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警察的马赛克人生

当时我就震惊了 2021-05-04 22:43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习惯了籍籍无名,在视频中出现他们的脸也永远打着沉重的马赛克。


因为一旦他们的身份信息被公之于众,往往就意味着他们已然牺牲。


他们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无名英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缉毒警察。


云南省公安厅曾对外公布了部分缉毒现场的视频。透过这两分钟左右的视频,我们得以窥见缉毒警察面对的真实危险状况。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缉毒警察无法告诉家人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每次执行生死攸关的任务也只是淡淡的交代一句“我出差了”。


为了护家人好友周全,他们无法将家人好友的名字存进通讯录中,甚至连拥有跟家人的合影,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奢求。


每一张缉毒警察的警官证都令人肃然起敬,照片上的他们从来都不笑,因为警官证上的照片很有可能成为他们最后的遗照。



画面中这个5岁的女孩正在和往常一样给她的爸爸发语音消息,说的内容也是说的最多的那句话——爸爸,你快点回来,我想你了。


3个月过去了,小女孩仍然不知道,电话那端的人其实再也无法回复她的语音消息了。


女孩的父亲名叫张子权,是云南省临沧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的一位民警。


2020年12月15日,在一次外出侦办案件中突然倒地,最后因为过度劳累抢救无效而牺牲,逝世时年仅36岁。



缉毒岗位工作的9年,张子权与侦办重特大贩毒案件158起,缴获毒品27.7吨,破获制毒物品案件46起,缴获制毒物品1186.2吨。


张子权曾说:我没有刻意的选择这条路,但感觉自己就是要当警察。


他和他的两个哥哥都进入了公安队伍,而这一切也许都是深受父亲的影响,他拼命工作也是为了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张子权的父亲名叫张从顺,是当时镇康县公安局军弄派出所的所长。


1994年,张从顺和战友一起侦办一起跨国贩毒案,毒贩暴力反抗时故意引爆手榴弹,张从顺为了保护战友不幸壮烈牺牲。


当时枪战场面十分惨烈,毒贩动用了所有的武器,张从顺的战友王世洲胸口被炸成了蜂窝煤。


王世洲当场倒地,倒下去以后什么反应也没有了。



另一个战友杨学华被子弹打中,弹片直接从脑门进去,从两瓣脑子中间的缝隙穿过。


左右偏差0.2毫米,也许杨学华的三个字就从功臣墙上的名字变成了烈士墙上的名字。


这样奇迹般的好运气不会降临在每个人身上,杨学华喟叹自己幸运之际,回忆起张从顺仍觉得悲伤难抑。



他说:张从顺左小腿被手榴弹炸没了,整条腿肌肉一点也没了。他说要把重伤的先送走,他没有考虑他自己,先考虑别人了。


血流如注的张从顺本来可以首批送往医院抢救,但他一心记挂着其他战友,坚持让其他战友先走。


最后,受伤干警分3批被送往医院抢救,张从顺才被轩岗村村民们用一个拖拉机拉走,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殉职。



杨学华回忆:当时他靠在我的膝盖上,没走几公里,我感到他稍微扭动了一下,就应该是牺牲了。


父亲张从顺离世时,张子权还只是一个10岁的孩子,面对镜头他泣不成声。


我一看见我爹爹的照片,我就想哭。



张从顺有三个儿子,张子权和两个哥哥后来一同成为了没有爸爸的孩子。


他失去爸爸的是该死的毒品,他有多爱爹爹,就有多恨毒品。


长大以后,张家兄弟三个人都跟随父亲的步伐,入了公安队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满门忠烈


而张从顺的妻子经历了中年丧夫、晚年丧子之痛,也从未抱怨什么,她自始至终都支持这群男人的决定。


面对镜头只是淡淡的吐露:他(张从顺)太苦了,没有享过福。



基辛格在《论中国》中说:“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张从顺的牺牲,并没有让他的孩子产生畏惧和胆怯,反而促使他们同样成为一名警察,在缉毒这条坎坷的路上前赴后继。


