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社区不和谐?和谐观的质性探索

质化研究 2021-05-09 12:28

 


和谐社区不和谐的呼声常常见诸网络。在去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虽然基层工作整体有序,一些网友还是发出了基层工作人员和老百姓之间关系很紧张的声音,武汉嫂子怒怼社区不作为的视频曾在微博上广泛传播。社区到底和不和谐,还是社区居民说了算。社区居民心目中的社区和谐究竟是指什么?社区居民和社区骨干对社区和谐有着怎样的期待?如果你也感兴趣,请和小编跟随作者的视野一起深入探讨吧!


作者:王予灵 黄希庭 西南大学
来源:《心理学探新》 2021年第1
原标题:当代社区和谐观的质性探索 

摘 要

为探索社区居民及社区骨干的社区和谐观,在13个社区对24名受访者进行深度访谈。立足社区心理学中国化的视角,对27万字访谈文本进行主题分析发现:


(1)社区和谐可划分为安定式和谐、融洽式和谐、共赢式和谐三种形态,三者层层递进,分别反映了大众对不吵不闹的良好社区秩序、仁慈友爱的良好社区氛围和蓬勃发展的良好社区局面的理解和期盼;


(2)社区和谐的成因包可以从宏观和微观两个角度把握,其结果可以从时程(长期/短期)和场域(全局/局部)两个角度归纳。总之,当代社区和谐观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并具有时代的特色。


关键词

和谐;社区和谐;

共赢;主题分析;质性研究


引言


和谐是中华优秀文化传承至今的精神内核,是占据意识形态主导的主流价值观。翻阅我国古代经典,中庸之为德,其至矣乎!”(《论语·雍也》)大德莫大于和”(《春秋繁露·循天之道》),儒家将”“视为最高的道德境界;眼观当代中国文献,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相继提出,体现着党和国家对和谐的重视。伴随和谐社会涌现的和谐社区概念提倡至今亦已有十五年的历史。南京市一直走在和谐社区建设的前列(朱巍巍,南民,2006),据报道,南京市龙王庙社区围绕邻里互认、邻里互学、邻里互帮、邻里互乐形成了内涵丰富的和谐邻里文化,已连续举办15届社区邻里节,反映出部分社区的和谐社区建设确实卓有成效。

 

然而,和谐社区不和谐的呼声也常常见诸网络。在2020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虽然基层工作整体有序,一些网友还是发出了基层工作人员和老百姓之间关系很紧张的声音,武汉嫂子怒怼社区不作为的视频曾在微博上广泛传播。社区到底和不和谐,还是社区居民说了算。社区居民心目中的社区和谐究竟是指什么?社区居民和社区骨干对社区和谐有着怎样的期待?本研究希冀通过深度访谈和主题分析了解社区居民的所思、所感和所为,丰富对社区和谐的心理学理解,并为党中央在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完善正确处理新形势人民内部矛盾有效机制提供参考。


采用质性研究而非量化研究的初衷有二。一是质性方法的探索性。心理学领域对社区和谐的研究尚少,我们对社区和谐几乎一无所知,质性研究正适合探索这类相对陌生的课题(黄希庭,2016)二是质性方法的灵活性。通过访谈,研究者可以直接与研究对象进行互动,通过提问和追问的方式不断挖掘受访者内心的想法和感受,灵活且有深度,适于探索。

 

我们延续人格研究中国化的思路(黄希庭,2017)倡导社区研究中国化,坚持从中国社区实际出发,致力构建中国特色社区心理学的理论体系,为国家和社会发展服务。具体可分解为两点定位:


(1)中国化的研究。一些学者(黄囇莉,2007;陈浩彬,2019;汪凤炎,2019LeungKoch& Lu2002)从中国的社会/文化/历史出发对中国人的和谐观进行了探索,我们希望在概念和方法上有所突破,深入推动中国化的和谐心理与行为研究。

 

