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壮派上位后,李彦宏仍没有找到“接班人”

极点商业 2021-05-05 14:32

极点商业

过去两年间,百度高管团队巨变,沈抖、景鲲、李震宇等为首的大量少壮派上位。但李彦宏依然没法放权,近日公开表示,过去一年试图找到接班人,但依然无法退休,仍然必须自己担任百度CEO



作者 | 杨铭

编辑 | 刘珊珊



过去一年中,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忙着一件事:寻找接班人。


“我希望找一个人接替我,担任百度集团CEO。”百度回港二次上市前夕,在与彭博(Bloomberg)对话时,53岁的李彦宏如此表示。


按照李彦宏的说法,百度接班人选并不会从2号到10号进行排序,而是希望每个人都有机会。为此,过去一年中,他不断与百度员工打交道,试图从中找到自己的接班人。


显然,表示“依然无法退休,仍然必须自己担任百度CEO”的李彦宏,仍没有从5万名百度员工,以及刚在万象大会亮相的沈抖、平晓黎、王凤阳等百度副总裁,最近两年晋升的李震宇、王海峰、吴甜、王云鹏、景鲲、肖阳等诸多少壮派百度高管,回归的任旭阳、崔珊珊等百度老臣中,找到可以替代自己的接班人。



公司层面来看,李彦宏如今也没法退休,没法放权——在经历移动互联网时代竞赛失利之后,无论是业绩还是资本市场,百度迄今没有找到回到原先位置的办法。


资本市场,被寄予厚望的百度回港二次当日破发后,至今一蹶不振,截至5月5日开盘196港元,大跌3.3%,迟迟难以回到开盘价250港元。


移动生态上,多次转型后各产品无论是日活还是月活,距字节跳动等竞争对手相差甚远,即便最新推出的“X+Y战略布局”,布局看似超多但没有哪一项有绝对竞争力;自动驾驶业务,Apollo自动驾驶平台从推出到商业化落地,成熟路径还太长;整体造车,面对阿里、华为、小米、滴滴等重量级对手多方环伺局面,百度能讲出什么新故事未知。


这意味着,作为百度创始人、精神领袖,为公司保持更好的战略执行力,未来或许很长一段时间,李彦宏都难以抽身,甚至必须将权力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尽管在业界,与百度截然不同,从阿里到陌陌、拼多多,互联网企业创始人彻底放权、继任者走进舞台中心故事正在频频上演。


在百度这个体系复杂的庞然大物里,二十年过去,外界仍然只知道李彦宏,也只有李彦宏,这是百度的幸运,还是百度的不幸?


对2000年1月创立百度的李彦宏而言,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他掌控百度绝对权力已整整21年,如何面对新一代少壮派的赶超,以及永远追求新奇的用户,甚至是重塑百度品牌形象、企业未来发展角度,都需要一个可以代替自己的“接班人”。


01


 

无法退下来的李彦宏

李彦宏曾多次表露过他对退休生活的期望。


2013年IT领袖峰会上,吴鹰问李彦宏什么时候会退休时,李彦宏表示:“我会慢慢退下去。我管的事作为比例的话,永远是越来越小的,慢慢就退下来了。”


当年,做出百度贴吧的李明远,在回归百度后平步青云晋升为百度副总裁,以30岁年纪成为百度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1年后,31岁的李明远晋升为E-Staff成员,正式进入百度最高决策层——李彦宏表示,李明远是“百度自己培养起来的年轻管理者”,官方认证了李明远的“百度太子”身份。


李明远


2015年12月,李彦宏再次称,他很想像柳传志那样培养出一个好的接班人,甚至,他畅想了自己退休后的生活:“想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植物园。”


