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嘎勇士终成嘎!嘎子“把握不住”的直播带货,你潘叔就能把握住?

环球人物 2021-05-04 17:58
  


“劝嘎勇士潘长江没能抵御金钱的攻势,立地成“嘎”了。


|作者:隋唐

|编辑:阿晔

|编审:咖喱



近期刷屏的“潘嘎之交”,已经有了当初“六学盛世”的光景。起因是潘长江某次劝“嘎子哥”谢孟伟不要直播卖货,结果没过多久自己却被质疑直播卖起了“假酒”……

 

网友说,当比潘长江小32岁的“嘎子”谢孟伟在直播中喊对方“潘子”时,“潘子”就已经输了。那一刻,潘长江的身份是喜剧演员,但也不完全是喜剧演员——他正在亲自导演一出真实人生的“滑稽戏”。




2003年,郁郁不得志的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梁龙在摇滚中呐喊出了传世名言:“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彼时,潘长江已经凭借春晚小品《过河》成为当世顶流,一句“浓缩的都是精华”让这个小个子家喻户晓。但是,潘长江似乎并没有悟透这句歌词的隐喻——想先富起来可以,但吃相不能太难看。

 

作为“先富起来”的艺术家,不注意爱惜羽毛迟早会“翻车”。


劝嘎勇士终成嘎


对于如今的“00后”而言,“嘎子”这个名字,可能已经显得比较陌生。

 

作为17年前最火的抗日剧,《小兵张嘎》是《亮剑》之前的抗日剧巅峰,属于暑期各大电视台必播的现象级电视剧,能与《还珠格格》《西游记》《家有儿女》分庭抗礼。在这部集结了张一山、王莎莎、矢野浩二的电视剧当中,谢孟伟饰演的嘎子就是男主。



·电视剧《小兵张嘎》中,谢孟伟(左二)饰演嘎子。


2006年,嘎子哥谢孟伟以全国生、旦、净、丑专业总排名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国戏曲学院,成为一名京剧科班出身的专业武丑演员。


这样的起点,不可谓不高。可高起点却并不是谁都能驾驭。

 

大学毕业后,嘎子哥混得一天不如一天,年过三十都没有再翻起浪花。2020年,决定换道超车的他注册了短视频账号,开始了直播带货生涯。干一行爱一行,谢孟伟用尽毕生所学,终于在直播界小有成就。

 

但是,沉浸在直播间的嘎子哥开始“飘”了——先是为了排面想在广州塔直播,被质疑“耍大牌”;后被怀疑卖“贴牌假酒”,深陷假货风波。一时间,他成了众矢之的,不仅口碑一落千丈,还被平台暂停了直播。



·嘎子哥谢孟伟直播带货。


就在嘎子哥复播之际,潘长江出现了。他及时连线直播,语重心长地跟嘎子哥说:“别怪潘叔说话比较直白。因为你年轻,你没有经验,你不懂。因为这里的水很深,网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你把握不住。”情到深处,潘长江甚至将自己的脸拍得“啪啪”作响,“不要为了挣面子直播,更不要为了挣‘达不溜(W,钱)’直播。”

 

巴掌落在了潘叔的脸上,也落在了嘎子哥的心上。面对前辈的谆谆教诲,嘎子哥临屏涕零,声泪俱下。相差32岁的“叔侄”俩在直播间里上演了一出“悬崖勒马,浪子回头”的戏码。



·直播连线时,潘长江规劝嘎子哥。


但是,事件很快出现了反转。


今年3月底,那句“把握不住”言犹在耳,潘长江就在网络上开启了直播带货模式。而他卖的商品之一,恰恰就是某品牌的白酒。更尴尬的是,评论区里有人称这款白酒也是“贴牌假酒”。


众人忍不住吐槽:原来潘叔说的“你把握不住”还有下半句,那就是“但潘叔能把握住”。当初他对嘎子的规劝,也被网友们调侃为“劝退竞争对手”。随后,有网友在嘎子哥的直播间留言,让他去“劝劝潘子”,没想到嘎子哥直言:“我劝不了‘潘子’,我只能管好我自己。”

 

在此之后,“潘嘎之交”迅速火遍全网,还有网友将此故写成了文言文。


·网友创作的《潘嘎之交》。


有人很疑惑,看潘长江当初对嘎子的规劝,带货的利弊他比谁都清楚,但明知山有虎还偏向虎山行,到底为何?

 

道理很简单——直播带货太赚钱了。“劝嘎勇士潘长江没能抵御金钱的攻势,立地成“嘎”了。


直播带货诱惑有多大?