(2)社区心理学的研究。社区心理学研究什么?社区中人的心理与行为,个体、社区、与社会交互作用的性质、结构、机制、功能和规律。那社区又是什么?社区实质上是特定的时空条件下的生活共同体。生活共同体可以依地缘为基础,如《民政部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2000)对社区的定义是指聚居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人们所组成的社会生活共同体;也可以将功能作为划分依据,如学术共同体、网络社区。本研究采用地域性的社区定义。

 

方法


参考APA最新提出的质性研究论文报告标准(Levittetal.2018),主要报告资料来源、资料收集过程和资料分析策略。

 

2.1资料来源:受访者与研究者

2.1.1受访者

 

在四省六市的13个社区中,结合目的性抽样、便利抽样和滚雪球抽样的原则,抽取能为社区和谐提供较多信息的受访者进行一对一的访谈:



事先将访谈提纲交予各社区负责人,请其帮忙招募熟悉研究主题的受访者。共访谈了27人,按次序编为S1S2S3……S27,基于匿名原则后续报告皆以代码呈现。因口音过重、信息贫乏等因素剔除3人,24人纳入资料分析,人口学特征见表1。需指出,居民中有6人为居民骨干”(均已退休。S1曾任社区主任、S23曾为街道工作人员、S3S11现为居民小组长、S15现为党支部书记、S20现为区人大代表),余9人为普通社区居民。

 

2.1.2研究者

 

研究者具有中国文化心理学和社区心理学的学术训练背景,并长期关注心理学质性方法。在正式访谈前,我们的准备主要有:(1)阅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相关典籍,把握社区和谐的历史/文化根源;(2)在重庆的3个社区对5位受访者进行预访谈,了解社区实际;(3)阅读方法学书籍并在预访谈中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掌握访谈的沟通技巧和注意事项。在资料收集的过程中,研究者将既有理解暂时悬置起来,始终保持开放的心态,不对访谈具体内容进行诱导;在资料分析的过程中,研究者始终保持主题敏感性既有知识对分析过程具有形塑作用。

 

2.2资料收集:深度访谈

 

资料收集的过程遵循开放式主题访谈的基本精神。开放式主题访谈是研究者通过多年努力逐渐摸索出的一种适于进行中国社区心理学研究的范式载体(详见:杜刚等,2020)

 

2.2.1访谈提纲

 

预访谈的提纲偏于结构化,较为死板,对研究者和受访者的限制较多。正式访谈的提纲更为灵活,只是一个粗线条的框架,不带预设地对人们心中的社区和谐进行开放式探索。以社区和谐是什么为核心,适当顾及为什么怎么样。例如,在您看来,社区中的和谐都有哪些表现?可以举一些具体的例子吗?(是什么)认为社区中的和谐重不重要?为什么?社区和谐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坏处?(为什么)您认为怎样才能建成和谐社区?或者说,怎样才能让社区更和谐?(怎么样)。

 

2.2.2访谈计划

 

事先与受访社区协商好访谈日期、时长(平均45分钟左右)、地点(社区办公室、社区图书室、社区活动室等)、人数(每社区23)、主题、形式、报酬等细节,从而形成整体的访谈规划,保证访谈者和受访者都做好充分的身心准备,尽量在相对安静舒适的环境下访谈。

 

2.2.3正式访谈

 

围绕社区和谐的话题,以开放的心态面对受访者。例如,开场白着重放下研究者的架子,体现虚心求学、真诚请教的心态:我们是来向您学习的,主要想了解您在社区中的和谐体验,您对社区和谐的看法。希望您能讲一些具体的事例(故事),您提供的素材对我们的研究非常重要。又如,保持开放的心态任受访者自由地表达关于社区和谐的任意经验、看法、想法、体验或感受,不轻易打断(除非受访者严重偏离主题),同时适当地追问:您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当受访者的陈述中谈到与社区和谐密切相关又语焉不详的内容时,进行比较性追问,如:您刚才提到了和稀泥,和稀泥是和谐吗?此外,在与受访者交谈的过程中,访谈者始终注意采用与受访者相适应的语言,当受访者文化程度相对较低时,更多地使用通俗易懂的生活化用语。最后,综合考虑时间、受访者状态、访谈节奏、访谈环境等因素确定访谈结束的时间,向受访者表达诚挚的谢意,并送上50元现金和价值20元的礼物。

