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虎带不动《阳光劫匪》,是时候要聊聊动物演员的存在价值了

电影情报处 2021-05-04 21:19


作者 / Baoyi 


这个五一档,影片《阳光劫匪》高调宣传真虎元素,势要给观众带来真实且震撼的视觉体验。
 
《阳光劫匪》宣传物料
 
据制片人方励称,为了突出影片中的真虎质感,他在摄影过程中一共“用了五只真老虎,包括三只东北虎和两只孟加拉虎”,映后,不少观众也对这只小老虎给出“可爱”“逼真”“全场最佳”等正面评价。
 
然而,真虎元素似乎未能大幅带动《阳光劫匪》的票房和口碑。影片上映4天,票房不足四千万,豆瓣5.5、猫眼7.2、淘票票7.3,关于抵制动物表演的声浪如约而至。
 
由此,我们不禁发出提问:动物演员,可否造星,价值何在?
 
近日,专业动物演员导演郝帅先生向电影情报处(ID:dianyingqingbaochu)分享了一手行业信息,这篇文章,就让我们一起直面当前围绕在动物演员身边的各类问题和挑战。
 

从道具到演员
 
回顾影史,“动物演员”在欧美和我国的地位确立时间可谓有着一世纪之差。
 
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好莱坞巨头华纳兄弟就开始与动物演员签约,并成功造出了像德国牧羊犬“任丁丁(Rin Tin Tin)”这样的狗狗大明星。然而,我国影视行业是在什么时候才开始正式承认“动物演员”这个称呼和身份的呢?从事动物演员导演一职已近十年的郝帅认为,这个时间点应属2015年至2017年之间,因为此期间电视剧《神犬小七》在湖南卫视播出、《一条狗的使命》在大银幕上映,并且两者都相继获得较好的市场反响。
 
“在这两个项目之后,越来越多的剧组不再把我们划归为道具组了,组里的工作人员也愿意将我们的小动物称为‘动物演员老师’”,郝帅满意地向情报君分享道。

任丁丁主演的电影《Rinty of the Desert》
 
然而,郝帅也直言,除了市场需求上涨带动动物演员地位提高之外,曾出现在一些影视项目摄制过程中的不愉快事件,更是狠狠地为如何规范使用动物演员这一件事上敲响了警钟。
 
“比方说,有的导演会认为狗狗天生就会站立或接球,有的导演看了网络上的一些视频就会认为狗狗可以无休止地工作两三个小时,还有的导演会要求狗狗在第一时间做出剧本里要求的表情反应……然后就出事了,”郝帅接着说,“我们也曾参与并目睹过相关的不愉快事件,所以现在大家都越来越注意了。”
 
关于这一点,查阅过往新闻亦有迹可循。
 
首先,因剧组工作程序不完善和剧组人员的疏忽操作而导致的动物牺牲事故在我国是真实发生过的,尤其出现在对马匹演员的使用上面。据《青年周末》在2009年的报道,因新版《三国》导演高希希“在拍戏中一共牺牲了六匹(马),疯了八匹(马)”的不当言论,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就此通过沙龙的形式来“召开”了一场媒体说明会,彼时的会长芦荻不仅向媒体直斥新版《三国》剧组,而且还剑指中国影视行业中的诸多“虐待动物”行为。
 
其次,即使对动物演员的保护意识得到了提升、现在不少剧组也更多地采用起了仿生机械动物来辅助拍摄,但出于情节需要,剧组有时候也无法对包括真人演员和动物演员在内的所有演员作出百分百的安全保障。比如,被网友指责为还原古书中“逸马杀犬”的情节而故意绊倒马匹和犬只的《孤城闭》剧组(后更名为《清平乐》)就曾发表过解释声明,而曾被动物保护组织谴责在拍摄过程中虐狗扔河的《疯狂的外星人》剧组也在事后作出了相关声明,导演宁浩还就此删除了成片中的相关镜头。
 
