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房价、IPO、炒汇、加密货币……一行两会等释放重磅信号

凤凰财知道 2021-06-11 18:14

凤凰网财经讯 6月10-11日,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在上海举行。论坛上,央行行长易纲、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等重磅嘉宾都发表了主题演讲,亮点频出,干货满满!


谈及货币政策,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提醒,要坚持稳字当头,对于来自各方面的通胀和通缩的压力均不可掉以轻心。


对于外汇、黄金炒作,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直言,普通个人投资者参与其中,无异于变相赌博,损失的结果早已注定。那些炒作外汇、黄金及其他商品期货的人很难有机会发家致富,正像押注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人最终会付出沉重代价一样。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则对IPO相关问题作出说明。他表示,IPO发行既没有收紧,也没有放松,保持了常态化发行,而且增速不慢。


对于市场的投机行为,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强调,要注意对人的教育培养和方向的引导,不要搞赌博,也不要去吸毒,不要老想着一夜暴富,从事过度的投机活动,也不要超出自己的收入能力借太多的钱。


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国际金融市场存在高位回调的风险,警告企业炒汇“久赌必输”。


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在论坛上表示,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初级阶段,不必过度解读人民币的国际化,人为对人民币国际化赋予多种含义,更不能把人民币国际化当成国际对抗的武器……


以下为重磅嘉宾演讲要点:


易纲:货币政策要与新发展阶段相适应 坚持稳字当头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论坛共同轮值主席易纲致欢迎词并做了主题演讲。


谈及货币政策,易纲指出,要坚持稳字当头。易纲表示,对于来自各方面的通胀和通缩的压力均不可掉以轻心,考虑到我国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在潜在的产出水平附近,物价走势整体可控,货币政策要与新发展阶段相适应,坚持稳字当头,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


关于2021年全年CPI,易纲表示,综合各方面的因素,判断我国今年的CPI的走势前低后高,预测全年的CPI的平均涨幅将在2%以下。


谈及GDP增速,易纲表示,当前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我们观察到人口结构、资源结构、产业结构、区域结构等都在发生深刻调整和变化,对潜在经济增长和物价水平产生影响。去年以来,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但如果从去年和今年两年平均来看,我们预测我国GDP增速将接近于潜在增长率水平。


易纲指出,将继续运用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发挥部门政策合力,引导银行在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加大首贷、信用贷支持力度。鼓励银行与企业按照商业可持续原则,加强贷款风险防范。深入开展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能力提升工程,强化金融科技手段运用,推广随借随还模式,促进商业银行加快形成敢贷、愿贷、能贷、会贷的长效机制。


关于利率市场化,易纲表示,要继续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释放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潜力。要继续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促进内外平衡,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谈及大宗商品上涨,易纲提到,近期全球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较快。今年全球通胀水平短期上升已成事实,但对通胀是否能长期持续下去存在着巨大分歧。


关于绿色金融,易纲表示,激励金融部门加大对绿色产业的资金支持。研究直达实体的碳减排支持工具。建立气候环境信息披露制度。推动国内主要商业银行披露气候变化相关信息,并研究推广至上市公司等市场主体。未来,将建立统一的信息披露标准。


郭树清:押注房价永远不跌会付出代价,全球超预期通胀不会短暂

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发表了主题演讲。从个人投资者防范风险,到金融监管,郭树清讲话亮点频出。


对于金融科技,郭树清直言,当下,各种以高息回报为诱饵,打着所谓的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等旗号的骗局层出不穷,其实质都是击鼓传花式的非法集资活动。大家一定要牢记,天上不会掉馅饼,宣扬“保本高收益”就是金融诈骗。要自觉提高警惕,增强风险防范意识和识别能力,远离各类非法金融活动。


谈及外汇、黄金炒作,郭树清说,普通个人投资者参与其中,无异于变相赌博,损失的结果早已注定。那些炒作外汇、黄金及其他商品期货的人很难有机会发家致富,正像押注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人最终会付出沉重代价一样。


郭树清表示,通货膨胀如期而至,比所预料幅度要高一些。


郭树清提醒,要严密防范影子银行死灰复燃。他表示,我国高风险影子银行与国外不同,具有典型的“体系内”和“类信贷”特征。经过整治后,我国影子银行规模已较历史峰值压降20万亿,但存量规模依然较大,稍有不慎就极易反弹回潮。要防止金融机构再次通过交叉性金融产品无序加杠杆,对各种“类信贷”新花样必须遏制在初期阶段。要认真落实资管新规,确保存量资管产品整治任务顺利完成。


