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针太快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惊人院 2021-06-11 18:39



这世界很难快乐。


别说这世界了,哪个世界都一样。


“下一位,322号。”


听到机器喇叭毫无感情地叫号,李霄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急冲冲地起身。


“322号。”


进入封闭的室内,对接人专门负责剂量注射,目光粗略扫过李霄全身,总让他浑身不自在。


“注射多少?”


“20克吧。”


应该可以撑过三四天,完成公司安排的那个繁琐任务,李霄想。


注射人员打开他的资料查看,档案上没多少记录,一眼就看到底了。


“你的快乐数据库存量没多少了,系统显示你很久没来扫描录入过。”


“嗯。”李霄平躺在注射台上,头顶刺眼的白光晃得他头疼。“我知道。”


“好了。”


20克小剂量的注射只需要一两秒,特制的针孔打入李霄的体内并没有什么感觉,注射人员宣布结束的时候他舒了口气,总算露出了两周以来第一次的笑容。


起身后,注射人员再次提醒他库存的剂量不多了,递给他一张宣传广告纸,李霄接过来没多看就塞进裤子里,边笑着说“谢谢”边退了出去。


等待注射的人流望不到头,虽说是工作日,但特地前来的人并不少,大家都想在快乐剂量的作用完全消失前赶紧补打,好继续走出去能正常地过日子。


是的,注射快乐就是为了把“活着”,变成“过日子”。


寸土寸金、机械运转、连轴转、内卷······看到这些词汇,人人都会明白为什么快乐愈发珍贵。


快乐储存程序应运而生。


人在高兴的时候会产生多巴胺,但多巴胺不是一直能够分泌的,快乐无法持续输出,所以M公司经过研究推出了快乐储存程序的服务,这个程序可以将人类的快乐记忆转换为数据暂时保存,当感到痛苦压抑的时候,便可将储存的快乐注射进人体内,从而获得情绪满足。


在开放的第一天,M公司就挤满了试用者——即使储存一次,费用便是李霄这种普通人足足几个月工资的。


好评逐渐蔓延到李霄身边,朋友或同事体验后均表示,这是最有效的降低痛苦的方法。


犹豫了几次,李霄最后咬咬牙,拿出这几年的一点积蓄,去做了500克的套餐。


吃了药,睡在M公司的提取床上,设备扫描海马区,整个过程就结束了。


每份快乐数据重量不同,越快乐的越重,数据会由M公司严格保密,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不可混淆。


保存的数据经过M公司的技术提取,最后做成可以注射进人体的注射物,针头也是特殊材质所制,无痛无痒,不会留下痕迹。


那之后李霄没再去做过扫描,一是钱的问题,二是现实生活中能快乐的事情越来越少,导致他的记忆数据有限,也没什么可以备份储存的。


这次取出的20克,已经是李霄这个月的第三次注射了。公司进入年末冲刺期,上头恨不得压榨完打工人的精力,要是这次任务没能完成好,明年还能不能待在公司就难说了。


走出M公司大门,李霄整个人舒心了不少,和进去前的状态完全不同。他伸了个懒腰,挤进路边拥挤的人群,赶回公司完成工作。


同事陈恩林见他回来,热情地和他打招呼:“精神不错啊,李霄。”


“你看起来也是。”


“去M公司了吧?”陈恩林一副了然的表情。


“谁不去呢?”


李霄苦笑着说:“但我没剩多少了,估计以后就得硬挺了。”


陈恩林左右张望了一下,凑到李霄耳边低声道:“看我俩这么熟,我知道一个地下快乐数据交易中心,价格很低的。”


“黑市?”李霄瞪大眼睛:“可那也不是我的数据啊?靠不靠谱啊?”


“有什么不靠谱的,听说那里都是从M公司进货的。现在的人压力那么大,可多人年纪轻轻就两腿一伸了,他们储存的数据都会统一拿去处理掉,有人低价和内部操作人员买了拿出来卖,就不用你花钱去扫描录入,直接注射就行。


“现在大把人都这样干了,同事一场,别说我不关照你,明晚下班我会去一趟,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去看看?”


