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垃圾,装智障!中国第一狠人,把自己卖进黑砖窑,冒死解救30名奴工

金错刀 2021-06-11 19:03


文/ 金错刀频道  张一弛


在河南驻马店火车站的广场边上,坐着一个极其邋遢的男人。

 

他蓬头垢面,神情呆滞,浑身上下每一没有一处干净地儿。

 

他捡烟头,捡别人的矿泉水瓶子,还和其他乞丐争抢垃圾桶里的面汤,路过的人都避之不及。


但就是这个化装成智障人的男人,亲自经历被黑老板和黑监工招募、运送、买卖、奴役,最后逃亡的全过程。

不仅揭露了河南贩卖残障人士进入黑砖窑被非人对待的黑产,最后成功解救了30多名智障劳工。


这个狠人,叫崔松旺。


1


智障人士忽然失踪,

背后藏着人口贩卖黑心利益链条


2011年的7月,河南电视台忽然接到了一位群众的来电:

“喂,是都市频道吗?我们村儿有个智障,他从黑工厂跑回来了,浑身都是伤……”

接到这通电话的人,就是记者崔松旺。

等崔松旺赶到现场,飞飞的父亲说,他的儿子虽然23岁,患有先天性的智力障碍。


去年跟随父亲打工时,飞飞忽然失踪的。尽管把寻人启事贴遍了大街小巷,还是没有一点线索。
 
这一消失就是一年。


就在全家绝望之际,飞飞却突然怕爬着回来了。这才知道,一年前,他被两个人用匕首胁迫,卖给了一个黑砖窑做苦工。

人是逃回来了,但伤势却惨不忍睹:

右耳几乎烂掉了,左耳朵也有伤、脚拇指骨折、肩胛骨骨折后变形,头上还有五公分左右的血肿。


结果,隔了没两天,许昌市襄城县有个叫袁浩杰的,也刚从黑砖窑偷跑回来。他比飞飞智力水平稍微高一些,跟崔松旺磕磕巴巴的描述了黑砖窑的非人待遇:

那里的监工不仅用钢筋往他的脊背上抡,还用三角带,皮带等不断的抽打……
 
“还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都快打死了,也不让他出来……”


“就这么几天,已经有七八个人找上门来,问有没有看到他们的亲戚或孩子……”

为什么竟然有这么多智障人士忽然失踪?

崔松旺在调查过程中,从知情人口中了解到,这其中居然隐藏着这样一个人口贩卖黑心利益链条:

兼职“探货人”会满大街搜寻智障人,然后想尽办法把这些智障人士送到黑工厂和黑砖窑,卖给那些包工头,而且各个窑厂都相互认识,他们还会转借或者出租智障奴工。

黑窑厂的老板会把智障人士分成料好和料坏两种,料好就是人傻但干活很好,料坏就是人傻但不能干,而且知道讨要工资。


崔松旺觉得,这背后一定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大组织,对这些残障人士进行控制。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他觉得以记者的身份调查,对方肯定提前伪装的天衣无缝。要想彻底捣毁这些窝点,就得深入到黑砖窑内部。



为了更加靠近真相,崔松旺绞尽了脑汁,先后假扮刑满释放的、越狱在逃的、卖菜的、卖原料的、拉砖的、包窑的……以各种方法接近黑砖窑。

结果,全都不行。

这些精明的黑砖窑老板根本不上套。

2


吃垃圾、装智障、捡烟头,

500块钱终于把自己卖了


怎么才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智障”?

于是,崔松旺干了一件没有强大毅力根本坚持不下来的事儿——

准备半个月,把自己从一个干净的精神小伙,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浪汉。

 
不洗澡、不洗头、不刷牙,在酷暑天衣服上散发着夏天的汗臭味,甚至还到土坑里打个滚,让原本黏糊糊的身上再沾一层。

在驻马店车站待上一阵后,开始有人过来搭讪:

“你爹妈呢?”“我想吃馍馍,吃馍馍。”
“你家哪里的?”“我二十一了。”

崔松旺故意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把一个智障扮演得淋漓尽致。
 
但来人在打量了他一会后,却径直离开了。第一次失败,让崔松旺很懊恼,他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成功被“拐卖”。