彼时的百度,虽在移动互联网布局中显露颓势,被质疑尾大不掉,但通过一系列投资,仍依靠不错市值,成为全球第7大互联网公司,位列BAT中的一员。


不过,2016年11月,李明远因在收购项目中涉嫌经济问题,引咎辞职,被外界认为是“皇上废太子”、“太子的陨落”。李彦宏又不得不面临接班人的问题。


更大打击来自同年的血友病吧事件、魏则西事件,百度积累多年的好名声,几乎是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彼时的百度创始人不会想到,此后几年江湖风云变幻,百度快速从BAT甚至一线互联网阵营中掉队,实现退休梦想遥遥无期。


李彦宏后来也曾差点就接近退休生活。2017年1月,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空降百度,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坐进了李明远当初的办公室。


这是百度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放权——百度所有业务线负责人,向海龙、张亚勤、朱光、王劲、吴恩达等一众高管团队,都向陆奇汇报,陆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技术背景、管理经验、亲和力、励志经验都堪称“华人科学家的高峰”、“硅谷华人传奇”的陆奇,被外界普遍视为李彦宏可以退休的良配。


陆奇到来,为百度确定了转型AI的未来方向。外界彼时没有注意到,致命隐患早已悄然埋下:陆奇空降前夕,离开公司10年之后,李彦宏的妻子、百度另一位大股东马东敏重归百度,以董事长特别助理的身份执掌战投。


空降486天之后,陆奇在“权力游戏斗争”中离开了百度。腾讯《深网》就陆奇与李彦宏、马东敏在商业化上的认知分歧,陆奇整体战略遭遇内部巨大阻力所写一文,在网络上被广泛传播。


陆奇


百度回到李彦宏、马东敏二人掌权时代。


此后,或许是为大刀阔斧改革,百度加快对老人的清洗速度,原有最高决策层——Estaff高管几乎全部换血:2019年3月,百度宣布53岁的张亚勤将从当年10月退休,张亚勤一度被认为是“百度二号人物”;两个月后,陪伴百度14年的老兵,被外界视为真正实权派“二号人物”的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职。


一向儒雅的李彦宏,给向海龙的告别词却毫不客气:“作为领军人物,说‘我们尽力了’没有用,要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取得胜利。”


此后,原副总裁吴海峰、顾国栋、郑子斌、傅海波、孙雯玉、赵承、刘辉等一大批百度副总裁、总监级人才,均在2019年流失——包括Estaff成员之一,颇受李彦宏重用的王路。


百度开始刮骨疗伤,其变革涉及组织架构、人事变动、业务盘整多个方面。


逐步分割向海龙权力前夕,百度将核心搜索业务管辖权移交给了1979年出生的少壮派沈抖。向海龙离开之后,搜索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MEG),沈抖一夜间两升两级,晋升为集团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搜索+信息流。同时,王海峰被任命为百度CTO,全面负责人工智能体系(AIG)。


显然,沈抖、王海峰二人,被李彦宏看成重振百度新的左膀右臂。但在2019年,百度市值先后被美团、京东、拼多多等相继超越,成为丈量其他巨头的“货币单位”。


2019年底中国互联网市值排行


在百度高管权力巨变、业务面临重重危机之际,业界迎来了互联网巨头企业创始人的频频卸任。


2019年底,历经两次复出、三度卸任后的柳传志正式宣布退休,尽管杨元庆干得一般;2020年,马云把阿里交给了张勇,张勇身后有着更年轻的85后蒋凡;刘强东逐渐淡出京东日常管理,频繁卸任旗下公司职务,最核心业务零售集团交给了徐雷。


进入2021年,连远比李彦宏更晚创业的几家企业,比如陌陌创始人唐岩,将接力棒交给了王力;2015年才创立拼多多的黄峥也急流勇退,将帅位移交给陈磊。


这些企业家卸任原因很多,但共同原因,是为了企业长足发展,公司继续“去个人化”标签,以便将个人形象与公司形象分离。面对永远追求创新的用户,以及更激烈的市场竞争,将重任和传承交给新一代领军者。


