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闲说,日薪208万的背后?

左岸读书 2021-05-04 23:01

文/邹近夫

忽然想起一部电影《被解救的姜戈》,沙丘,余晖,断壁…各种景色与人物相应安排妥当,资本积累的原罪和黑奴的愚昧,庄园里的幸福和麻木,康庄大道上的冷漠和怜悯,诚实和虚伪,暴力、黑暗、以及灵魂的阴暗面,几乎轮番被放到同一个镜头,同一时刻上演,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与神经的双重冲击感。后来随着善与恶的深入,才让人恍然明白,时代的可怕之处不是贫穷,而是不用锁链就可以把人囚禁起来。

1

现在这世道,不比以前,只许以吃饱穿暖的承诺,就可让万佛归宗。如今再搞什么解衣推食的花样,恐怕难以让韩信、英布之类的人为之卖命。虽说谁不想多赚点,但你说挣那么多钱干啥?这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怎么就看不破呢?可能应了那句话,贫穷限制了想象,富人为了维持某种让人意想不到的生活,不得不继续赚钱。但我认为钱如果有起死回生之功效,或者能买回青春,那么倒还有点用途,倘若真的如此,生命还可以续杯,那这对平凡大众来说更加残酷。

渴望已久的五一长假,到底还是东拼西凑得来的。朋友抱怨公司是名副其实的缩水大师,有关旅游的兴趣全然没了,但假期至少还可以凑一块儿,那就没什么得失好计较了。不过,放假前的一天晚上我取消了各项计划,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便是人山人海没什么看头。看样子,人是善于给自己台阶下的,事实上并不想在这方面多加开销。

由于归家的路程太远,我找朋友搭了个伙,顺路换换手,一路上除了计算下高速的时间在凌晨以后便是聊些琐碎的人生,不久便没了话头。听着闽南歌曲,浮想联翩,女声听起来的确有一定年代感,充满美。自然聊到了最近的新闻,倒也平常,普通人之间能聊些什么?娱乐圈不就是娱乐吗?出现这类奇闻也见多不怪,但朋友关心的样子倒让我有点惊讶,同时也让我有了抒发感慨的想法,于是每到服务站便记一点儿灵感。大概是炒作到了这个份上,凡人的怒气越积越重了,碰巧又发生一个女性身上,姑且有了“施害者”与“被害者”一说。

我们这些吃瓜群众算得上被害者吧,不然哪来这么多怨气?娱乐圈里更加没有人发声,而是各自忙着撤销工作室,想必是怕引火烧身,试想谁多少不干点坏事?只分大小轻重而已。柿子烂了,晒干了照样有人吃,搞不好还成一种特产了。

2

看过狄更斯小说的人不难知道,他把穷苦人的遭遇写得生动真实,但一写到贵族就有失偏颇,在他眼里贵族生活不过是年轻人挥金如土的样子;而小贵族出生的莫泊桑理解穷人就不行,他认为最穷莫过于男人坐牢、女人作妓。其实,更底层的东西可能远不止这些,但你想那样的伟人都有理解偏差的时候,说明这理解他人可不是一般的难。

经历不一样,价值观不一样,有些人吃过苦,拍电影拍苦角儿,得当,但有些人一出生就富贵,硬拍一些穷苦生活便少了共鸣,自然只能以魅惑为主。换言之,你是穷人,你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也知道礼义廉耻,但当你被日薪208万这样一个现实震到的时候,会发现原来赚钱的道理全写在千年文化的背面,不礼、不义、不廉、不耻,也会发现施害者照样可以活得好好的,长此以往,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人间炼狱。更让人忍俊不禁的是,许多赚几百一天的人,担心那些富人接下来怎么生活?背负债款怎么办?

