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天空下

槽边往事 2021-05-08 11:44
前几天有读者问我,昆明现在是否依然日光如泼水,白云如奔马?今天的题图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画面里是昨天下午3点的昆明翠湖公园。如果觉得不够清楚的话,我还有另外一张:


也许深圳、三亚的朋友看到照片之后并没有特别的感触,因为这样的蓝天白云他们那里也有。但是容我加一句话,你们瞬间感受就会不一样了:如果当时我不是在这片天空下,那么我正在北京领受来自蒙古草原的沙尘暴。是不是立即觉得天特别蓝,云特别白,树特别绿?当时我就是这种感觉,站在17楼上眺望出去,觉得头上罩了一个蓝胎云纹大碗,翠湖公园是地面上一只绿色的眼睛。

每个人看自己的家乡都会觉得很可爱,都能找出各自的理由来。我无数次说过,永远看不厌云南的云,这是我的理由。其实,之所以看不厌云南的云,是因为那些疾如奔马的云团飘浮在蓝天下。但是,因为这里的蓝天和这里的红土一样,已经是不言自明的背景,所以人们很少提及。如果大理没有这样的天空,龙爪一样从山峰之间流泻而下的白云就没有了依托。如果丽江没有这样的天空,玉龙雪山的白色雪峰就不会无限向上延伸;如果香格里拉没有这样的天空,那些雪山,那些草甸,以及分割草甸的河流也就失去了原本的颜色。

如果昆明没有这样的天空,这么多年里我就无法一次次忆念,只敢悄悄对自己说。

时隔一年多重回昆明,又一次见到了它在雨季到来之前的模样,让我想起了那些骑着自行车穿过大街小巷的日子。不同之处在于,那时候太阳晒得我脑门发黑,现在是晒得我头皮发黑。那时候骑2分钟车就可以去到最近的同学家,现在要骑上半个小时,还未必找得到路。那时候昆明的天空是一只小碗,罩在一座高原小城上,现在是一只大碗,城市已经从地面上悄悄蔓延出了碗边,有些罩不住了。

昨天去了两家昆明本地餐厅,都在翠湖公园附近。一家是我初中同学开的素食餐厅,许多老人家喜欢去那里吃饭。疫情过后,搬家重新开张,又在为生意而烦恼。因此找我聊了一个下午,看有没有增加营收的新想法。聊到最后没想到他们掉了一个180度的头,彻底放弃了增收的想法,反而决定开设免费的茶座。理由是来的都是街坊邻居,老人家转完了公园不能总是坐在露天地下,总得有个房顶的地方喝茶聊天,有那么个去处。反正空闲时段也没有人用餐,不如给他们一杯免费的茶,坐下来聚聚,打发打发时光,就像是旧日的昆明茶馆一样。

另一家是广益饭店,回家时我再次路过,这一次我见到了钟阿姨。她除了一头白发之外,容颜依旧,而且她还记得我,说是比当年瘦了一些,怎么好些年都没见了,问我去了哪里?她拉着我和她聊了一晚上,中途又加入了她家赵老先生,她儿子,甚至还见了一眼她18岁的孙子。她从1993年开店说起,为我细细讲过这一路自己如何走来,又是如何操持这家饭店。我一下子想起了当年她特别的点菜方式---拿着个小本本站在客人面前,轻言细语地用昆明话问:“你家(jie)是要喝酒,还是要请饭?” 如果是为了喝酒,她会介绍下酒菜,如果是为了饱餐,她会介绍下饭菜。与其说她是一位店东,不如说是一位街坊。

他们家也看了我写的《广益饭店遗事》,聊到一半的时候,从后厨端出一盘麻辣板筋,说是既然还有老顾客对这道菜念念不忘,不如恢复一下。今晚是第一次试做,请我尝尝是不是当年的味道。事情就是这样,从2021年5月7日晚上开始,广益饭店又恢复了这道中断十年之久的麻辣板筋。

现在,请你再看一看今天的题图,里面的天空是否和你的第一眼有了些许不同?


题图摄影:和菜头的手机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

---电影《一代宗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