对百度而言,李彦宏确实是当之无愧的精神领袖,但无疑也有“去个人化”标签需求——2019年7月的百度AI开发会演讲现场,如今大多人只记住那瓶兜头浇下的“怡宝”矿泉水,却少有人记得,李彦宏为自动驾驶摇旗呐喊的努力。


02


 

崛起少壮派,引领三种高管模式

老将大量流失之后,李彦宏必须解决一个问题,如何吸引以及留住人才。


李彦宏找到的方法之一是:内部大规模晋升,通过干部梯队机制给百度带来新生机。


2019年,百度晋升了沈抖、王海峰、景鲲(负责SLG)等三位集团副总裁以上级别高管。


2020年4月,百度晋升的中高层,任命人数创历史之最,达到54人。此外,吴甜(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副主任)晋升为百度集团副总裁;曹晓冬(移动生态用户增长部)、平晓黎(百度 APP 业务部)、周欢(移动生态战略)、李莹(地图事业部总经理)晋升为百度总裁。


沈抖


进入2021年,内部大规模晋升仍在继续。3月,2007年加入百度的IDG(智能驾驶事业群组)负责人李震宇,被晋升为集团资深副总裁(M5A)。


4月,根据百度最新2021年春季晋升中管干部名单,人数同样超过50人。搜索架构部肖阳晋升为百度集团副总裁;王云鹏(自动驾驶技术部)、吴梦漪(交易及合规法律部)、阮瑜(个人云部)、谢广军(ACG计算网络部)等晋升为百度副总裁,其中阮瑜等3人均为80后。


连续几年如此大规模内部晋升,其人数之多,以及副总裁头衔之多,堪称业界之最。


必须承认,百度这批内部晋升的少壮派高管相当年轻,很多都是80后。比如景鲲、平晓黎、阮瑜、吴甜、李盈(负责CIO)等等。而且,这些年轻人有着当年向海龙时代不一样的活力,大多都是来自业务一线而非靠履历晋升。这正是李彦宏所希望的,那个“能打的”、“简单可依赖”百度回归的基础。


方法之二是,用更多的钱,从外部源源不断挖角人才。


即便有不少无法适应百度文化的外来者,未能最终留下来,比如主管政府关系和市场公关的褚昱,只在百度呆了不到半年。


但留下来的也是一长串名单:夏一平(原摩拜单车CTO、百度造车“集度”CEO)、副总裁王凤阳(负责MEG商业产品、商业研发、联盟)、副总裁何俊杰(负责集团财务规划分析部)、副总裁袁佛玉(负责集团市场与公关)、副总裁陆原(原战略负责人,CEO助理);以及今年3月引入接替陆原此前管辖范围的负责集团战略规划部的齐飞,好看视频总经理宋健、任职MEG高管直接向沈抖汇报的腾讯“老将”赵强等等。


客观来看,李彦宏对这个方法心存很大疑虑:陆奇之后,李彦宏再没有挖角可以统领百度全局的高管。除了负责造车业务的夏一平,目前挖角而来的人才,大多管辖的只是百度边缘业务部门,并非核心业务。目前尚无一人位于集团副总裁高位。


并且,这些外来高管所负责的业务,大多受少壮派钳制——比如宋健和赵强,其直接汇报对象就是沈抖。原虎牙创始人古丰(真名陈罗金),直接汇报对象是平晓黎。


方法之三,是老员工大规模回归,重塑百度文化。


这个名单稍短:包括百度副总裁崔珊珊(负责百度人力资源与文化建设);副总裁张东晨(负责集团业务发展部);副总裁侯震宇(负责系统部和基础技术体系的管理工作)、原MEG特别顾问史有才(负责MEG销售体系)、任旭阳(百度资本董事长)。


崔珊珊、任旭阳等老臣的回归,对李彦宏来说情感复杂。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几年前,李彦宏看到一篇描述百度“七剑客”尽数离职,相比阿里、腾讯,自己成为孤家寡人文章时,瞬间情绪非常低落。


