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影视公司开市普跌,五一档不及预期、“爽人爽事”带来双重打击?

读娱 2021-05-04 23:01
简单概括今年五一档:头部没后劲,腰部大崩盘,没有黑马”。

读娱 | yiqiduyu
文 | 零壹

今年这个号称史上最挤的五一档,最终成绩可能只能评价为虚胖

5月3日港股开市,影视股却集体收跌,稻草熊娱乐下跌了11.72%,IMAX中国下跌11.48%,猫眼娱乐下跌6.98%,欢喜传媒下跌5.44%,华谊腾讯娱乐下跌5.38%,阿里影业下跌3.54%。

截至5月4日21:58,灯塔数据显示五一档总票房(含预售)达到14.76亿,今年大概率会超过2019年15.3亿的成绩。但此前灯塔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电影市场趋势分析报告》预计2021年五一档票房规模不低于18亿,按目前的走势就比较难实现了。


考虑到今年13部影片扎堆上映的盛况、五一前长期空档无新片上映积累的观影需求、以及今年强行凑出的五天长假比2019年还多了一天——种种利好的背景下,今年五一档电影票房成绩其实和行业此前的预期差距较大,是有些令人失望的。

1

头部乏力,腰部崩盘
史上最挤五一档不及预期

在《古董局中局》《世间有她》《玛纳斯人》《候鸟》等多部电影默默撤档后,五一最终上映电影仍然达到十三部之多,创下了历史记录。4天过去,这十三部电影的竞争结果走势也已经落定:《你的婚礼》领跑、《悬崖之上》紧追反超均取下超过4亿元票房,两部电影构成“第一集团”;《扫黑:决战》和《秘密访客》《追虎擒龙》口碑票房相当,构成“第二集团”。这五部电影之外的项目票房份额就很低了,其中《阳光劫匪》《真·三国无双》和《寻汉计》会成为五一档最大输家。


简单概括今年五一档,读娱君认为是“头部没后劲,腰部大崩盘,没有黑马”。

今年领跑的《你的婚礼》《悬崖之上》无法像2019年《复仇者联盟4》(四天12.2亿元)和2018年《后来的我们》(三天6.4亿元)形成真正的“头部通吃效应”。

《你的婚礼》开局强劲,但因为极其拉垮的豆瓣5.2、淘票票7.9口碑而导致后续乏力,基本只是消耗了一波许光汉和爱情片受众的观影需求,5月2号上座率就被《悬崖之上》反超;而张艺谋的这部新片虽然口碑第一并在5月3日票房正式逆袭,但在题材和风格上不太具备“全民话题”的票房大户气质,走势并不强烈。


大量腰部电影的崩盘更是出人意料。陈正道导演,郭富城、段奕宏、张子枫主演的悬疑片《秘密访客》和王晶导演,古天乐、梁家辉、吴镇宇等主演的《追虎擒龙》两部电影在正式上映之前的行业预期都是中游腰部,灯塔票房预测最高基本都在3亿以上,但截至4日晚8点两部电影只有1.79亿、1.4亿,豆瓣评分都在6分以下;另一边,马丽主演李玉导演新作《阳光劫匪》票房只有三千万左右,周显扬导演拖了几年的《真·三国无双》的市场表现更是全面崩溃,一千多万的票房远低于映前预期。

任素汐主演的《寻汉计》在小范围内取得了不错的口碑,有一点成为黑马的潜质,但还是没够着天时地利人和。该片灯塔映前票房预测基本在两三千万,但最终这部电影却成了五一档最惨的参与者,票房不足两百万,排片占比0.5%,无人问津,没有人夸也没有人骂……读娱君认为,只要随随便便换个周末档期,这部电影票房大概率能翻十倍,可如今后悔药是没得吃了。


谁也没想到五一档十几部电影凑到一起,居然只有两部能撑得起票房,只有《悬崖之上》豆瓣超过7分。这样的趋势下五一后的市场表现也非常堪忧,因为五一定档电影太多,五一后到中旬仅有重映的《指环王3》有点票房号召力,520之前市场几乎没有什么有竞争力的电影,工作日票房大概率会像4月底一样继续走低。