CCTV6《疯狂的外星人》幕后采访
 
然而,在真人演员与动物演员互动之间所可能产生的危险,却也是双向的。曾经,电影《狼图腾》的导演让·雅克·阿诺和主演冯绍峰就向媒体表明与动物演戏难度很大且非常危险;而即便是在动物演员培训机制已颇为成熟的好莱坞,也避免不了会发生训练师在拍摄过程中被熊或虎意外咬死的悲惨事故。
 
由此可见,要想造星一位动物演员,得先让大家都承认“它”就是演员,而若想要片场中的动物实现从道具到演员的华丽转身,则更不单单是一个改称呼的事情,还需全行业各节点的认知转变、流程规范和配套技术革新。
 

其一,真正的动物演员需要和真人演员一样接受专业的表演培训。因此,大到针对影视项目常用需求而设计开发的动物培训课,小到动物主人、训练师、动物导演等人员的相互配合,都需要做到术业有专攻。

 

其二,动物演员也需要享有相应的劳动福利。比方说,它们不仅要在片场得到适宜的起居饮食照顾,而且还要适量工作、避免超时加班,更重要的是,一切的福利项目都需要以白纸黑字的形式确定下来,以免产生不必要的剧务纠纷。


 刚到剧组现场的动物演员们



 场务人员正在照看候场中的动物演员们 图源郝帅

“那谁来代表小动物签合同呢?”在谈到这劳动协议这一点的时候,情报君向郝帅提问。“总不会是要抓起小动物的小爪爪来盖红手印吧?”
 
大概是被情报君的脑洞逗笑了,郝帅不急不忙地回答道:“实际上,作为本体的动物和作为身份的演员之间并不能被直接划等号,因为一位动物演员的背后有着训练师和动物导演的付出,所以你可以将合同上的乙方理解为一个三位一体的集合名词,其中包括动物本身、训练师和动物导演。”
 
“所以合同中的乙方实际上就是作为动物导演或公司法人的您对吗?”情报君总结。
 
“是的,没错,我们代理执行。”郝帅回答。
 
 
更大胆的设想
 
通过厘清片场中的动物如何“变成”演员的历程,郝帅向我们描述了一个充满生机且正在勃勃向上发展的影视行业分支领域。然而有口号曾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在当前动物演员领域从业者的认知和能力范围之外,市场中还有其他更大胆的造星设想。
 
首先,动物演员的能力边际在被不断突破,从简单的扭头转眼、直立捡球到更为复杂的细微情感表达,动物表演训练团队的业务水平在被不断地推高,用郝帅的原话来说就是“我们不进步就会被淘汰了。”
 
其次,动物表演训练团队的业务范围在被不断向外拓展,从最初的表演训练、剧本策划到随后的经纪业务、医疗配套和动物安置,动物表演培训团队早已不被“表演培训”四个字所局限。原因也很简单,如若他们不参与剧本策划,就很难根据剧组要求提前训练动物,如果他们不负责用后安置,多数的剧组也没有能力和义务来承担这个责任。
 
因此,就像曾深度参与电视剧《神犬小七》项目的北京名仕犬业有限公司在自身官网所载的那样,与宠物影视有关寄养、表演训练、题材策划、演员经纪和影视拍摄基地建设等事项,都属于他们的业务范围。
 
第三,动物演员的种类在被不断丰富,从训练难度系数最低的宠物型演员(猫咪、狗狗、仓鼠等等)到训练难度系数稍高的场面型演员(马匹、羊群等等),再到训练难度系数登顶的猛兽型演员(虎、熊、狼、狮等等),编剧和导演都愈发地想通过动物演员来完成更丰富、更有趣的影视表达。
 
对此,有些是刚性的要求,比如战争大场面中所需使用的马匹,有些则是立足于故事人物设定的软性要求,比如经典电影《战马》中那匹名为乔伊的马、《疯狂的外星人》中耿浩(黄渤 饰)的猴子、还有《阳光劫匪》中晓雪(宋佳 饰)的宠物老虎。
 