的确如此,魏则西事件中,李彦宏举目张望,却没有倾诉解忧的伙伴,只好说百度任何的好和不好,归功和归罪都应该是他。


或许这也是妻子马东敏回归、“七剑客”之中唯一女性崔珊珊,等先后回归的重要原因——沈抖、景鲲等少壮派毕竟是“后辈”,外来锐意改革者如陆奇不能依赖和信任,或许只有曾跟自己打天下的人,才可以偶尔推心置腹,也才更了解百度文化。



不过,尽管李彦宏找回了崔珊珊等老臣,但能否找回百度价值观、企业文化,时至今日外界仍有所疑问。2020年9月,返巢不久的史有才,就在杭州被警察带走,据媒体报道是因为百度推广涉及到网络赌博案件。


事实上,无论是掌管HR和公司文化建设,肩负重塑百度企业文化使命的崔珊珊,还是任旭阳,都很难成为“接班人”——比如任旭阳,虽然他在2016年就回归,其身份似乎游离于百度主体系之外,更多是担任顾问角色,为公司提供各种生态投资方面的支持和咨询。


可以看出,李彦宏如今思路是,用“内部晋升、外部引进、老员工回归”三种模式,组建百度新的高管团队,形成系统性的快速运转模式。


客观而言,这是一个配置相对均衡的高管团队。最近两年来,外界也因此在运营、产品等规划上,看到了百度一些激进改革的信心。


问题仍然是,这些高管可以称为“一方将才”,但能否担当起“接班”李彦宏重任,还必须是有望成为统领全局的“帅才”。


03



“少帅”沈抖们的艰难挑战


业内人士透露称,目前最被李彦宏看重的,无疑是沈抖、王海峰、李震宇等寥寥数人。

 

作为向海龙接替者,根据此前报道,百度内部有人将沈抖称为“少帅”——相当接近于几年前李明远的“太子”称谓。

 

在《李彦宏主刀大手术》一文中,沈抖被描述为低调务实、行事风格直接,懂得如何在百度文化里生存,业务能力过硬——他一手搭建了百度APP信息流体系,曾带队百度与今日头条进行了信息流大战,因此难得的获得了李彦宏、马东敏二人的共同支持。

 

负责MEG之后,沈抖逃不开两大艰巨战役:一是MEG的未来战略,MEG能否继续成为百度业绩第一增长曲线;二是如何迎战字节跳动、腾讯等对手在信息流、搜索等业务方面的强势进击。

 

业内观察人士表示,如果沈抖成功取得两大战役的胜利,那么“少帅”称谓也就名副其实,其能力证明足以成为李彦宏真正的接班人。

 

但目前,沈抖还远未看到胜利希望。

 

根据2021万象大会数据,截至2021年3月,百度APP月活跃用户5.58亿,智能小程序月活跃用户4.16亿。与2019年第四季度百度移动APP日活用户1.95亿相比,其稳定增长态势明显。


 

竞争态势来看,今日头条已很久未公布过最新日活数据。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百度信息流市场份额,此前已被今日头条占据大半,加上今日头条在搜索上发力,与抖音、西瓜视频数据全面打通,百度的信息流核心业务,难与今日头条竞争。

 

事实上,这也是截至2020年Q4,百度广告营收持续下滑,第一增长曲线开启下行通道的重要原因。

 

另外,微信信息流、小程序,也与百度存在直接冲突,同时微信也在加码视频号、优化搜索等一系列举措。同时,鉴于监管大环境,腾讯视频已没有希望收购爱奇艺。有业内人士就认为,微信甚至腾讯集团,与百度也迟早有一战。

 

大环境来看,当前互联网早已进入存量竞争阶段,百度APP新客增长问题难免。


今年万象大会上,面对移动生态未来走势,沈抖交出的答案是“X+Y战略”,X作为横向布局,主要包括百度APP、好看视频、爱奇艺、百度贴吧等多个用户入口产品,Y则是纵向布局,主要发力百度百科、百度知道、大健康、直播、电商、教育等垂类。

 

健康、电商等赛道规模足够大,但沈抖提出的概念仍有“互联网黑话”之嫌,无论是X用户入口产品,还是Y纵向布局,都缺乏绝对竞争力,甚至远远落后于行业布局者——最明显的就是直播、电商,都是早就成为血海的领域,面对抖音、快手、淘宝、拼多多等一众电商直播玩家的夹击,如何突出重围?