缉毒警察是和平时期伤亡率最高的警种之一,他们受伤的几率是一般警察的十倍。


但是,怀揣着边境多缉一克毒,内地少受十分害这样崇高理想的缉毒警察却不计其数,而他们经历过的凶险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1987年,一个家族式的毒窝藏在云南深山老林,获得线人消息的云南警方准备奉命逮捕这群犯罪分子。


因为不清楚对方具体情况,担心轻举妄动会打草惊蛇,警方需要一个卧底潜伏进去。


时任云南省文山州广南县公安局缉毒队队长的黄仲权,成为了卧底的人选。


现实并不是电影,不经过粉饰的话,只有残忍的、血淋淋的暴力。


贩毒分子发现了黄仲权的真实身份,举起棍棒当场打断了他两根肋骨,十几个人一阵又一阵的围殴,逼问他线人的资料。


黄仲权的锁骨被铁丝铁钩穿过,毒贩们把他吊在树上进行了长达6个小时的残酷殴打。


黄仲权经历了各种折磨,包括辣椒水灌眼睛,烟头烫身体,辣椒水洗伤口……



奄奄一息之际,濒临绝望的黄仲权终于等来了救援。


最后的结果是,黄仲权肋骨几乎全部断裂,四肢不同程度有骨折,腰椎颈椎断裂骨折,内脏受损严重。


其实,当决定成为卧底的那一刻起,仲权就明白自己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毒贩有多么恶毒,他比谁都了解。


这群犯罪分子对他恨之入骨,有毒贩扬言,早晚干掉他,干不掉他就干掉他儿子。


所以每次执行任务前,仲权都会和妻子重复说同样的话:“我执行任务去了,如果我死了,你要照顾好我们的两个孩子。”



2011年,仲权因病去世。


如果你现在在网上搜索他,你会发现,除了那张模糊的受访图片,你几乎找不到有关仲权其他清晰的图片。


仲权一样的无名英雄有很多,为了保密,他们的功与苦都被藏在厚厚的马赛克后面。


很多缉毒警察直到下葬前,队友才知道他去世。而他们的家人前去吊唁时,甚至可能要面对无名的墓碑。



工作几十年的缉毒警察回忆称,自己唯一一次和家人吃团圆饭,就是因为出任务受伤住院。


你看一眼娱乐圈的吸毒明星榜单,再看一眼吸毒还能付出捞金的所谓"艺人",以及那些为了吸毒明星无脑洗地的智熄言论。


就会明白,缉毒警察置身于危险之中又如此忙碌,从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缉毒警察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努力拔出社会的毒瘤,无知且麻木的人却在放纵膨胀,成为毒瘤。



中国现有吸毒人员200多万名,他们当中有穷凶极恶的贩毒分子,也有穷困潦倒的瘾君子,还有形形色色的人员构成。


对于这群是非不分的人而言,他们不清楚自己吸食、注射的不仅仅是毒品,更是毒药。


沉迷毒品的人也不会明白,自己一时的放纵只是饮鸩止渴。


缉毒警察夺走的是他们手中的毒药,犯罪分子却只会冥顽不灵的痛恨警察动了他们的奶酪。



缉毒警察也是一具又一具肉体凡胎,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是会脆弱有软肋的普通人。


但当国家和人民需要时,他们便是刀尖上的勇者,是烈火中的英雄,是顶天立地的巨人。


对于这个群体,普通人能做的就是怀有无限崇高的敬意,牢牢记住:


花在毒品上的每一分钱,就是打在缉毒警察身上的一颗颗子弹。


听说许多缉毒警察每周都会写遗书,愿每一封遗书永不生效。


 - END - 
作者:震惊叔 |
信息、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新华社、知乎、百度 |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记得加波关注



你点的每个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