《封神三部曲》预告中的战争场面
 
《战马》剧照
 
然而,训练猛兽演员绝非易事。时间成本、金钱成本、能力资质、风险系数、法律保障等问题,都成为了当前国内大力发展猛兽训练业务的掣肘。
 
对此,郝帅向情报君解释,倘若有剧组向他们提出了对特定动物演员的训练需求,在时间和资金都充裕的前提下,他们会考虑承接,但并非所有的剧组都愿意提供相应的时间和报酬。更重要的是,并非所有种类的动物都能被调用到影视项目中去,好比被收录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的鹦鹉就是一例;而至于老虎,其饲养员更是要通过重重考核才能在我国境内顺利上岗。
 
据悉,当影视剧组在拍摄过程中需要用到猛兽演员的时候,他们大多会向马戏团动物园等合规机构寻求协助。而对普通人或一般训练团队来说,在日常环境中驯养猛兽类动物更是堪比登天。
 
以养虎为例。据查,《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17条》的规定,国家鼓励驯养繁殖野生动物,但应持有许可证。而若想获取驯养老虎的许可证,则需要符合养虎条件的场所设施设备、保证老虎的饲料来源、以及制订好防止老虎逃跑的预案。这样看来,马戏团、动物园等机构的确才是驯养老虎的合适选择。
 
因此,倘若国产电影团队想要在项目中引入像熊、虎、狼这样的猛兽类演员,多选择与国外团队合作,甚至将相关镜头的拍摄地点定在国外。就像《狼图腾》和《阳光劫匪》都与著名的动物表演训练师安德鲁·辛普森(Andrew Simpson)团队合作,而辛普森所创立的公司“Instinct animals for film”主打的也是像狼、虎、豹这样的猛兽动物演员。
 
CCTV6栏目报道
 
既然如此,为什么总会有新鲜的商业电影项目选择启用除猫狗外的其他动物演员、甚至选择冒着更大的人身风险来启用猛兽动物演员呢?“可能是想要追求新鲜感吧”,郝帅猜测。
 
 由此可见,在造星动物演员的设想上,商业嗅觉灵敏的各方人员早已有了考量和布局,他们也在通过更大胆的业务拓展来不断地推高造星动物演员的可能边际。勿论这样的动机和目标是否会得到全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倘若能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完善动物演员的训练体系和福利保障机制,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围绕“动物演员”,业内瓶颈和外界质疑从未停歇。
 
 
局限与突破口
 
正如真人演员所要面临演技考核、薪酬支付、劳工福利、职业转型等问题,动物演员亦无例外。然而,这些问题对动物演员的考验却更为苛刻,动物演员们的客观性集体“失语”也增加了相应的权益推进难度。
 
以上问题,郝帅在过去十年的从业过程中都有持续关注并推进解决,其中,他本人尤为关注的动物演员转业安置问题也在得到改善。
 
尽管如此,动物表演的质量水平和效果精度肯定是有天花板的,大概没有谁能清楚回答这个领域往下发展的突破口将落何处。
 
当前,动物演员的存在和发展面临着两大问题:其一是技术问题,即动物演员实拍和视效技术的角逐与融合,其二是伦理问题,即动物表演之于社会视听的清正与焕新。
 
先说第一个问题。
 
纵观多部涉及动物戏份的电影及其幕后制作花絮,我们不难发现,没有哪种动物能一而贯之地、百分百地参与到影片实拍,替身、绿幕、特效、仿生机械道具……在一个银幕动物角色的背后,还必须辅以足量的科技支撑。
 

《哈利·波特》中的海德薇“们”
图源伦敦华纳兄弟工作室-哈利·波特影城

然而,倘若视效技术在未来真的可以发展到以假乱真的完美水平,动物演员还能保有立足之地吗?对此,情报君认为电影视效技术的优化和工业化是必然趋势,更高水平的视效制作能力也能给剧组更多的动物保护空间。但即便如此,动物演员的存在价值也无法被完全代替——“主要是时间和资金成本不允许”,郝帅解释。
 
具体而言,无论是物理视效中所使用的仿生机械、发泡乳胶还是数字视效中所使用的三维建模、动画渲染,都非平价选项,而对于像捕捉动物细微表情这样的镜头,实拍真动物确为性价比更高的选项。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幕后花絮:老虎篇
 
