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高层透露的重磅信号

投研帮 2021-06-11 19:11


周五,写个简单的,跟大家聊聊昨天一行三会领导的讲话,最出圈的是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的这句:

 

“那些炒作外汇、黄金及其他商品期货的人很难有机会发家致富,正像押注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人最终会付出沉重代价一样。”

 

本来讨论的是全球大变局下的金融改革和开放,结果又cue到了房地产,我也可以来一句:“那些在股市买垃圾股的人是赚不到钱的,正像梭哈地惨股的人最终会付出沉重代价一样”,万科的股东心里MMP。

 

关于房地产的使命,我以前讲过一个故事:近十年来中国金融体系上演的两集电视剧:


以前我们国家靠两条腿走路,一是中国制造卖向全世界,挣美刀,挣了美刀放在央行,央行根据这些美刀,等比例国内发行货币。

 

二是地方政府卖土地,搞房地产经济。

 

这两条腿走路的模式,也正是我们在2016年供给侧改革中做的事情。

 

当时,四万亿之后,大量产能堆到了传统行业,导致了过剩,钢铁和水泥堆积,卖不出去,相关企业开始裁员,再继续下去,经济问题就会变成社会问题。

 

为了缓解危机,有人就想出了两招:第一是保国企,无证小厂先给你关了再说,先别跟国企大厂竞争了,毕竟你根不正苗不红。

 

这就是近几年国内政策层面给世界经济学创造的一个新词:供给侧改革。

 

大厂的钢筋水泥怎么办呢?来,每个城市修建一个公园。

 

一来可以消耗过剩的钢筋水泥,二来大家都有事儿做。

 

那修公园的钱怎么来呢?反正钞票都是可以印出来的,银行负责印,地方政府负责借,就OK了。

 

上面这一整套,就被称为凯恩斯主义,除了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之外,还会带来货币贬值。

 

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可能大家直观感受不到,但是货币贬值,这些年都感受到了吧。

 

这就是这些年我们经历的第一集,可以叫做《抉择之保国企还是保民企》,或者《我的钱咋变毛了?》

 

这个故事结尾的彩蛋便是: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怎么解决呢?

 

接下来是第二集。

 

前些年,没人去三四线城市炒房,地方土地财政到了崩溃边缘,得赶紧想办法。

 

国内政策层面又给世界经济学创造的一个新词:涨价去库存。

 

国开行给地方政府大量的棚改贷款——拆房子不给房给钱,货币化补偿,同时房子限购放开。

 

第一集里的老百姓,正好手里的钱变毛,嗅到了机会,冲进楼市。

 

一番骚操作之后,边缘小城市房价翻倍,地方政府卖地,缓解了财政危机。老百姓低头一看钱包,我钱呢?咋还倒欠银行100万?

 

地方政府的财政危机,就转嫁到了居民身上,居民的杠杆率大幅升高。


这就是故事的第二集,《地方政府的华丽魔术》。



如今房地产的使命在哪里呢?

 

我们现在也有地方政府杠杆存在,但是没有了硬性GDP目标,压力小了一截,也试图将经济发展由投资型转向内需消费型,手段是高科技产业升级,这里面的每一条,都站在了高房价的对立面。

 

所以郭书记的讲话,我给翻译一下:房地产也是一种特殊的资产,它的诞生和发展,有其自身的使命。一项资产的上涨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上涨产生信仰),但是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绝大部分房地产,会首先剥离金融属性,再剥离教育属性,慢慢只剩下医疗居住属性,变成一种普通的资产。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现阶段再强大的共识,在时间面前都是尘埃。五年不涨能承受吗?


用一句万科股东的自嘲,送给上杠杆押注房价上涨的人:等到阴跌的时候,请珍惜25的万科。如果不买的话,以后就只能买得到24的万科了…


不过没了高速发展,又会导致各种躺平和内卷的问题。现在网上的舆论已经能看到各种争吵了。


比如郭主席的讲话,有这样的回复:前天炒房的人,赚了。昨天炒房的人,赚了。今天我好不容易攒够了钱买了一套。你跟我说,收手吧,阿祖,外面全是警察。


也有白岩松最近引发网友热烈讨论的“不会吧”:



这是另外一个维度的问题了,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时代红利,也有每一代人所需要承受的。培育多元化的价值观,在未来会是我们舆论宣传部门的重点。


这个以后再慢慢聊吧,反正来日方长。


......


放假啦,股市的涨停跌停,不如家人的温情。大家周末愉快~



点个“在看”支持下

推荐阅读