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何止五一档最烂

3号厅检票员工 2021-05-04 22:03


写在前面 


私人角度来说,我整个五一档最悬心也最暗含期盼的,就是《阳光劫匪》。

 

屡拍地下电影的导演李玉,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这两位,无论是创作风格还是审美趣味基本不搭界,他们的碰撞怎么听都是奇妙的,怎么想也该有点意思。

 

所以虽说看预告就能感知到电影的拍法有点偏航,我还是没法对成片完全失望,还在思索着有多大的可能,它会是一匹大胆闯出的黑马。

 

可惜了,如大家所闻,黑马不见,只见一头虚张声势,劲道绵绵的纸老虎。

 

烂到什么程度,单论影片质量而言,豆瓣4.2的开分都太过宽容,同类型也就《日不落酒店》可以对标对标。



没意思,真的没意思。

 

《阳光劫匪》

 


(虽然剧透也完全无关紧要,但这依然是一条无精打采的剧透预警线)

 


笑不出来,哭不出来

 

说回电影吧。

 

《阳光劫匪》的首要问题是,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懂这到底算是一部什么电影。


喜剧?悲剧?好像都不是,它的类型定位是特别模糊的,全片没有任何一个片段有清楚的情绪落点。


当你以为它想要给你讲笑话的时候,它给你切一段煽情落泪的闪回,当你以为它想要你哭一哭的时候,它又迅速用插科打诨的方式消解掉了。

 

我怀疑李玉自己都没想好究竟要拍的是喜剧还是悲剧,才导致两种元素在片子都有,但都没捏成形,左右沾不上边。

 

这种犹疑最明显就展示在了故事上。



表面看,它讲述的是一无所依的女孩晓雪(宋佳饰)因寻虎而和寻宠事务所三位小伙伴结识,以一趟劫虎之旅完成了心灵的治愈和自救,走的是怪诞温情路子,笑料理应不缺。

 

但它的核心议题实际是游移不定的。


时而嫁接到另外角色的悲情故事,比如阳光(马丽饰)幼时因需要母亲关注而不停撒谎,母亲又因自己的谎而遭遇车祸身亡,以此去探讨什么谎言和真话的应用界限;



时而又跳接到了暗黑的社会议题向内容,市内首富刘神奇(曾志伟饰)嗜好研究激发人类快感的精神药剂,要把悲观和乐观两种情绪面都玩弄掌中,探讨科技和伦理的尺度。

 

你说这些和主线有什么关系?没有半点关系。

 


我们不是说不能利用支线来拓展别的议题探讨,但就像一幅作者风格鲜明的水墨画,再肆意挥洒,线条之间也必然有着一以贯之的构思纹路,方才有令观者思索的空间。

 

你要是东一笔西一笔,只顾唯心痛快,对不起,那最适合它的地方就是你家那个永不打开的抽屉。

 

综合而言,《阳光劫匪》就只套了原著的故事薄壳,借一层韦斯·安德森的童话滤镜风格,填充些自以为符合日式冷幽默气质的台词,加一点本土屎尿屁烂梗,再添上浮夸的表演和神经质的剪辑,就这样一锅不堪品尝的百味饭上了桌。

 

如此大胆的混搭效果十分显著,观感上就极度尴尬,整整两个小时你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



说它是喜剧吧,它没有半点好笑的地方。

 

它甚至都没有什么能够拿来完整分析的桥段,例子,只有一些不知所云的情绪性内容。

 

比如第一次的四人吃饭戏,这段作用是交代除晓雪以外的人物背景,也用喜剧抛梗的方式,对彼此在观念上的交融有初步刻画。

 

但实际给到的只是类似

“为什么你要戴这些怪帽子?”

“他秃顶”

“他喜欢琢磨那些怪发明,从小就是女生绝缘体”...


之类充满刻板印象的话,只有人物自己笑得开心,完全就是强加笑料。



还有一些浮夸的人物丑化。

 

要强调安子(杨迪饰)臣服于大哥林地道(沙溢饰)的狗腿属性,就让他被关在车里吃真狗粮,还吃上了瘾,在超市要多买几包;



要强调林地道的贪财无义,就让他被晓雪和阳光甩掉后,会跟在车后面目扭曲,肢体怪异如豺狼,通通把人类的暗面给单一地动物化,愚蠢化。

 


套路的屁梗也有。

 

在抢劫中为了引开工作人员,就让角色利用了一种会放屁的小发明,是最基础的生理笑料刺激。

 

你不会觉得这些有什么好笑,相反,倒一定会察觉到演员卖力却注定讨不了好,尴尬又心酸。

 

更关键的问题是,不仅喜剧效果没出来,喜剧背后所要展现的世态薄凉之苦,也是没有的。

 

悲剧性同样被抽空了。



比如电影里最重要的一组物象隐喻,是晓雪与老虎的情。


不是简单的跨物种情缘,而是比拟作孤独而封闭的人对同频伙伴的诉求,反映普世的寂寥情绪。

 

想法是不错,但视听手段是无效的,比如晓雪提到“找了很久找不到”就速切到大海水平面,莫名的大自然空镜;

 

又或是把人物嘴里的“孤岛”,“活成了一个谜”等直给的描述,直接强安到了晓雪身上。


 

认真想想,她从头到尾,到底在为什么而痛苦、悲伤呢?真的是找不到同伴吗?她都能迅速和阳光他们打成一片好吧?