郭树清指出,坚决整治各类非法公开发行证券行为。他说,金融市场目前仍然存在大量名为“私募”实为“公募”的各类产品。过往的非法集资案件,许多实质上属于非法公开发行证券。这些产品参与投资的人数都突破200人的限制,发行对象实际上面向不特定的投资者,对市场、社会和人民群众造成严重损害。一旦发现“假私募、真公募”,应依法予以严惩,并按欺诈发行、财务造假或虚假披露追究发行人等相关方的法律责任。


谈及发达国家货币宽松政策,郭树清表示,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达到前所未有的宽松程度,短期内确实起到了稳定市场、稳定人心的作用,但是相伴而来的负面效应,需要全世界各国来共同承担。


谈及发达国家股票市场,郭树清表示,发达国家的金融资产和房地产价格普遍出现较大幅度上涨。特别是股票市场很快就达到了创纪录的高水平。经常爬山的人都知道,越是陡峭的山峰,上去不易,下来更难。


易会满:对企业境外上市和回A都持支持态度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出席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他围绕科创板改革谈了几点认识。易会满表示,科创板开板两年来,改革整体效果较好,符合预期。


一是科创板集聚了一批集成电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等领域的科创企业,“硬科技”成色逐步显现。


二是改革的“试验田”作用得到较好发挥,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作为增量改革的重大探索,坚持以信息披露为核心,在发行、上市、交易、退市、再融资、并购重组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制度创新,形成了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为创业板等存量市场改革提供了有益借鉴。


三是市场运行总体平稳,两年来,科创板主要指标运行平稳,今年前5个月,科创板日均整体换手率高于同期主板、创业板换手率水平。与此同时,“炒新”现象明显减少。


此外,易会满还就IPO相关问题作出说明。他表示,IPO发行既没有收紧,也没有放松,保持了常态化发行,而且增速不慢。


对于市场主体产生IPO收紧的感觉,易会满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一是落实新证券法的要求,对中介机构的责任压得更实了;二是加强股东信息披露监管,明确了穿透核查等相关要求;三是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完善了科创属性评价体系,强化了对“硬科技”要求的综合研判。


关于如何看待企业赴境外上市的问题,易会满表示,对企业选择上市地持开放态度,选择合适的上市地是企业根据自身发展需要作出的自主选择,一些企业愿意到境外上市,一些赴境外上市的企业愿意回归,有来有去是一种正常现象。他强调,企业无论在哪个市场上市,都要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都要树立公众公司的意识,敬畏法治、敬畏投资者。全球各监管机构也需要进一步加强互相之间的执法合作,共同为市场提供良好的监管预期和环境,共同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关于大宗商品上涨,易会满表示,去年四季度以来,在全球流动性过剩、经济复苏不平衡、供需缺口扩大等多种因素的共同推动下,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持续上涨,总体看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同向而行,但期货价格涨幅小于现货价格。同时,相关大宗商品期货品种的价格发现、风险管理功能得到较好发挥,境内一批产业企业积极利用原油、螺纹钢、铁矿石、棉花等品种的期货期权工具,有效对冲原材料价格上涨风险,对稳定企业生产经营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周小川:不要老想着一夜暴富过度投机,不要借太多的钱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周小川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理念相关政策和长期效果》为题发表讲话。


谈及勿过度投机,周小川强调,不要老想着一夜暴富过度投机,不要借太多的钱。要特别控制境内人员参加周边的赌博,因为这些东西都对实体经济可能不会产生特别大的帮助。他提到,要注意对人的教育培养和方向的引导,不要搞赌博,也不要去吸毒,不要老想着一夜暴富,从事过度的投机活动,也不要超出自己的收入能力借太多的钱。


谈及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至少有三方面含义,周小川表示,第一是支付体系;第二是为企业提供流动资金的支持,特别是流动资金贷款。第三,随着时间的发展,实体经济必然要进行新的研发投资,新的设备投资,更新技术工艺、更新产品,为上述投资所进行的融资服务包括银行信贷,也包括其他非银金融机构的活动,包括资本市场为他们的融资,这也应看作实体经济的组成部分。