李霄咬咬牙,没再说话。


M公司宣传的服务理念是一人一数据,绝不会混淆,公平公正,每个人只能注射自己储存的剂量。


这无疑是一个难以戒掉的坑,人们不断地依赖快乐注射,又要花钱去填补自己空缺的剂量,M公司因此年年占据盈利榜首位置,公司越做越大。


车在楼下,李霄换了一身全黑的衣服,下楼和陈恩林汇合。


这时,李霄的想法是:看看,就去看看。


上车后,陈恩林给了他一张卡,说是通行证,一会到了地方要用。


各类黑市交易体聚集在城外的郊区,李霄没有去过,那里鱼龙混杂的,不适合长待。陈恩林看起来是这里的熟客,下车后轻车熟路地带他走了条黑漆漆的小路,到达一栋特殊外墙的高楼,外头是看不见里面任何一切的,只有门口的一扇门供人进出。


李霄刷了身份卡,门口的机器人对两人进行了扫描检查后放行,两人穿过大门,外界的声音瞬间被隔绝。


“快乐数据买卖在最高层,底下都是一些科技产品的交易。”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李霄很好奇这个问题。


“我是在这里出生的。”陈恩林耸了耸肩。电梯到达最高层,门一打开,就有穿着暴露的机器女仆走上前迎接,李霄接过对方递来的平板电脑,上面陈列了所有快乐数据的库存和资料、价格。


儿童快乐数据3999/克,少男快乐数据1599/克,少女快乐数据2899/克······


陈恩林看出李霄的疑惑,给他解释:“这里不像M公司的数据平等原则,不同年龄段的快乐数据价格都是不同的,小孩子的快乐最淳朴和最高浓度,效果最好,所以价格最高。


“这里有那么多剂量吗?”


“先生请放心。”机器女仆回答道:“我们这里的剂量库存是绝对足够的,并且也会定时更新库存,不会有缺货的情况出现。”


也是,每天离世的人这么多,被处理的快乐数据肯定不少,大公司内部人员和黑市的利益联结可想而知。


走了一圈,陈恩林让李霄自己斟酌,先行到里面去注射。


李霄坐在最角落的沙发上,无聊地左右观望。这一层的公共区域并不大,里面有很多小房间,包括注射房、交易室等,也没什么人守着看管,安静得有些诡异。


“你想得怎么样?”陈恩林故意晃了晃刚注射完的右手臂,他出来了。


李霄有些心痒,但顾虑未消,还是觉得不要太过冲动,每笔花出去的钱对他来说都需要精打细算。“我再想想吧,还是觉得这里不太安全,万一不靠谱,也没程序去申诉。”


“随你便吧。”陈恩林拉他起身,说:“反正地方我给你介绍了,你自己考虑要不要来吧。”


李霄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起来打开电脑,登录M公司的官网查询自己的数据剩余剂量。


注射了快乐数据后,他整个人都有干劲不少,不到两天就搞定了公司安排的项目,还得到了点名表扬。


102克。李霄算了算,不到二十天效果的剂量,真撑不下去。


从开始享受这项服务到现在,一旦脱离了快乐数据注射,他就成了空壳,浑浑噩噩的,再也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他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一样,“上瘾”了。


李霄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那天注射人员塞给他的广告纸,上面写着大大的“假象快乐数据”几字,新的项目,能提取出人类脑海中幻想过却没有发生过的快乐数据,可供注射使用。


然后这假象快乐的价格,相比黑市里贩卖的他人数据价格,简直就是天价。


就这样,李霄从“就看看”变成了“就试试”。


两天后,快乐剂量消耗完之时,李霄坐车到了郊外——没叫陈恩林。


接待他的还是机器女仆,这层的机器人都一个模样,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女仆带他进入开户的资料室,建了新的个人档案,再由交易人员领着他到一个快乐剂量的库存室,这里存放了不同价格的各类数据剂量,上面均有显示每克剂量的可持续天数和浓度等各方面资料,十分详细。


“先生,你可以先看看再选择,我们这里长期客户可以办优惠套餐的。”比起M公司的员工,这里的人温和多了,说话也不冷冰冰的,甚至语调也轻快上扬。


作为这里的员工,应该也会注射这里的快乐数据来维持自己的情绪吧?李霄一边查看资料,一边偷偷观察交易人员的举动,只见他时刻淡笑着站在一边,十分享受自己的工作般。


李霄想,他真希望每时每刻也可以保持如此的心情,这样就不用在办公桌前奔溃得吃不下饭,好像没一秒能如意地呼吸。


看了一圈,综合了一下资料,李霄决定购买少男快乐数据套餐,浓度偏高,性价比靠前。


刚付了钱,李霄就接到了陈恩林打来的电话,问他今天去哪里了,还有半小时就该上班了。


李霄如实说了,陈恩林在那头似乎很高兴地说着那就好那就好,你慢慢注射,迟回了我替你解释。


平常也不见陈恩林上班还能有心思来找他,看来是前几天在这里注射的快乐数据作用力效果不错,这下李霄更放心了,迫不及待地进了注射室。


“把这杯药水喝了。”注射人员递给他一杯淡蓝色的水,李霄接过来左右看了看,问道:“这是什么?”