还有阳光描述晓雪的那些话,为什么“看她喝酒的样子就知道泡过夜店”?

“看她对男人的样子就知道她被伤过”了?


这哪怕不是刻板印象也是在胡言乱语,强行卖惨了吧???


由于言语之下毫无支撑点,你根本无法从这样的意图里获取共鸣,只有大段大段的割裂。

 

包括想要反映刘神奇作为资本家的虚伪,可悲,也只是靠一些洗脑宣讲来展示,形象单薄得可怜。

 

没有力度,也没有完成任何实际意义的批判。



还有《阳光劫匪》里本该值得一提的一笔亮点,是晓雪和阳光的女性相惜,打擦边球的女性之情,也没有得到好地搭建。

 

说是互相欣赏和疼惜,到了可以为彼此交命的程度,但实际她们的情意有多深呢?

 

一旦对视就闪回,连闪回也只能靠同一个依偎画面来疯狂堆砌,一模一样地来了三四遍,好像女孩们稍微抱一抱就足够亲密,就足够动人了。


现在幼稚园的孩子都未必如此天真了吧?



这种素材的贫瘠,反映的其实就是编剧对展示人物真情方式的想象之贫瘠。

 

说白了,这片看似五颜六色的议题都有所沾染,实际啥也没拍到,啥也没拍成。

 

 

错把低智当童话

 

不过,让观众哭笑不得,还不能算是《阳光劫匪》最要命的地方,它只是证明主创尚没有足够的能力完成创新的愿景。

 

它的最大问题是,它在拼命模仿童话,而一点也不童话。


编剧从创作根源上就对童话二字有所曲解。

 

无论是伊坂幸太郎所秉承的现代微型讽喻,还是韦斯·安德森运用色彩和画幅完成的解构性黑色现实反差,电影都只借之皮毛,而弃之精髓,没有注入思考。


就拿对韦斯·安德森的“致敬”/“借鉴”来说,对称构图有,高饱和童话配色有,有一个悬崖镜头连机位都一样,唯独看不到作者自己的创造。

 


所以故事里就只有干瘪的童话元素符号。

 

开篇和结尾都用手绘童话故事画风,但不仅开头就没有接入到时代实景的改良,理想地保留了“劫富济贫的小偷”的脱离现实设定,结尾的那句“对于只有一次的人生,有时候失去,也是一种得到”更是不知所云。

 

各种动物元素也只是流于表面的用法,比如晓雪提到老虎,就切换到事务所里的狗,配上老虎的嘶吼,模拟人物的讶异表情。



全片的动物除了老虎以外,基本就是这种只为了添加怪诞萌感的粗暴用途。

 

还有诸如巧克力池,复古风格酒店,代表乐观和悲观的双胞胎姐妹这样的具象场景符号就不多提了,它们除了直观的象征以外,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展示,就像是樱桃小丸子屡次误入成人片场。

 

你说可爱可能还是可爱,但比起可爱,更多的是扁平和错搭,整个故事都悬浮如空中画板。

 

人物更是一味往低幼方向塑造。

 

晓雪为了救出老虎能够豁出性命,可你依然不可能体会到体会到他们的深厚情意,体会到人物的那种痛苦,执拗。


因为除了些许的相处时刻以外,就没有更进一步的具象刻画了。


晓雪本身的性情之妙也无展示,全靠演员宋佳的个人魅力苦苦支撑。



所以即使你把老虎理解成“理想”也是说不通的,因为除了哭,撒娇撒泼以外,这一路的闯关和成长,晓雪都没有付出无论是智力还是体力上的实际艰辛。

 

既然努力只靠嘴说,那么所谓人虎情缘,所谓知音难觅的普世孤寂,当然也就只靠嘴说说而已了。

 

阳光更是如此。能看出编剧是想把她往一个很飒的大女人方向塑造,但完全用错了力。


就拿她和刘神奇的对抗戏来说,电影想要突出她为了兑现对晓雪的承诺,也为了晓雪——代表自己反面的这一理想分身,所付出的执拗和不屈服。

 

但实际上,阳光的这种不屈的人物弧光,本身其实是没有的,全靠配角降智来反衬。

 

刘神奇作为身家丰厚的大佬,居然无视她在面前对手下耀武扬威,还因为她的几句看似凶狠,毫无底气的反驳,就轻易认为她爽快有趣,是“最懂自己的人”。


拜托,如果达成条件就这么简单,懂你的人明明满街都是好吗?是从来没见过叛逆期的少年???


 

就因为这种除了言语煽动以外,毫无魅力展示,无论怎么看,阳光这个角色都不可能是飒,而是轻蔑生命,藐视存在的中二幼稚而已啊。

 

好了,我实在不堪回忆下去了。

 

总而言之,《阳光劫匪》远远不如窗外五月的阳光美丽,别抱猎奇的希望,切记切记。



配图/《阳光劫匪》
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