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1988》持续火爆,什么是好的家庭?

社会学了没 2021-05-04 22:12

近日,韩剧《秘密森林》第二部再度收获高分好评,除了剧作精良,弹幕里更是满满的回忆杀,很多人说,第一部和第二部简直是“教导主任”和“阿泽爸爸”的演技PK。没错,就是《请回答1988》里的那两位长辈。

一条胡同,5 个家庭,5 个发小的生活琐碎,撑起了这部剧在我们心里沉甸甸的地位。时隔多年,这部让人就着泡面爆哭的“冬日限定”,依旧让人念念不忘。有人说,每重看一次《请回答1988》,就像回了一次家,尽管那个家远不完美。


哪有完美原生家庭


家庭是《1988》叙述的核心,家庭关系的处理也是剧中着墨最多的话题。不同于伯格曼喜欢把焦点对准“互相憎恨的夫妻”之间的沟通无能与感知麻痹,《请回答1988》将一个个家庭问题缓和地刻画出来,再在日常生活的中,等待彼此的理解和情绪的消化。

随着“原生家庭”概念的走红,很多人开始审视自己的原生家庭,会有很多温馨美好,也难免或多或少经历过宠爱的偏颇、无尽的争吵、强势的限制、物质的贫瘠或是陪伴的缺位,以及由此引发的自卑、嫌弃、疏离,甚至怨恨。是不是只有自己有这些缺失?《请回答1988》告诉我们:不,每个家庭,哪怕看起来光鲜和谐,都不完美。

首先是穷。人口最多的德善家是典型的贫困户,母亲是贤惠的家庭主妇,父亲是一个普通的职员,因为给别人做担保,家中经济囧迫,居住在半地下室,每天不是吃豆芽,就是土豆。


然后是都有缺憾。善宇和阿泽是单亲家庭的小孩,但懂事的孩子只是不会无理取闹而已,只是适应了应该表现得成熟的环境,可懂事的孩子也只是个孩子。善宇是长子,父亲去世后,一夜长大。妈妈不太会做菜,炒的菜里经常有鸡蛋壳,他就这么吃了三年。阿泽是胡同里最早会抽烟的小孩。表面看上去很乖,但内心承受了很多。早早就在棋院比赛,压力大就吃安眠药。

善英的母亲突然来访,善英在邻居帮助下营造出了生活富足的假象,最后却在母亲走后发现了她留给自己的零钱。原来阳台上还晾着自己破旧的衣服。善英给母亲打电话,叫了一声妈便嚎啕大哭。恰好被善宇无意间目睹。承受了多少才会如此心酸,那份脆弱,他以前从未见过。



最后是家人和家人之间,都有嫌隙和误解。东日不懂老婆一花的浪漫心思,当成均给美兰夹菜的时候,他只顾自己狼吞虎咽;正焕不懂母亲对善宇母子无话不谈的羡慕,不管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消化;东龙母亲不懂东龙被关心的渴望,连儿子离家出走都意识不到;德善父母不懂德善被忽视的委屈,好吃的先给老大老三,过生日从来都是跟着姐姐过……直到各自“爆发”。

离不开的也是那个家


这个家,是你曾经嫌弃过、失望过的,甚至还想逃离过。但你会发现,从没有人能真正离开。


德善终于过了一次自己的生日。爸爸捧着一个奶油小蛋糕,在胡同口等她,说出了那句让很多人泪目的台词:“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头一次当爸爸,所以我女儿稍微,体谅一下。”爸爸牵着德善的手,穿过胡同,路灯昏黄,他们说笑着回了家,即使那个地方,只是个不透光的地下室。


这个家,当然欢迎一个成功的你,但更会为一个失败的你兜底。正峰算全胡同里最没出息的孩子了。一直在复读,一直考不上。这是他的第6次失败。他的爸爸告诉妈妈:“孩子能活下来就很好了,不要贪心。”


宝拉是最独立的小孩,也是全剧最不讨喜的小孩。但如果你想想她是如何长大的,可能就会理解她一点。她是最早离开家独立的小孩,总以为自己很坚硬了,家庭保护不了你,也不想它保护。


但几乎每个看过这部剧的人都为这一幕哭过:宝拉被警察抓到派出所,是妈妈冲在她面前。抛掉了伞,跑丢了鞋,还抛去了尊严,疯狂地大声喊:



后来宝拉认错了,跟着警察回了派出所。那一刻,她也回了家,开始愿意接纳父母的爱。“偶尔觉得妈妈很丢人,妈妈为什么连起码的脸面和自尊心都没有呢?我都觉得上火。比起她自己,她有更想守护的,那就是我,但当时我并不知道。人真正变强大,不是因为守护着自尊心,而是抛开自尊心的时候,所以妈妈很强大。


家人之间的沟通不畅,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独立个体的情感需求在作为社会单位的家庭面前习惯性地被忽视。这种“不懂”无可避免,但需要其他方式来弥补。《1988》给出的答案是“接纳”。像正焕接纳妈妈生涩的拥抱、爸爸夸张的见面礼,一花接纳丈夫的不够浪漫与细腻,东日接纳二女儿执着的诉求……家人之间的关系,同样需要像生命体一样不断地修复更新。


终其一生的眷恋和渴望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刘擎认为,现代社会人与人的关系是:“在人间”。这三个字听起来很拗口,指的是人们生活的社会,同时也暗示了人类生活是发生在人与人之间的活动。《1988》越发突出了这层意义,不仅有亲子之间的关系,也有双门洞一起长大的孩子们之间的关系。


德善第一次拥抱她的暴躁姐姐时,很多人再次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推开考试院的门,发现姐姐过得不好,直接扑上去抱住了她,一边哭一边骂,“你为什么不买肉吃啊”?


看这部剧时,大家都在猜谁是长大后德善的老公,有人站泽善 CP,有人钟情狗焕 CP。身处困惑中的德善,不似宝拉的决绝,也不像很多人有自己的梦想。作为家里老二的不安全感让她想要寻求关注,却总是被动地接受喜欢。没有绝症与失忆,也没有“命中注定”与“非TA不可”……只是被外力推动着向前,一次次等待爱与被爱。


多像我们每个人的青春年华啊!


但导演申源浩说,他根本没想拍爱情剧,“亲情和友情占99%,爱情只占 1%。”——人间最大的幸运,就是所有的爱人和友人,最后都变成了家人。


很多人说,成年人要学会隐藏自己的崩溃。但你发现还有一个珍贵的角落可以让你放下一切防备——家人以及像家人一样的朋友的怀抱。


饰演阿泽的朴宝剑四年级就失去了妈妈。他第一次说出这个秘密,是在双门洞的家人面前:


——“哥,你有全家福吗?”

——“你没有吗?”

——“没有”

——“哥请你!回家就拍。”



就这一句话,让内向的朴宝剑崩溃大哭。

广义上的亲密关系和安全感是某种根植于人性的渴望,那些对家人的抱怨,对恋人的失望,对朋友的疏离,本质上是对更高浓度情感的求而不得。旧胶片一样的回忆总是过滤掉肮脏与苦难,留下的,是纵使难得,也不被磨灭的相信。这大概才是充满人间烟火的理想主义吧。


作者:紫二

编辑:贝儿


你可能还喜欢:

为我们共同的回忆,点个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