谈及金融是否为实体经济服务主要从三个方面来进行判断,周小川称,第一是支付体系,金融在做支付体系的过程中可以完全看作是实体经济运行的一部分;第二是为企业提供流动资金的支持,特别是流动资金贷款。第三是财务平衡的根据,政府、企业、家庭及个人应该财务平衡,即创造了多少财富,就拥有多少收入,可以有相对应的花销。


谈及金融业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周小川认为,说起来比较复杂,有一部分金融业就是实体经济的组成部分,也是直接为实体经济提供服务的,还有一些金融服务和金融市场的交易,有可能离实体经济稍微远一些,近远的程度不一样,可以用“0-1”之间的分布来说明。


周小川表示,涉及加密货币创新时,中方的态度也是在很多分析和讨论上注重于如何为实体经济服务,如果能够为世界经济作出重要的服务,大家可能给予更多帮助,反之则会弱一点。


此外周小川提到,一些加密货币想回到支付领域已经失去了机会。加密货币从原来的设计思想来看,有可能成为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有用工具,例如在支付领域起一定作用。前期来看,加密货币设计有些不足,比如每秒钟所处理的交易笔数还不够高、占用较多网络资源和处理能力、去中心化强调去监管等。有些加密货币的参与者把它看作赚快钱的手段,就会把加密货币搞成数字资产。现在来看,一些加密货币想回到支付领域已经失去了机会,已经不太合适了。


谈及08年金融危机,周小川表示,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首先是2008年第四季度,从中国看发生的原因之一是一些过度投机的衍生产品脱离了实体经济。


潘功胜:国际金融市场存在高位回调风险!企业炒汇“久赌必输”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出席论坛并就中国外汇市场的形势发展发表讲话。


谈及人民币汇率,潘功胜表示,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因素复杂,双向波动将成为常态。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双向波动、总体稳定。未来几个月中国外汇市场上季节性购汇需求比较集中。市场主体应适应汇率双向波动的常态,树立汇率风险中性理念,降低企业汇率风险,需要企业、银行、监管部门共同努力。


他指出,国际金融市场存在高位回调的风险。随着美国通胀水平和通胀预期升温,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压力的加大,将会对全球的外汇市场和跨境资本的流动格局产生重要影响。国际金融市场的估值水平高企,国际金融市场的脆弱性较强。


潘功胜警告企业炒汇“久赌必输”他表示,我国企业在外汇风险管理方面存在“顺周期”和“裸奔”行为,但企业财务管理押注汇率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


谈及稳步推进外汇管理改革,潘功胜称,要稳妥有序推进中国资本项目高水平开放。支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开展跨境产业、实业投资。扩大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试点和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QFLP)试点;扩大中国居民的境外资产配置空间,将通过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扩大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规模,完善QDII管理机制。


潘功胜提到,近期将在上海临港新片区以及粤港澳大湾区和海南自贸港部分地区,开展外汇管理高水平开放试点,为外汇领域推进高水平制度型开放积累经验。


谈及完善外汇储备经营管理,潘功胜表示2007年起,已将ESG(环境、社会、治理)因素纳入外汇储备经营管理流程。未来外汇储备将把可持续投资作为长期目标。


屠光绍:全球经济面临危局、困局、变局,经济合作是大势所趋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首席专家屠光绍围绕全球抗疫背景下的经济合作与发展发表了主旨演讲。


屠光绍认为,去年以来全球经济面临危局、困局、变局。第一是面对疫情的危局。第二是全球面临经济增长困局。第三是全球化变局的局面。


怎么应对这些局面?屠光绍指出,关键要形成共识,全球共同努力不断开拓全球经济合作,促进全球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新局。在疫中、疫后考虑这些问题是具有全球意义的。


屠光绍表示,中国在应对疫情危局方面做得不错,在全球率先控制住了疫情。另外经济增长的困局方面,中国近年来也面临着经济增长速度的下降,但是中国更多通过经济结构的调整、产业结构的升级,更好地推动经济可持续的发展。对于全球化的变局,中国实际上采取了更加开放的政策,当然包括金融的开放。中国希望通过更加开放的政策更好促进中国和全球经济合作,同时也更好为推进全球化进程贡献中国的力量。这些方面都离不开中国和全球其他国家的合作。


屠光绍用三个“大”的成语概括了中国和全球经济合作以及疫情期间和疫情之后全球经济合作的推进。


第一,全球经济合作特别是投资合作是“大势所趋”。尽管近年来全球化遭遇或者面对着保护主义、极端主义等方面阻碍,全球贸易投资受到了一定影响。但是全球经济合作特别是投资合作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是大势所趋的,从总的方向上来讲一定还会继续前进。