2019年,我国直播带货规模高达4437.5亿元,2020年,这个数字迈过了9000亿大关。增幅如此巨大的市场,让人看到了这个新兴行业的潜力。原来,一夜暴富的神话不止可以发生在彩票站,还可以发生在小小的带货直播间。

 

2019年“618”,快手一哥辛巴在直播间里卖出了30万桶洗衣液;同年“双十一”,薇娅以27亿元销售额的纪录傲视群雄;2020年1月份,李佳琦在15秒内卖出了18万份小零食……


作为一名老艺术家,潘叔的号召力虽不能像头部主播一样,但召集起一支年龄在35至55岁的“爸爸军团”不在话下。凭借在父辈当中的影响力,潘叔直播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

 

据直播电商分析数据平台“飞瓜数据”显示,潘长江在3月28日到4月27日之间共进行了6次直播带货,总交易额达到1.2亿元人民币,换算下来平均一场为2000万人民币。在销售一款黄金首饰时,潘长江更是创下了单款销售额近千万的纪录,平均下来整体销售额甚至超了同平台的“带货鬼才”罗永浩。




有网友算了一笔账:按照潘叔的咖位,如果坑位费(品牌方给主播的门票钱)为市场价20万元,再加上20%左右的抽成,那么1.2亿元的销售额就能给咱潘叔带来300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平均下来每场500万元。


不过,潘叔掌握财富密码并不是靠简单的人气积累,为了直播带货,他是真豁得出去。


为了构建自己的带货帝国,他大手一挥,将辛巴认作干儿。直播时,潘长江还特意宣布辛巴是他“在互联网上的唯一干儿子”。至于为什么要强调“互联网上”,有网友猜测是因为线下还有其他干儿子。

 

除此之外,潘长江深谙直播精髓,笑星出身的他不仅在直播室卖力与观众互动,高喊“销售额到多少就给老铁们唱一首《过河》”,还安排美女助理助阵,上演一幕好物配佳人,让屏幕前的“家人们”下单如流水。




当然,即便不在直播间里,潘长江为了人气最近也没少给自己“整活儿”。在他的短视频账号里有许多精心制作的短视频,他有时模仿狒狒,有时又会来一段“社会摇”,偶尔还会拉着圈内好友给自己助阵。

 

一番操作下来,潘叔成功将自身影响力变成了粉丝购买力,而这门“学问”可不是谁都能轻松把握。


老艺术家要更爱惜羽毛


潘长江的活跃期是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前10年。20年间,他既能hold住春晚这个大舞台,又能在电影、电视剧领域发光发热,自导自演的《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2》还拿到了第二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最佳农村题材电视剧奖。


·潘长江代表作小品《过河》片段截图。


近几年,潘长江逐渐从公众视野淡出,但人老心不老的他明显闲不住,想另寻舞台发挥余热。最终,在时代浪潮的激流当中,潘长江与直播带货“走”到了一起。

 

在“潘嘎之交”的闹剧里,潘长江本可避而远之,但其主动与嘎子哥谢孟伟连线的行为,让不少人相信,当初他规劝谢孟伟是出于一片真心,是单纯的长辈对晚辈的劝诫。只是网络直播带货的水之深,让初尝直播的他也出现了误判。

 

从选货到卖货再到售后服务,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将对主播带来莫大负面影响。




到目前为止,潘长江带货的争议商品,质量优劣尚无官方实锤。从这个方面来讲,造成的负面影响还在可控范围内。


但是,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文艺圈前辈,“德艺双馨”是观众看待潘长江时自带的滤镜,尤其是在网络辨识能力稍差的长辈群体中,他拥有更强的影响力,这恰恰使得他的任何一点“疏忽”都更容易伤害无辜观众。

 

与网络直播相比,流量的“浪潮”更深不可测,老一辈艺术家更容易“把握不住”。

 

想当年六小龄童因为缺席猴年春晚引来全网怀旧,齐声为他抱不平;没想过仅仅过了两年,六小龄童就成了网友眼中的“戏霸”,讽刺他的“六学”瞬间在网络刷屏,让他招架不住。



·网友制作表情包讽刺六小龄童的“六学”。

 

同样的事情也曾发生在潘长江身上。2019年,潘长江在节目上说了一句“不认识蔡徐坤”引来谩骂,那时候多数网友选择力挺潘长江,给了他无限力量。但同样过了两年,因为直播带货,潘长江就陷入了口碑危机。

 

流量很香,但也很烫。希望“潘长江们”早日明白这个道理,谨言慎行,在“恰饭”的同时更加爱惜己的羽毛,方能在网络的大浪中永立潮头。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