 

2.2.4资料转录

 

征得受访者同意访谈全程录音,总时长18小时3932秒,转录为逐字稿共27万余字。受访者的部分动作、表情以括号的形式记入文本。

 

2.3资料分析:主题分析

 

主题分析(Thematic Analysis)是一种灵活开放的质性资料分析方法(Braun & Clarke2006VaismoradiTurunen& Bondas2013)。研究者既无需束缚于扎根理论的严苛模式,又不必局限于内容分析的机械编码,可以根据资料特点自主决定分析路径,适于进行探索性的社区心理学研究。与西方学者提出的经典流程不同,我们结合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两种策略,可称为中国化的混合式主题分析

 

具体流程如下:(1)通过反复阅读熟悉原始材料;(2)确定分析视角。本研究最终决定从频次和强度着手,对类型与过程、原因和结果进行分析;(3)提炼核心主题。材料中反复出现(频次高)和强调(强度高)的内容即为核心主题;(4)概括原始材料含义、提取关联特征(使用Nvivo11.0对所有与主题相关的内容进行标记)(5)将关联特征放入核心主题之下,不断向上归纳初级主题和次级主题。(6)结合材料反思主题间的关系,形成清晰的模式,揭示材料内在的逻辑。六个阶段循环往复,直至生成契合访谈材料及社区实际的结果。概言之,主题分析是以研究者的判断为主导、以访谈资料为根基不断探索、持续解放思想的过程。

 

结果与分析


3.1社区和谐的频次与强度

 

与侧重量化特征的质性内容分析(Qualitative Content Analysis)不同(Vaismoradi et al.2013),主题分析既关注频次也关注强度。

 

3.1.1社区和谐的频次分析

 

通过Python7.0编制词频分析程序,利用jieba词库进行分词,停用词库采用常见的“Chinese Stop words”词库。第一次分析不限定分词数量,共分词8595个。随后逐一阅读各词条,只保留与社区和谐密切相关的内容,其余无关词汇一律放入停用词库(“社区和谐这类过大的词汇也放入停用词库);与社区和谐密切相关但未被Jieba分词程序识别的词汇(聊得来”)补入用户词库。

最终析出相关词汇622(1可观其大略)。高频词(括号内为频次)揭示了受访者反复提及的社区和谐相关主题:投诉(25)、吵架(23)、吵(23)、安全(22)、骂(18)、产生矛盾(18)、纠纷、纠纷(16)、稳定(15)这类词汇反映的主题可归为安定;熟悉(28)、信任(27)、关心(21)、客气(19)、照顾(18)、帮忙(18)、关注(18)、打招呼(17)、融洽(16)、谦让(16)、在一块(16)这类词汇反映的主题可归为融洽,配合(42)、解决问题(22)、协调(20)、主动(22)、志愿(19)、积极(17)、团结(15)这类词汇反映的主题可归为共赢

 

3.1.2社区和谐的强度分析

 

此处的强度指受访者认为重要的内容(质性研究没有量化研究的具体等级,很难从数字上谈强度),主要通过语言(如受访者讲到当然重要”)、动作(如受访者掏出手机向访谈者展示相关内容)、表情(如受访者坚定的表情、满足的神情)等判断。受访者普遍认为社区和谐非常重要,详见表2。其主题均可归纳为安定、融洽、共赢这三类和谐。


 

3.2社区和谐的类型与过程

 

结合词频分析和强度分析的结果及反复阅读的体会,我们将社区和谐归为安定式和谐、融洽式和谐、共赢式和谐三种形态(主题分析结果参见附录1:https://osf.io/b956j/),并将其诠释为一个渐进发展的系统(2)


3.2.1社区和谐的形态

 

从类型的外延看,社区和谐包括个体和谐、家庭和谐、社群和谐、社区与社会的和谐,本研究无意着重于此;从内涵看,则可归为安定、融洽、共赢三类和谐,我们称之为社区和谐的形态(访谈文本示例参见附录:https://osf.io/x4eh7/)

 