第二,全球在绿色金融合作方面“大有可为”。绿色发展是全球的共同诉求,涉及到全部地球人共同的利益,不光是现在的利益还有将来的发展。全球应该有绿色金融更多的合作。中国和法国在绿色金融合作上应该有很大的空间,这方面完全大有可为。


第三,上海和巴黎进一步合作能够“大显身手”。通过我们的持续努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就,下一步“十四五”期间根据新发展阶段构建新发展格局要求,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必须迈出新步伐。巴黎金融市场在整个欧洲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无论在金融监管、金融行业发展以及市场生态环境方面在欧洲、在全球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这两个城市之间如果在金融合作方面进一步深化,越来越多法国金融机构的合作方参与到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越来越多的中国金融机构也在法国开展金融业务,这会对于全球金融发展、全球金融治理起到重要推进作用。


储晓明:国家对资本市场重视达到空前高度


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董事长储晓明在论坛上分享了他对“注册制改革下的中国资本市场新生态”的看法。


储晓明认为,注册制改革开启了我国资本市场建设的新时代,两年多来我们取得了很多的成就。通过注册制改革,我们对于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形成了广泛共识,我想这是史无前例的。


国家对资本市场重视的程度达到了空前的高度,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务院到各部委,从国有到民营,在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加快资本市场建设等方面形成的共识前所未有。我最近走了十几个省,各个省都很积极。在‘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的九字方针下,围绕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劲的资本市场体系,各项举措陆续实施,一个良性的资本市场生态正在加速形成”,储晓明说到。


储晓明表示,注册制改革推进资本市场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一是注册制改革推动资本市场的加快发展,加快解决了我国面临的“不缺资金缺资本”的难题,借助灵活多元的直接融资工具降杠杆,改善负债结构,发挥资本市场收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机制,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统计显示,从增长口径来看,直接融资比例在2020年达到23%,比2018年上升了7个百分点。二是注册制改革支持一大批硬科技企业上市。试点以来,科创板达到295家,大多数集中在信息科技、生物医药、高端装备等科技领域,以点带面,推动我国科技产业与资本形成良性循环。


同时,储晓明还表示,“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存在的一些问题。跟成熟的资本市场相比,我们国家注册制改革在发行制度的包容性、定价配置制度的市场化,以及中介专业能力等方面都还存在着差距。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来客观、辩证地看这些问题”。


胡晓炼:不能把人民币国际化当成国际对抗的武器


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在论坛上表示,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初级阶段,不必过度解读人民币的国际化,人为对人民币国际化赋予多种含义,如把人民币汇率变动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晴雨表’,把人民币当成国际避险货币,把数字人民币当成人民币国际化的捷径,把境外人民币市场作为主导人民币交易的市场,把离岸人民币汇率作为标志性的导向等等,更不能把人民币国际化当成国际对抗的武器。


她同时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根基在国内。人民币国际化不应是投机交易主导的短期爆发过程,也不能由离岸市场、周边市场的金融炒作所阻挡。它是一个自然的、长期的过程,是中国经济深度参与全球分工、国际贸易投资互惠互利深化发展的过程。


关于人民币国际化发展前景胡晓炼指出,应该关注突出的着眼点包括:国内消费大市场、国内资本大市场、绿色金融大市场和人民币国际化所处的发展阶段。


她表示,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将加快形成容量巨大、需求升级的国内大市场,巩固和拓宽人民币跨境贸易收付的主干道。买方优势可以为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提供有利的基础条件。我国货币政策稳健,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也一直是汇率政策的着力点。一个稳定可信的政策和强有力的实施能力,有助于增强对人民币的信心,增强境外主体接受人民币的意愿。


胡晓炼同时提出,绿色金融蓬勃发展,将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新的机遇。未来,随着中国绿色债券、碳交易市场的扩大,相关金融产品的丰富,交易形式的多样化,将会吸引越来越多境内外投资者参与其中。中国的绿色金融市场可以更加开放,与全球共同建立应对气候变化的市场。人民币是绿色金融计价结算货币。进一步拓展其跨境应用的场景,将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新的发展路径。




凤凰财知道(icaizhidao)
觉得文章不错?扫描关注,点击在看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