 

“事实上,百度早就从2019年开始,开始试图打通上述产品之间的生态闭环,一直没能成功。”在一位熟悉百度的互联网行业人士看来,尽管百度将slogan变为“百度一下,生活更好”,但能否真正打造出一个多元、繁荣的移动生态,并不太看好。

 

对百度MEG而言,搜索仍是其生存根基。Stat Counter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7月百度搜索市场份额为76.42%,到2020年6月该数字缩水为66%,这意味面对头条、微信等的加码搜索,百度基本盘领域已然受到蚕食。

 

对沈抖而言,终极考验是MEG能否成为百度稳定增长引擎——根据他在万象大会上的规划,MEG广告业务增长潜力达530亿美元规模,互联网服务达1160亿美元规模。按照该数据计算,百度移动生态增长潜力预计约2000亿美元规模。

 

这是一个庞大数字。但侧重于产品、技术方向出身的沈抖,和向海龙不同,并不擅长营销。为此,百度在2019年6月引入了初创元老史有才,以救火角色帮助沈抖管理销售。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史有才翻车后,百度又开始到处寻找新的营销干将,最终挖来了原趣头条CMO赵强,接替史有才。

 

所以,一个巨大问号是:在趣头条都没干出啥名堂的赵强,真能帮助沈抖将移动生态潜力变为现实业绩吗?


 

至于2010年加入百度的CTO王海峰,负责AI、大数据、云计算、安全等技术和生态,以及智能云、地图、输入法等业务。庞杂业务线背后,其实李彦宏交给这位技术狂人的命题只有一个:成为百度AI产业破局者,带领百度重新找到上升曲线。

 

过去的十年,百度研发投入占比均超过15%,2020年百度研发投入195亿元,其中重点就是AI业务,百度也将自己定义为“AI生态公司”,“推动AI业务商业化”也就成为未来重要战略方向。

 

百度AI相关业务主要有三部分:Apollo(自动驾驶计划)、智能云、小度,都面临着或大或小的问题——李震宇负责的,就是Apollo。

 

问题是,AI虽然很美,但却不接地气,对实际营收拉动作用尚不明显,更无法带领百度迎头赶上。比如,作为百度无人驾驶战略重要一环的Apollo平台耗资巨大,但在商业化方面,却没有具体落地时间表。


至少短期内,判断依靠Apollo,或者其他AI业务,接棒移动生态,成为下一级业绩增长动力引擎并不现实。


04



终极疑问,李彦宏愿意放权吗?

手持AI的百度,目前还难以担当业绩增长重任,这从资本市场表现就可见一斑——百度赴港二次上市时,被称为“AI第一股”,但在当日破发后,持续下跌迟迟难以回到开盘价,其实质还是资本市场对百度AI商业化进程存疑。

 

造车是百度的另一个核心战略业务。这个希望压在了夏一平的身上,这位“造自行车”出身的CEO,目前还忙着组建集度汽车团队,证明自己还需要数年后的集度汽车量产之后。


 

综合来看,即便沈抖们通过了OKR(目标与关键成果考核),目前也没有达到李彦宏的“接班”期望。为此,在最近与彭博的对话中,他才无奈表示,自己依然无法退休,仍然必须自己担任百度CEO。

 

不能退,还是不愿退?恐怕后者比例要更大一些。

 

最明显对比就是拼多多黄峥,陈磊在接棒黄峥之前,只是一名从普通码农做起的CTO,在拼多多内部一直带领的是技术团队,并未全面操盘拼多多,外界对其相当陌生。但在2020年7月接任CEO之后,拼多多市值差不多扩大一倍,活跃用户数冲到了行业第一,黄峥也得以在今年3月交出了董事长接力棒,激流勇退。