(1)安定式和谐。指虽有小矛盾和纠纷,但社区总体上呈现出一种太平无事、秩序稳定的良好状态。从群体上看,安定式和谐是社区工作人员的普遍期待。从社区类型上看,安定式和谐是新式小区(如电梯公寓)居民的普遍期待,此类小区的居民彼此相对陌生,他们不求与邻居建立多亲密的关系,但求不吵不闹的安定环境。安定式和谐对应着混乱式不和,表现为社区环境的脏乱差,社区中经常出现吵吵闹闹甚至打架斗殴的现象。例如,一些商业小区的居民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日常投诉,让邻居和社区工作人员都觉得很不安逸(S2),就破坏了不吵不闹的安定式和谐感,呈现出一种混乱。


(2)融洽式和谐。指社区呈现出一种其乐融融、相互亲近的良好氛围,有的感觉。这种和谐在传统的村落、安置小区、老旧小区等熟人社区中更易形成,而在电梯公寓一类的陌生人社区则需要居民之间提高熟悉度才可能形成。融洽式和谐对应着隔阂式不和,表现为缺少交流(缺少话题、缺少沟通)、沟通不畅(说不到一块)以及压抑的氛围。社区中的群际差异(如表现在年龄上的代沟”)引起沟通不畅,常常会造成此种不和。

 

(3)共赢式和谐。指社区呈现出一种利人利己、蓬勃发展的良好局面。在安定式和谐和融洽式和谐的基础上,共赢式和谐代表着对社区和谐更高层次的追求:相比安定式和谐,它更为积极主动;相比融洽式和谐,它更强调协商合作。概言之,就是要社区成员都自觉地参与到和谐的建设中,彼此理解、彼此配合、取长补短、共同前进。共赢式和谐对应着自私式不和,表现为不理解、不配合、不积极、不自觉、胡搅蛮缠、推卸责任,以纯粹自利为目的最终可能害人害己的后果。例如,南京某社区居民自管小组组长结合上门教育、微信宣传、制作标牌等多种方式反复强调,但总有个别居民不听安排、只顾自己、我行我素,为公共安全埋下了安全隐患。

 

3.2.2社区和谐的过程

 

如图2所示,从安定式和谐到融洽式和谐再到共赢式和谐,和谐的层次不断提高。不同层次的和谐反映了不同类型社区、不同身份居民对社区和谐的不同理解和期盼,综合反映着大众心中的理想原型 


安定式和谐强调秩序性,反映了大部分社区工作人员和新式小区(商品房、电梯公寓)居民对不吵不闹的良好社区秩序的期待;融洽式和谐强调亲近感,反映了老式社区(传统的村落、安置小区、老旧小区)居民对仁慈友爱、其乐融融的良好社区氛围的追求;共赢式和谐强调进取心,反映了新时代一部分社区工作人员和居民对利人利己、合作共赢、不断发展的良好社区局面的期盼。事实上,社区中的矛盾和纠纷在任何时候都会存在,不可能完全消失,三类和谐的区别在于化解方式各有侧重,安定式和谐以回避冲突为主,倾向于消极地化解冲突,防止不和;融洽式和谐强调在相互熟悉的基础上增加和谐因素;共赢式和谐既强调以积极的方式化解冲突,又强调主动地促成和谐。

 

3.3社区和谐的原因与结果

 

综合受访者的表述,社区和谐的成因和结果都是多方面的。其成因可以从宏观和微观两个角度把握;其结果可以从时程(长期/短期)和场域(全局/局部)两个角度归纳。访谈文本示例相应参见附录3(https://osf.io/u8aeh/)和附录4(https://osf.io/98vhc/)

 

3.3.1导致社区和谐的原因

 

从宏观的角度看,受访者将整体的社区和谐局面归因于经济、政治、文化等因素:(1)经济因素。衣食足而知荣辱,受访者普遍将经济发展、生活水平提高归为最根本的原因。(2)政治因素。包括加强党的领导,通过活动激发爱党爱国精神,做好思想工作;紧跟国家政策,与党委、政府同步;政策引导,资源适当倾斜、重视教育、为社区减负。(3)文化因素。包括组织丰富的活动(文体、志愿、公益)、营造积极向上的文化氛围。