“放心吧。”和他面对面的女孩子笑得灿烂,莫名给他一丝蛊惑的感觉。李霄慌忙甩了甩头,只听到她接着说:“这是预防你和他人数据排异的水,虽然这种情况发生概率是万分之一,但我们也要做好保障。”


黑市服务真周到啊。


李霄暗自感叹,将嘴凑近杯子,几口灌了下去。


李霄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


梦里,他在一群上班的人潮中机械地向前挪动,每个人的脸上都面无表情,脑海中想的只有今天上班能赚多少钱,够不够买晚上的食量,明天还能不能活着。


所有人都像没有感情的动物般,没有快乐,没有反应。


突然,桥上坠下一个跳桥男人,发出刺耳的哀叫,摔到地上,瞬间血肉横飞。


路过的人都只是停顿了一下,便又恢复平常模样,机械地向前赶路。


李霄整个人惊醒,大口喘着气。窗外,第二天的太阳已经升起。


奇怪,怎么会做这种细思极恐的梦。


头好痛······他拍了拍头,想起昨天从地下快乐数据交易中心回来后,脑袋总有些沉沉的感觉,因为一阵一阵的,他也就没多大在意。


看了眼闹钟,再赖床上今天又得迟到了,李霄随便吃了几颗止痛药,早餐也没吃就赶着出门了。


今天天气很好,大晴天却并不晒得人心烦,应该是个会有好心情的日子。


李霄住在普通的小区,楼下门口旁边是一家幼儿园,每次上班他都会经过这里,看早早上学的小孩子在操场上做操。这会让他幻想自己以后也有个小孩的场景,拂去他赶路的些许焦躁,一天中难得对未来抱有信心的时刻。


和平常一样还未转弯便听到了小孩子的嬉闹声,李霄勾起唇角想笑,突然心口一钝,措不及防蔓延的痛苦感受侵蚀了他的大脑,吞噬了他的快乐情绪,使他踉跄了几步差点因为站不稳摔倒。


眼前,孩子们在整齐地数着拍子做操,年幼的单纯快乐肆意地展现在脸上,阳光仿佛也在跟着舞动。


为什么我已经是个成人,我也想成为那些小孩中的一个,无忧无虑地生活······


这莫名的情绪令李霄觉得自己笼罩在和这天气截然不同的灰暗里。他无法控制自己的低落,明明昨天才注射完快乐数据,为什么今天的他还会感觉痛苦,难道那万分之一的数据排异现象发生在他身上了?


现在最快能告诉他为什么的只有陈恩林了,他是那里的熟客,应该有见过排异的情况。李霞狠狠心打了辆车,奢侈地花了一百块直接到公司,毕竟以他现在的情绪挤进拥挤的地铁里,闻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味道,只会令他情绪加重。


陈恩林和他不在一个办公室,李霄找了几圈,最后在茶水间把人堵住,喘着气把早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质问陈恩林是怎么回事。


“我哪里知道。”陈恩林眨眨眼,笑着说。“不会数据排异真发生了吧,你也太倒霉了。”


“你还笑?”李霄真想挥一拳过去招呼他脸上。“你和我说那里是完全没问题的。”


“确实没问题啊,你看我?你别着急,下班后我陪你去一趟问问。”


眼下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李霄吸一口气,扭头不再去看陈恩林笑嘻嘻的脸,这家伙注射了快乐数据真是不分场合的展示给大家看他有多快乐,再看多几眼他得更压抑。


回到属于自己的办公桌,四四方方的小桌上不知何时被扔过来好几本未处理的文件,贴着的便利贴列了一堆任务,张牙舞爪的字体刺眼极了。李霄坐下来看着空白的文档,翻了几页,只觉得整个人更乏力了,提不起丝毫干劲,头似乎也更沉重了。


