这份不妥协的坚定,才能避免更多榆林产妇同款悲剧的发生。


其次,便是对于自我价值的认同。哪怕外界的声音再嘈杂,也要认可自己的付出和贡献,而不是在PUA下被当做“生育工具”,用孩子当做自我价值的单位。


不止《奇妙的蛋生》,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在屏幕面前讨论那些曾经被定义为“禁忌话题”的内容。正如话剧《阴道之道》,通过艺术的形式撕掉“女性羞耻”的标签和偏见。


又如综艺《日日妈妈声》,提供一个分享孕期经验与心路历程的平台,甚至是搬出一些看似“18禁”的话题,窍门和神器。


无论如何,要为这些敢说的女性鼓掌。也许我们无法用一档节目瞬间改变女性生育的现状,然而:

只有讨论,才有被看到的机会;只有看到,才有被正视的可能。



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

精选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