再说第二个更为复杂的问题。
 
伦理,从来都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词,而关于动物表演存在意义的争论也始终横亘在供需方与维权者的鸿沟之中。比方说,就在《阳光劫匪》火热上映的现在,以“中国绿发会濒危物种专项基金拯救表演动物项目”为首的社会团体同时也在不遗余力地为老虎文文的息影待遇发声。
 
然而,“动物表演”是否包括影视表演,“动物影视表演”能否和动物园表演、马戏团表演等方式相提并论,动物影视表演中的“道德标尺”该放在哪里,“制止一切动物表演”是否包括采集动物肌肉数据再加工的特效呈现?等等问题,都有待讨论。
 
毕竟,没有人能以权威之态给各方一个满意的答案,更没有人能对动物表演的供需方和维权者作有罪推定。就像大家可以为《肖申克的救赎》剧组响应动物保护组织号召而使用自然死亡的虫子喂食乌鸦的行为鼓掌,但却无权指责不曾明确披露如何拍摄“拍死小鸟”这一魔术戏法的克里斯托弗·诺兰。
 
《致命魔术》剧照
 
那么,我们能否为动物演员的职业生涯规划寻求一个折衷的突破口呢?比如,像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狗狗奖(Palm Dog)”那样,在国内的影视颁奖典礼上也设立一个相似的“最佳动物演员奖”?这样一来,不仅为影视作品贡献精湛演技的动物演员可以得到表彰,其背后的服务团队可以得到鼓励,而且还能在全社会树立正面的动物宣传形象,从而推动动物表演全行业的良性发展,一举多得。
 
“我们期待这么一个奖项的诞生,但我认为至少还需一两代人的努力才能看到曙光”,郝帅说道,“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我国对动物的认知还比较参差,老一辈还有很多将小猫小狗等同于牲畜、将豺狼虎豹等同于凶象的观念,而年轻一代也才正开始思考小猫小狗的伴侣作用以及豺狼虎豹的文化意义”。
 
是的,在过往的话语里,譬如《疯狂的外星人》中的耿浩(黄渤 饰),可以一边对着菩萨烧香一边挂念“西南猴王”的名号是否会断在自己手上;譬如《狼图腾》中的包顺贵书记(尹铸胜 饰),更是视狼如敌、赶尽杀绝。 而在我国年轻一代的话语里,也才正盛开出了对各类动物的伴侣需求、对传统文化意象的命题重构、和对生命价值的主动思考。
 
但这还不够,至少在“伴侣”和“生命”这两个维度上都还不够。
 
“假设一位上升期演员要与一只猫猫或一只狗狗同走红毯,难道他/她就真的能接受自己的聚光灯待遇还不如一只动物吗?”郝帅反问情报君。
 
“不一定,”情报君答道。但情报君心里想,有人会把宠物当成掌上明珠,有人会在狗肉店大快朵颐;有人会真心将宠物当成情感依靠,也有人会到“吸猫撸狗”店完成社交需求;有人会向自己刀下的实验动物鞠躬,但也有人只会打着保护动物的幌子非法敛财……谁能说日后我国就没有人会满心欢喜、与有荣焉地与动物演员同走红毯呢?
 

结语
 
从见证身边的小动物们摆脱道具的标签,到推动诸如动物演员福利协议、转业安置等项目的落地和完善,以郝帅为代表的动物表演相关从业者大多都已见证并亲自参与了造星动物演员的各个环节。
 
而在造星动物演员这件事上,他们的目标也很简单:那就是认真拍好手中的项目、尽力优待手中的演员,如果还能收获一点好评,便再好不过了。
 
就像在《艺术家》中贡献了精湛演技的狗狗阿吉(Uggie),不仅完成了登上学院奖红毯的壮举,更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留下爪印,书写了自己在世界影史上的灿烂一页。
 
让·杜雅尔丹与阿吉“共享”学院奖最佳男主角
图源Getty图片社
 
由此总结,动物演员可以造星——先行案例已然不少,展望未来更是可期。
 
不过,如何才能更好、更正面地在我国造星动物演员?——此一追问,仍待各方持续思索。



商务合作约稿 请联系:

yinkai315(微信ID)


转载/加入社群 请联系:

Reyazzzzz(微信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