为了获得信任,崔松旺端起别人吃剩下的半碗凉皮就开吃,一口气吃完,连汤都不剩,甚至和其他乞丐争抢食物,捡烟头。

豁得出去的崔松旺甚至受到了好多好心人送来的吃的,当然,也被人贩子盯上了。


在扮演“智障”的第三天深夜,一辆面包车停在了崔松旺面前,不由分说,直接把他带上了车,而坐在车里的正是头几天搭话的男人。

崔松旺,终于如愿以偿,被卖进了黑窑厂。


但窑厂的生活,犹如地狱一般。


崔松旺与其他五六名智障工人一起被关在不足五平米的房间里,吃喝拉撒都在这解决。


不仅没有阳光,恶臭味令人作呕。

 

所有的奴工不但要承受着十六个小时以上的高强度工作,稍有懈怠就要被监工用鞭子抽打。每天的食物却只有一碗毫无油水,还散发着阵阵馊味的白水煮冬瓜。



有一个监工格外狠毒,他最喜欢往工人下身打,还会直接脱下来鞋子往奴工脸上抽。

 

有一次崔松旺动作慢了些,监工一巴掌便把崔松旺抽倒在地。


最惊险的一次,崔松旺来之前把备用的设备和微型手机藏在了袜筒里,差一点被监工发现。



当证据收集的比较完善时,他想着要逃出去。

 

只是,进黑窑厂难。出去,更难。

 

崔松旺计划的第一次逃跑,很快以失败告终,还被狠狠地打了一顿。


第二次逃跑,也是极度凶险。崔松旺用藏好的手机悄悄与同事联系后,便开始出逃。奈何环境恶劣,慌不择路,他多次掉进大坑中。甚至在脏水冻得全身颤抖,也靠毅力坚持了下来。



在田地和河水之间辗转了3个多小时,凌晨时分,崔松旺终于和接应的同事们汇合。


这时,重获新生的崔松旺已经泣不成声。



3


出价500万买他的人头,

揭黑记者以命相搏


在崔松旺的报道发出之后,当地警方一举端掉了当地全部黑窑厂,共控制了8名黑窑厂老板和招募人,解救了30名智障奴工。


但崔松旺回去之后,脱下他的衣服,看着他后背被打出的血痕,全都说不出话。


并且,在崔松旺潜入黑煤窑的那一个月里,刚怀孕两个多月的妻子因意外流产了。


中国不只有一个崔松旺。


曾经传销组织在中国有段时间相当猖獗。

 

《华西都市报》的记者罗侠,就以下岗女工的身份潜伏到了一家名叫“仙诗坦蒙”的公司,白天卧底在传销公司,晚上准备文章资料,前一天的经历,第二天就见报。


 

她的报道戳破了传销一夜暴富的谎言,被20多家报刊杂志转载。重庆各大传销公司被断了财路,有人宣称:“我要用40万买杀手做掉罗侠全家!”


有人闯进报社臭骂记者,一个记者被误认为罗侠,挨了拳头和耳光。女儿放学回家,接到恐吓电话。


被誉为中国第一揭黑记者的王克勤,揭露了兰州证券黑市、甘肃回收市场黑幕、山西疫苗调查,因这些报道锒铛入狱的黑恶分子就有一百多人。

 

黑恶势力出价500万买他的人头,同年11月,他更被原所在单位无辜开除公职。



据说离开《经济观察报》时,王克勤是带着两吨重的上访材料离开报社的。


他在微博上写道:


对别人而言,可能视为废纸;对我而言,却是民众对我的信任与期盼,虽然堆着的全是苦难与血泪,但我一直视其为宝贝,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结 语:


事后的崔松旺回忆起逃跑路上的一个细节,还是很后怕。

“我在玉米地里爬的时候,忽然接到一个10086发来的短信。打开一看,提示话费只剩1.06元。那个时候电话已经打不出去了,只能接听,就连发短信我也很谨慎,生怕联系不上外边。”

像我这么壮实又智力正常的人,想跑都这么难,那些智障工人怎么可能跑得出来?即使跑了出来,也有可能会再次沦为奴工。 



直到最近,崔松旺的事迹因为抖音的传播再度火起来,才越来越多人知道这个中国记者的名字,对于人们的夸赞,崔松旺不过摇了摇头,一笑置之。


“过去不足凭,虚名不足恃”。


因为崔松旺们知道,只有他们离真相再多进一步,受害者才能远离黑暗一步。


比起流量明星,他们才是更值得追的偶像。

参考素材:

中国搜索《他冒死打入黑砖窑内部 所见场面毕生难忘

暗访之路:揭黑卧底崔松旺》

河南电视台 《记者里的贫民英雄》


©THE END

往期精选
忽悠国人25年      2亿人围观
作死的国民饮料     猪肉换来的神车
 一年狂卖800亿   隐者的江湖   逼疯老年人

点个“在看”,不错过刀哥辣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