想看会手机,拿起时屏幕弹出新的时事新闻——某某大桥又发生跳桥事件,死者疑因压力过大。


李霄一下子就想到了昨晚那个噩梦。


有时候看到新闻里播放新的自杀事件,他也有想过,干脆就这样了结这苍白的一生算了。没钱、没地位、没家庭,每天活在资本的世界里被抽干身体里的血,灵魂也变得缥缈。


无尽的工作没有尽头,未来一词也只是奢望,快三十岁的人了,连感受快乐都不能自如的掌控。


他听到细碎的交谈声而抬眼,从茶水间里出来的陈恩林喝着茶热情地和同事打招呼。目光交汇,他好似从他眼里望见了一瞬的深不见底阴恻恻的,很快又恢复明亮,没事人样地走了。


某种直觉告诉他,陈恩林一定对他隐瞒了一些事,而且与快乐数据交易中心有关。但现在他分不了心思去想,机械又熟练地打开电脑和文件,强迫自己投入到工作中。


陈恩林说下班陪他去就陪他去,还开了自己的车送他。一路上,李霄都没怎么说话,车内的广播开得很大声,陈恩林跟着音乐轻声哼唱,他别过头看向窗外,落日快要没入地平线,冷冰冰的夜晚又要来了。


到了地方,他依旧一声不吭,刷了卡直径乘坐电梯上楼,在机器女仆和陈恩林都没留神之际冲进了上次的那间注射室。


“先生!”闻声追上来的交易人员和陈恩林一块拉住他让他冷静,李霄咬着牙,眼睛红通通的,仿佛要生咬了桌子那头的注射人员。


“先生。”还是那位女孩,淡笑着丝毫不怕他,李霄觉得她的眼睛是黑色的,黑得可怕,像垃圾桶里被扔掉的洋娃娃的眼睛,没有光亮。可她依旧嘴角上扬,语调轻快:“先生,不知道您发生了什么事?”


陈恩林上前一步替他道出原委:“李霄说昨天在你们这里购买了少男快乐数据套餐,但注射后可能产生了数据排异现象,无法获得快乐的情绪,甚至倍感痛苦。”


“数据排异的可能性很低,也许是李先生昨天选择的产品快乐浓度还不够高,建议重新选择新的产品,我们不收取额外费用。”


陈恩林拍拍李霄肩膀,再次叫他冷静下来。李霄侧头瞥了他一眼,真的冷静下来了,突然收住了所有情绪,木讷地向周围的人点头示意可以,然后跟着向库存室移动。


库存室里的数据剂量好像存放得更多了,密密麻麻排满了整个房间,不同年龄的数据装在不同颜色的玻璃容器里,交易人员着重向他介绍了更高浓度的儿童快乐数据。每瓶玻璃容器里的无色液体都是最诱人的宝物,李霄痴愣愣地看入了迷,手一点点摸过去,不断念叨“快注射”“快注射”。


他像个可怜的寄生虫,需要寄生在快乐情绪的载体上,才可以生存。


注射人员按照上次的步骤带他到注射室,递给他一模一样的数据排异药水,叮嘱他全部喝完。李霄平躺在注射台上没有起身,头顶照着他眼睛的白光变得模糊,他意识到自己哭了,麻木地掉着眼泪,注射人员见他没有反应便过来询问,温和地提醒他需要赶紧注射快乐数据来稳定情绪。


“你说,人为什么越来越难让自己真正感到快乐?”


女孩笑着回答道:“在这个社会,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那你们为什么看起来一直都挺快乐的。”


“因为我们会注射自己交易中心的数据。”


“哦。”李霄小声嘀咕了一声,终于坐了起来。注射人员贴心地再次给他递上那杯药水,李霄接过来但没喝,突然歪头自言自语道:“这样看来你们交易中心的快乐数据真挺安全的。”


注射人员正取出针头准备注射,李霄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直视着她黑漆漆的眼珠,那里倒映不出他的样子。


“可我,还是不太放心呢。”


在注射人员察觉不妙要按下紧急呼唤按钮前,李霄夺过针头,豪无怜惜地扎进她白皙的皮肤中。


“早间新闻为你播送。今日上午七点,我市A公司发生员工集体跳楼事件,经初步调查,怀疑是该公司员工工作压力过大,情绪出现问题······”


李霄泡了杯热茶,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台的报道,嘴角轻轻上扬挂着淡笑。


这时,门铃急促响起,伴随焦灼的拍门声。李霄盖上茶,已经猜到会是谁这么着急,好在昨晚的对话练习已经倒背如流。


“霄哥!”郑天抓着李霄像抓救命稻草,因为赶着跑上楼的缘故,头顶冒了薄薄的一层细汗。“昨天我和你去那快乐数据交易中心注射了少男快乐数据,可是好像起不到什么作用,今天早上我起床看到在大哭的儿子和做早餐放多盐的老婆,我觉得很崩溃很痛苦。”


李霄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冷静,“别着急,可能那万分之一的数据排异现象发生了,等你下班我陪你去一趟。


“没关系的。”李霄看着唉声叹气的郑天,心情倍感舒畅顺通。“你看我,我注射之后不就很有用吗?”