从微观的角度看,具体的邻里关系、婆媳关系、干群关系等方面的和谐有赖于小群体因素和个人心理因素:(1)小群体因素。如:社区干部密切联系群众、有亲和力;社区工作人员多办实事、促成沟通;居民骨干和积极分子以身作则、带头做事。(2)个人心理因素。包括通情达理、心胸开阔、积极追求。

 

3.3.2社区和谐产生的结果

 

如图3所示,社区和谐的结果可以从时程(纵轴)和场域(横轴)两个角度分析,且相互贯通。


(1)短期-局部全局。社区和谐让人心情好”(相关表述有:“幸福感”“舒适感愉悦感”“快活”),每个人洋溢的笑脸会相互感染、相互支持,传递正能量,形成积极向上的社区氛围。(2)局部-短期长期。好心情有助健康乃至长寿。(3)全局-短期长期。和谐的氛围有助安心学习、生活、工作,进而促进经济发展。(4)长期-局部全局。社区和谐具有充实生活的作用,通过组织各类文体活动、志愿活动、公益活动,使人们觉得生活有意义(S6),进而促进环境稳定。在这样的环境下,麻烦少了大家心里就平衡了,心理一平衡就都好了(S8),轻生的、吸毒犯罪的人也会很少(S2)

 

讨论


质性研究的质量评价标准迥异于量化研究,在对真实性/可信性”(Trustworthiness)的追求上有着自己的逻辑(LevittMotulskyWertzMorrow& Ponterotto2017)。在方法学上,我们力求忠于主题,通向真实;服务主题,回应关切,具体通过以下四点保证研究质量:(1)研究过程足够清晰;(2)研究报告中心突出。(3)印证资料有说服力。(4)分析结果合情合理。前三点综合全文和附录(https://osf.io/eydf8/)不难判断,以下主要谈最后一点:我们的结果契合中国的社会/历史/文化脉络,并能反映中国的社区实际和未来方向。

 

4.1当代社区和谐观传承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受访者对社区和谐的理解体现了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和谐概念的传承。概言之,传统文化和谐观的精义是一种和而不同多样性统一”(黎红雷,1999;陈来,2015),既顾及群体的和谐性兼容个别的差异性”(黄囇莉,2007p.76)。融洽式和谐和共赢式和谐是这种和谐观在当代社区的集中体现,体现了传统文化对不同事物之间彼此融洽协调(“如乐之和,无所不谐,《左传·襄公十一年》)、巧妙平衡(“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庸》)、共同发展(“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国语·郑语》)的强调。传统文化和谐观也包含协和万邦”(《尚书·尧典》)“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周易·咸卦·彖传》)等追求和平的思想(张岱年,程宜山,2006),安定式和谐可以视为儒家治世、道家不争、墨家非攻等思想在当代社区中的延续。

 

4.2当代社区和谐观体现了时代特色

 

社区和谐观具有两点当代特色。一是用语更具时代特征,如遵纪守法共建共享;二是强调主体的能动性,社区和谐不仅仅是消极地化解冲突,更是主动地构建和谐,如积极参与热心公益。合作共赢是传统和谐观的当代发展,是改革发展成果共享的核心理念,对促进和谐具有重要价值(张贤明,薛佳,2016)。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和谐主题讲话中内蕴着合作共赢的思想。事实上,不仅在广阔的国际舞台上需要如此,在我们基层社区中也要讲合作共赢,追求共赢式和谐,逐步形成社区命运共同体,用受访者的话讲即:和谐就是一个共赢过程一方和谐就不得行,要相互和谐,两方都要和谐做啥子都是很积极的,把社区当家

 

4.3当代社区和谐观反映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共赢式和谐是社区和谐的发展方向。社区成员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做好各自的事情(正所谓人载其事,各得其宜,《荀子·荣辱》),同时:(1)要相信协作、合作、包容的力量,有事商量着来。以社区(基层干部和工作人员)与居民之间的共赢为例,居民对社区的诉求是多办实事解决问题,不能和稀泥,社区对居民的希冀是积极配合”“多多理解”“不要胡搅蛮缠,单靠任何一方都无法实现和谐,只有双方互信互思、充分沟通才能合作共赢。