尽管如此,那为什么这个事实得不到公众的原谅呢?主要是三点,一是违法,二是违背公平,三是有失人性。公平是什么?我曾经听过一个讲座,是这样说的,你有他有我有,这不是公平,大家没有或者我有大家没有才是公平。大概这世上只有地产行业和其他制造等行业最怕别人不知道收入情况,哪个季度盈利了,都会在媒体上疯狂加推利好消息,因为那象征着公信力和企业规模,企业越大,越多人相信,企业越大,股票上涨得越快。但是个人不行,招来的全是嫉妒。隔谁谁不恨?你一天上班累死累活,养家糊口都难,更气人的是,你也缺少一个机会,可是如果机会真的来临,你大红大紫的话,指不定做出更离谱的事情。这样说,并不等于让人换位思考去理解那些反人类、弃宠、偷税漏税的极端现实主义,而是这压根儿就不是急脖子瞪眼的事。

倘若几出大戏的机会,大家可以轮着来,那就没有仇恨了,哪怕臭得跟水沟一样,搞一次巡回招募,照样有人抢着跳进去喝。依我所知,有些人喜欢张着嘴笑,有些人咬着牙齿,也有人喔着嘴笑,至于如何笑法才妥当,不必苛求统一。

绝大多数人之所以穷得彻底,是因为不想挣钱,包括我也不例外,但无奈贪生怕死,怕生病,怕家没人照顾,怕白发人送黑发人、怕老无所养,如果这些问题都没有,那么钱对普通人而言,至少渴望就没那么强烈了。

3

过了湘西自治州,车辆越来越多,原本以为节约白天的时间,节约高速费,加之夜间高速很难,所以人应该很少,谁曾想不少人也是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拼搏在高速上的人也是真多。隧道越来越多,幸好天黑得快,短暂的失明反而成了一种光亮。精力不支的我们走在慢车道,前头一辆轿车打着双闪,大概是让我们别跟得太紧,这举动瞬间让人少了些许怒气,我懂得他的为难之处,所以也关掉了远光灯,心情蓦地开朗起来。人间大概就是这样,互相让着便成了天堂。

年轻的时候总想着老,但真的有一天老了,牙缝越来越宽,头发越来越稀,那种害怕就在所难免。历史上很多皇帝都想着长生不老,结果没有一人梦想成真。真有做皇帝的机会,谁拒绝得了?女性被历史铭记的很多,像穆桂英、花木兰、武则天、杨贵妃…当然也有潘金莲,好在日薪208万的片酬不会载入史册

既然利欲熏心不能原谅,那么失了人性更不能原谅,除非让人直观地看到施害者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这惩罚可以免死,但至少活罪难逃。比如禁止招摇什么的,如此一来大众的心情才可以得到平复。然而巴山春水,干卿何事?犯不着不甘心,没必要气着自己,更划不来的是伤身。其实,资本的力量早已在百多年前就显现出来了,少有人在乎你的钱怎么来的,这才是罪恶的本源。

反过来一想,最初那些富豪也是这样过来的。谁不是想着有一天发达,所以坚持天天跑龙套;谁不是想着有朝一日飞上枝头,所以天天脱这脱那给你看,趁年轻还不赶紧捞一笔,岂不是坐失良机了。

然而日薪真有208万那么高吗?有的人用什么体育明星对比,那简单粗暴的计算方式简直惊人,用年和月对比,这平均若没有差距,那不是更加重了普通人的怨。亏得文人有点儿不一样,哪怕文章没人看,哪怕没米下锅,那也没关系,自我满足的方式有很多,这归功于骨子里那点清高。

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去写豪门千金富总裁,我说功力不够,况且为了生活还掏空心思换个身份去编故事,把自己累得够呛不说,还祸害了人间。当然,文人的世界里,最难受的不在这儿,而是抄袭,但偏偏有人抄袭的好好的,而且名声大震,你说气人不气人?时间一久,险些“判刑”的破事竟也沉淀下来,渐渐淡化了。

4

归根结底,所谓的怨恨不过是有人做了许多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看得出来,出了这档子丑,还有性格的因素在里头,这话一点儿不假,一如《芳华》里的结局,其实故事一开始就由人物的性格决定了。但要命的是没人提醒她,事情发生了应如何面对,包括正面接受处罚,而不是把责任以教唆的罪名推卸给男友,简直可悲。要知道这种有备而来,如何抵挡?不如坦白从宽。话说攘外必先安内,再不济也是平息内乱,化解矛盾,争取再爆若干不幸的料,如此混淆视听才有转机刷新矛盾点,往后的事情谁说得定,猫还喜欢带馊味儿的鱼了。