《悬崖之上》背后主要由中影股份出品发行,《你的婚礼》背后主要是光线传媒相关公司出品,中影和光线是这个五一档的最大赢家;欢喜传媒出品了《寻汉计》,阿里影业、腾讯影业、爱奇艺影业等参与出品发行了《秘密访客》,猫眼娱乐参与出品《追虎擒龙》,华谊兄弟联合出品参与了《阳光劫匪》。《秘密访客》《追虎擒龙》成绩还算中游,而表现最拉垮的《寻汉计》《阳光劫匪》势必拖累欢喜传媒、华谊兄弟的市场表现。

2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郑爽涉税事件会引发新一轮风波吗

除了五一档的成绩不及预期外,近期的两个新闻同样令影视版块有些“战栗”。5月3日港股影视股大跌,很可能也是受到消息面刺激,也让人担心A股开市后影视公司股价走势。


其一是郑爽被张恒曝出的天价片酬和逃税问题遭到调查,让人不禁回想起崔永元炮轰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引发的影视业风暴;其二是华谊兄弟在2020年报中提到冯小刚公司东阳美拉2020年仅实现净利润552.38万元,依据当年天价收购合同,冯小刚需赔偿利润低于1.749亿元部分的差额,也就是1.68亿元。上市公司收购导演、明星空壳公司的此类对赌合同在当时是行业流行风气,但现在看来也槽点颇多。

4月29日晚,北京文化发布公告表示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戴上了ST的帽子。而在此之前,郑爽此次涉及的《倩女幽魂》项目和制作公司世纪伙伴就已经是北京文化的一颗大雷。2016年北京文化以13.5亿元收购世纪伙伴,后者在2016年、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35亿和1.5亿,而2019年北京文化就对世纪伙伴全部商誉8.34亿元计提减值,导致全年公司亏损超23亿元;2020年4月29日,北京文化以4800万元的低价将世纪伙伴转让,当日世纪伙伴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证监局发布了警示函。


郑爽事件之后,“多位明星工作室接连注销”又登上热搜,据媒体北京商报报道,仅在近15天内,便有近10家明星工作室被注销,同时还有多家明星关联公司也纷纷被注销。

对影视上市公司而言,郑爽事件不仅在于其作为个例的负面影响,更在于“冰山之下”的未知风险——自2018年范冰冰“阴阳合同”涉税问题后,影视行业在税务部门要求下开始了自查自纠,截至2018年底,影视行业企业和个人补缴税款共计117.47亿元,其中已经入库115.53亿元。


这个巨额的数字背后是大量明星、导演工作室进行了补税, 在当时看来意味着行业的税务问题基本画上了句号。但郑爽参与的《倩女幽魂》项目于2019年杀青,却仍然出现了和当年范冰冰事件相似的涉税风险,如果这次调查结果属实,那么很难解释说“只有郑爽这么干”,影视上市公司大都涉及艺人经纪业务,行业恐怕又会有一场风波。

而冯小刚与华谊的这笔陈年对赌合同在这时候“抢戏”,又是火上浇油。2015年华谊兄弟以10.5亿收购冯小刚公司东阳美拉70%的股权,业绩承诺五年合计6.74亿元,不足部分由冯小刚以现金不足。


这个收购协议的“离谱”之处在于,东阳美拉当时净资产为负,基本是个“空壳公司”,而华谊兄弟则直接按股东承诺的2016年净利润15倍(15亿元)进行估值,给了10.5亿,业绩承诺只有6.74亿,也就是说,冯导即使啥都不干也能净赚3.76亿。
吃瓜群众还在笑冯导对赌输了要赔钱,殊不知整件事里其实可能只有华谊的中小投资者吃亏。截至2020年报,华谊已经计提了东阳美拉8.48亿元商誉减值准备,成了华谊这几年亏损的重要构成。但这么玩难道真的没问题吗?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类似的明星公司投资案例并不只有这一项。冯小刚和华谊的协议在这时候登上新闻主要是因为郑爽事件的带动,但两相结合之下,娱乐圈+资本又一次和“乱象”这个词联系到了一起,对好不容易从寒冬中缓过来的行业来说这又是一次考验。

那么现在,能够“理直气壮”的公司和明星到底有多少呢?

THE END



更多文章:
“新国风”崛起,优酷动漫找准赛道发力IP产业化
“何榜”百万评论盛况不再,2021年会是何炅事业分水岭吗?
推动影视内容的短视频“正版化”,共识才是关键
日配版《天官赐福》将登陆日本电视台,“发行力”推动B站国创成功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