 

(2)要相信在遇到困难时可以使用一系列的策略解决问题,智慧化解冲突。例如,成都市金牛区新桥社区对小区居民养鸡问题的处理就值得学习(S5)事主的儿媳刚刚产下一对双胞胎,为了给儿媳补身子从乡下带来了几只鸡养在家里。从上讲,城市社区中不能养鸡,一如周边居民的投诉:鸡到处拉屎污染环境、还可能闹鸡瘟;从上讲,事主情况特殊,可以适当包容体谅。最终,在多方协商下问题得到了妥善的解决,事主决定隔一天杀一只鸡给儿媳吃,在规定的期限内将鸡处理完并保证以后不会再犯。

小结与展望


本研究从频次与强度、类型与过程、原因与结果等方面对社区和谐观进行了主题分析,综合普通居民、居民骨干和基层干部的陈述,将社区和谐划分为安定式和谐、融洽式和谐、共赢式和谐三种形态。三者层层递进,分别反映了大众对不吵不闹的良好社区秩序、仁慈友爱的良好社区氛围和蓬勃发展的良好社区局面的理解和期盼,以及对混乱式不和隔阂式不和自私式不和的厌恶和鄙弃。


安定最为受访者所强调,

融洽次之,

共赢再次。


一方面说明公众的和谐观仍待发展,另一方面暗示着当下的社区和谐层次相对不高,共赢理念尚待发扬。经济心理是贯通社区和谐成因与结果两个重要因素,多为受访者所强调。经济发展是社区得以和谐的根本原因,社区和谐反过来也可以促进经济发展;通情达理、心胸开阔、积极追求是社区得以和谐的强大动力,反之社区和谐可以给人积极的情绪体验,在社区中形成如阳光般温暖向上的氛围。总之,当代社区和谐观综合反映了社区居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各级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时应予以充分考虑。

 

本研究的主要贡献有:(1)推进了对中国人和谐观的认识。与黄囇莉提出的实性和谐/虚性和谐(阴阳视角)、梁觉提出的价值观和谐/工具性和谐(动机视角)、汪凤炎提出的真和/伪和(真伪视角)不同,我们从实际的经验材料出发,归纳出了中国人心中的三种和谐形态(安定、融洽、共赢)(2)将中国人的和谐心理研究具体延伸到了社区心理学领域,试图探究社区和谐的心理本质。过往研究或是从一般意义上对和谐心理进行研究,或是主要关注人际和谐心理问题。社区和谐是和谐在社区中的具体化,但这并不意味着社区和谐只是和谐的心理本质在特定地域的应用。相比人际和谐,社区和谐的视域更广、整体性更强,而非仅仅涉及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关系。我们的初步观点是:社区和谐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是以社区为边界的个体、群体、环境在互动的过程中,通过交互作用形成的多样性统一,具有安定有序、亲密融洽、共生共荣的特点。(3)创造性地使用中国化的混合式主题分析对27万余字的质性资料进行了开放式探索,为中国社区心理学研究开辟了质性新路。

 

当然,作为一项探索性研究,本文难免存在一些不足。未来研究应坚持走社区心理学中国化的道路,并做出以下突破:(1)内容上。本研究初步探索出了社区和谐的三种形态,未来应进一步深挖其心理学内涵,从认知、情感、动机等方面加以充实。(2)方法上。一方面,可以走常规思路向量化研究发展,编制量表进行大规模调查了解社区和谐的现状和特点。另一方面,质性研究本身也是自足的,未来可尝试用多种方法(如叙事研究、行动研究、民族志研究)获取和整理有关社区和谐的资料,进一步完善质性研究,逐渐形成社区心理学的质性研究范式。


~详细了解请点击阅读原文~

公号推荐

量化研究方法
用量化思想认识世界
这里提供
量化相关理论、案例、
课程、书籍等内容
扫码关注可获取更多量化文章
本文编辑:旅途中的逆行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