“好吧。”郑天确实见李霄面色很好,大概是自己哪里出问题了,当下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唯有拜托李霄一定要陪他再去一趟。


李霄答应下来,关上了门。


他找到平板电脑,点开黑市的快乐数据交易中心网站,输入自己的会员信息。


页面上显示的是他的快乐剂量库存以及剩余可作用时长。


但,确切的说,显示的是郑天体内属于李霄的痛苦数据库存,以及可作用时长。


有一种快乐,是通过建立在他人痛苦上来获得的。


黑市里的快乐数据交易中心给客人注射的并不是快乐数据,而是来自另一个人脑内扫描复制的痛苦数据。


在被第二次带进注射室之前,李霄还深信着第一次的注射失效是选择的产品快乐浓度不够高所导致,直到门被关上之际,他透过门缝看到站在走廊的陈恩林忘记掩饰脸上的笑容,阴森森的眼眸望着他,像要把他吸入眼底。


躺在注射台上,他越想越觉得奇怪。陈恩林和他的关系并不算很熟,两个人也不是一个组别的,在带他来到这里之后,陈恩林的情绪似乎得到了比正常快乐数据作用更大的情绪补充。


于是他决定赌一把,将注射针孔扎进了那个同样令他不安的注射人员手臂。


他赌赢了。


所谓和M公司内部人员勾结拿过来转卖的快乐数据并不是真的,库存室里陈列的每个玻璃容器,里面装着的其实是客户的痛苦数据。陈恩林是在这里长大的,他自然知道黑市的秘密,通过机器将客户脑中积累的痛苦记忆扫描复制,然后转化成痛苦数据注射进目标人物的体内,再加上促进数据融合的药水,整个过程简单又不漏破绽。


李霄就是陈恩林盯上的目标人物。


原来陈恩林一直妒忌他的能力,两个人不在同一个组,但李霄所在的组业绩总是超过他们,李霄也时常在会议上被点名表扬,久而久之让陈恩林心生嫉妒。


他了解到李霄在M公司的快乐数据剂量不多了,瞅准机会带他到了黑市交易中心,最后成功把自己的痛苦数据注射进李霄的体内,当李霄感到痛苦的时候,他便能得到快乐补充。


人能产生的快乐记忆太少了,比起快乐,痛苦的记忆数据占据了大部分,所以提取的数据剂量能更多,从而转化得到的快乐补充作用时间更长。


李霄在知道真相后震惊了很久,半天没有说话,他最后只是问陈恩林,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对不起,李霄,我在M公司真的没有快乐剂量库存了,我很痛苦,可我不想死,我只想正常地活着,我没有其他办法,对不起,对不起······”


陈恩林不断地和他道歉,李霄望着他仍然因为数据作用而淡笑着的神情,看不透这副面孔下的心,是不是真的有对他产生一丝内疚。


“人真的越来越难感到快乐了。”


碰上楼下邻居郑天时,李霄还在回味这句话。


郑天是他羡慕的。虽然两人都住在同一个小区,生活水平相差不大,但郑天很早就结了婚,有一个很漂亮的老婆,去年还生下了一个儿子,郑天十分高兴,去M公司做了数据扫描,听说产生的快乐数据浓度很高,能用很久。


但交谈间郑天却向李霄吐槽,说老婆产后一直没去工作,儿子的各方面都要花钱,工作压力越来越大,自己在M公司的快乐剂量已经不多了。


李霄心里一动,没等他把话过一遍脑子,便说了出来。


“小天,看我俩这么熟,我知道一个地下快乐数据交易中心,价格很低的。”


“黑市?”郑天半信半疑,可也看出来心动了。“能不能靠谱啊?”


“当然,我就是在那里注射的。”



 第1024号档案 · 研究成果 


好在一切都和文中的世界不同,我们虽然也被困顿、磨难和痛苦环绕,但若非染上病症, 尚且还是有能力决定自己是否获得快乐,如何获得快乐,获得怎样的快乐。造物主的神奇在于,没有节制的快乐并不会获得更大的快乐,只有在棱角中淬炼过,快乐的阈值才会变低,快乐的感受才会更纯粹。


如果你此刻不幸罹患了那种无法获得快乐的疾病,没关系,一切都是暂时的,要努力生活,积极配合治疗,很快你就会发现,整个世界都是你注射快乐的源泉。





(本故事系平台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字数:7794

责任编辑:小    赵

排版编辑:八    角



  推荐阅读 




· END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