 

这一切的基础,是黄峥敢放权、真正舍得放权,陈磊才有施展空间,去打开自己的天地。

 

在外界描述中,李彦宏也曾舍得放权。在陆奇入职百度的第二天,李彦宏曾对媒体表态:基本所有的业务都放陆奇这,我未来更多的精力花在公司的战略、文化的塑造、人才培养和吸引上。

 

后来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在业绩压力下,陆奇在百度实际权力有限,处境尴尬。《财经》就在一篇报道中表示:李彦宏直接管理执掌人事权和财务权。而这是真正的资源基础。陆奇无法掌握这些,便很难真正地推进改革。

 

如同2017年1月,微软前中国区总裁、盛大前总裁、被称为“打工皇帝”的唐骏,在给陆奇的公开信中预言:

 

你现在是百度总裁,但其实在百度内部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因为大家已经习惯了只有一个老板的工作方式,这和外企完全不一样。也许你被授予了一系列的人事权和财权,但最终还是会到那个人那里最后决策……



那么,如今被立起来的“少帅”沈抖们,能否避免陆奇、李明远们的命运,获得足够安全感和信任感?

 

这仍然取决于李彦宏。

 

“纵使沈少帅雄心壮志,但只要Robin不放权,沈抖还是无法带领百度重回巅峰。”一位百度离职员工曾如此对媒体表示。

 

这并不容易。“百度科技社会研究中心官方帐号”就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称,自2017年11月起,李彦宏每日早 8 点准时出现在科技园 5 号楼,参加沈抖和他的总监们的会议,会议内容包括信息流业务的产品、运营、技术、战略、创新 5 个话题。细节到连百度 APP 上一个收藏按钮都要去管。

 

这样的场景,差不多持续了整整两年。

 

实际上,就连在管培生计划上,李彦宏也是亲自一手抓。2020年,百度启动管培生计划,李彦宏也亲自带人。有接近百度管理层的内部人士就透露,李彦宏用30多个小时,看完所有管培生候选人在商战比赛环节的视频,面试中还设计了考核题目参与小组讨论。

 

无论如何,过去几年来,李彦宏是否愿意放权,真正放权,一直是媒体、业界津津乐道讨论的话题——种种真假难辨的故事背后,意味着对百度而言,需要的是更多的实干少壮派,是急先锋,也不妨有一两个“太子”、“储君”,但并不需要“接班人”。

 


这并不意味着,百度就没有“二号人物”——那就是身为李彦宏妻子和百度重要股东的马东敏,一位百度HR 曾如此对《晚点LatePost》形容:“Melissa(马东敏)看上去什么都不管,但又似乎无处不在。”

 

尽管在回归后,马东敏几年间掌管的是百度战投,但无人敢于疏忽她的隐形权利范畴。比如医疗事业部被裁撤、O2O业务在2017年大刀阔斧改革、陆奇向海龙等高管离职背后,都有马东敏长袖善舞的身影。

 

这为沈抖们的未来,增添了许多不确定性。



出品人:黄枪枪

 

直达热线13452396140,(请标注公司、职位)

资深媒体人、前报社主编、新媒体创始人,十余年科技财经媒体从业经验,擅长商业模式分析、人物特写、内幕调查等深度报道,关注互联网、新零售、人工智能、企业服务等前沿科技趋势。

往期精彩

美团被反垄断立案:外卖进入多平台运营“窗口期”

4亿人次“拼书”背后:城乡知识鸿沟正加速弥合

在线教育新周期:科技与教育进入“魔”合期

看完水滴招股书,摘掉其公益慈善的帽子

腾讯音乐管理层调整:迈入全新增长阶段

荣耀渠道之谜:如今仅有1315家?

利息“千人千面”,微博借钱能救新浪吗?

9.5万亿的大生意:抖音讲述电商新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