不妨冷静一想,如今仇富是常态,所有关乎自身的问题都被预先原谅了,人们原谅自己,但不那么容易原谅别人。那为什么还有人去看,还去关注?难道也是想搭把手,一有机会就往井里投石?自然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摆在人面前,我想几乎也是少有人拒绝的,首先是维护所谓的正义,其次心中那股恶气出了,最后也貌似得到了一份生而平等的权利。这种英勇和果敢,放在打仗也绝不逊色。我们向来敢于冲锋陷阵的,尤其是外部矛盾出现之际。

我并非存心截堵任何人的退路,而是觉得事情处理太急,草率不是一件好事,历来那么多大咖的丑事是如何度过的,还不是交给时间来平息。你越想在短时间内处理舆论危机,结果往往出奇地相反。

印象里倩女幽魂最深刻的莫过于王祖贤和张国荣版,翻拍一部电影而已,片酬着实吓人。难道电影界已经沦落到拍不出更好的电影了吗?还是翻拍人的资质演技高过老一辈演员?答案应该是否定的。翻拍的搞头,不是技术更替,而在于那一辈人老了,所以聪明的演员一般会选择归隐,把最美的一面定格在哪儿,任人想象。有些人越老演技越精湛,也有些人冒充实力派,老就算了,还露了脸,这也就直接给了老片翻新的市场。然而,观众是善于移情别恋的,想着那些老了的容颜,自然有了其他的期待感。

5

说到底是好奇心的轮回,看过一个搞笑的段子,两个跳舞的演员在雨中打斗,招式则是跳舞,旁边一个女孩穿着短裙撕心裂肺地喊别打了,那湿身的样子、凌乱的叫喊,满足了你的想象。假如换做两个人唱歌,用眼神打斗,旁边也有个网红露多一寸,同样喊两句不要打,画面喜感,毫无下限,照样让人神魂颠倒。

许多男人心里爱那些纯洁质朴的带点儿农村气息的女孩,因为干净,但身体是爱着那些香艳性感的。难道女人爱看也是这般龌龊思想作怪?不是。有些女人看的是演员着装,也想学几招诱人的本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兴许哪天就用得上。相信曾经有一组动图以“杠精”的名义在网上给了不少人感悟,两头水牛怀疑河里的鳄鱼,后来者往往会质疑,结果先看到的牛只能以身试法。人也是这样,这一代怀疑上一代人看到的是非真假。

有人说德才兼备,徳性不高,便压不住这笔财富。不过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无所谓人设。还是等待人性的回归和自醒吧!当然,不是等那些不择手段的人回头,那注定是一种徒劳。相反是等待我们自己回头,如何肯花点时间关注那个孤独的自我,这样的贡献何其壮哉?

不妨想想,当所有人把关注这类事的心情放在关心自己身上,那些电影炒作、娱乐八卦便没了用武之地,而你好好看一本书,找到一种有价值的消磨方式便是最大的还击了。在这里建议,别去看那些如何装糊涂、如何说话、如何求人办事、如何利益最大化的书,讲什么隐忍等待一招致命,与其说这些文化传导是在授予一种通赢的智慧,不如准确地说是炭黑一样光亮的获利学,教人如何虚伪,如何阴险,如何狠毒。

幸亏生活已经够艰难的了,所以施害者大可放一百个心,安然无恙地活着,千万别感到压力重重,只要挨过这段艰的日子,一切如初。要相信大多数人健忘,史籍不会记这一处,只要历史不记,那么一切都好说。更没有人会提着四十米大刀去摇旗呐喊,很多年后,你淡出了人们视野,会发现如今的种种压力根本不存在。

左岸记:平凡人也要多赚点钱吧,至于赚多少,那自然不是要拿去和谁比,只是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更好一些,心里更有安全感。这就是赚钱最大的价值了。至于跑去担心那些日进斗金的人怎么样,那就有点自作多情了,其实那真是和你没半毛钱关系的事,人家是看不到你的,而你却把宝贵的时间花在了不值得的人身上,却忽略了自己最该珍惜,最该关心的事情。你只要算算这笔账,就知道了,你赚多少,别人为什么赚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